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和稷城
    “噬命百夫长,哈哈,好,这个名号够霸气,够响亮,想來罗晨大人听了,也是会感到高兴的。”中年汉子拍手大笑道。

    几乎一夜之间,罗晨大人“噬命百夫长”的名号从这个小酒馆开始传遍了全城,成为了和屠夫城主齐名的人物。

    翌日清晨,乾远郡一个寻常的小院之内,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被父母从热被窝中拽了起來,正在迷迷糊糊地放声大哭,汉子怎么劝说也止不住。

    妇人倒了尿盆走回來,见状皱眉道:“哭什么哭,再哭噬命百夫长罗晨大人就要來了。”

    小女孩昨晚睡前刚听过噬命百夫长的名号,闻言连忙止住悲声,眼泪汪汪的站在那里,却再也不敢哭出声來

    因为屠杀昆玉宗十万降兵之事,罗晨的大名迅速的传播开來,在乾远郡附近“噬命百夫长”五个字,成为了能止小儿夜啼的可怕人物。

    对于这些,罗晨并不在意,金云霞的死令他极为难受,十万昆玉宗的鲜血,也不过是让他心中的怒火稍减而已。

    关于这一战的战报,罗晨通过栖霞宗的军令系统禀报给了刘语熙,主要说了由于自己指挥不当而导致十五名栖霞铁卫战死之事,也特别指出了若非榆皮城步兵英勇顽强,恐怕死伤的人更多,对于商枯荣的功绩,罗晨同样沒有隐瞒,对于杀俘之事只是简单地提了提而已。

    然后他便开始调动人手,为反击和稷郡做准备,这次攻击昌永郡的昆玉宗大军除了烈豹队之外,都是來自于和稷郡十个城市,如今两百烈豹队和十余万仆从军队片甲不回,这个时机自然是攻击和稷郡的最好机会。

    对于罗晨而言,昆玉宗这次流的血还远远不够,必须要有更多的昆玉宗士兵的血,才能浇灭他心中的熊熊怒火。

    栖霞宗,栖霞峰绝顶。

    殿外的广场之上,赵月儿骑在龙马王流星的背上來回飞驰,不时咯咯地笑着,显得极为开心。

    大殿之内,那一袭紫衣的美丽少女站在那里,依旧美得如同梦境中走出來的精灵一般。

    叶林旭和叶文良依旧是坐在那里,脸上都是现出凝重之色,刘语熙看了一眼自己的师祖和父亲,眼底也是现出一丝黯然之色。

    从记事起,师祖便沒有离开过这座大殿,而父亲这个样子,已经好几年了。

    这几年的时间,他们二人几乎沒有离开过这个位置。

    不是不想离开,而是根本无法离开。

    罗晨在乾远郡做的事情并沒有刻意隐瞒,因此宗门在乾远郡的密探也是把事情的详细经过禀告了上來,而此时叶林旭的手里正捏着这样的一份情报。

    “语熙,罗晨在乾远郡做的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叶林旭看完情报,白眉微微一掀,轻声道。

    刘语熙沉默片刻,轻声道:“罗晨弟弟这次也绝对是一场大胜,可是杀了十万降兵委实也多了一点儿,我会好好说说他的。”

    “语熙,你知道师祖说的不是这个。”叶林旭苦笑道。

    刘语熙轻轻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去。

    他的心中只有她,这个刘语熙很清楚,可是罗晨这次做的事情,也是让她的心中有着一丝酸酸的感觉。

    叶林旭道:“昆玉宗降兵算什么,便是小晨再杀十万降兵,我也不会在乎,可是问題是他为何而杀,情报里说得很清楚,小晨这次大肆杀俘,是为了一个叫金云霞的女子,语熙,这件事情,你必须要慎重对待了。”

    刘语熙哼了一声道:“他愿意为什么女子杀人,那是他的事,我才不会在乎。”

    叶林旭苦笑道:“你这孩子,这件事情很明显,小晨这孩子已经长大了,也知道喜欢女人了,你和小晨虽然有着婚约,可是也难保他不会喜欢上别的女子,这次是个金云霞,下次说不定又是什么别的女子,语熙,这样的事情,也是不能不防啊!”

    刘语熙默然,想起在慈利城整军时罗晨在自己面前呆头呆脑的样子,轻声道:“罗晨弟弟的心我想我还是清楚的。”

    叶文良叹息一声道:“语熙,我知道,两年之约还沒有到,你的心里还沒有完全放弃王玉昆,现在父亲和师祖催促你,是我们的不对,可是你的选择对于我们栖霞宗有多么重要,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父亲和师祖如今都是这个样子,月儿咱们都不知道能陪她到什么时候,她能不能闯过那一个生死关,若是月儿万一有个闪失,语熙,你就是栖霞宗叶家的传人了,你的夫婿恐怕就是将來我们栖霞宗的宗主了,我想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刘语熙轻声道:“月儿她不会有事的。”

    叶林旭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情,语熙,你好好考虑考虑吧,情之一字,不可太过自信,你身上的责任,你自己也清楚,现在小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也应该小心一些了。”

    刘语熙无奈一笑,轻声道:“那么,师祖,父亲,你们觉得我应该如何做呢?”

    叶林旭道:“听你的意思,小晨应该对你也是有好感的,找个合适的机会,你去把这件事情挑明了吧。”

    “什么。”刘语熙娇躯微微一颤。

    “小晨不是那等朝三暮四之人,早点儿挑明了,他对你自然就一心一意,不会再有其他想法了。”叶文良轻声道。

    “可是女儿现在还不想陷入儿女情长”刘语熙轻声道。

    “语熙,这件事情,你还是自己拿主意吧。”叶林旭叹息道“师祖只是提个建议,并不会真的逼迫你,可是小晨那边,你真的是要多注意一点儿了,你先下去吧,下去好好想想,想想你肩上的责任吧。”

    “是。”刘语熙默然点头,轻轻的走了出去。

    叶文良和叶林旭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一声。

    “语熙这个孩子也真是难为她了,小小年纪,却要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叶林旭叹息道“若是我叶家有个男丁,又何必让她这般为难。”

    “语熙是个听话的孩子,从小都是,父亲,你不用担心,她会想明白的。”叶文良轻声道“我们也不是逼她,跟小晨在一起,肯定是比跟王玉昆在一起要更幸福,何况王玉昆根本不会和她在一起的。”

    叶林旭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栖霞峰顶,悬崖边缘。

    刘语熙俏立在栏杆之畔,看着山腰升起的云雾,清冷淡然的小脸上也是现出一丝烦恼之色。

    “这个家伙,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來。”

    “他对我的心,我清楚,可是他和那个侍女男人的心,还真的是很奇怪啊!”

    想起罗晨清俊的小脸,刘语熙美丽的小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微羞的笑意:“哼,要是我真的去和他挑明的话,这个臭小子肯定会开心死了。”

    “到底要不要放弃王玉昆师兄,去和罗晨弟弟挑明关系呢?这件事情,还真是麻烦。”

    望着脚下氤氲的云雾,刘语熙美丽的小脸上神色变幻,心中也是忐忑不定。

    迟迟沒有等到刘语熙的命令,罗晨也就不再等待,开始发布命令,调动军队准备越界反击。

    昆玉宗并沒有道纹师,所以也沒有栖霞宗这样完备的军令系统,加上十余万大军全不战死一人未回,所以罗晨估计昆玉宗方面并沒有大量的向着和稷郡派出援兵。

    当然派出援兵罗晨也不怕,有着流云箭这等神器,对于昆玉宗的烈豹队他已经不是很在乎,而且这一次他又是刚刚晋级,战力堪比一个统领,自然是对于接下來的战斗极有信心。

    昆玉宗的烈豹队一共就三千人,自然不可能完全的投入到和稷郡來,那样的话其他边郡的栖霞铁卫绝对不会客气。

    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罗晨还是决定稳扎稳打,不再冒任何的风险。

    榆皮城城主的大军与如征城城主的大军合兵一处,一起率先赶到了榆皮城,这里是罗晨准备的攻击发起的地点,由于榆皮城已经是一片废墟,所以两位城主的人马都是在榆皮城外驻扎下來。

    乾远郡商枯荣的大军,则是从郡城的府库内拿出了大量的物资,一拨拨的向着榆皮城运送着。

    而罗晨也是给阜西城的冯巩和定嘉城的徐峥发布了命令,命他二人带领麾下铁卫和所在城市的城主府私军赶赴战场,一起参战,同样接到命令的,还有南冈城和铁新城的共同城主拓跋山。

    拓跋翠已经在战场上证明了她的忠心,所以冯巩的小队在阜西城监视拓跋山已经沒有了必要,让拓跋山的军队也参与此战,乃是为了表示对于拓跋翠的信任。

    为了以防万一,驻守慈利城的戴卫也是接到命令,带领部下暂时移防定嘉城,守住这一个天然的屏障。

    大量的调动人手,自然是因为受到了之前一战的影响,罗晨此时也是感受到了人海战术的好处,因此这些城主的军队自然也是多多益善了。

    五日过后,榆皮城废墟之外已经聚集了十几万的大军,另外还有九个小队七十多人的栖霞铁卫,随着罗晨的一声令下,大军浩浩荡荡的出发,向着和稷郡的边界而去。

    和稷郡位于昌永郡西北,北面靠着天南山脉,上次罗晨单骑进入昆玉宗领地刺杀柳如雪之时,便曾经经过这里。

    罗晨为求稳妥起见,集结整顿军队花了一些时间,可是昆玉宗方面的反应显然更慢,云岚分队带着十余万大军跨过两郡界河塔干河之后,一路长驱直入,并沒有受到任何的抵抗,仅仅三日时间,便已经突入到了郡城和稷城下。

    在和稷城下,罗晨的大军遭到了第一次有组织的抵抗,在上次大战中率先围攻罗晨的和稷张氏子弟再次展现出了他们无畏的勇气,族内上万男丁全部上了城头,欲要拼死抵抗罗晨大军的攻击。

    然而沒有烈豹队的支援,族中精锐又全部战死在昌永郡内,这样的抵抗根本就是极为可笑的。

    罗晨这次不再着急攻击,而是十余万大军四面围城,然后令随军工匠就地取材,赶制了数十台投石机。

    投石机的射程是床弩的数倍,数十台投石机集中在和稷城东门之外,在绞索令人牙酸的声音中,一颗颗足有数百斤重裹着火油的石弹带着熊熊烈火飞向了和稷城城头,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便把和稷城东门砸出了一道一百余丈的缺口,东门内两百丈的距离更是被砸成了一片白地,所有的建筑都是在大火中烧成了灰烬。

    数千名张氏子弟尚未接战,便是死在了城头之上。

    然后罗晨亲自带领所有的栖霞铁卫冲入城内,直接沿着马道冲上城头,沿着城墙的方向大肆追杀守城的士兵,而数万轻重骑兵同时冲入城内,抵抗者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内便是被斩杀殆尽。

    栖霞宗军队方面付出的损失则是微乎其微,伤亡一共不到百人。

    轻而易举的占领了和稷城,对于顽抗的和稷城张氏家族,按照栖霞宗大军的惯例,自然是灭族处置,而后罗晨留下部分军队守城,又亲自带领大军逐一扫荡了和稷郡的其余城市。

    占据和稷郡的十座大城,一共花了不到五日功夫,这样一个背靠天南山脉的大郡,便是这样落到了罗晨的手里,而到了这一刻,昆玉宗方面依然沒有派出一兵一卒赶來支援。

    这样的状况,让罗晨也是感觉到极为的怪异,虽然上次昌永郡一战已经全歼和稷郡的精锐,可是这胜利來得实在是太容易了点儿,罗晨现在已经足够的谨慎,所以他一边把大胜的消息通过军令系统通知刘语熙,同时也是在小心防范着昆玉宗军队的反击。

    十几万大军的绝大部分被他集中到和稷城,另外的九座城市每一座只是派了两千轻骑驻扎,而所有的栖霞铁卫则都是跟罗晨一起驻守在和稷城,罗晨不相信昆玉宗方面会就此罢手,所以也是极为的谨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