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兽皮少年
    这样的状况,让罗晨也是感觉到极为的怪异,虽然上次昌永郡一战已经全歼和稷郡的精锐,可是这胜利來得实在是太容易了点儿,罗晨现在已经足够的谨慎,所以他一边把大胜的消息通过军令系统通知刘语熙,同时也是在小心防范着昆玉宗军队的反击。

    十几万大军的绝大部分被他集中到和稷城,另外的九座城市每一座只是派了两千轻骑驻扎,而所有的栖霞铁卫则都是跟罗晨一起驻守在和稷城,罗晨不相信昆玉宗方面会就此罢手,所以也是极为的谨慎。

    当然十座大城之中,所有的城主家族都是遭遇了灭门的下场,而这不过是罗晨滔天怒火的一部分,对于这些新占领的城市,罗晨并未屠城,可是对于敢于反对栖霞宗者的手段依旧足够冷酷,噬命百夫长的名号在和稷郡也是快速的传扬开來。

    占据和稷郡,对于罗晨來说,还有着额外的一个好处,那便是他要去通商镇更加的方便了,因为通商镇根本就在和稷郡和栖霞宗领地交界的边缘地带。

    破云宗的领地之中,靠近栖霞宗的边境,有着一地方为查云域,查云域在破云宗的地位原來并不算高,然而最近几个月的时间之内,查云域突然变得无比的繁华起來。

    原因很简单,查云域整个郡原本是破云宗嫡系高手尹华婉的封地,查云域本就是以她的名字而命名,而就在几个月之前,尹华婉成功逆袭上位,杀死了破云宗上一任宗主之后,靠着铁血手段成为了破云宗的新宗主,成为宗主之后,尹华婉去到了破云宗的山门破云城执掌大权,而她原來的封地自然是得到了大量的资源,变的繁华也就是极为简单的了。

    查云域的城主府内,一个雅致的别院之中,庭树之下站立着一位美丽的少女。

    少女容颜青稚俏丽,眼眸清澈干净,仿若能照进人的灵魂,拿着手里刚刚得到的一纸情报,少女脸上神色变幻,小脸上终于是现出了一丝快意的冷笑。

    “我的好六哥,你死了,你终于是死了,呵呵。”

    柳依萱眼中寒芒闪烁,笑得无比快意。

    “还沒等我把你毒死,你就已经死了,还真是可惜,六哥,你的师妹还等着看着你死在肚皮上呢?这下可是看不到了。”

    “死得好,呵呵,死得真好。”

    “柳家的男人,全部都该死,这一次是你,下一次不知道又是谁呢?呵呵。”

    想起当年的往事,对于六哥柳寺柳依萱只有痛恨,那些碰过她的男人,包括她的几位师兄她都是发誓要一一杀死,而如今柳寺却这么死了,死在了昌永郡内,这自然让她感到无比的开心。

    “如雪肯定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了,她现在一定开心死了,不过也不一定,她或许也在遗憾六哥为何沒有死在她的手里”

    柳依萱喃喃自语,脸上也是有着泪水浮现。

    “依萱。”

    别院之内,忽然走进來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是一位相貌英俊的青年,青年看着流泪的柳依萱,眼眸深处有着无限的怜惜之意。

    “顾才风,我让你训练破云宗的獒骑,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來了。”柳依萱脸上的泪水瞬间隐去,清澈干净的眼眸中带出丝丝媚意,看着那青年轻声道。ed

    “依萱,我也得到了柳寺在西线大败身亡的消息,知道你此时一定很需要人來陪你,这才立马赶來了。”顾才风柔声道“怎么样,依萱,你沒事么。”

    “我能有什么事,我的好六哥死了,我开心还來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有事,呵呵。”柳依萱可爱的笑道。

    “真的沒事么。”顾才风无限怜惜的看着柳依萱,轻声道“依萱,要是心里难过,跟我说说也好,省得一个人闷着。”

    “呵呵。”柳依萱轻轻的笑了起來“顾才风,我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了,你不过是众多想上我的男人中的一个而已,而我也已经给过你机会,现在距离下一次还有十日时间,到时候我会信守诺言,再让你上我一次,在这之前你要想碰我,那是不可能的。”

    顾才风连连道:“依萱,我真的沒有那个意思,我真的只是担心你而已。”

    “好了,你不用假惺惺的了。”柳依萱咯咯一笑,脸上瞬间现出庄重之色,看上去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样子,轻声道“顾才风,今日你不來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柳寺这一死,我的计划也需要做些变化。”

    “依萱,你说吧,需要我怎么做。”顾才风连忙道。

    “柳寺这个笨蛋,我让他在西线佯攻,可沒有让他这么快去死,沒想到他这么快死了,还真是麻烦。”柳依萱恨恨道。

    “大小姐,柳寺战死,宗门内现在一片哗然,却沒有人主张反击栖霞宗,而是在那里争吵不休,那些老家伙,实在是老糊涂了。”顾才风大声道。

    柳依萱恨恨地道:“他们才沒有老糊涂,相比一域之地的得失,谁当少宗主才是大事,六哥死了,另外两位好师兄又都是废物,除了玩女人什么都不会干,这次少宗主之争,真正的竞争者只剩下我和柳如雪两个了,这个时候谁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对于以后的影响也是极大,现在这种时刻,他们怎么会去关心和稷郡的事情。”

    顾才风恍然。

    “柳寺死了,我很开心,可惜的是他还沒有把背后支持他的势力转交到我的手里。”柳依萱冷静道“现在我在他身上花费的心血,也是全部白费了,不过这对于我來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既然宗门内那些老家伙都在观望,那我自然是要回去了,原本我是准备通过这一战來让那些中立的老家伙们对我刮目相看,从而获得他们的支持,现在看來,获得支持柳寺的老家伙的支持同样重要。”

    柳依萱看着顾才风道:“我立刻要启程,回昆玉宗山门,争取那些支持柳寺的老家伙,你在这里继续训练獒骑,等到时机合适就全力冲击,争取一举灭掉温申的第五大队,这样我可以获得中立的老家伙们的支持,加上原本支持柳寺的那些老家伙,长老会大部分人都会倾向于我,我成为少宗主也是毫无疑问的了。”

    顾才风点头道:“好,獒骑这边你可以放心,两千拿不下温申老匹夫的栖霞铁卫第五大队,我愿意以死谢罪,不过我估计的是柳如雪同样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她肯定也会回到山门,与你争取长老会的支持的。”

    “柳如雪。”柳依萱呵呵一笑“这一次,关键是你这边,你这边只能胜不能败,宗门那里只要我回去了,柳如雪是争不过我的。”

    顾才风脸庞微微抽搐。

    “你猜的不错,我不过是个女人,最大的本钱便是这具身体,自然是要好好利用。”柳依萱咯咯笑着,柔嫩光滑的小手伸到顾才风的袍服之下轻轻握住“我对付那些老家伙的手段,和对付你沒有什么不同。”

    顾才风的呼吸渐渐粗重。

    “柳下惠两个女儿都有放荡之名,不过柳如雪是假的,而我却是真的,柳如雪从十二岁一刀杀了古长老开始,恐怕再也沒有男人碰过她的身子,而我却不一样,为了拉拢你们这些臭男人,这几年我也很辛苦啊!”

    “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全部杀了你们的。”柳如雪轻轻抚弄着,咯咯笑了起來“我会杀了你们所有人的,也包括你,顾才风。”

    顾才风艰难的喘息一声,伸手便去扯柳依萱的罗裙。

    柳依萱轻笑一声,小手微微用力。

    顾才风惨叫一声,缓缓地蹲了下去。

    “急什么,才风,还有几天时间呢?咯咯。”柳依萱咯咯娇笑起來“我很快就会回來的,等我啊!”

    说完身躯一闪,已经到了小院之外。

    顾才风忍痛走到院外,柳依萱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这个贱女人。”顾才风狠狠地骂了一句,眼中却现出无限温柔之色。

    “依萱,你放心吧,两千獒骑若是还吃不下温申的栖霞铁卫第五大队,那我也不用活了,为了你,这一战,我必须取胜。”

    查云域山中,一处隐秘的山谷。

    山谷宽约数里,入口处被重重把守着,里面隐隐有着嚎叫之声传出。

    这里是破云宗的精英部队青獒军的一处卫营,乃是破云宗的一处重地。

    山谷之中,一队队身穿重甲的高大铁卫,脸上涂着奇异的油彩,座下是一头头有着荒兽血统的坐骑“青獒”,青獒的长度足有一丈,高度超过寻常的战马,鬃毛粗硬发亮,眼中射出幽冷的寒芒,浑身上下也是被道纹之路重甲彻底覆盖。

    破云宗的青獒军,又称为獒骑,在天南以南大地上也是威名赫赫的存在,与昆玉宗的烈豹队和栖霞宗的栖霞铁卫并称。

    青獒有着一丝荒兽血统,力量极大速度极快,并非是天南以南的产物,而是破云宗所附庸的宗门白光门为破云宗提供的,相比烈豹队的坐骑烈豹,青獒军的青獒力量稍弱,但是在速度上更有优势,几乎赶上栖霞铁卫的铁背马了。

    破云宗一共有三个大队的青獒军,总兵力是三千人,青獒和道纹之路套装都需要从白光门购买,所以以破云宗的财力,三千人的青獒军已经是他们承受的极限。

    这个山谷原本驻扎了青獒军的一个分队,而如今却到处都是青獒军,足足两个大队的青獒军出现在了这里,在狭小的山谷之内來回冲杀,嚎叫之声此起彼伏。

    依山而建的一座高台之上,顾才风负手站在那里,看着一队队脸上涂着油彩的獒骑來來去去,脸上现出一丝满意之色。

    “蛮夷之人,能够练到这个程度,也是很不错了,虽然和我的部下无法相比,可是也总是有了一点儿整体的感觉,两倍的人手对付温申的第五大队,此战必胜。”顾才风默默想道。

    “才风,如何,现在我的这些儿郎们可堪一战。”

    高台之上并沒有人,一个清冷柔媚的女声却是在顾才风的耳边响了起來。

    顾才风连忙躬身道:“宗主大人,再有几日,应该就差不多了,宗主大人放心,此战必定一战而克,温申老匹夫必败无疑。”

    “很好。”那清冷的女声道“我破云宗为天南第一宗门,一向与人为善,本宗主之前镇守这查云域时,拘于武师身份,无法出手对付这栖霞铁卫,温申小儿屡屡挑衅,不可一世,我早就想灭掉他了,这次我新任宗主,便拿这温申立威,让栖霞宗的人清楚一下,我破云宗天南第一宗门的地位是不可挑战的。”

    “天南第一宗门。”

    顾才风脸皮微微抽搐了下,恭声道:“宗主大人,青獒军本就强过栖霞铁卫,我们还有两倍的人手,此战我们必胜。”

    “嗯。”那女声满意笑道“虽说青獒军强于栖霞铁卫,我也不愿部属伤亡太大,这次依萱推荐你來练兵,现在看來效果还是不错的,现在看來,根本不用两倍人手,即便是只派出一个大队,也是能够大获全胜的了。”

    “宗主,万万不可。”顾才风急道。

    “咯咯咯。”那女声清脆的笑了起來“我不过是说说而已,紧张什么,继续练吧,三日之后,我再來见你,亲自送你出征。”

    “多谢宗主大人。”顾才风恭声道。

    “呵呵。”一声轻笑响起,顾才风感觉一只柔滑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一拂,那女子的声音便消失了。

    顾才风苦笑一声,继续看着下面的青獒军。

    栖霞宗领地之内,靠进天南山脉的区域,有着一个小小的村落。

    村落之外,有着一条小河,一个身穿兽皮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正蹲在河边清洗几只刚夹到的小兽,忽然一个轻烟般的身影从他的身边掠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