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傻头傻脑
    顾才风苦笑一声,继续看着下面的青獒军。

    栖霞宗领地之内,靠进天南山脉的区域,有着一个小小的村落。

    村落之外,有着一条小河,一个身穿兽皮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正蹲在河边清洗几只刚夹到的小兽,忽然一个轻烟般的身影从他的身边掠过。

    少年目光看了过去,那是一位样貌清丽到了极点的柔弱少女,宛若是梦境中走出來的精灵,虽然面上覆盖着面纱,却无法掩饰那绝世的容颜,少年何曾见过这等美丽的女子,一时间也是呆在那里。

    少女回过头來,看了一眼那兽皮少年,清澈干净的眼眸中现出一丝奇异的笑意。

    身躯轻轻一闪,少女便是到了少年的身边,眼眸中现出一丝柔媚之色,轻轻地落下了面纱。

    看着那一张完美无瑕的美丽脸庞,少年呆呆的说不出话來。

    “我美么。”少女浅浅一笑。

    “美”少年下意识地道。

    “呵呵。”少女微微一笑,小手轻轻伸出,已经伸到了少年的兽皮之下。

    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让少年的浑身颤栗,稚嫩的小脸也是涨得通红。

    “小家伙,你现在是不是很想上我呢?就和别的男人一样。”少女小手轻轻地套弄着,绝美的小脸上满是可爱的笑意。

    “我沒有啊!”少年艰难的道,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栗,小腹间一阵抽搐,浓稠的热流喷涌而出。

    “”少女闪电般的抽出手來,看着小手上浓稠的白色液体,眉头微微的皱起“你还说沒有,沒有的话这算什么。”

    少年脸色涨红,说不出话來。

    “小家伙,这次便宜你了,居然让你,。”少女嘟起了嘴,不慢的摇了摇头,小手轻轻一挥。

    一道寒光闪过,少年的头颅高高飞起,落在了地面之上。

    “都那么硬了,居然还说沒有。”少女看着少年的身体倒了下去,哼了一声道“男人不管大小都是一样,见到我就会想要上我。”

    “该死,全都该死。”

    柳依萱轻轻蹲下身去,如烟黛眉轻轻皱起,在河流中专心的清洗着自己的小手,洗了很久很久。

    良久,她终于是站了起來。

    “这一次我不再绕路,直接沿着天南山脉赶回宗门,应该会节省不少时间。”

    “不知道如雪那丫头现在是不是也已经赶回去了。”

    “不过这丫头肯定是争不过我的,呵呵。”

    “还是要小心一些,万一这丫头学我的话,那”

    柳依萱摇了摇头,厌憎的看了一眼那兽皮少年的尸体,身躯如轻烟般向前掠去。

    少年的头颅掉落在地上,双眸圆睁看着天空,一脸的茫然之色。

    昆玉宗领地,德宁域,滨枞城。

    柳如雪站在红烟台上,小手紧握。

    “柳依萱这个蠢货,这就是她说的大动作么,让柳寺去挑衅罗晨,根本就是找死。”

    对于罗晨的实力,她极为清楚,罗晨手中的流云箭,对于烈豹队來说根本就是无解的,两百烈豹队就去攻击罗晨,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柳寺死了,他终于死了,呵呵。”

    “唯一遗憾的是,我沒能亲手杀了他。”

    想起当年那个把自己逼到角落里肆意摧残的少年,柳如雪露出得意的笑意。

    “罗晨这次还真要感谢你了。”

    “柳寺死了,那两个只会混吃等死的白痴师兄,也不用留了。”

    “就让他们下去陪着柳寺吧,他们死了,可沒人会在乎。”

    “谁让你们欺负自己的亲师妹呢?这便是你们应有的下场。”

    “石血。”柳如雪轻声唤道。

    空气之中,一个淡淡的黑影浮现而出,逐渐变得凝实。

    身材高大,样貌英俊到了极点,幽深的眼眸似有黑色的火焰燃烧,那青年出现在柳如雪的面前,目光中有着无限的怜惜。

    柳如雪拭去眼角的一丝泪痕,轻轻走了过來,靠着了青年宽阔的怀里。

    只有在这里,她才会感到安心。

    石血沉默着,轻轻拍打着柳如雪的肩头,无比的温柔。

    良久,柳如雪抬起头來,看着石血道:“谢谢。”

    石血沉默不语。

    “石血,这次我需要回宗门一趟,你会跟我去么。”柳如雪轻声道。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说过,沒有人可以再伤害你,我会永远守护你的。”石血的声音依旧那么嘶哑。

    “呵呵,我就知道。”柳如雪开心的笑了。

    “那我让你帮我杀人,你愿意么。”

    “我本就是杀人的人,无人不可杀,你以前说过的那些人,我愿意为你全部杀了。”石血嘶哑道。

    “那个暂时不行,等我当上了宗主,再一个一个慢慢杀吧。”柳如雪道“这次我要杀的,是我的两位兄长。”

    “好。”石血点头。

    “走吧,我们去宗门。”柳如雪轻笑道“我要看着他们死去,死在我的面前。”

    “你会看到的。”石血点了点头,身躯渐渐变淡,终于消失不见。

    柳如雪嫣然一笑,走到了红烟台边,纤足微微一点,便是离开了高台,向着下面快速的坠去。

    “你这丫头。”一声无奈的叹息在柳如雪的耳边响起,柳如雪下坠的速度瞬间变缓,轻轻向着地面落去。

    “人家喜欢你这样子抱着我嘛。”柳如雪低低一笑。

    虽然依旧看不到,却能感受到他的温度,这样的时刻,柳如雪感到无比的安心。

    和稷郡,和稷城。

    栖霞宗十几万大军驻守和稷城,昔日的城主府,已经被栖霞铁卫临时占据,在和稷城城主张亮坚最喜欢的红枫园中,罗晨与方诗诗二人并肩而立。

    经霜的枫叶在秋风中招摇着,有如火焰一般的绚烂,地面之上也是被枫叶铺满,二人似乎是站在火海之中一般。

    方诗诗伸出手來,摘下一枚如火的枫叶,轻声道:“罗师兄,你说过教给我真正的弄浪三重的,这么长时间了,你可一次沒有教过我呢?”

    罗晨微微一怔,想起了这是在慈利城时的事情,点头道:“最近事情太忙,我的确是忘了,等忙过这一阵吧,诗诗,忙过这一阵我就教你,现在我实在是沒有心思。”

    方诗诗洒脱一笑,轻点臻首,把那一枚枫叶放到罗晨的眼前:“罗师兄,你说着枫叶是什么颜色。”

    罗晨道:“当然是火焰了。”

    方诗诗摇了摇头道:“不对,我觉得它的颜色,更像是鲜血。”说着方诗诗低头看向地面。

    罗晨也是看向地面,地面上枫叶片片,铺满了整个红枫园,若是颜色如血那么自己便是站在血海之中了。

    “诗诗你这是在劝我收手么。”罗晨轻声道。

    “罗师兄,你最近真的变了很多,变得诗诗都感觉有些陌生了。”方诗诗轻轻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心,我还是喜欢原來的那个你,而不是现在的噬命百夫长罗晨。”

    罗晨皱眉道:“我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方诗诗道:“可是若是以前的你,肯定不会这么选择,屠杀十万战俘,连萧列文大哥都不敢那么干,那件事情对你的影响太大了。”

    罗晨看着方诗诗带着一丝英气的美丽脸庞,轻轻摇了摇头道:“诗诗,我并沒有变,只是以前你对我不够了解而已,我罗刚师兄说过,我是个天生的战士,在加入栖霞铁卫之前,我都杀过几百个人了,我本來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以前沒有机会展现出來而已,杀俘这件事情,我不后悔,永远而不后悔,而且我说过,以后我们云岚分队只杀不俘,以后杀俘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再发生了。”

    “可是,罗师兄,。”

    罗晨打断了方诗诗的话:“诗诗,我的经历你并不了解,所以我的心情你并不明白,其实我骨子里就是个噬命的人,一直都是。”

    方诗诗无奈的摇了摇头:“根本不是这样的,你根本不是那样的人,罗师兄,一切都是因为金云霞而已,她真的对你那么重要么。”

    罗晨皱起了眉头。

    “看來真的是很重要。”方诗诗话里也是有了一丝酸酸的味道。

    “金云霞她已经死了,,,诗诗,你约我來这里,就是为了劝我的么。”

    “当然不是,只是我感觉到了有一点儿不安。”方诗诗看了罗晨一眼,轻轻低下头來,忽然变得有些扭捏起來。

    “不安。”罗晨微微错愕,方诗诗现在的样子,与以往的潇洒自若简直是判若两人。

    “是啊!这次是金云霞,下次不知道是别的什么女子,罗师兄,我毕竟也是女子,你和别的女子亲近,我也会感到心酸的啊!”方诗诗垂首道“罗师兄,我觉得以后我们在别人面前,可以走得更近一点”

    “更近一点儿。”

    “是啊!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也可以让别人知道了,比如钟蕊,早一点儿知道,对于她或许更好吧。”方诗诗微羞笑道。

    罗晨默然,心中苦笑一声。

    南冈城外摸那一下,果然不是白摸的啊。

    现在他真有把圣老毒打一顿的冲动,若不是这老货,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可是圣老连身体也沒有,他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罗师兄,你不愿意么。”方诗诗失望的叹了口气。

    “诗诗,我”

    “呵呵,我只是随便问一下,你不愿意也就算了,我说过不会给你压力的,反正我知道你心里想着的是我。”方诗诗抬起头來,小脸上便又是现出潇洒自若的笑意“那么我们以后还依旧像以前那样,悄悄地相互喜欢吧。”

    罗晨苦笑一声,他再迟钝也看得出方诗诗是强颜欢笑而已,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唯有沉默。

    “罗师兄,那我走了啊!以后你再去招惹别的女子的时候,要想一想诗诗的感受才是。”方诗诗洒脱一笑,蓝色的罗裙飘荡着,轻快的走入了枫林深处。

    罗晨沒有再追过去,站在原地苦笑了一声。

    “好弟弟,怎么了,想去追人家就去追啊!”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在罗晨的背后响起,声音里也是有着一丝揶揄之意。

    “刘语熙。”

    听到那清冷的女声,罗晨猛然回过头來,清俊的脸上笑意瞬间绽放,看着枫林间那一袭紫衣的美丽少女。

    “刘语熙,你怎么來了。”罗晨道,声音里满是兴奋之意。

    “你这家伙。”

    看着少年狂喜的样子,刘语熙心中的一丝不快瞬间一扫而空。

    “我來看你來了啊!刚來这里就看到你们两个卿卿我我,呵呵,好弟弟,你和方伟的女儿,是什么关系啊!”刘语熙看着罗晨浅浅笑道。

    “刘语熙,你不要误会,我跟诗诗之间什么都沒有,我只是把她当师妹而已,我可以对天发誓。”罗晨急切道。

    刘语熙盈盈浅笑道:“不用发誓,我相信你,好弟弟,你的心我明白,可是你把人家当师妹,人家可不是这么想呢?我都看到了,你说吧,你想要怎么处理。”

    “我”罗晨张口结舌。

    “小毛头,这样的事情对你來说,实在是太复杂了,其实就连我自己也处理不好这样的事情呢?”刘语熙看罗晨尴尬的样子,微笑道“也许以后我们长大一些,就会处理了吧。”

    “嗯,嗯。”罗晨见刘语熙沒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也是放下心來,至于刘语熙说的是什么,他根本就沒有往心里去。

    见到罗晨又是这般傻头傻脑的样子,刘语熙的心中微微一甜,在别人的面前,他绝对不是这副样子,唯有在自己面前,他才会这般失去了所有的方寸。

    毫无疑问罗晨弟弟喜欢的依然是自己,他的心并沒有变。

    知道这一点儿,便足够了。

    刚才刘语熙因为方诗诗的话还有点儿不开心,想着果然是刚走了个金云霞,又來了个方诗诗,罗晨弟弟居然是个花心的家伙,可是看到罗晨的目光,她便是明白了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