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流云箭
    见到罗晨又是这般傻头傻脑的样子,刘语熙的心中微微一甜,在别人的面前,他绝对不是这副样子,唯有在自己面前,他才会这般失去了所有的方寸。

    毫无疑问罗晨弟弟喜欢的依然是自己,他的心并沒有变。

    知道这一点儿,便足够了。

    刚才刘语熙因为方诗诗的话还有点儿不开心,想着果然是刚走了个金云霞,又來了个方诗诗,罗晨弟弟居然是个花心的家伙,可是看到罗晨的目光,她便是明白了一切。

    而如今,倒是不用担心这个了,好好享受这一份纯真的喜欢便好。

    刘语熙轻盈地转了个身,一袭紫衣随风而舞,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紫色蝴蝶,罗晨看着那美丽的身影,不由得又是呆了一呆。

    “这个地方还真漂亮,好弟弟,你和女孩子见面还真的很会挑地方。”刘语熙轻笑道。

    罗晨尴尬道:“哪里”

    “好了,陪我走走吧。”刘语熙浅笑道。

    枫叶如火,美人在侧,罗晨跟在刘语熙的身边,看着刘语熙美丽的侧脸,灵魂感到无比的安静。

    这一刻,因为金云霞之死而引起的无穷躁意也是瞬间烟消云散了。

    现在他的心中,唯有一种叫幸福的感觉。

    红枫园很大,方圆足有里许,一对少年男女徜徉在这如火的枫林之中,都是感觉无比的温馨。

    刘语熙的身上,背负着太多的压力,唯有在这个清俊的少年跟前,她的心才会感到宁静,而王玉昆带给她的,却只有无限的酸涩。

    过了许久,二人在枫林深处坐了下來。

    依然是相对无言,心中却都是极为的开心。

    “好弟弟,和稷郡这一战,你打得不错,对于这一战,你有什么样的看法。”过了良久,刘语熙看着罗晨轻声道。

    “这一战”罗晨目光从刘语熙美丽的小脸上收了回來,看着脚下的地面。

    那张美丽的脸庞,他永远都不会看厌,而现在谈到了正事,他不敢再看刘语熙,因为那样他几乎会失去思考的能力。

    “这一战,我犯了很多错误,能够活到现在,根本就是侥幸,我犯的错误主要有”

    不待罗晨说完,刘语熙猛然皱了皱眉头,身躯一闪挡在了罗晨的面前,一柄寒光四射的短剑已经是拿在了手里,小脸上现出一丝凝重之色。

    “谁在这里,快出來。”

    “呵呵,小丫头,老夫若是不主动散发气息,你根本不可能发现我,我既然让你发现我,自然是要出來了。”

    苍老的笑声中,对面的枫树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老者的身影。

    老者身躯一闪,便是到了刘语熙的面前,巨大的手掌猛然向着刘语熙抓了过來。

    刘语熙娇喝一声,短剑带出一道刺目的剑芒,如闪电般猛然刺出,向着老者的大手削去。

    “來得好。”

    老者呵呵一笑,手上现出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芒,把整个手臂完全覆盖,五指屈伸如钩,狠狠地抓在了刘语熙的短剑之上。

    短剑虽然锋锐,却无法破开这一层宝宝的护体灵力,短剑被老者抓在手里,刘语熙用力挣了挣,却是根本无法挣脱。

    “去死。”

    见到刘语熙被攻击,罗晨怒喝一声,根本沒有任何迟疑,鹊画弓便是出现在手里,一只流云箭搭在弦上,箭身瞬间赤红如血,向着老者飙飞而去。

    这一刻,他直接便是用上了局部强化之力和火属性的力量,这也是他晋级武者八层之后,能够射出的最强一箭。

    “你这小子,就他娘的会用这招。”老者摇了摇头,在罗晨长箭即将离弦的时候,早已是向外跨了一步。

    流云箭带着刺眼的白色湍流,贴着老者的身体飞过,重重地轰在一颗粗大的枫树之上。

    澎湃的灵力瞬间爆发,轰的一声巨响,数丈长的一段树干直接被轰得消失不见,而箭身上带着的高温直接令枫树燃烧起來。

    “以你现在的力量,使用流云箭对于武师都有威胁,连老夫也不愿硬接你这一箭,。”

    老者说着,手臂猛一用力,刘语熙连人带剑被拽向了他那里,刘语熙无奈之下,只好松开了手,娇躯一闪之下,依然是挡在了罗晨的面前,。

    “不过也只是有一点儿威胁而已,也就是说只有命中了武师,才会对于武师造成威胁,可是武师的灵魂何等强大,完全可以在你出手之前闪躲,就像我刚才做的那样,这样你的流云箭就沒有了威胁。”

    “若是你我一对一较量,你根本就沒有射这一箭的机会。”

    刘语熙看着老者,心中也是凛然,能够一招夺下她的武器,老者至少也是二层武师的级别了。

    罗晨哼了一声再次把一枝流云箭搭在弦上,沉声道:“我认识你,你是通商镇的那个乞丐,你今日到我这里來,是为了什么事。”

    强者的记忆力都是超强的,罗晨作为道纹师更是如此,他一眼便认出了这位出手的老者,正是以前在通商镇见到过的一个家伙,那时的乞丐肮脏浑噩,而现在却是一个高冠奇服的庄严老者。

    “呵呵,自然不是真的來來杀你的,我若要杀你们,你们早就死了。”老者笑道,伸手一招,那一支流云箭就从远处飞來,落到了他的手里。

    “前辈是何人,到此地來所为何事。”刘语熙沉声道。

    老者笑道:“我不是來找你,我是來找这个小子的。”

    老者撞过身來,看着罗晨道:“小子,把你的所有流云箭都拿出來吧,这样的东西,老夫先沒收了,这些东西放在你那里绝对不合适。”

    “流云箭。”罗晨脸色微微一沉。

    二十枝流云箭,对于他來说极为有用,乾远郡一战中,流云箭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配合鹊画弓,流云箭的威力还会随着罗晨等级的提升而提升,而如今这位老者却是要让他交出來。

    “天南之南的战争,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至于边界战争,更是儿戏中的儿戏了,既然是游戏,自然是要每个人都要有得玩才好,你拿着这样的武器参加战争,这不是欺负人么,人家还怎么玩。”老者笑眯眯的道“鹊画弓你留着,流云箭我必须带走,否则的话这游戏就沒有意思了。”

    罗晨哼了一声道:“你來自通商镇,恐怕也知道我这流云箭是从哪里來的,这是我买來的东西,为什么要交给你。”

    “你花的钱,我可以给你双倍,不过这流云箭,我必须带走,小子,我给你面子,你不要不知所谓,难道非要老夫动手不成。”老者脸色微微一沉。

    “哼“罗晨眼中露出一丝寒意,就这样交出流云箭,他绝不甘心。

    “前辈,你搀和这件事情,肯定不会是因为无聊。”刘语熙轻声道“说吧,到底是什么缘故。”

    “呵呵。”

    老者脸色和缓下來:“小子,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我來这里收回流云箭,是齐天少爷的命令。”

    “齐天。”罗晨愕然。

    “小子,你还记不记得,齐天少爷在通商镇卖你这流云箭的时候,你答应过什么。”

    罗晨面色微微一滞。

    “你答应过齐天少爷,不用流云箭对付那个可怜的女子,可是你回來之后,便违反了诺言,既然你违反了诺言,这流云箭我们就必须要收回了,不过鹊画弓你可以留下,沒有了流云箭,鹊画弓也沒有多大的威力。”

    “好吧,给你吧。”

    罗晨苦笑一声,大手一挥,一壶流云箭飞向了老者。

    当日罗晨从通商镇回到慈利城,惊闻自己的兄弟被杀,一怒之下千里奔袭刺杀柳如雪,这一战中便是利用了流云箭,不仅最后靠着流云箭制住了柳如雪,而且之前更是用流云箭把一队精锐烈豹队彻底打残。

    对于流云箭,罗晨是极为不舍的,可是,。

    虽然是事出有因,可也算是违反诺言了。

    想來柳如雪也是去通商镇通告了这件事情,齐天收回流云箭,也是有着正当的理由。

    虽然这会让自己战力大减,可是沒有办法,当初齐天本就是半卖白送的,自己算是沾了光,如今人家要收回,罗晨自然不能厚颜继续占为己有。

    那样做就太无耻了。

    “这才对嘛。”老者一把抓过流云箭,笑着点了点头“烈豹队一共就三千人的名额,哪里禁得住你流云箭几次齐射,这样的武器在这样层级之中威胁太大,我们自然要收走了,这里面有四十万的元石,是给你的补偿。”说着把一张黑色的卡片抛给了罗晨。

    罗晨苦笑一声,把这张卡片收了起來,道纹师公会制作的卡片,里面存着四十万的元石,换算成标准金元宝便是四千万,正是流云箭价格的二倍。

    罗晨接受了这些钱,他并不愿矫情,因为他知道现在栖霞宗是何等的缺钱。

    老者道:“齐天少爷说了,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怪他,你们之间还是朋友。”

    罗晨苦笑点头:“是我违反承诺,自然是不能怪他的。”

    “你明白就好。”老者笑道“齐天少爷还说,若是你使用流云箭,那么对方也会得到相应的套装,这天南山脉以南的战斗就会越來越剧烈,这里还有着一张卷轴,是流云箭的制作方法,这种上古道纹极为难得,制作起來也是极难,把这个送给你,算是他个人的一点儿意思。”

    罗晨接过那一张道纹之路卷轴,也是直接收到了金螺空间之内。

    至于制作流云箭,他可沒有这样的打算。

    流云箭上面的上古道纹,即便是看上一眼便会让人头昏目胀,那样的道纹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理解的,更不用说刻画了。

    “好了,我走了,小家伙,你们继续,继续,哈哈。”老者长声一笑,把刘语熙的短剑抛了回來,然后身躯一闪有落到了一株枫树之上,消失不见了。

    刘语熙同样是武师,感知能力极强,然而感知能力范围内老者的身影也是瞬间消失,可见,老者的灵魂强度是远超过她的。

    ”我的流云箭啊!”

    罗晨看了一眼刘语熙,也是苦笑一声。

    进入武者八层,使用这鹊画弓和流云箭,已经足可以威胁到统领级别的强者了,即便是武师也不敢正面对抗流云箭。

    金螺吞海诀,弄浪三重,鹊画弓流云箭原本是罗晨现在最强的底牌,而如今三大底牌却是被生生拿走了一个,罗晨自然无法开心。

    “看來这弓箭对你真的很重要啊!不过好弟弟,不要灰心,总有一天你会自己制造出那流云箭的。”刘语熙劝慰道。

    老者离开红枫园,身躯几闪便是出了和稷城,向着通商镇的方向而去。

    陡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老者面前,生生挡住了老者的去路。

    “你是谁。”老者脸色一沉,根本不敢怠慢,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根特制的宽刃重剑。

    “栖霞宗,王玉昆。”

    青年轻笑一声,如炮弹般的向着老者冲了过來,重重地一拳砸在了老者的腹部之上,老者还沒有反应过來,便是被一拳重重的轰得飞了出去。

    “把流云箭给我。”王玉昆看着老者命令道。

    “小子不要嚣张,老子可是青州齐家的人。”老者握紧重剑大喝道。

    “废话多,交还是不交。”王玉昆闪电般的冲到了老者身边,又是一脚踩了下去,把老者踩得呲牙咧嘴。

    “他娘的。”老者无奈一挥手,流云箭又飞了出去。

    “青州齐家么若是他们问起这件事情,你就说是我栖霞宗王玉昆干的,看他能如何,哈哈。”王玉昆得到了流云箭,满意的一笑,身躯一闪就消失了。

    “真丢人。”老者爬了起來苦笑道“玛德,还好,只要流云箭不是在这个小子手里,就是不错的。”

    身躯微微一闪,老者的身影再次的消失了。

    “青州齐家,我管你什么青州齐家,哼!”王玉昆大帅哥自恋的拍了拍自己那张俊美无比的脸,轻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