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筹码
    “青州齐家么若是他们问起这件事情,你就说是我栖霞宗王玉昆干的,看他能如何,哈哈。”王玉昆得到了流云箭,满意的一笑,身躯一闪就消失了。

    “真丢人。”老者爬了起來苦笑道“玛德,还好,只要流云箭不是在这个小子手里,就是不错的。”

    身躯微微一闪,老者的身影再次的消失了。

    “青州齐家,我管你什么青州齐家,哼!”王玉昆大帅哥自恋的拍了拍自己那张俊美无比的脸,轻声道。

    “这流云箭暂时还是由我保管吧!用在边界战争中,也的确是霸道了点儿。”

    红枫园内。

    “罗晨,不要不开心了。最重要的不是什么武器,而是提升自身的力量啊!”刘语熙轻声劝慰道,“等你真正成为了武师,这样的武器对你来说也就没有了太大的用处了。”

    罗晨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流云箭是不同的,那可是上古道纹大能的作品。现在我靠着它,便有了威胁武师的可能了。你没看那家伙根本不敢硬接,而是闪躲的么?”

    刘语熙轻笑道:“只要对方感知能力比你强,自然可以提前判断躲过你这一箭,就像我刚刚晋入武师不久,也不畏惧你这一箭。我完全可以提前移动躲开这一箭。甚至我也可以提前出手,不给你射出这一箭的机会。所以对于武师而言,流云箭的威力,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厉害。”

    “也是。”罗晨苦笑着点了点头。

    流云箭必须射出去才能聚集天地灵力,若是对手根本不让你射出去,那流云箭还有什么意义?

    看来流云箭只能用来对付感知能力比自己差的人,这样说的话,现在自己使用流云箭,对于武者九层的强者会有威胁,可以秒杀所有武者八层的强者。

    不过自己已经是武者八层的强者了,靠着弄浪三重和金螺吞海诀,同样可以做到这些。

    “没有了这流云箭,也许会让你更快的成为好的指挥者吧!”刘语熙微笑道,“不过这流云箭还有你那鹊画弓的确是够厉害。好弟弟,你自己也是道纹师,将来肯定能够制作出流云箭的,我相信你。”

    “看来我成为道纹师,你早就知道了啊!”罗晨摸了摸鼻子。

    “呵呵!温申大哥是我们栖霞宗的道纹师,统领以上的人都知道,我也不例外。”刘语熙浅浅一笑,小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温申师父好容易找了一个传人,这对于我们栖霞宗可是一件大事。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是要报告宗主了!所以我早就知道你会成为道纹师了!”

    罗晨苦笑一声,温申师父还让自己不要泄露出去,自己却是先说了出去。

    “成为道纹师,居然不告诉我!哼!”刘语熙哼了一声。

    “刘语熙,我不是想要向你隐瞒,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罗晨吓了一跳,连连道,“我是想等自己能够制作宗门所有的道纹套装了,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你,我想那时你一定会很开心!刘语熙,真的,我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像你隐瞒的!”

    “咯咯!”刘语熙见罗晨急得面红耳赤,清脆的笑了起来,“好弟弟,我逗你的,你看不出来么?”

    “见到你不高兴,我就会难受。”罗晨连声道。

    刘语熙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目光中也是有着几分柔情,摇了摇头道:“真是个傻小子!对了,你现在在道纹师之路上进益如何?可曾已经入门了?”

    罗晨道:“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也可以像温申师父那样,制作所有的栖霞铁卫制式套装了!”

    “”刘语熙无语,看着罗晨,如同是看着一个小怪物。罗晨见到终于还是让刘语熙吓了一跳,清俊的脸上也是现出得意的笑容。

    “你还真是个小怪物!”刘语熙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对宗门实在是太重要了,越来越重要了!”

    作为栖霞宗叶家的传人,刘语熙自然听说过温申成为道纹师花了多少时间。而罗晨接触道纹才不过十个多月,竟然是即将能够制作栖霞铁卫的所有制式套装!这个家伙,绝对是个怪物!

    一个道纹师对于宗门有多重要刘语熙自然清楚。见到刘语熙沉默,罗晨也就不再说话,安静的站在那里。

    良久,刘语熙轻轻摇了摇头,看着罗晨那张清俊的脸,微微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刘语熙?不开心么?”罗晨连忙问道。

    “没有,非常开心你这家伙”刘语熙微羞一笑。

    罗晨见到刘语熙又是露出笑意,他的心情自然也是好了起来。

    “刘语熙,等我成为了道纹师,我便大量的制作道纹套装。除了咱们栖霞宗的制式套装,我也会制作一些别的套装,通过道纹师公会的渠道交换出去用来赚钱。总有一天,我们会积累到足够的钱的,到时候我们再扩军,有了两万栖霞铁卫,我们便可以横扫这天南以南了!”

    刘语熙既然已经知晓自己是道纹师,罗晨也就不再隐瞒,把心中酝酿了很久的大计划和盘托出。

    制作道纹套装本就是一件极为烧钱的事情,但是道纹师却是最能赚钱的职业。罗晨想来想去,也感觉只有制作道纹套装赚钱才是唯一的方法。

    要靠栖霞宗收的赋税来完成扩军,根本就是白日做梦,那点钱养活五千栖霞铁卫已经是极为紧张的。

    “嗯,你加入道纹师公会的事情,我也知道。好弟弟,我相信你会做到这一点儿的。”刘语熙抿嘴笑道,“到时候我就什么也不用干了,就躲在你的身后让你保护我,呵呵!”

    “我会永远保护你的!”罗晨的小脸瞬间涨红,大声说道。

    “呵呵!”刘语熙看着罗晨的样子,心底也是极为的温暖,一种幸福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

    “对了!好弟弟,那个老家伙是什么青州齐家的人?你是从他们的手里买到的流云箭?你去通商镇,看来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跟我说说吧,那一定很有意思。”刘语熙掠了掠飞扬的发丝,看着罗晨微笑道。

    “好,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罗晨开口道,“那次我到了通商镇”

    当下罗晨把自己到了通商镇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讲给了刘语熙听。不过对于刘语熙,他还是做了一点儿小小的隐瞒。因为圣老在他的心中一刻没有闲着,不停地向他啰嗦着。

    “小子,老夫的事情,你一定不要讲给她听!不然的话,老夫这就控制你的身体,让你的小情人现在就成你的女人,老夫说到做到!”

    圣老刚刚吸收了大量能量,罗晨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这句话对于罗晨来说无疑是一位大威胁,对于刘语熙他现在自然没有什么亵渎之心,所以自然不敢泄露圣老的秘密。

    “我知道了,我有分寸的。”罗晨一边向着刘语熙讲述着,同时在心中传音回应。

    “还有,雪欣蓉的事情不要讲,如果你不想你们栖霞宗被她灭了的话。”圣老又道。

    这个威胁同样是够大,罗晨自然只能答应。

    “还有,那个柳如雪的事情”

    “这个我明白。”罗晨传音打断了圣老的话,“虽然她是我的仇人,可是我也不会那么没品,将那些凄惨的事情。”

    这样被圣老一限制,罗晨发现通商镇之行其实没有什么好讲的了,也就只剩下遇到叶烨烨、跟着齐天几人在山中与别的猎兽小队火拼,以及加入道纹师公会这些事情了。

    不过刘语熙听的依然是津津有味,通商镇她并没有去过,那神秘的地下斗兽场,还有贵的要命的傀儡,这些都是刘语熙从来没有听过的。栖霞宗的典籍中根本没有关于通商镇特别之处的记载,所以即便是刘语熙也是不知道这些事情。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讲这些事情的人是谁。听着少年的讲述,刘语熙的心中也是感到无比的宁静。

    他做任何事情,首先考虑到的就是栖霞宗,而原因,自然是因为她在他心中的位置。虽然罗晨没有刻意的表述,可是却是在话语中不经意的不是透露出来。

    刘语熙坐在枫林之中,剪水双瞳看着少年清俊的脸,听着他娓娓道来的讲述,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现出一丝恬淡的笑意。

    良久,罗晨终于是讲完了。刘语熙轻声道:“通商镇还真是个神秘的地方。罗晨,你下次去的时候,带上我吧,我和你一起去。”

    “嗯,好。”罗晨点头,“那里面有许多强者,恐怕也有不少武师,像刚才来夺走流云箭的家伙,就是万兽镇的一位乞丐。在通商镇里面是极为安全的,据说那里的主人很厉害,没有人敢于冒犯。等到下次去采购荒兽之血时,我就带你去。到了那里,我们低调一些,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再强的强者,我也不怕。不是有你保护我么?”刘语熙看着罗晨,小脸之上笑意绽放。

    罗晨看着枫树下少女绝美的容颜,目光又是变得痴痴的起来

    三日后,查云域,隐秘山谷之中。

    两千青獒军盔明甲亮,站在依山而建的高台之畔,铁卫脸上涂着奇异的油彩,脸上露出疯狂的战意,背上黑色的披风飘荡,一杆杆战枪架在马鞍之上,在深秋的阳光下闪烁着凛冽的寒芒。

    高台之上,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女子身上一袭华丽的轻甲,脸上同样也是涂着油彩,双眉入鬓,凤目中闪烁着霸道的光芒,看着下面整齐的铁卫队伍,女子的脸上也是现出一丝笑意。

    “才风,这次整军,辛苦你了。”女子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青年,咯咯一笑道。

    “能为宗主大人出力,是才风的荣幸。”顾才风躬身道,脸上也是现出得意之色,显然对于自己训练的效果极为满意。

    “我的青獒军战力本就胜过栖霞铁卫一筹,经过你这次的训练,实力更上层楼。”破云宗宗主尹华婉含笑看着顾才风道“才风,我听说你在昆玉宗,仅仅是烈豹队的一名百夫长。”

    “是。”顾才风躬身。

    “若是你留在我破云宗,担任统领一职又有何难。”尹华婉轻笑道“怎么样,有沒有兴趣。”

    “宗主大人错爱,才风愧不敢当。”顾才风想起那个眼眸清澈如水的女子,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对于你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尹华婉微笑道“二十余年前,夏溧城被栖霞宗攻占,你是夏溧城顾家的唯一后裔,奔波多年,一心为了重现顾家的荣耀,若是你加入我破云宗,便是得到一域之地作为封邑又有何难,这样的赏赐,是你在昆玉宗得不到的,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一域之地。”顾才风脸皮微微一颤。

    他的梦想,不过是获得一城之地,为夏溧城顾家重新打下根基而已,而尹华婉张口便是一域之地。

    追随柳依萱,柳依萱沒有给过他任何承诺,甚至明言若是将來登上宗主之位,便会杀死他,而若是追随尹华婉,便会得到一域之地。

    脱离昆玉宗,他沒有任何负担,夏溧城顾家,本就只有他一个人了,而且他对于昆玉宗,也根本谈不上忠诚。

    然而,。

    想起那个眼眸清澈干净的美丽少女,顾才风眼中现出一丝挣扎之色,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才风惭愧,不敢承受宗主大人厚意。”

    “咯咯,莫非我开出的筹码还不够么。”尹华婉轻轻一笑,套着长长尖刺的指尖从顾才风脸上轻轻掠过“若是一域之地,再加上我自己呢?”

    顾才风冷汗连连,沉默不语。

    尹华婉哼了一声道:“那个柳依萱,就那么好么,,,顾才风,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走了。”

    顾才风如释重负,躬身道:“是,宗主大人。”

    他的双手之上,各自拿了面小旗,此时站在高台之上,令旗有力的挥动着,发出一道道的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