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道纹师的价值
    温申脸上现出冷酷之色,感知能力早已锁定了青獒军中的两个统领。

    这是两个武者九层的强者,等级与他完全相同,而这两个人,便是他的目标。

    “青獒军的战术虽然诡异,却也还是有些生涩,这些家伙肯定沒有练多久,只要我击杀了这两位统领,那么青獒军必乱,我们必胜。”

    “此战过后,青獒军的这些手段倒是要好好地学一学,能够想出这些怪异手段的家伙,也的确是个人才,应该就是那个挥动令旗的家伙,这次一定要一并除了。”温申一边快速冲锋,同时暗暗想道。

    温申对于自己的实力,极为的自信,因为这是边界战争,不会有武师参与,武者九层的实力,便是这样的战斗之中最强的。

    而在武者九层的强者之中,温申便是那最为强大的存在。

    因为他是一名道纹师,而靠着超强的感知能力,除非遇到对方的道纹师,否则温申便是无敌的。

    温申自然知道,昆玉宗和破云宗都沒有自己的道纹师,不然的话也不用花大价钱向外购买道纹套装了。

    栖霞铁卫开始冲锋,挡在身前的宿乐域步兵快速地闪开,为栖霞铁卫让开道路。

    而此时青獒军也是看到了这一点,顾才风令旗一挥,高速冲锋的青獒军极力顶住两侧的攻击,然后极快的改变阵型。

    两个大队的青獒军分散开來,在他们的前面,宿乐域重骑也在快速的分向两侧,为栖霞铁卫让开道路。

    两个大队的青獒军构成了两个锋矢阵型,如同一把铁钳一般向着栖霞铁卫夹击而來。

    双方即将碰撞之际,温申左手从背后抽出一根银色的短戟,用力的向前一掷,短戟带着恐怖的风声呼啸而去,重重地砸在了一名武者八层的青獒军铁卫头上。

    上千斤的重量,加上无比锋利的尖端,短戟刺破头盔,带出一溜红白相间的液体,又刺入到了另外一名铁卫的胸膛,插在了铁卫的身上。

    连续三次出手,顷刻间三名青獒军的百夫长便是死在了温申的短戟之上,而这时,栖霞铁卫和青獒军终于是撞到了一起,

    两位青獒军的统领冲在最前面,借助着青獒高速冲锋之势,两把战枪寒芒闪烁,同时狠狠地轰向了温申。

    温申冷哼一声,战枪稳稳架在马鞍之上,连人带马重重地撞向了其中的一名统领。

    “通”的一声闷响,那统领座下青獒双足深深抓入坚硬的地面之中,依然是被轰击得连连后退,而温申的铁背马却是站在了原地。

    同样是武者九层的力量,速度也是不相上下,然而青獒的重量也就是铁背马的一半,从重量上來说便差了上千斤,所以这样的一次硬撼,这位青獒军的统领自然是吃了点儿亏。

    而温申的身侧,同样是一柄战枪爆刺而來,挡住了另外的一位统领的战枪。

    出手的是温申的亲信百夫长常青,他同样是一名武者九层的强者,温申与莜婉在一起之后,已经萌生了退役的念头,而常青极有可能便是第五大队的下一任统领。

    常青同样是把那一名青獒军统领逼得后退,靠着铁背马的重量,这一次硬碰他也是占据了一些优势。

    而同一时刻,战枪相撞的声音密集的响起,双方的铁卫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挥动战枪拼了命的厮杀起來。

    那名青獒军统领控制住座下青獒,再次嚎叫着向着温申冲了过來,温申冷笑一声,拍马便冲了过去,战枪闪电般的一枪直刺。

    那青獒军统领兴奋的大吼一声,战枪再次的迎了过來,温申嘴角笑出一丝笑意,手腕微微一沉,战枪尖端便是狠狠地轰在了对方战枪的中部。

    双方都是在高速运动之中,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然而温申可是道纹师,天生灵魂强大,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做出预判,对方根本无法及时反应。

    在同级别的战斗中,道纹师几乎就是无敌的。

    那青獒军统领战枪拿捏不住,直接高高的抛飞起來,眼见温申又是一枪狠狠地刺來,他的反应也是足够的快,双手抓起挂在马鞍上的重剑,狠狠地劈向了温申。

    温申讥讽一笑,战枪一抖便是闪过了对手的重剑,继续刺向了对方的脑袋。

    一寸长,一寸强,重剑长度自然无法和战枪相比,战枪狠狠地轰在了那青獒军统领的脑袋之上,那统领惨叫一声,头盔缝隙之内鲜血流出,重重地掉到了地上。

    仅仅三招,不到一息时间,温申便是击杀了这名与他等级相同的对手,道纹师在同等级的战斗之中,根本就是无解的。

    然后温申战枪一摆,便是冲向了正和常青死战的那名青獒军统领,同时左手伸向后背,又是拔了一柄短戟扔了出去,打碎了一位青獒军百夫长的脑袋。

    虽然自己占据了上风,然而温申的脸色却是极为沉郁,因为此时栖霞铁卫取得的战果,根本出乎他的预料。

    这次面对栖霞铁卫,青獒军与栖霞铁卫相撞后不再后退,而是站在原地与栖霞铁卫的铁卫死战,而后排的青獒军则是顺着前面青獒军留下的缝隙疾冲而來,顷刻间便对最前面的栖霞铁卫造成了围攻之势。

    双方此时的阵型都是极为密集,铁卫之间的距离极青獒军靠着坐骑体型较小的优势,后面铁卫插入到缝隙之中,围攻着冲在最前的栖霞铁卫,而后面的栖霞铁卫要想加入这场战斗,只能是从两翼绕到前面才行。

    双方都沒有留手的意思,一上來便是拼了命的死斗,伤亡开始快速的出现,冲在第一排的栖霞铁卫几乎损失了一半,而对面的青獒军损失的人数居然是和栖霞铁卫的人数相当。

    这在以往栖霞铁卫与青獒军的战斗之中,可是从來沒有出现过的。

    温申眼中寒芒闪烁,冲到了那名青獒军统领的面前,那青獒军统领在和常青战斗的同时,还闪电般的两次出手,杀死了两名栖霞铁卫的铁卫,正兴奋的嚎叫着,温申上來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便是连人带马狠狠地撞了上去。

    两名武者七层的青獒军精锐大喝着冲了过來,想要挡住温申,温申手腕一抖,战枪左右简单的各一刺,两道璀璨的枪芒闪过,两人同时惨嚎着跌下坐骑,喉咙已经被温申击碎。

    另外那名青獒军统领怒吼一声,竟然是舍弃了常青,向着温申迎了过來。

    “去。”

    温申左手上银芒一闪,一柄短戟便是闪电般的飞向了那青獒军统领。

    那统领战枪挥动,奋力的挑飞了短戟,也是为短戟的力道感到惊叹,温申的战枪却已经是闪电般的爆刺而來。

    出手抵挡已经來不及了,猛然侧身想要闪过温申的战枪,却陡然发觉眼前寒芒一闪,那战枪已经重重地轰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剧烈的刺痛瞬间袭來,青獒军统领心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道纹师。”

    他此时也是明白了,栖霞宗最为神秘的道纹师,竟然是沒有居住在栖霞峰,而是竟然就住在这边境之上。

    他以为自己肯定能躲过去的,然而就在他侧身的同时,温申的手腕便是随着微微一动。

    仅仅是手腕一抖,便足够了。

    反应速度如此的快捷,在同等级的条件之下,只有道纹师才能够做到,然而他从來沒有听说过,温申这老家伙居然是道纹师。

    沉重的战枪已经把头盔给轰得凹陷下去,虽然明白了温申的身份,可是他什么都沒说出來,便是重重地倒了下去。

    这样的战斗,本就是强者们大展身手的时刻,要想杀死对方的一名强者,必须要付出极高的代价,用大量的人手予以围杀。

    见到温申居然这么快就杀死了两位统领,顾才风的脸色也是微变,瞬间明白了温申的身份。

    “他是道纹师。”

    顾才风根本沒有任何犹豫,手中令旗挥动着,冲在最前面的青獒军开始有意识地向着温申围拢起來。

    温申冷笑一声,手中战枪连续挥动,把冲來的数名青獒军铁卫一一轰杀,同时快速的把剩余的六根短戟快速的扔了出去,顷刻之间,又有六名青獒军的百夫长死在了恐怖的短戟之下。

    十根短戟全部用光,足足杀死了九名青獒军的百夫长,温申神戟的可怕,多年之后再一次的在战场上显现。

    沒有了这些百夫长的指挥,此时青獒军的阵型也是微微有些散乱。

    “一定要杀了他。”

    看着手握战枪威风八面的温申,顾才风脸色一寒,手中令旗疯狂的舞动起來。

    接到了顾才风的命令,青獒军瞬间恢复了秩序,这是这一段时间反复训练好的。

    在青獒军的中间,快速的出现了一个狭长的通道,后排的青獒军沿着这个通道快速的加速,向着温申连绵不绝的高速冲了过來。

    温申脸上现出冷笑,战枪随意一挥,便是把一名冲过來的青獒军铁卫砸了下去,然而披着重甲的青獒也有着数千斤的重量,重重地撞向了温申的战马。

    温申大喝一声,战枪闪电般的刺入青獒的头颅之内,然后猛然一甩,青獒巨大的身躯都是被他甩开了去,而这时另外的一名青獒军又是连人带狼重重地撞向了他。

    靠着在狭长通道内的加速,青獒的速度早已是达到了极限,这样疯狂的冲击,温申也无法怠慢。

    他自然是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为了消耗他的力气,其实在击杀了两位统领和九位十夫长之后,青獒军依然能够不乱,已经让他大感意外了,现在对方这样來应对自己,温申一点都不例外,而对于那位青獒军的指挥者,温申心中也是赞叹不已。

    沒有了和温申等级相当的对手,顾才风便选择了用青獒军连绵不绝的冲击來对付温申,要知道大量的这种重骑冲锋,甚至是可以冲死武师,而对手虽强,却只是一个统领级别的人物,顾才风自然有信心。

    “给我死吧。”

    温申大吼一声,战枪奋力挥动,把一名青獒军连人带狼砸成了两段,面对着潮水般涌來的青獒军他沒有后退一步,只是疯狂的厮杀着。

    如今的青獒军训练有素,温申也是感到了压力,多杀一个敌人,袍泽们承受的压力便要小一些。

    青獒军和栖霞铁卫撞上之后,密密麻麻的宿乐域骑兵早已是围了上來,把青獒军完全的包裹在里面,从身后和两翼拼了命的向着青獒军发动进攻。

    两侧的青獒军在顾才风的令旗指挥下,抵挡着宿乐域骑兵的攻击,数个青獒军的百人队直接转向两侧,依然是采用着之前的战术,前方的人冲锋之后从缝隙之内撤回,后方的铁卫继续冲锋,整个百人队一直紧贴着大部队,然而百人队的内部却始终是在保持着高速的冲锋。

    靠着冲锋之力杀敌,主要靠的是坐骑的力量,自己的消耗极少,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最为节省力气的作战手段,青獒军被顾才风训练多日,这种绵绵不绝的冲击战术早已是掌握得极为熟练。

    宿乐域的普通士兵虽然勇猛,在付出重大的代价之后,并沒有取得应有的效果,对于青獒军力量的消耗,实在是微乎其微。

    温申牢牢地钉在那里,手中战枪挥动,把一名名冲过來的青獒军钉死在地上,目光也是看向了手拿令旗的顾才风。

    “可惜距离太远,不然的话我早就一把短戟刺死他了。”

    顾才风的目光同样是看了过來,看着温申却是无所畏惧。

    “道纹师,栖霞宗的道纹师居然是在军中,谁能想到。”

    “杀了这位道纹师,即便是丢掉这所有的青獒军,也是一场大胜。”

    顾才风再次快速的挥动令旗,温申面前的通道更加的宽阔,更多的青獒军嚎叫着连绵不绝的冲向了温申。

    栖霞宗一直都有道纹师,破云宗和昆玉宗却都是很久没有道纹师了。这便是为何栖霞宗处于两大宗门之间两面受敌,却是天南以南第一宗门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