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大开杀戒
    “杀了这位道纹师,即便是丢掉这所有的青獒军,也是一场大胜。”

    顾才风再次快速的挥动令旗,温申面前的通道更加的宽阔,更多的青獒军嚎叫着连绵不绝的冲向了温申。

    栖霞宗一直都有道纹师,破云宗和昆玉宗却都是很久没有道纹师了。这便是为何栖霞宗处于两大宗门之间两面受敌,却是天南以南第一宗门的原因。

    对于大陆上的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势力而言,道纹师的地位都是至高无上的。

    据说栖霞宗也只有一位道纹师,具体是谁只有栖霞宗的高层才知晓。如今顾才风也是瞬间断定了,原来栖霞宗的道纹师就是温申老匹夫!

    这般随意击杀同等级强者的本领,除了感知能力强大的道纹师之外又有谁能做到?

    把宗门最珍贵的人物放在这边境之上,栖霞宗果然嚣张!顾才风心道。

    若是此战击杀了温申,栖霞宗没有了道纹师,便没有了新的道纹套装,五千人的栖霞铁卫以后数量只能是越来越少。

    不管是昆玉宗还是破云宗,都肯定会感谢自己的功绩,那么夏溧城顾家东山再起也是指日可待了!

    甚至顾才风想起那个目光清澈如水的少女,用力地握了握拳头,

    到时候恐怕连她也要感谢我吧?

    宿乐平原原野之上,秋风呼啸,杀声震天。

    二十万大军把青獒军团团围住,各个家族的私兵嘶吼着奋不顾身的厮杀着。然而青獒军采取了那种诡异的战术,那等连绵不绝的一排排连续冲锋,便如同是一个个飞速旋转的绞肉机一般,把靠近的宿乐域轻重骑兵一一杀死,而自己却是损失甚微,甚至力量都没有消耗多少。

    而正面的方向上,数百栖霞铁卫与连绵不绝冲击而来的青獒军拼命血战,同为武者九层的百夫长常青早已是站到了温申的跟前,与温申一起抵挡着青獒军的拼命冲击,为温申分担了不少压力。

    正面的青獒军不是一合之敌,温申的脸色却是依然沉郁,身边栖霞铁卫的铁卫一个个的倒了下去,但是他却无能为力。这样快速的损失,已经是超过了他能承受的限度。

    青獒军的战术显然是经过了长久的训练的,毫无疑问极为精妙,但是他却无法令麾下的栖霞铁卫仿效。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临时仿效的结果,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宿乐域的各位城主大人,不想被老子灭族的话,就给我加点儿力气!”温申战枪挥动,把一名青獒军铁卫挑在上面,然后大声吼道。

    正在督战的宿乐域各家城主猛然一惊,一道道命令快速的发布下去,顿时骑兵们瞬间红了眼,向着青獒军拼了命的冲去,而外围的重甲步兵和普通步兵也开始向着青獒军的方向疯狂的挤去。

    “嗒嗒嗒!”

    沉重的马蹄打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之上,如同惊雷一般。大道之上,卷起了漫天黄尘。五百名栖霞铁卫如疾风一般掠过,绝尘而去。

    策马在最前面的,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女子面罩之下露出的脸庞依然俏丽,眉宇中却有着一丝忧虑之色。

    “两千青獒军!这分明就是冲着温师兄来的。破云宗这般气势汹汹而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莫非他们知道了温师兄道纹师的身份?”

    莜婉的栖霞铁卫第四大队作为预备队,驻守在栖霞宗领地的腹心,主要的任务便是为温申的第五大队提供支援。两人居住的统领府之间,也是有着足足一千多里的距离。虽然已经成为了伴侣,但是却没有多长时间呆在一起。

    这次接到了宗门的命令,莜婉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命令分散布防周围各郡的五个分队自行赶往宿乐域,自己带着集中在统领府周围的五百栖霞铁卫立刻向着宿乐域赶去。

    “温师兄那么厉害,一定能够顶住的!”莜婉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虽然这样想着,莜婉的心里还是极为紧张。正所谓关心则乱,温申是她挚爱一生的男子,苦恋许多年才走到一起,她自然害怕他遇到什么危险了。

    “快些!再快些!”莜婉心中极为着急。

    她真想弃了战马,徒步赶往宿乐域,那样速度无疑更快。可是她明白,没有了自己的坐骑,在战场上自己能够发挥的力量就极为有限,根本帮不上温师兄什么忙。所以她只好耐着性子,与五百部属一起驰援宿乐域。

    许久之后,终于是看到了宿乐域高大的城墙,城头上留守的少量城卫军本是如临大敌的样子,见到来的是栖霞铁卫,都是高声的欢呼起来。

    “统领大人何在?”莜婉在宿乐城外勒住战马,大声的问道。

    “回禀大人,统领大人带着所有的大人们,已经赶往了城东的宿乐平原,准备在那里阻拦青獒军!”一位军官在城头上大声喝道。

    “宿乐平原!”莜婉点了点头,策马转身绕城而过,向着城东方向疾驰而去。

    随着温申一声令下,围攻青獒军的普通军队更加的拼命起来,终于是令得青獒军的阵型有了一丝混乱,两侧抵挡这些普通军队的数个青獒军的百人队的运转不再那么灵敏。

    陡然,左侧的三个百人队之间的狭小缝隙之中,也是有着数百名重甲步兵冲了进来。

    这些步兵显然是来自同一家城主府的私兵,铠甲完全一样,上面有着一个金色蔷薇的徽记,重甲步兵们一手拿着圆盾,另一手是沉重的大号朴刀,挤到了三个百人队的缝隙之中。

    “不要管人,杀了这些畜生!”

    青獒的体型比铁背马要地上不少,随着一位青年军官的一声大喝,这些重甲步兵手中朴刀寒光闪烁,狂吼着向着青獒扑了过去。一把把朴刀寒光闪烁,砍向了青獒的四肢。

    与栖霞宗的铁背马和昆玉宗的烈豹一样,虽然身披重甲,可是青獒的四肢却是保护最弱的地方,唯有正面有着铠甲保护,后方却是什么也没有,这是为了不影响速度。

    这数百名的重甲步兵突然杀入缝隙之中,朴刀齐挥,顷刻间便有五头青獒被众人乱刀斩断四肢,一个个倒了下去。青獒上的铁卫淬不及防,高速之下直接摔了下来,众人一拥而上,用沉重无比的刀背在青獒军铁卫脑袋之上一阵猛砸,五名青獒军铁卫居然这般被生生砸死!

    “吼!”

    “吼!”

    见到同类受伤,一头头青獒被激怒了,冰冷的眼眸中寒芒闪动,一个个利爪挥动一顿乱抓,把跟前的一个个步兵拍成了肉泥。

    然而这样一来,青獒军整齐的阵型也是变得微微有些散乱。

    顾才风怒喝连连,手中令旗急速挥动,然而他能够指挥青獒军的铁卫,却无法指挥那些青獒。青獒军的阵型,终于是开始乱了起来。

    温申没有想到这几百名步兵,竟然是起到了这样的奇效。与常青对视一眼,脸上都是现出古怪的苦笑。

    “冲吧!眼下正是机会。”温申道,“不要等那个小子再次整理阵型,我们冲上去,直接杀了他!青獒军没有了指挥者,自然就是群龙无首,这一战我们就赢定了!”

    “师兄怎么说,我跟着做就是了!”常青呵呵一笑。

    “好兄弟!”温申大笑,不再站在那里等待着青獒军铁卫的冲击,而是催动铁背马高速的冲了上去。

    常青紧紧跟在温申的身侧,与温申错了半个马身的距离。在他们身后,十几位栖霞铁卫中的强者也是呼喝着跟了上去。

    两名武者九层的强者不再留力,而是一起选择了高速的冲锋,威势自然是极大。两人战枪挥动,如同两颗陨石一般冲入到了青獒军的队伍之内,手中战枪上下翻飞,全然没有一合之敌。特别是温申,战枪一出从不落空,把一个个青獒军铁卫挑落马下。统领级别的强者出手,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了。

    顾才风咬紧了牙,手中令旗拼了命的挥动着。一个个的青獒军依旧是冲入特意留下的通道之中,前赴后继的向着温申二人发起了冲锋,拼了命的想要阻止二人。一头头青獒载着铁卫高速的冲了过来,然后被二人挑落在通道之内的空地之上。

    顾才风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一位道纹师身份的武者九层强者,战力之凶悍无与伦比。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挡,而从那无比冷寒的目光之中他已明白,对方冲过来的目标便是自己!

    顾才风令旗挥动,青獒军阵型猛然向回一缩,冲锋的铁卫停住了脚步,冲锋的通道瞬间已经不见,而温申和常青二人则是被牢牢地困在了里面。

    “呵呵!杀!”温申长声大笑,战枪挥动得如同急雨一般,竟然是没有一枪落空,每一次都是准确的轰在一名青獒军的脖子之上,把一名青獒军轰下坐骑。

    而在他的身侧,常青同样是一次次的战枪挥出,把围拢过来的青獒军砸了下去。

    然而此时青獒军毕竟已经太多,铁背马的速度几乎降为零,纵然是他们也无法防御住所有的战枪。在他们背后,几把制式战枪也是轰到了温申二人的背上。

    “通!通!”

    几声闷响过后,二人都是毫发无伤,战枪向后连连刺出,便是把几名围过来的青獒军刺落下去。

    温申此时甚是得意,他和常青的铠甲都是一样的,是极为接近于二层道纹套装的,这是他一生的得意之作,防御这几个寻常的青獒军铁卫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了。

    作为一名道纹师,最开心的时候便是看到自己的道纹套装如此强悍。

    顾才风此时脸上,却也是露出喜色,手中令旗快速挥动,开战之后第一次开了口。

    “挡住其他的人,即刻围杀这两人,不得有误!”

    当下青獒军同时怒吼一声,前方的拼命阻挡着正面的栖霞铁卫,而中心处的青獒军护住两翼的同时,全部向着被围着的温申常青二人扑了过去。

    青獒军阵型的中心,脸上涂着油彩的青獒军铁卫脸上现出疯狂之色,一个个向着温申和常青冲了过來,此时的青獒军,已经完全沒有了任何的阵型,有的却是一种铁血决绝、不胜无归的气势。

    面对着众多的青獒军,温申眼中寒芒闪烁,大呼酣战,手中战枪舞动得如同雪片一般,把一杆杆战枪狠狠地砸了回去,间或战枪如毒龙一般的刺出,便是带走一条青獒军的性命。

    “好久沒有杀的这么痛快了。”

    此时温申感觉自己仿佛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带领一帮兄弟与破云宗血战的时刻。

    可惜的是当年的那帮老兄弟已经不在,大多都已陨落,活着退役的也沒有几个,现在依然在军中的,也就自己和莜婉了。

    “莜婉她估计已经在路上了吧,若是她看到我还像当年那样威风,又该多好。”温申战枪如怒蛟般爆刺而出,把一位青獒军的颈骨轰断,回头看了一眼宿乐城的方向。

    围过來的青獒军实在太多,即便是温申也无法避免对手的战枪落到自己的身上,常青也不例外,沉重的战枪轰击在铠甲之上,铠甲闪烁着淡淡的灵力波动,把战枪弹开了去,然而还有一些攻击落在了甲片间的缝隙处,也给二人造成了一些伤势。

    不过毕竟经过了铠甲的削弱,这样的伤势并无大概,加上武者九层的强者恢复能力本就极强,这样的伤势对于二人的战力暂时还沒有影响。

    二人一路厮杀,快速的击杀着一个个青獒军铁卫,逆着疯狂的人流向着顾才风的方向冲去,由于二人吸引了绝大部分的青獒军,所以正面的栖霞铁卫压力骤然减轻,逼得青獒军连连后退。

    青獒军队形散乱,再也不复那种连绵不绝的整体感觉,此刻栖霞铁卫在个体战力方面的优势终于是显现出來,数百名栖霞铁卫在军中强者的带领下一阵猛冲猛杀,青獒军的伤亡瞬间便是多了起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