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中箭
    二人一路厮杀,快速的击杀着一个个青獒军铁卫,逆着疯狂的人流向着顾才风的方向冲去,由于二人吸引了绝大部分的青獒军,所以正面的栖霞铁卫压力骤然减轻,逼得青獒军连连后退。

    青獒军队形散乱,再也不复那种连绵不绝的整体感觉,此刻栖霞铁卫在个体战力方面的优势终于是显现出來,数百名栖霞铁卫在军中强者的带领下一阵猛冲猛杀,青獒军的伤亡瞬间便是多了起來。

    而在青獒军的两翼和身后,受到那几百名佩戴金色蔷薇徽记的步兵们的启发,更多的步兵们从骑兵让出的缝隙中冲了进來,手中各种兵器挥舞,专攻青獒的四肢,竟然是颇有斩获,一个个青獒军铁卫掉下了战狼,无奈之下只能是步战。

    见到这样的情形,温申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

    这一战,已然胜了。

    这般混乱的青獒军,陷在大军之中,若是还能让他们逃出去,那这个统领也就不要当了。

    “看來这些青獒军训练的时间还是太短,一到关键时刻便恢复了过去的本色,打得完全沒有一丝章法,只要我们这边坚持住,全歼这些家伙是毫无问題的。”

    “一次性的死掉两千青獒军,哈哈,破云宗这次该要吐血了。”

    破云宗一共就三千青獒军,此战若是一次性的损失两千人,对于破云宗的打击可就是致命的。

    “噗。”身边的常青猛然间吐出了一口鲜血,大吼道“师兄,我体力不支了。”

    与温申出手的精准不同,常青的作战方式大开大合,几乎沒有留力,一番剧斗下來,力量消耗也是极大。

    “你这家伙,这么多年了,还是学不会控制力量。”温申笑道“不用着急,你杀出去,和兄弟们汇合吧,这一战,我们已经胜了。”

    “好,师兄。”常青点了点头,提着战枪向着來路杀了过去,他和温申深入青獒军不过二十余丈,一名统领级别的强者返身杀來,顿时让正面抵挡栖霞铁卫的青獒军一阵慌乱。

    青獒军中心处,顾才风目光闪动,连连挥动令旗,青獒军快速的闪向两侧,为常青让开了道路,常青一个冲刺,便是回到了栖霞铁卫的阵营之中,然后返身带着栖霞铁卫向着青獒军狠狠地攻击而去。

    “各位兄弟,他们已经完了,大家一起加点儿力,杀光这些狼崽子们。”温申在人群之中豪迈大笑,挥动战枪肆意的冲杀,单骑冲向了顾才风。

    一名统领级别的强者冲來,青獒军只能是用人命來填,温申大笑着在人群之中大杀四方,威风凛凛。

    目光扫向地面,温申看到了自己的一根短戟,战枪轻轻一挑,短戟便是到了手上。

    挥枪轰掉了一名烈豹队的头颅,温申左手猛然用力,奋力的把那一根短戟掷了出去。

    短戟撕裂空气,重重地飞向了顾才风,顾才风眼瞳猛然一缩,一个翻身便是直接滚下了青獒。

    短戟狠狠地刺入到了青獒的背上,青獒惨叫一声,重重地倒了下去。

    “可惜。”温申叹了一口气。

    青獒军失去了两位统领和大量的百夫长,能够依旧运转如意,这个武者八层的家伙才是关键,若是击杀了此人,那么青獒军就真的是群龙无首,立刻就要陷入彻底的混乱了。

    可惜的是短戟无法扔得更远,不然的话早就杀了这个家伙了。

    虽然知道已经必胜,然而能够让对手陷入混乱,自己麾下的弟兄们便会少死几个。

    “我的力量消耗还是有点儿严重了,若是刚开始这家伙便在我短戟的射程之内,一个武者八层的小家伙,怎么可能躲过我的短戟。”

    顾才风落下青獒,也是吓了一身冷汗,那短戟根本就是擦着他的身体飞过去,劲风如同刀刃一般刮得他脊背生痛,若是反应再慢一点儿,怕是就要被直接刺死了。

    他可是夏溧城顾家唯一的根苗,怎么会容许自己死在这里。

    看不到了令旗,青獒军略略有些混乱,顾才风哼了一声,命令跟前的一名青獒军铁卫下來,自己又是跳上了青獒的脊背,一柄三角形的血色令旗拿了出來,重重的一挥。

    随着令旗的挥动,在他的身边,一个一直沒有动作的青獒军百人队此时开始动了,所有的铁卫紧紧地握住了战枪,催动座下青獒开始缓缓的加速,而前方的青獒军铁卫也都是自动的为他们让开了道路。

    这一百人的青獒军,是顾才风从两千名青獒军中挑选出來亲自训练的,实力都是超过了武者六层的水准,他们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是却是整体性最强的。

    这一个百人队,才是最为接近他在滨枞城精心训练出來的那些兄弟,而这一个百人队,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顾才风之前不仅想要胜利,而且还想來一场大胜,只要吃掉了栖霞铁卫,纵然是二十万的普通军队,他也毫不在乎,他自信靠着自己的战术,足以让青獒军冲出重围,甚至杀光这些仆从军队。

    而现在,他宁肯是一场惨胜,也要先把温申杀死。

    这位栖霞宗的道纹师,今日必须要杀死。

    自始至终,他都沒有丧失取胜的信念,开玩笑,若是知道不敌的话,他顾才风怎么可能待在这里等死呢?他是夏溧城顾家的唯一后人,他根本就死不起。

    一百名精锐的青獒军,在足足四名武者八层强者的带领下,终于是出动了。

    依然是那种连绵不绝的阵型,一百头青獒四蹄翻飞,向着温申高速的驰去。

    他们身前的青獒军,快速的闪向两边,为这一队青獒军让开了道路。

    温申目光发亮,大喝一声催动铁背马骤然加速,向着那百人队高速的撞了过去。

    此时的他,感知能力已经是提升到了极限,单骑快马冲向敌阵,仿若是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在他的对面,四位武者八层的青獒军铁卫脸上沒有任何表情,战枪同时指向了温申。

    即将相撞的瞬间,冲在最前面的四名武者八层的青獒军铁卫面对着温申的战枪,目光沒有任何的犹疑,中间的青獒军铁卫微微减速,四把战枪的枪尖密集的聚集在一起,便若是一个重锤一般,整齐划一的砸向了温申。

    温申暴喝一声,战枪重重地与四人的战枪撞到了一起。

    “通。”的一声闷响,四人的战枪分散开來,策动青獒跑向了两侧,而温申的铁背马也是被震得连连后退。

    而在这时,后面的青獒军又如潮水一般的拍了过來,数把战枪直刺温申。

    温申一声长笑,根本不理会这些武者七层的家伙,而是拨转马头,向着跑向两侧的一名武者八层的强者追了过去,手中战枪猛然刺出,便是洞穿了对手背部铠甲,一把把那铁卫挑了起來。

    他这样一转身,那些冲击而來的铁卫跟着转身,速度几乎沒有任何影响,数把战枪向着他的后背刺去,温申大笑一声,战枪向后一摆。

    “通通通通。”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所有的战枪都是刺在了那一具尸体之上。

    看着攻击到的是上司的尸体,几位武者七层的青獒军铁卫也是一惊,沒有及时的闪向两侧,后面的铁卫无奈之下,只好自己转向从缝隙之中冲出,然而温申早已不在他们的前面,而是又追向了另外的一名武者八层的青獒军铁卫。

    顾才风眼中怒火连连,毕竟这些不是自己的老兄弟,否则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若是当初滨枞城的老兄弟都还活着,靠着他们顾才风甚至敢于尝试冲死武师,而现在,即便是这些精心挑选出來的精锐,也是失误不断,沒能形成连绵不绝的冲击之势。

    “身为武者九层强者,居然不敢正面迎战,要不要脸了。”顾才风看着温申怒喝道。

    “哈哈。”温申长笑声中,战枪挥动把另一名武者八层的强者挑在战枪之上,大笑道“白痴,别管要不要脸,打得赢你就可以,小子,今天你死定了。”

    栖霞铁卫一众铁卫陡然间欢呼起來,远方尘烟四起,蹄声如雷,数百名栖霞铁卫的铁卫如飞而至,铠甲在秋阳下闪烁着寒光。

    温申回过头來,看着最前面铁卫那美丽的面容,嘴角也是现出一丝笑意。

    “莜婉。”

    挥手把战枪上的铁卫甩了出去,温申的脸色猛然一沉,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温师兄。”远远地传來了一声女子的惊呼,

    “他吐血了,他不行了。”顾才风惊喜大叫“快,快杀了他。”

    刚才与温申交手的武者八层强者还有两人,此时也是拨转了坐骑,又一次向着温申冲了过來,而精锐青獒军分队在几名武者七层强者的带领下,再次冲向了温申。

    温申向着莜婉大笑道:“沒事的,我,。”话未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温师兄。”莜婉脸上现出焦急之色,带领五百栖霞铁卫快速的冲了过來,宿乐域大军快速的为她让开了道路,让莜婉冲入到了人群之中。

    温申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他娘的,这下怕是要完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温申多年辛苦,早已是积劳成疾,今日苦战之下,身体终于是撑不住了。

    看着快速冲击而來的青獒军强者,温申的脸上现出一丝病态的潮红,大喝道:“莜婉,看你温师兄是否还有当年之勇。”说着战枪闪电般挥出,如同怒蛟出洞一般的快捷,狠狠地砸在了一名青獒军铁卫的战枪之上。

    那铁卫也是一位武者八层的强者,手中战枪竟然是被温申生生砸断,整个人也是被直接砸中,胸甲凹陷半尺,哇的一声张口喷出鲜血,里面竟然是有着内脏的碎片。

    “杀了他。”

    “杀。”

    而另外的几位青獒军强者也已经到了,咆哮着冲向了温申,温申抖搂精神,感知能力提升到了极致,战枪挥动的前所未有的快捷,每一枪都是强横霸道的一个横扫,把对手直接狠狠地扫落坐骑之下。

    此时他再也不再顾惜力量,巅峰强者的实力完全爆发出來,高大的身躯威风凛凛,宛若是战神一般,一股无比强大的决绝气势爆发而出,压迫向了冲击而來的青獒军铁卫,这气势是那样的强横霸道,一时间继续冲过來的精锐青獒军铁卫脸上也是现出了畏惧之色。

    顾才风脸色一寒,重重地挥动令旗,厉声喝道:“他不行了,一定要杀了他,温申老贼便是栖霞宗的道纹师,杀了他什么都值了。”

    道纹师。

    青獒军铁卫们都是一震,脸上现出愕然之色,他们身上穿的都是道纹套装,如何不知道道纹师的重要。

    “栖霞宗的道纹师。”

    下一刻,所有的青獒军铁卫瞬间陷入了狂暴,每个人都是现出决然之色,手中战枪疯狂的挥动,不再管身边的敌人,潮水般的向着温申挤压而來,而冲向温申的青獒军精锐更是拼命的拍打着座下的青獒,疯狂的向着温申冲去。

    温申老贼是栖霞宗的道纹师。

    杀了他,比杀光其他所有的人功劳更大。

    这一刻,剩余的千余名青獒军完全疯狂了。

    若是栖霞宗沒有了道纹师,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格。

    “该死。”

    莜婉美眸中寒芒暴闪,从背后取下一张墨绿的的长弓,一根黯淡无光的黑色长箭搭在弦上。

    素手猛然用力一拉,长弓上一阵淡淡的灵力波动闪过,被莜婉拉成了满月。

    然后她骤然松手,长箭向着手拿令旗的疾飞而去。

    长箭的速度极快,但是却沒有任何的声音,而手中的墨绿色长弓弓弦震动,却也是无声无息。

    这一箭射出,根本就沒有一点儿的声音产生。

    “不好。”

    顾才风心中陡然升起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猛然向着青獒之下倒去。

    “蓬。”

    黑色长箭重重地轰击在顾才风的左肩之上,青獒军统领级别的道纹铠甲如同纸糊一般被轻而易举的凿穿,长箭穿透顾才风的肩头,带出了一溜血花,又把后面的一名青獒军重重地钉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