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闯荡
    “不好。”

    顾才风心中陡然升起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猛然向着青獒之下倒去。

    “蓬。”

    黑色长箭重重地轰击在顾才风的左肩之上,青獒军统领级别的道纹铠甲如同纸糊一般被轻而易举的凿穿,长箭穿透顾才风的肩头,带出了一溜血花,又把后面的一名青獒军重重地钉在了地上。

    顾才风惨叫一声落在地上,看着肩头上儿臂粗的巨大伤口,脸色也是微微抽搐。

    “莜婉,她一定是莜婉。”

    “这是莜婉的清风箭,果然厉害。”

    顾才风不敢再露头,而是咬着牙快速的脱下了所有的铠甲。

    此时青獒军已经全部狂暴,注意力全部在温申的身上,因此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

    “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

    “我是夏溧城顾家唯一的后裔,我还沒有为顾家开枝散叶,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毕竟是武者八层的强者,虽然负伤,动作也是极快,不过一息时间,顾才风已经从地上捡起了一套宿乐域步兵的铠甲套在了身上,身子一闪便冲入到了一伙宿乐域步兵之中,挥舞着朴刀像模像样的涌向了青獒军的士兵。

    莜婉一箭射出,见到顾才风消失,也不再理他,策动铁背马快速的靠近了温申,五百名栖霞铁卫的加入,顿时让栖霞宗大军士气大振,外围的普通士兵们嗥叫着冲向了青獒军,拼了命的阻挡着青獒军,为栖霞铁卫减轻压力。

    有这五百名栖霞铁卫的加入,栖霞铁卫的数量已经比青獒军少不了太多,青獒军的战力本不如栖霞铁卫,再加上队形已经散乱,又折损了几乎所有的强者,这一战已经是沒有了获胜的可能性。

    这还是不考虑外围的二十万普通军队的情况下,如今青獒军被围困在大军之中,想要逃出去根本就不可能了。

    然而此时根本沒有青獒军考虑这一些,所有的青獒军铁卫的目光都是锁定在温申一人的身上,所有人的目标都是杀了温申,杀了这个栖霞宗的道纹师。

    温申仰天长啸一声,阴沉的脸上有着一丝奇异的光彩,手中战枪如怒蛟般肆意挥洒,收割着一个个青獒军铁卫的性命,吐了两口血之后,他反而是似乎有了更大的力量,站在青獒军之中,宛若是惊涛骇浪里的一块礁石,海浪一的拍了上去,却都是撞得粉身碎骨。

    “这才是温师兄的真实力量。”常青看着杀人如草芥的温申,心中也是感叹,同样是武者九层的强者,他和温师兄杀人的效率实在是差了太多。

    莜婉娇喝一声,带领五百名栖霞铁卫狠狠地撞在了青獒军的阵营之中,手中战枪挥动,把挡在面前的青獒军铁卫一一挑飞。

    当然此时已经沒有了真正挡在她面前的青獒军铁卫了,因为所有的青獒军铁卫都是面向温申的方向,对于來自身后的攻击只是草草抵抗而已,他们唯一的目的,便是要把温申杀死。

    “温师兄。”莜婉眼中满是焦急之色,直接脱离了大队,与常青一起向着温申的方向杀去,两名统领级别的强者联合从身后冲杀,背对他们面向温申的青獒军纵然疯狂,却是一个个的倒了下去,片刻之后二人便是冲到了青獒军的中心处,与温申汇合到一起。

    “温师兄,你”莜婉看着温申,美眸之中满是泪光。

    “呵呵,丫头,人都是要死的,临死之前这么疯狂的战上一场,倒也痛快。”温申挥枪拍碎了一名青獒军的头颅,大声笑道。

    “已经不成了么。”莜婉惨笑道。

    “我的身体,你还不了解么。”温申叹息一声“丫头,其实原本我也就只能活个三五年了,我虽然沒有说,可是我知道你心里也清楚,我也想退役之后好好陪你几年,可惜”

    “温师兄。”

    莜婉心中猛然一颤,脸上满是泪水,嘴角用力的抿起,手中战枪疯狂挥动,万千寒芒肆意挥洒,把冲上來的青獒军一个个刺死。

    现在的青獒军中最强的也不过是武者七层的强者了,而且还是全无队形,纵然是舍弃了性命,可有如何能够威胁到三名站在一起的统领级别强者。

    “丫头,我们有二十多年沒有这样一起战斗了吧,温申神戟,莜婉绝箭,也是好多年沒有出现了,今日我们就一起大杀一场吧。”温申豪迈大笑道。

    莜婉默默点头,收起了战枪,墨绿色的长弓又是握在了手中。

    “常青,操他娘的,跟我冲。”温申呵呵一笑“咱们兄弟两个來几次凿穿,以后怕是再也沒有这样的机会了。”

    “是,师兄。”常青此时也听明白了,心中微微发酸,大声吼道。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向着青獒军逆向冲了过去,两把战枪疯狂挥舞,把一个个青獒军铁卫拍落马下,这样的战斗已经不再是对抗,简直就是屠杀。

    莜婉的战马夹在二人中间,眼中满是泪水,沉默着一根根黑色的箭矢无声的射出,每一箭都是带走一位青獒军强者的性命,有着两位统领级别的强者护卫,她根本就不用防御。

    见到三位强者如此,外围的栖霞铁卫也加快了攻击的速度,他们自然知道,像温申和常青这样的疯狂攻击,势必不能持久。

    不过现在战局已经沒有任何悬念,因为现在青獒军铁卫之中,最强者已经是武者六层的了,而且还是在快速的减少着。

    莜婉绝箭的确是名下无虚,莜婉的射速极快,那种黑色的箭矢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背上箭壶里的长箭早已空了,而她依然是在飞快的发射着箭矢。

    二十万大军围困青獒军,全军攻击之下阵型自然混乱,顾才风偷偷溜出战场,然后快速的消失在荒原之上,竟然是沒有人发现。

    “不知道那个老家伙到底怎么样了,最好是死了。”顾才风回头看了一眼杀声震天的战场,捂着肩头快速的离去,外围那些普通的士兵,自然不可能发现一名武者八层强者的离开。

    青獒军们久攻之下,终于是陷入了绝望,回头寻找令旗之时,却是不见了顾才风的踪影。

    而栖霞铁卫在强者的带领下,围攻着越來越少的青獒军铁卫,一个个青獒军铁卫跌下坐骑,然后被铁背马踩在了地下。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之后,随着温申一枪刺死了一名青獒军铁卫,这一场混战终于是结束了。

    两个大队的青獒军全军覆沒,而栖霞铁卫方面也有将近四百名铁卫倒了下去,而宿乐域的普通士兵,折损也是超过了万人。

    栖霞铁卫的伤亡大部分是在青獒军阵型未乱的时候出现的,青獒军阵型散乱之后,栖霞铁卫的伤亡已经极少,沒有了令旗指挥之后,便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了。

    “哈哈,痛快,痛快。”温申大笑道“一下死了这么多青獒军,尹华婉这下该吐血了吧,哈哈。”

    说完温申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紫黑的鲜血,重重地跌下了坐骑。

    “温师兄。”莜婉惊呼一声,连忙跳下了战马,扶起了温申,

    “温师兄。”常青也连忙跳下马來,跑到了温申的身边,第五大队的几名百夫长同时围了上來。

    “温师兄,你怎么样了。”

    “统领大人。”

    温申嘴角有着一丝暗色的血迹,双目紧闭,已然是不省人事,感觉到温申的身体正在快速的变凉,莜婉心中剧烈的一颤,泪水夺眶而出,滑落光滑的面颊,小手轻轻一挥,一个墨绿色的玉瓶便是出现在手里。

    “常青,快,快帮我撬开温师兄的嘴巴。”莜婉急促道。

    “是,嫂子。”常青应了一声,轻轻掰开了温申紧闭的嘴。

    莜婉手指在玉瓶底部轻轻一弹,一枚龙眼大小的绿色丹丸飞了出去,落到了温申的嘴里。

    下一刻,温申的体温停止了下降,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温师兄,你醒了,你沒事吧。”常青连连道,莜婉深情的看着温申,脸上有着一丝凄然之色浮现。

    “老子要死了,怎么会沒事。”

    温申哼了一声,目光落到了莜婉手上的墨绿色玉瓶,微微怔了一下,苦笑道:“丫头,这么珍贵的丹药,给我服用实在是浪费了。”

    “温师兄,呜呜。”

    莜婉再也忍受不住,紧紧抱住了温申,伤心的泪水肆意的在脸上流淌。

    温申坐在地上,轻轻揽住莜婉的肩膀,向着常青等人挥了挥手。

    “走吧,让嫂子和师兄安静一会儿。”常青此时似乎也是明白了什么,眼眶也是微微泛红,嘶哑道。

    几位百夫长相互看了看,都是默然的离去,所有的栖霞铁卫也都是离开这个区域,这里本是栖霞铁卫与青獒军血战的战场,到处都是青獒军和栖霞铁卫的尸体,众人离开之后,这里便只有温申与莜婉二人。

    在战场外围的地方,各个城主开始快速的整顿军队,数千步兵开始打扫战场,不过却沒有人敢于靠近二人百丈之内。

    “你们家族的续命丹果然是疗伤的圣药,我感觉自己已经死了,现在居然又活了过來。”温申咳了一声道“丫头,这续命丹你也沒多少了吧,这么多年都快被我给吃光了,一枚续命丹换我三日性命,实在是有点儿不值啊!”

    莜婉流着泪道:“就算是只能换你一日性命,我也愿意。”

    “你这丫头。”温申伸出手來,宠溺的揉了揉莜婉的脑袋,歉意道“莜婉,这么多年來,委屈你了,我本來说过,等到明年就退役,然后好好陪陪你的,可惜这个愿望,已经是无法实现了,丫头,你会怪我么。”

    莜婉摇了摇头,流泪道:“这大半年时间,能和你在一起,莜婉已经很开心了,温师兄,谢谢你答应接受我,莜婉已经很知足了,又怎么会怪你呢?”

    “丫头,想开一些,自古到今,这人哪有不死的呢?我离开之后,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温申握着莜婉的手,咳了一声道“一定要答应我。”

    “温师兄,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寻短见的,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莜婉流泪道。

    “那就好。”温申松了一口气,苦笑一声道“我最怕的,便是你想不开,丫头,扶我起來吧。”

    莜婉拭去眼角的泪水,默默点头,扶着温申站了起來。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照在这一片战场之上。

    温申目光扫过战场,轻声道:“死在这宿乐平原上,还真是不错啊!”

    低头看着莜婉,温申怅然道:“丫头,你知道么,少年时候,我原本并沒有准备成为一个道纹师,我喜欢的,还是在战场之上杀敌,自从成为道纹师,我亲自上阵的机会就非常少了,真是怀念当年我们刚加入军队的那一段日子啊!”

    莜婉凄然一笑:“我也怀念,温申神戟,莜婉绝箭么。”

    “时间过得真快,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老兄弟都不在军中了。”温申叹息道“丫头,二十多年前,你还是个真正的小丫头,要不是遇到了我,你也不会跟我來栖霞宗,也不会在天南以南这穷乡僻壤呆上这么多年。”

    莜婉想起当年初遇时,那个在天南山脉中被荒兽追赶逃命的年轻道纹师侍从,嘴角也是微微翘起。

    沒想到当年的一面,带來的便是半生的纠缠,这个当年被自己救起的年轻道纹师侍从,成为了一生最深的牵挂。

    一次次的目光牵绊,都沒有得到对方的一点儿回应,原本以为此生已经无望,沒想到这么多年后,他终于还是接受了自己。

    这半年多來,是这几十年來她最快乐的日子,可是快乐的日子,实在是太短暂了。

    “我记得当年你曾经要我离开这天南以南,跟你到大陆之上闯荡,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温申轻声道“可是我从小便是师父养大的,从小就是在栖霞峰上长大,自然不能离开师父,离开栖霞宗,丫头,我本以为你加入栖霞铁卫只是个玩笑,沒想到你居然真的加入了军队,而且一呆就是几十年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