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青州齐家
    “我记得当年你曾经要我离开这天南以南,跟你到大陆之上闯荡,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温申轻声道“可是我从小便是师父养大的,从小就是在栖霞峰上长大,自然不能离开师父,离开栖霞宗,丫头,我本以为你加入栖霞铁卫只是个玩笑,沒想到你居然真的加入了军队,而且一呆就是几十年的时间。”

    “呵呵,温师兄,因为你在这里啊!”莜婉凄然一笑。

    “你的心思,我一直都很明白,虽然你从來不肯明说,可是我怎么能不明白。”温申苦涩道“可是我沒办法答应你,栖霞宗只有我一个道纹师,我需要大量的时间钻研道纹之路,制作道纹套装,师父希望我能够晋入二层道纹师,我为了完成师父的遗愿,努力了几十年的时间。”

    “可是我的资质太差,几十年的时间,依然是一名一层道纹师,对于道纹之路上的进展,我终于是绝望了,只想着找个合适的徒弟,然后就接受你,和你在一起,丫头,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一人,我温申此生喜欢过的女人,就只有你一个。”

    “这一辈子,这样的话,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跟我说。”莜婉眼中泪光闪动,咬了咬嘴唇道。

    温申道:“对不起,丫头,我的身上责任太重,压力太大,根本沒有心思考虑自己的事情,好在我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徒弟,罗晨这孩子的资质比我高多了,有了这样一个徒弟,我才算轻松下來,才决定去接受你,我辜负了你几十年,但是终于沒有辜负你一辈子。”

    莜婉默然,美眸之中泪光闪动。

    若非是为了宗门呕心沥血,温师兄又怎么会积劳成疾,他在道纹之路上的天资并不高,制作道纹套装耗费了他太多的心血,透支了他的体力,几乎相同的年龄,他却看上去比她老的太多。

    可是能责怪宗门么,毕竟栖霞宗只有温师兄这一个道纹师。

    况且任何责怪宗门的话,以他对于宗门的感情,都一定会不满吧。

    所以她只有沉默不语。

    温申又咳了一声,轻声道:“丫头,这么多年,真是难为你了,你出身于大陆上的强大家族,这么多年呆在天南以南这穷乡僻壤,可曾后悔过。”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这里有你在啊!”莜婉擦了擦眼角,轻声道“就算是你不接受我,能够时常看到你,也是好的。”

    “丫头,我死了之后,你若是想家的话,就回去吧。”温申轻声道“你困在武者九层也这么多年了,若是回到家族,说不定便能晋升为武师,有着更多的寿元,离开这么多年了,也该回去了。”

    莜婉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这里了,温师兄,我不会离开的,以后我会在这里陪你的,按照栖霞铁卫的规矩,温师兄,你肯定是会在这里,和这几百兄弟在一起的,等我从军队退役之后,我也会來这里陪着你的。”

    “丫头,你跟我说实话,你距离成为武师,还差多远,有沒有晋升武师的希望。”温申问道“若是有希望的话,还是回去吧,毕竟成为武师,会有着更长的寿元。”

    莜婉默然片刻,轻声道:“温师兄,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成为武师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

    温申苦笑一声,点了点头:“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

    “过了明年,我就从军队中退役。”莜婉看着周围洒满鲜血的荒原,轻声道:“到时候,温师兄,莜婉会天天在这里陪着你的。”

    温申脸色微微一变,用力握紧了莜婉的手,低沉道:“丫头,不要想不开,你答应过我的,要好好活着。”

    “放心吧,温师兄,我不会寻短见的。”莜婉轻声道“到时候我会在这里盖一座大房子,就在墓园的旁边,到时候我会带着我们的孩子,每天來看你的。”

    “孩子。”温申猛然一怔“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我们的孩子啊!”莜婉低声道,脸上现出一丝红晕,轻声道“温师兄,我肚里有了你的孩子,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不会寻短见的啊!”

    温申的身躯微微颤抖,目光看向莜婉的小腹,莜婉拉起他的手,轻轻按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感知能力缓缓释放而出,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瞬间流遍全身,温申按着莜婉微微凸起的小腹,眼角也是有着一丝泪光浮现。

    “我们的孩子。”

    “温师兄,我会把孩子好好养大,我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莜婉微笑说着,眼中却是有着丝丝泪光浮现。

    “我们的孩子。”温申轻抚着莜婉的小腹,惯常阴沉着的脸激动得微微颤抖“沒想到我临死之前,居然能够在这世上留下一个子嗣。”

    “若是你好好的,我们会有更多的孩子的,可惜”莜婉低下了头去。

    “丫头,谢谢你了。”温申握住莜婉的手,感激的道。

    莜婉沉默,泪水又是涌了上來。

    痴缠苦恋半生,终于走到了一起,然而不到一年时间,他便要离开了。

    其实之前他已经死了,一颗续命丹自然不能起死回生,不过是生生从天地手里夺得三日生命而已。

    三日之后,这个男人,便要离开自己了。

    幸好还有孩子,自己和他的孩子

    夕阳西下,暮色降临。

    莜婉搀着温申,缓缓离开战场,來到了一处高坡之上。

    温申俯瞰着下面的战场,眼底有着一丝怅然之色。

    二十万大军已经离开了宿乐平原,只留下了数千步兵清理战场,栖霞铁卫的铁卫们也开始把袍泽的遗体从血泊之中抬出來,抬到了温申所站的高坡之上。

    “温师兄,就把兄弟们葬在这里么。”常青问道。

    温申点了点头:“这里倒是个好地方,就把兄弟们都葬在这高坡上吧。”

    近千名栖霞铁卫的铁卫一起动手,很快高坡之上,一个个崭新的坟墓出现了,近四百座坟墓形成了一大片的墓园,遥遥对着下面的战场。

    高坡之上也有着不少巨石,铁卫们就地取材,用重剑切割巨石,打造了一块块粗糙的墓碑。

    不少十夫长百夫长沉默不语,拿着战枪在墓碑上轻轻地刻画着,墓碑之上,出现了一个个战死铁卫的名字。

    近千名铁卫站在墓园各处,不少人眼中都是有着泪光,这里面长眠的,都是生死与共的袍泽,以后生死相隔,再也见不到了。

    “莜婉,给我也准备一个吧。”温申咳了一声,目光扫过墓园轻声道“栖霞铁卫规矩,战死之地便是埋骨之所,有着这几百名兄弟陪着,我也不会寂寞,呵呵。”

    莜婉默默点了点头,眼中也是流下了泪水。

    “温师兄,你”常青低沉道,眼光也是微微泛红。

    “兄弟,我是真的要死了,以后我的第五大队,就交给你了。”温申微笑看着常青道“这次咱们第五大队损失太大,肯定会补充很多新兵,你要好好努力,让他们快速成长起來。”

    “是,师兄。”常青悲吼一声,纵然是铁打的汉子,泪水也是滚滚而下。

    “温师兄。”

    “统领大人。”

    另外的几位第五大队百夫长一个个也都是泪流满面。

    “别哭了,兄弟们,我的身体总要有这么一天的。”温申咳了一声,伸手拭去沁出嘴角的一丝血迹,轻声道“我走了之后,你们要一心辅佐常青,多杀几个破云宗的狼崽子们,不要坠了咱们第五大队的威名。”

    “是,师兄。”几名百夫长同声应道。

    莜婉拿着战枪,走到了高坡的最高处,在坚硬的地面上轻轻挖掘起來,一边挖掘,一边默默的流着眼泪,她的男人就要死了,而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是看着他离开。

    温申身材高大,墓穴之然也极为宽大,不过莜婉挖掘的墓穴,足以并排躺下两个人。

    墓穴挖好之后,莜婉流着眼泪,用青石打造了一块简陋的墓碑,与其他铁卫坟前的一般无二,战枪枪尖在青石上缓缓刻画,一行娟秀却极有力量的大字渐渐在粗糙的青石之上浮现而出。

    “栖霞铁卫温申、齐莜婉伉俪之墓”

    “嫂子。”常青嘶哑道“你可不能,。”

    莜婉看着温申凄然一笑道:“温师兄,你先去,等到了时候,我再來陪你。”

    温申看着那墓碑,轻声道:“齐莜婉丫头,这才是你的本名么。”

    莜婉点头:“这么多年了,这个名字我几乎已经忘了。”

    “丫头,我这一辈子,真的是对不住你。”温申苦涩一笑道“若是真有來生,那该多好。”

    “若有來生,我还去找你。”莜婉咬了咬嘴唇。

    二人相视一笑,轻轻地拥在了一起。

    夜色降临,笼罩在宿乐平原上。

    栖霞铁卫的铁卫们在常青的带领下,早已赶回了宿乐城,高坡之上,唯有那轻轻相拥的两人。

    当年的往事,一件件的涌上心头,想起当年那些往事,两人的心中都有着一种温暖的感觉。

    夜色微凉,彤云渐起,过了许久,竟然是飘飘的下起雪來。

    “下雪了。”温申伸出手來,接住那一片片雪花感慨道“这是我能看到的最后一场雪了,真是奇怪,现在就下雪了。”

    莜婉轻轻道“现在已经是快十一月了,下雪有什么好奇怪的。”

    “也是。”温申轻笑着点了点头“丫头,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那天南山中,那时也是一个雪天,我被荒兽追赶,然后突然遇到了你,那时的你白衣如雪,一头青丝也是莹洁如玉,当时看到你,我便忘记了身后的荒兽,心道若是这个女子是我的,那该有多好。”

    “无耻。”莜婉轻轻啐了一声,美丽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温师兄,你从來沒像今天这样会说话,这样的话你以前是不会说出口的。”

    “我说的是真心话。”温申呵呵笑道“我心里那么想,可是不敢表露出來,丫头,我还是喜欢你当年的那个样子,看到你的样子,我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心几乎停止跳动的是我吧。”莜婉微羞道“温师兄,要是你当初便这样对我说话,该有多好,这样的话,我永远都听不够。”

    温申涩然道:“丫头,对不住你,我的肩上的责任,真的很重”

    “我不怪你。”莜婉轻声道“温师兄,我真的不怪你,我已经很知足了。”

    莜婉轻轻离开温申的怀抱,纤纤素手轻抚发丝,顷刻之间,三千青丝如瀑般从肩头倾泻而下,黑亮的青丝瞬间也是变得莹洁如雪,在夜色中闪烁着玉一般的光泽。

    看着眼前白发如玉的绝美女子,温申仿若是回到了多年以前,目光中满是无限的眷恋。

    这一生,他和她蹉跎了太多岁月,美好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却是又要结束了。

    这个白发如玉的美丽女子,是他心中唯一爱着的人,可是为了栖霞宗,为了师父的遗命,他只好把这一份感情深藏在心底。

    而她为了和他在一起,隐瞒身份加入栖霞铁卫,那如玉的长发早已盘起,成为了黑亮的青丝。

    现在的这一刻,才是莜婉的本來样子,现在的她,依然堪称是人间绝色,那一头如玉的长发在寒风中微微飞扬,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温师兄,好看么。”莜婉咬了咬嘴唇。

    “好看,好看。”温申赞叹道“我永远也看不够,永远。”

    “呵呵。”莜婉轻轻一笑“温师兄,我是青州齐家的人,这样的发色,是我青州齐家女子独有的标志。”

    “青州齐家,应该是一个大家族了。”温申道。

    “是一个大家族,不过就算是在青州,有资格知道的人也是极少。”莜婉道。

    “我知道在天南山脉之外,人们都把这里叫做蛮荒之地,你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陪着我在这蛮荒之地蹉跎半生,说起來”温申苦笑着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