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振作
    “青州齐家,应该是一个大家族了。”温申道。

    “是一个大家族,不过就算是在青州,有资格知道的人也是极少。”莜婉道。

    “我知道在天南山脉之外,人们都把这里叫做蛮荒之地,你一个大家族的子弟,陪着我在这蛮荒之地蹉跎半生,说起來”温申苦笑着摇了摇头。

    莜婉微微一笑,再次依偎到温申宽厚的怀里,轻声道:“我愿意。”

    “呵呵。”温申轻抚着莜婉飞扬的如玉发丝,心中有着无限的温暖,更是有着无穷的眷恋与不舍。

    若是能多陪着她一段日子,又该多好。

    大雪纷纷而下,高坡下的战场被白雪覆盖,已经看不到白日征战的痕迹,高坡之上的墓园之中,一个个坟墓被大雪掩盖,唯有一块块墓碑兀立在雪中。

    莜婉和温申二人轻轻相遇,倾听着彼此的心跳,沉默不语。

    良久温申轻声道:“莜婉。”

    “嗯。”

    “莜婉,我是栖霞宗唯一的道纹师,如今就要离开了,还好我有了罗晨这个徒弟。”温申从手上把一枚戒指取了下來,递给莜婉道“也不知道那小子在道纹之路上进益如何了,这里面是我毕生的心血,等我离开了,你交给他吧。”

    “你终归还是放不下宗门。”莜婉轻声道。

    “莜婉”温申尴尬一笑。

    “温师兄,我不怪你,栖霞宗如今也是我的家啊!”莜婉轻声道“不过这些事情,你最好自己交代给他,三日时间,现在传送消息过去,他应该能够感赶到吧。”

    “可是,这三日时间,我本是准备陪你的”温申苦笑道。

    “温师兄,你对宗门的心,我最了解,不亲自交代一下那个小家伙,你走了也不会安心的。”莜婉咬了咬嘴唇,轻声道“给语熙发信号吧,让她通知那小家伙赶來,今日这一战的消息,我们也该禀报宗门了,虽然宗门可能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个过场还是要走一下的。”

    “好吧。”温申点了点头,拿出了两张道纹卷轴,用手指在上面快速的写了一些字迹,然后同时捏碎了。

    两道光华冲天而起,瞬间消失不见。

    这样的道纹卷轴,传讯的距离可达万里,乃是栖霞宗军令系统中等级最高的卷轴,栖霞宗领地方圆不过数千里,这样的卷轴完全可以把讯息传到栖霞宗领地的每一个角落。

    “罗晨远在西线,赶到这里至少也是明日了。”温申轻声道“在他到來之前,丫头,就让我好好的陪着你吧。”

    “嗯。”莜婉微笑点头,美眸中却是有着泪光浮现

    栖霞宗,栖霞峰绝顶,大殿之内。

    一个淡淡的黑影从虚空之中浮现而出,站在了大殿的地面之上。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脸色看上去有些疲惫,向着坐在那里的二人躬身道:“宗主,少宗主。”

    “藤长老,怎么回事,为什么温申会死,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叶林旭白眉飞扬,寒声道。

    叶文良也是皱眉道:“藤长老,温申师兄对于宗门何等重要,你岂能不知,今日一战,你纵然违反规矩,也该救下温申师兄的性命,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战死,宗门派你去暗中保护温申师兄,是因为你乃是小心谨慎之人,你这次是怎么做的。”

    栖霞宗长老藤随风苦涩一笑道:“宗主,若是温申真的有危险,我怎么可能不出手,可是温申今日,根本不是战死的,而是累死的啊!”

    “累死的。”叶林旭白眉一挑。

    “的确是累死的。”藤随风苦笑道“原本他身上就积劳成疾,身上有着暗伤,这次又是一番苦战,体内暗伤瞬间爆发,他一下子就不行了,幸亏莜婉用续命丹为他续了三日性命,可是三日之后,谁也沒办法了。”

    “既然知道他身上有暗伤,藤长老,你根本就应该阻止他出手。”叶林旭寒声道。

    “这些伤势在他身上多少年了,这次居然要了他的命,我也是沒有想到。”藤随风苦笑道“他的暗伤爆发,根本就沒有任何征兆,我毕竟是武师,边界战争的规矩又是咱们栖霞宗定下來的,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暗伤会爆发,根本无法出手,宗主,少宗主,我是奉命保护温申的,你们的命令是让我暗中保护,不能惊动了温申,直到现在,温申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叶林旭闷哼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心中震怒,可是他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温申是栖霞宗唯一的道纹师,对于宗门何等重要,又岂能沒有武师对他贴身保护,可是温申身为统领,坐镇东线,这种保护自然只能在暗中进行。

    温申忧劳成疾,身上有着暗伤,叶林旭自然清楚,纵然是此战不死,也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而今日这一战,却让他的离去提前到來。

    栖霞宗是规则的制定者,自然不能轻易违反规矩,破云宗两千青獒军参战,却沒有携带一名武师级别强者,所以藤随风虽然就在战场之上,却是无法出手。

    “积劳成疾”叶文良轻叹一声,摇了摇头“温申师兄一生为了我栖霞宗操劳,最后竟然是活活累死,父亲,他的善后,我们一定要小心处置,人虽然不在了,该有的荣誉还是要有的。”

    叶林旭皱起白眉,无奈的苦笑一声。

    人都死了,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么。

    关键的是温申一死,栖霞宗的道纹套装生产便将停顿,破损的道纹铠甲无法修补,新的道纹铠甲也不会再有。

    虽然罗晨成为了温申的继承者,可是等到罗晨能够制作道纹套装,恐怕要几年之后了。

    这几年之内,昆玉宗和破云宗都可以藉由远古通道补充道纹重骑的数量,唯独自己的栖霞宗不可以。

    便在这时,一道光华飞入大殿之内,在大殿中心现出一行行字迹來。

    温申上报的战况,也是传递到了这里。

    这次战斗的战报叶林旭已经看过了,之前藤长老在赶回宗门之前,已经是通过军令系统禀报过一次,看着那一行行字迹,叶林旭的脸色也是变得更加的沉郁。

    “温申死了,不知道罗晨何时能够承当大任,这接下來几年的时间”叶林旭苦笑摇头。

    和稷郡,红枫园。

    一弯残月挂在天上,枫林中有着如水般的月华流淌。

    枫林深处,一个小亭之内,刘语熙倚在栏杆上,星眸朦胧,梦幻般的的脸庞之上带着一丝淡淡的醉意。

    “刘语熙,不能喝酒就不要勉强自己。”罗晨看着那精灵般美丽的少女,清俊的脸上有着一丝怜惜,连连道“今天你已经喝得够多了。”

    “呵呵。”刘语熙浅浅一笑,瞥了罗晨一眼道“人家开心么,好弟弟,你知道么,我身上有着太多的压力,只有在你这里,我才真正的感到轻松,我喜欢这种安安静静的和你呆在一起的感觉啊!”

    “那就一直和我呆在一起吧。”罗晨怔了一下,鼓起勇气道,说完脸色瞬间变成了血红之色,幸好是黑夜,沒人看得出來。

    “咯咯,好弟弟,你的胆子挺大的啊!”刘语熙看着罗晨,星眸微微闪动,轻笑道“好弟弟,我做了一个决定,有些事情,,我觉得自己心里已经想明白了。”

    “什么决定。”罗晨心中猛地一跳。

    “呵呵,这个决定,和你有关哦。”刘语熙浅笑道,小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微羞的笑意,压低声音道“好弟弟,以后你就算是不想天天看着我,恐怕也是不成的了。”

    “什么。”罗晨脸色涨红,呼吸微微急促起來“刘语熙,你是说”

    “这样的话,我也只有喝点儿酒才能说得出來。”刘语熙眨了眨眼,微羞笑道“好弟弟,不要太贪心了哦,我的这个决定,其实是,。”

    罗晨心中一阵狂跳,凝神听着刘语熙说的话,不要太贪心了,是什么意思,以后真的可以守护着她,天天看着这个梦中精灵般的少女么。

    陡然,。

    夜空之中光芒一闪,一道白色的光华落了下來,在刘语熙的面前形成了几行小字,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

    “温申大哥的紧急讯息。”刘语熙看到那一行小字,脸色猛然一变,微醺的醉意一扫而空,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清明。

    看到那小字的内容,刘语熙猛然掩住了嘴,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温申大哥,他竟然要死了。”

    “什么。”

    罗晨也是清醒过來,看向那几行微微闪动的小字。

    小字正在快速的消失,不过却依然是清晰可辨。

    “语熙,东线大捷,來犯,青獒军全军覆沒,我重伤将死,恐撑不过三日,语熙,见讯后即刻通知罗晨,令他來宿乐域城外宿乐平原來见我,温申。”

    “师父他要死了,师父他要死了。”罗晨惊怒的喝道,脸色瞬间沉了下來。

    他的眼前,又是现出那个阴沉高大老者的身影來。

    第一次见到温申,是在参加栖霞铁卫测试之时,温申守在卫营门外,把超过十四岁半这个门槛的少年男女毫不留情的剔除出來。

    而在罗晨进门之时,温申却是对他笑了一笑。

    之后罗晨顺利加入了栖霞铁卫,就在即将去龙马森林的时候,温申乘夜來访,引领他进入了道纹之路的神秘世界,让他踏上了道纹师这条道路。

    从此罗晨便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天灵派道纹师的传人,他也有了一个新的为栖霞宗效力的途径,那便是成为一名道纹师。

    罗晨的目的,便是守护刘语熙,守护刘语熙的栖霞宗,他完全把栖霞宗当做是了自己的宗门,温申一生为了栖霞宗鞠躬尽瘁,对于这个老者,罗晨自然是极为的感激。

    原本还想着隐瞒自己在道纹之路上的进益,等到再次见到师父之后吓他一跳的,罗晨怎么也沒想到,这还不到一年时间,自己还有坐骑的铠甲未能掌握,师父却是要死了。

    “师父要死了,师父三日后就要死了,而我现在,还沒有掌握制作所有的道纹套装。”罗晨脸色变幻,喃喃道。

    “罗晨,不要想这些了,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刘语熙先是反应过來,脸色沉重无比的道“温申大哥不行了,他要见你最后一面,肯定是有事情要交待给你,罗晨,赶快去吧,温申大哥怕是等不及了。”

    罗晨慌乱的点了点头,身躯一闪便向红枫园之外冲去。

    “等等。”刘语熙轻喝一声,身躯一闪赶上了罗晨,一把抓住了罗晨的手“我和你一起去。”

    刘语熙微凉的小手抓住罗晨的手,罗晨的心情微微平静下來,轻轻点了点头。

    “流星。”刘语熙轻唤一声。

    枫林深处白影一闪,一匹背生双翼的铁背马轻盈的跑了过來。

    “流星可是武师的级别,乘坐它比你跑去要快一些。”刘语熙说着一挥手,流星身上的沉重铠甲便消失不见。

    “我们走。”刘语熙拉着罗晨的手,一跃跳上了流星的背。

    流星嘶鸣一声,四蹄踏着月光,向着红枫园外冲去,瞬间便是不见了踪影

    夜已深。

    和稷郡外的原野之上,寒霜早已降下,地面坚硬而冰冷。大道之上,早已没有半个人影,唯有如水的月光照耀着大地。

    “嗒嗒嗒!”

    惊雷般的声音响起,一匹高大的白色骏马如飞一般掠过,顷刻便是消失在视野之外。那速度何等的快捷,即便是最快的铁背马速度也不及它的一半。

    罗晨坐在马背之上,脸色无比沉郁。

    温申师父与他并没有多少的交流,却是他极为爱戴的人。如今这位可敬的长者就要离去,罗晨的心情也是低落到了极点。

    坐在他身前的刘语熙回过头来,轻轻看了一眼罗晨清俊的脸,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温申大哥外冷内热,跟他熟悉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罗晨作为温申大哥的唯一弟子,听到这等噩耗,心情自然是可想而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