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风雪
    温申师父与他并没有多少的交流,却是他极为爱戴的人。如今这位可敬的长者就要离去,罗晨的心情也是低落到了极点。

    坐在他身前的刘语熙回过头来,轻轻看了一眼罗晨清俊的脸,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温申大哥外冷内热,跟他熟悉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罗晨作为温申大哥的唯一弟子,听到这等噩耗,心情自然是可想而知。

    “好弟弟,不要这样,振作起来!温申大哥也肯定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啊!”刘语熙更紧的握住了罗晨的手,轻声安慰道。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是没想过他会这么快离开!我应该花更多时间在道纹之路上的,那样他一定会很开心。”罗晨说道,眼角也是微微泛红。

    刘语熙叹息一声:“温申大哥,的确是个好人。我们每个人都很喜欢他的流星,快一些吧!”

    流星一阵嘶鸣,骤然加快了速度,在速度达到极限的瞬间腾空而起,在空中快速的滑翔着,一双铁翼微微震动,竟然是比在地面之上的极限又要快了几成!

    这一次滑翔,便是近两百丈的距离。流星落下来后,再次奔跑、加速,然后腾空而起,再次向着远方滑翔而去。

    这才是龙马王真正的速度,这样的速度,比一层武师能够达到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然而对于罗晨来说,这样的速度依然不够。他真希望立刻就能赶到宿乐平原,见到温申师父。

    和稷郡深入昆玉宗领地腹地,宿乐域却极为接近破云宗领地,两者之间的距离足有五千余里,若是让罗晨自己赶去,至少要用大半日的时间。而有了龙马王流星作为坐骑,这时间自然是大大的缩短了。

    “刘语熙,还能再快些么?”罗晨道,声音中甚至有了一丝乞求的意味。

    “这已经是流星的极限了。好弟弟,你可是能够跟流星直接沟通的啊!流星它跟你,可是比跟我还要亲近。”刘语熙轻声道,“你可以跟流星沟通,看它能不能快些。”

    罗晨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原来流星还是自己劝说下才接受刘语熙作为主人的。

    “流星,麻烦再快一些,我真的很着急!”罗晨轻轻拍了拍流星的脊背。

    流星嘶鸣一声,再次加快了速度,速度提升了有将近一成。

    显然这个速度,已经的确是它的极限了。

    流星此时早已离开大道,在原野之中时而滑翔时而疾驰,两侧景色向后急剧的飞掠,罗晨心情极为沉郁,死死地看着前方。

    这般的高速飞奔之下,很快便离开了和稷郡,冲过了昌永郡和广清城,不到一个时辰便进入到了栖霞宗领地的腹心。

    每一个郡都是方圆数百里,一个时辰便越过了三郡之地,由此也可见流星速度之快。

    发生在宿乐平原上的战斗并没有对于栖霞宗领地有什么影响,所过之处依然是一片平静。

    次日清晨,流星终于是带着罗晨二人进入到了宿乐域的领地之内。

    很快靠近了宿乐城,这里依旧是彤云密布,天上大雪下得纷纷扬扬的。

    宿乐平原便在宿乐城东门之外不远处,流星载着二人绕城而过,向着那一片茫茫原野冲去。

    宿乐平原上。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夜,墓园之内积雪盈尺,铁卫的坟墓早已消失不见,坟前的墓碑也只剩下一半露在外面。

    温申与莜婉轻轻相拥,站立在风雪之中,轻声交谈着。当年的往事一件件的被忆起,二人的心中也是有着不同的况味。

    “我以为我是装糊涂,现在想来,那时我是真糊涂。”温申摇头道,“我在道纹之路上资质不如师父,连师父也未曾能够晋入二层道纹师,我又怎么能够奢望成功?当年的我,实在是太执着了,错过了这几十年好时光。”

    “那不能怪你,那是师命啊!”莜婉轻轻一笑,“温师兄,若非你是那般执着之人,莜婉也未必就还会喜欢你了!”

    “说的也是,呵呵!”温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是笑了起来。

    “他们来了!”莜婉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雪原。

    温申也是看了过去,远处正有一匹白色的骏马疾驰而来。骏马背生双翼,铁翼寒芒闪烁,时而奔跑时而滑翔,速度极为快捷。

    铁背马背上,正有着一对少年男女,都是坐在马鞍之上,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语熙也来了!”莜婉看着马背上的少女,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的笑意,轻声道,“这个丫头,终于是想明白了!这样也好。”

    温申也是微笑道:“我这个徒弟,嘿嘿!我知道他和语熙之间有着一纸婚约,不过语熙这丫头性格倔强,这么快让语熙接受他,还真是厉害,厉害,哈哈!”

    “名师出高徒么!”莜婉看了温申一眼,轻声道,“温师兄你才是厉害。我当年看了你只一眼,这一生便无法放下了!”

    “呵呵!”温申微微一笑。

    “在那里!”刘语熙也是看到了在远处高坡顶上相拥而立的两人。

    流星嘶鸣一声,收起双翼踏着深雪向着高坡疾奔而去,顷刻之间便是来到了墓园之中,到了温申和莜婉的面前。

    “师父!”

    罗晨跳下战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看着那脸色阴沉的老者,眼眶微微发红。

    “呵呵!小晨,你来得还真快!”温申笑着摆了摆手道,“好孩子,起来吧!”

    “是,师父!”罗晨应了一声,站了起来。

    刘语熙看到莜婉美丽如玉的长发,惊呼道:“莜婉阿姨,你”

    “语熙,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啊!”莜婉轻笑一声,“走吧,语熙,我们过去说话,让他们师徒两个自己谈一谈。”

    “嗯!”刘语熙轻轻点了点头,上去挽住了莜婉的手,两位女子迈步走向了墓园深处,把温申和罗晨二人留在了原地。

    “小晨,不要难过。”温申看着眼眶泛红的罗晨沉声道,“我的身体,本就支撑不了几年时间。我最怕的是天灵派的传承断绝,我栖霞宗再无道纹师,没想到找到了你这样一个徒弟,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罗晨默然听着。

    温申看着罗晨道:“小晨,我不在了之后,你便是栖霞宗唯一的道纹师了。虽然你现在还不算是真正的道纹师,可是这份责任只能由你承担。天灵派虽然不属于栖霞宗,可是天灵派一脉在我栖霞宗之内传承已经是超过了千年之久。你自己和宗门的关系匪浅,这个你以后会慢慢明白。小晨,以后你要把宗门的利益时刻放在心上,一定要为栖霞宗提供最好的道纹套装,知道么?”

    罗晨点了点头。为栖霞宗效力便是守护刘语熙,他怎么会犹豫?

    “小晨,你在道纹之路上的资质比我强,原本有可能晋升为二层道纹师的。可是为师如今明白了,一切要顺其自然,不可强求!太过执着的话。为师便是一个例子。能够晋升固然好,不能也不要勉强自己,记住了么?”

    罗晨轻轻点头道:“徒儿明白。”

    温申满意的一笑“好孩子,我知道你会明白的。你踏入道纹之路已经快一年了,现在在道纹之路上有了多少进益?”

    罗晨轻声道:“回禀师父,除了坐骑的铠甲尚未熟悉之外,其他的制式道纹套装我都已经能够制作了。坐骑铠甲的道纹,再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也能学会。两个月后,我便能够独立制作我栖霞宗所有的制式套装了!”

    “什么?”温申脸色猛然一变,现出狂喜之色,急促的咳了一声道,“小晨,你说什么?”

    “师父,除了坐骑铠甲上的道纹,别的制式道纹套装我都能够制作了,再有两个月,坐骑铠甲的道纹我也将能够制作了。”罗晨重复道。

    “这真是真是”温申看着罗晨,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如同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罗晨涩然道:“若是我在道纹之路上再努力些,现在应该就能制作所有的制式道纹套装了。”

    “哈哈哈哈。”

    温申仰天大笑,脸上现出狂喜之色,震得落下的飞雪向着四方飘散开來。

    由于笑得太厉害了,温申猛然咳了一声,哇的一声又是喷出一口鲜血。

    热血洒在雪地之上,宛若梅花朵朵绽放,罗晨担心的看着温申,一脸的忧虑之色。

    看來师父伤势极重,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温师兄。”

    “温申大哥。”

    两道人影同时出现在温申面前,莜婉搀住温申,眼眶又是微微泛红,刘语熙看着温申,也是一脸的关切之色。

    “我沒事,咳咳。”温申拭去嘴角的一丝鲜血,大笑道“小晨这孩子,还真是妖孽,妖孽,哈哈,语熙,有小晨在我们栖霞宗,可是宗门之福啊!”

    “你们知道么,小晨踏入道纹之路不过大半年,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道纹师了,真是天佑我栖霞宗啊!哈哈。”

    温申大笑不已,他一生为宗门鞠躬尽瘁,现在最放心不下的,依然是宗门,虽然有着罗晨作为道纹之路上的继承者,可是在他看來,罗晨担任为整个宗门制作道纹套装,应该是几年之后的事情。

    在这几年的时间内,栖霞宗将得不到制式道纹套装的补充,这几年的时间,无疑是栖霞宗最为困难的时刻。

    然而现在罗晨却说,已经掌握了几乎所有的制式道纹套装的制作之法。

    能够制作一件完整的道纹套装,便可以称作是一位一层道纹师了,他的弟子罗晨,已经是真正的成为一名道纹师了。

    纵然是现在还不够熟悉,但是只要勤加练习,很快就能熟悉起來,栖霞宗这个最为危险的道纹师空档期,也将大大的缩短,这自然是让温申无比的开心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莜婉听了,也是惊呼一声,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來自青州齐家,见识极高,对于道纹师这个神秘职业也是极为了解。

    一个人从被人引领踏上道纹之路到真正成为一名道纹师,最少也需要三年的时间,而且必须是道纹师公会的那些老家伙亲自引导才行,而罗晨居然在不到一年时间之内,成为了一名道纹师。

    这样的速度,即便是她,也是感到不可思议。

    “莜婉阿姨,是真的,罗晨弟弟亲自给我示范过。”刘语熙轻声道“现在他除了坐骑铠甲之外,别的套装都已经可以制作了,原本他是想等到两个月后能够制作所有的铠甲了再告诉温申大哥的,沒想到”说完眼中也是现出一丝黯然之色。

    “哈哈。”温申大笑,显得极为得意“早两个月晚两个月有什么关系,小晨,你将來在道纹之路上的成就,绝对不会像我这样,半生被困在一层道纹师这个等级无法再进一步,语熙,咱们栖霞宗这次可是捡到宝了,哈哈,你可要看好他,可不要让他跟别人跑了。”

    刘语熙轻轻嗯了一声,小脸微微泛红,罗晨看了一眼刘语熙,心道我怎么可能跟别人跑了呢。

    “小晨,你能为我们表演一下么。”莜婉轻声道“让你师父看看你的成就,他会更开心的。”

    “对对对,是要好好看一下,哈哈,不亲眼看一下,我死了也闭不上眼的。”温申大笑,大手一挥,几件栖霞铁卫的制式套装便是飞了出來,随之飞出的还有一个长桌和数十瓶荒兽之血,那几件套装,也是落在了长桌之上。

    刘语熙挥了挥手,几人周围出现一个无形的屏障,覆盖了方圆数丈的区域,风雪遇到了这个屏障,都是飘飞了去,再无一个雪片落入这个区域之内。

    刘语熙身为武师,做到这一点还是极为容易的。

    “小晨,大半年时间能够做到这一步,你已经堪称是天才了,现在不熟悉还沒关系,多练习一下就熟悉了。”温申连连道“你要做到的,不只是能够制作,而是要快速大量的制作,等到你能做到这一步,咱们栖霞宗才沒有后顾之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