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下马
    刘语熙挥了挥手,几人周围出现一个无形的屏障,覆盖了方圆数丈的区域,风雪遇到了这个屏障,都是飘飞了去,再无一个雪片落入这个区域之内。

    刘语熙身为武师,做到这一点还是极为容易的。

    “小晨,大半年时间能够做到这一步,你已经堪称是天才了,现在不熟悉还没关系,多练习一下就熟悉了。”温申连连道“你要做到的,不只是能够制作,而是要快速大量的制作,等到你能做到这一步,咱们栖霞宗才没有后顾之忧。”

    “是,师父。”

    罗晨手腕一翻,道纹仙笔拿在了手上,轻轻地在一个玉瓶之内一蘸,然后落在了一柄长弓的弓臂之上。

    天星弓是栖霞铁卫的制式套装,没有刻画道纹之前,也是一把不错的良弓,不过最多能够承受武者七层强者的全力拉拽而已,而刻画上道纹之后,弓身更为坚硬,能够承受武者八层强者的全力拉拽,威力自然也是更大。

    在所有的制式套装里,天星弓的重量最然而上面的道纹却是最复杂的。

    温申不再说话,死死地盯着罗晨的道纹仙笔,几乎忘了唿吸。

    罗晨凝神静气,感知能力提升到了极限,笔锋稳定而轻盈的在弓臂上动了起来。

    然后随着他手腕的动作,道纹仙笔上的荒兽之血渗入弓臂之中,形成了一道淡淡的痕迹。

    短短的一条道纹,中间足有上百个变化,快慢轻重各不相同,然而他画出这一道道纹,便若是行云流水一般的自然。

    轻轻提起道纹仙笔,淡淡的灵力波动闪过,道纹几乎完全隐入弓臂之内,只留下一道微不可见的痕迹。

    莜婉脸上现出一丝讶异之色,她可是多次看过温申制作天星弓的,自然知道开始这一笔有多么复杂,温申刻画的时候是多么的小心翼翼。

    即便是温申来画,也需要数息的时间,而罗晨却是行云流水般一挥而就,毫无生涩凝滞之感,至少这一笔上,罗晨已经远远的超越了温申。

    刘语熙早就见过罗晨的表演,自然是见怪不怪了,温申目光却是变得极为明亮,嘴角笑意绽放,唿吸也是变得急促起来。

    罗晨已经进入了修炼道纹之路的状态,心中也是无比宁静,这一笔下去,道纹仙笔上的兽血也是恰好的耗尽,道纹仙笔落入另一瓶荒兽之血中,又是轻轻一蘸,再次提了起来,落到了弓臂之上。

    随意轻灵的一挥洒,这第二道道纹便是在弓臂上瞬间成型,然后同样是隐入弓臂之内。

    道纹仙笔一次次落在了弓臂之上,挥洒自如的划出一道道道纹,弓臂之上浅浅的道纹痕迹越来越多,一个复杂的道纹的雏形隐隐显现出来。

    这样的一个道纹,是由足足百余根道纹构成的,温申看到道纹已经近乎完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目光也是越来越明亮。

    他的心里,早就是笑出了声。

    “哈哈,小晨这小子真是这下好了,现在的他已经超过我了,就算是战马重甲的道纹还未熟悉,可是这个空档期也只有两个月而已。”

    “两个月之后,我栖霞宗便又有道纹师坐镇,而且是位更加强大的道纹师,哈哈”

    罗晨是他的弟子,却是超越了他,温申并无任何的难受,反而是极为的开心得意。

    他的心中把宗门看得极重,罗晨在道纹之路上的崛起对于宗门是极大的好事,他自然是非常开心的了。

    随着罗晨最后一笔落下,弓臂之上,道纹终于是完成了。

    淡淡的灵力波动一闪,所有道纹的痕迹全部隐去,整个天星弓之上,也是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

    温申眼晴闪亮,一把抓起天星弓,用力拉了拉,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哈哈,好,真是太好了。”

    见到温申兴奋无比的样子,莜婉也是笑了,点头道:“温师兄,你这个徒弟,真的是很厉害啊!这把天星弓,我感觉不比你做的差呢?”

    “哈哈,岂止是不比我的做得差,比我做的要好多了。”温申开心笑道“这天星弓的坚固程度,比我做的要好上半分,能够承受的力量,至少增加了千斤,我可做不出来这样的好弓来,小晨,真是好样的,哈哈。”

    罗晨见到师父高兴,心中也是极为开心,其实若是用他自己调配的荒兽之血,这天星弓的质量还会更高上半分,不过这样的话他自然是藏在心里,不会说出来。

    “快,小晨,把这几件套装也制作了,让师父我今天好好的见识见识,哈哈。”温申拿着天星弓连连道。

    “是。”罗晨点头,再次拿起了道纹仙笔。

    除了天星弓和坐骑的铠甲之外,栖霞铁卫的制式套装还有战枪、重剑、铁卫的全套铠甲这几样,罗晨道纹仙笔落在战枪之上,一次次蘸着荒兽之血勾画道纹,很快战枪也成为了栖霞铁卫的标准道纹之路套装。

    制作这样的一杆战枪,也不过是花费了几息时间而已。

    温申目光极为闪亮,却不说话,罗晨探询的目光看过去,温申只是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

    片刻之后,罗晨收起道纹仙笔,重甲和一套铁卫全身甲也成为了道纹之路套装,几件套装堆在台子之上,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

    莜婉看着罗晨,目光也是极为复杂。

    就算是青州齐家的道纹师制作一层道纹套装,也不可能更快了吧。

    温申目光极为明亮,看着罗晨满脸兴奋之色,放声大笑道:“天佑我栖霞宗,天佑我栖霞宗,哈哈,小晨,你在道纹之路上竟然达到这般程度,现在我就算是死了,也可以闭上眼睛了,哈哈。”

    漫天风雪中,温申豪迈大笑,笑声在雪原之上久久回荡着。

    罗晨看着那高大威勐的老者,眼中也是现出深深的敬意。

    忠诚。

    温申终其一生,都是为了栖霞宗而忙碌,一个人制作栖霞宗所有的道纹套装,劳累可想而知,在他的心中,宗门永远是第一位的。

    罗晨自己并不是这样,在他的心中,第一位的并非是栖霞宗,而永远是身边这个美丽的紫衣少女,他对于栖霞宗的忠诚,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刘语熙的关系。

    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于这位老者充满敬意,任何一个真正忠诚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大概是由于笑得太剧烈了,温申的嘴角又是有着一丝鲜血渗出,莜婉心疼的看着他,拿出一方锦帕,轻轻地拭去了他嘴角的鲜血。

    罗晨沉默着走到了温申的身后,伸出手来轻轻地拍打着温申的嵴背。

    “我没事。”温申咳了几声,向着莜婉安慰的一笑,从手中取下了一个戒指,递给了罗晨。

    “小晨,这个空间法器之内,有着我作为道纹师所有的遗留,这些东西你拿着,以后你要承担起我的责任,好好为宗门效力。”

    “是,师父。”罗晨接过戒指,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要你发誓,永远都不能背叛栖霞宗。”温申肃容道。

    “发誓。”罗晨愕然,看了一下刘语熙,刘语熙向他轻轻点了点头。

    “是。”

    罗晨点了点头,声音低沉喝道:“我罗晨今日在此立誓,永远为栖霞宗效力,永远不会背叛栖霞宗,如违此誓,教我身遭横死,不得善终。”

    这已经是很重的誓言了,刘语熙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对罗晨誓言的内容不太满意,她可不喜欢身遭横死不得善终这样的话,不过她终究没有开口,温申却是大笑道:“好,好,真是个好孩子。”

    “温师兄,你该歇息一下了。”莜婉心疼的道。

    “呵呵,我没事。”温申笑道,脸上满是光彩“现在我去地下见师父他老人家,也没有什么愧疚了,呵呵。”

    莜婉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温申站在那里,又和罗晨交谈了许久,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交待给罗晨,最后才让罗晨把所有的物品都收了起来,脸上也是现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为了宗门劳碌一生,他现在终于是解脱了出来。

    刘语熙心思聪慧,知道温申莜婉二人定是有很多话要说,便带着罗晨和流星来到了高坡的另外一侧暂时休息。

    “师父和莜婉统领,真是挺好的一对儿,可惜师父却要离开了”罗晨苦涩的摇了摇头。

    “温申神戟,莜婉绝箭,当年在栖霞铁卫之可是赫赫有名的,他们二人情投意合,早就应该在一起了,可惜温申大哥一心为了宗门,一直不愿接受莜婉阿姨。”刘语熙轻叹道“就连师祖提起这件事情,也是替他们两个惋惜呢?”

    罗晨默然。

    二人在山坡上找到了一块大石,除去上面的积雪坐了下来。

    罗晨手掌拍上温申嵴背的时候,也是悄悄的探查了一下,温申师父体内经脉尽碎,按道理根本就不应该还活着,现在还活着,定然是用了一些什么手段,显然这次师父的离去,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了。

    所以他的脸色,也是极为沉重,没有一丝的笑容。

    刘语熙心中轻叹一声,伸出小手来抓住了罗晨的大手。

    罗晨向着刘语熙感激的一笑,目光望着前面风雪交加的雪原,也是陷入了沉默。

    高坡之上,温申和莜婉紧紧相拥。

    交待完了罗晨,温申心中再无牵挂,骤然间也是感觉无比的轻松。

    大手轻抚在莜婉微微凸起的小腹之上,温申的脸上笑意微微绽放。

    “莜婉。”

    “嗯。”

    “我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是在这宿乐平原上,如今又是天降大雪,若是生的是女孩儿,便叫温雪,是个小子的话,就叫温寒,你看可好。”温申轻声道。

    “嗯,你是他的父亲,自然是要听你的了。”莜婉点头道。

    “那你说会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温申问道。

    “这个怎么能知道,只有生下来之后才能知道啊!”莜婉轻声道“不过我希望是个男孩儿。”

    “为什么。”

    “要是个男孩儿的话,我会让他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位大英雄,我也会让他成为你那样的人。”莜婉轻轻咬了咬嘴唇。

    温申看着莜婉认真的样子,也是笑了起来。

    续命丹虽然神奇,却终究不能真的起死回生,能够为温申续命三日,这已经是极为了不得的了。

    三日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

    高坡之上,莜婉如玉的长发高高盘起,又变成了一头黑亮的青丝,温申墓穴上的积雪已经清除干净,露出了那个巨大的土坑。

    莜婉紧紧拉着温申的手,感受着温申越来越微弱的气息,美眸之中满含泪水。

    最后的时刻,终于是要到来了。

    她的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舍,可是她又能如何。

    罗晨和刘语熙手挽手站在一起,眼眶也都是红了。

    风雪停了下来,雪原上的积雪已经超过了二尺,远处宿乐城的方向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黑线。

    黑线快速的向前推进,很快便可看出是数百名栖霞铁卫,铁背马身高极高,二尺深的积雪根本不影响它们的前进。

    最前面的一人,正是常青,在常青的身后,数百名栖霞铁卫披风飘动,铠甲鲜明,蹄声如雷疾驰而来。

    三日前曾经被鲜血沾染的铠甲,显然是经过精心的擦拭,没有一丝的灰尘,披风也是清洗过了,却无法掩饰那一股冲天的肃杀之气,数百栖霞铁卫冲上了高坡,在温申和莜婉的面前停了下来。

    温统领重伤将死的消息,每个人都已知道,同时三日前他们已经知道了,原来温统领便是栖霞宗的道纹师,所有的道纹套装都是来自于温申之手。

    今日他们前来,不仅是送别一位统领,同时也是向着一位道纹师致敬。

    “下马。”常青大喝一声,当先跳下了战马。

    数百名栖霞铁卫的铁卫同时下马,落在了雪地之上。

    常青快步走到温申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嘶吼道:“师兄,我带兄弟们送你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