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说的真的?
    震天弓清风箭的确厉害,完全可以作为自己隐藏的一张底牌,这种远程狙杀的神器,自然是趁人不备才有着更好的效果。

    “好了,我走了。”莜婉轻声道“语熙,你告诉宗主他们一声,就说我明年六月栖霞铁卫测试之后就要退役,关于第四大队统领的人选,让他们早做考虑,我马上就要成为武师,退役之后还会加入长老会,不过我不会在栖霞峰上常住,我要在这里陪着温师兄。”

    “我知道了,莜婉阿姨。”刘语熙点头道。

    莜婉清啸一声,远处雪原之中,一匹铁背马狂奔而,到了莜婉的面前。

    伸手拍了拍自己坐骑的脑袋,莜婉跃上战马,踏着深雪疾驰而去,再也有回头。

    她的肩头轻轻的耸动,似乎又在默默流泪。

    一人一骑消失在视野之中,罗晨和刘语熙相视一眼,脸上都是现出黯然之色。

    温申神戟,莜婉绝箭,再也不会在战阵之上出现了

    “走吧,好弟弟,我们先去宿乐城吧。”默然良久,刘语熙道“温申大哥和莜婉阿姨都不在了,这里的事情我还要处理一下。”

    罗晨点了点头,在温申的墓前拜了三拜,然后又站了起。

    刘语熙同样是拜了三拜,然后轻喝一声:“流星。”

    高坡后面,背生双翼的龙马王流星疾驰而,到了二人跟前。

    刘语熙轻轻跃上战马,回头看着罗晨道:“走吧,好弟弟。”

    罗晨默然点头,轻轻一跃落到了刘语熙的身后,习惯性的伸手去握刘语熙的小手。

    刘语熙无声一笑,却是缩回了手,轻轻一抖马缰。

    流星长鸣一声,四蹄翻飞冲下山坡,向着宿乐城的方向疾奔而去

    宿乐城,统领府。

    刘语熙小脸紧绷站在高台之上,下面的广场上站着数百名栖霞铁卫的铁卫,俱都是全副武装,盔明甲亮。

    “常青。”刘语熙清冷喝道。

    “在。”常青大声应道。

    “这次青獒军犯,边界三城的栖霞铁卫都已全军覆,你速派出三个分队进驻这三郡,部分人手进驻郡城,另外部分人手日夜巡逻,防备青獒军再次犯,若有小股的青獒军,即刻格杀。”

    “是。”常青大声应道。

    他虽然只是一名百夫长,可是却有着武者九层的强大实力,温申死后,统领的职位几乎可以确定是他的了,他现在也暂时统领着第五大队的栖霞铁卫。

    “管仲。”

    “在。”一位第四大队的百夫长大吼道。

    刘语熙清冷喝道:“此间战事已了,速带你部所有铁卫回归驻地,听候莜婉大人调遣。”

    “是。”管仲大喝一声。

    “现在就去吧。”刘语熙挥了挥手。

    常青连忙指定了三个百夫长,命他们带领所部进驻边界三城,顷刻间第五大队三百栖霞铁卫催动铁背马,高速的驰出了统领府,而第四大队的栖霞铁卫也是在管仲的带领之下离开了统领府,准备回归驻地。

    “常青,新的任命估计这几天就会下达,你且安心等待。”刘语熙看着常青道“在这之前,你暂代统领一职,统辖第五大队防区的防务。”

    “是,大小姐。”常青躬身道。

    “好了,这里交给你了,我们也该走了。”刘语熙下了高台,与罗晨同乘一骑,快速的离开了统领府。

    常青看着二人远去,心中也是疑惑: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子是谁,为何能和大小姐同乘一骑。

    罗晨有想到刘语熙进入统领府不过半个时辰便又出了,对于刘语熙站在高台上的气势也是颇为折服。

    发号施令时的刘语熙,不再是那个美丽柔弱的少女,而是一位沙场百战的老铁卫的模样。

    流星驰出宿乐城,向着西南方向疾驰而去。

    “刘语熙,现在我们去哪里。”

    流星驰出了宿乐城,罗晨问道。

    现在前进的方向,可不是往和稷郡的方向,往和稷郡的话,应该是直接前往西方。

    “当然是回栖霞城啊!”刘语熙轻声道。

    “去栖霞城。”罗晨愕然“去那里干什么,我还要回和稷郡呢?我的部下都在那里,我不回去不放心啊!”

    刘语熙轻声道:“好弟弟,你已经成为了道纹师,还是现在宗门里唯一的道纹师,你对于宗门的重要性,可不是一个百夫长甚至一个统领能够替代的,现在我父亲和师祖他们肯定都想见一见你,交待一些事情,我们必须先回栖霞城一趟,其他的事情都不着急。”

    “去见宗主么。”罗晨也是明白了。

    是,现在的他对于栖霞宗说已经是无比的重要了,宗主大人现在自然是想要见一见自己,嘱咐勉励都是少不了的。

    他们自然希望自己这个道纹师能够对栖霞宗忠心耿耿,不过他们怎么知道自己的忠心根本就是不会改变的。

    栖霞宗是叶家的,他要守护刘语熙,自然是要为栖霞宗效力了。

    刘语熙不再说话,催动流星向着栖霞城的方向疾驰,心中却是越越忐忑。

    “这次带他回家,算什么呢”

    栖霞宗,山江域。

    与宿乐域大部分地方一样,山江域这几日也是连降大雪,地面上同样是白茫茫的一片。

    雪原之上,一个身影蹒跚的向着东方走着,虽然看上去跌跌撞撞的,但是却一点儿也不慢。

    “坚持一下,前面不远就是查云域了。”

    “我是夏溧城顾家唯一的根苗,我不能死,我绝不能死。”

    几日前那一支清风箭,虽然只是洞穿了他的肩膀,可是伤口一直无法完全愈合,自从逃离宿乐平原以,顾才风每时每刻都在流血,力量也是越越弱。

    他是夏溧城顾家唯一的后裔,所以他的命很宝贵,他不肯冒一点儿的风险,所以他从不敢靠近城市村镇,而是从荒僻原野间向着东方的破云宗领地逃去。

    几日不吃不喝,伤口又时时流血,顾才风早已是衰弱不堪,毫无征兆的一场大雪,更是让他逃亡的速度慢了许多。

    好在现在已经到了山江域的边界附近了,再有十余里,就进入了破云宗的领地了,到了那里,暂时就安全了。

    陡然,远处的雪原之上,一小队重甲骑兵疾驰而,狰狞的铠甲,飘荡的披风,正是栖霞铁卫无疑。

    “什么人。”

    “站住。”

    巡逻的栖霞铁卫显然是发现了顾才风,快速的向着这个方向疾驰而。

    顾才风看了一眼,心中暗暗叫苦,这个栖霞铁卫的小队,竟然是一名武者七层的强者领衔。

    虽然他自己是武者八层的强者,可是早已是又冷又饿,虚弱不堪,再说即便是他在完好的状态,在有坐骑的状态下,也不敢在平地上面对一名武者七层栖霞铁卫的冲击,重甲铁卫的冲锋,本就是越级杀人的一大利器。

    “逃。”顾才风咬了咬牙,猛然加快速度,拼了命的向着东方疾驰而去,肩头上的伤口瞬间崩裂,鲜血飙飞而出,洒落在雪地之上,似开了一朵朵血色的梅花。

    “青獒军的狗崽子。”

    栖霞铁卫的铁卫们正是常青刚从宿乐城调拨的,都是参加了几日前的战斗,那铁卫一眼便看出了这个家伙正是当日那个挥动令旗的青獒军铁卫,双眼立刻红了。

    “杀了他。”

    栖霞铁卫的铁卫们嚎叫着握紧战枪,向着顾才风发起了冲锋,蹄声如雷,雪浪翻滚,向着顾才风快速的接近着。

    听着身后闷雷般的马蹄声,顾才风心中几乎绝望。

    可是,他不能死。

    根本有回头,顾才风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咬紧牙关向着前方疾冲而去。

    然而他此时的速度,又怎么能和去如风的栖霞铁卫相比。

    “死。”

    那为首的铁卫眼眸中有着森森杀意,连人带马如同小山一般狠狠地撞了过,战枪斜斜下指,借助着高速前冲的力量,狠狠地轰向了顾才风的后背。

    “这下完了。”顾才风听着背后近在耳畔的马蹄声,脸上露出一丝惨笑。

    “我夏溧城顾家一脉,就这么完了么,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

    为首的栖霞铁卫眼中满是杀意,战枪即将撞到了顾才风的后背,陡然,一道淡淡的红影闪过,顾才风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了。

    “武师。”

    那铁卫也是一惊,连忙勒住了战马,再看茫茫雪原,哪里还有一个人影。

    “破云宗居然出动武师,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禀报宗门。”那铁卫队长脸色沉了下,心中暗道。

    一行人不再巡逻,快速的向着山江城驰去。

    查云域边界不远处,一个树林之中。

    一个红衣如火的女子现身出,把手中的男子重重地掼在了地上。

    “哼。”男子痛哼一声,眉头用力的皱了起。

    “顾才风,死了有,死就起答话。”女子寒声道。

    “宗主大人。”男子捂着肩膀,艰难的站了起。

    “你不是说不胜无归么,我的两千青獒军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了。”尹华婉看着顾才风冷冷的道。

    顾才风垂首不语。

    “我的两千青獒军呢?是不是全军覆了,你说。”尹华婉厉声道,眼中杀机隐现。

    “可能是吧。”顾才风轻轻摇了摇头“在下无能”

    “啪。”

    尹华婉重重的挥手,一掌拍在了顾才风的脸上,顾才风惨叫一声,被抽得远远的飞了出去,连续撞断两棵大树才停了下。

    他的脸上,现出五个深深的血槽,都是血肉模糊,尹华婉手上戴着的尖利锋刃,已经让他的半边脸彻底的毁了。

    “该死的柳依萱,这个小贱人。”尹华婉咬牙道“当初就不该听她的话,让你训练我的青獒军,两千青獒军啊!我该如何向长老会交待。”

    “两千青獒军全军覆,你居然敢回。”尹华婉一步步走向顾才风,美眸之中杀意涌动“你是不是以为我有点儿喜欢你,便认为我不会杀你了。”

    顾才风挣扎着坐了起,看着一步步走的尹华婉,绝望的叹了一口气,他的确是这么想的,才拼了命的向着破云宗的领地逃窜。

    “为了喜欢的男人不顾一切,我尹华婉若是那等白痴女子,又怎么可能坐到今天这个位子。”尹华婉寒声道“顾才风,我现在就杀了你,为我两千青獒军殉葬。”说着右手高高扬起,指尖之上的锋刃寒芒闪烁,便要向着顾才风抓下。

    “宗主大人且慢。”顾才风情急之下,高声叫道。

    “你还有什么话说,葬送了我两千獒骑,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么。”尹华婉冷冷道。

    “宗主大人,虽然我们损失了两千青獒军,可是这一战,也不能完全算是失败。”顾才风急道。

    “全军覆还不算失败,那要怎么样才算是失败。”尹华婉咬牙道。

    顾才风心思急转,连声道:“宗主大人,虽然我们损失了两千青獒军,可是栖霞铁卫方面至少葬送了六百名栖霞铁卫的铁卫,按照以往青獒军与栖霞铁卫交手通常的战损看,杀死六百名栖霞铁卫,至少需要两倍的青獒军,也就是一千二百名青獒军铁卫。”

    尹华婉哼了一声,脸色愈发阴寒。

    她自然知道顾才风说的是实情,可是当着她这个破云宗宗主的面说出,还是让她感到极为难堪。

    “这样算的话,我们损失的也就是八百獒骑。”顾才风此时为了保命,也顾不上看尹华婉的脸色了,急促的道“损失损失了八百獒骑,可是在这一战中,我们还有个更大的收获,价值绝对超过了这八百獒骑。”

    “什么收获,你说。”尹华婉寒声道。

    “我们杀死了栖霞宗的道纹师。”顾才风大声的道。

    “嗯。”尹华婉一怔。

    “你说什么,顾才风,你再说一遍。”

    顾才风高声重复道:“我们杀死了栖霞宗的道纹师。”

    “栖霞宗的道纹师,你说的可是真的。”尹华婉脸色剧变,连声道“栖霞宗的道纹师是谁,宗门从都不知道,你们怎么会碰到栖霞宗的道纹师,你们又怎么知道他是道纹师,你们又是怎么杀了他,你怎么确定你们杀的就是道纹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