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为什么杀
    顾才风高声重复道:“我们杀死了栖霞宗的道纹师。”

    “栖霞宗的道纹师,你说的可是真的。”尹华婉脸色剧变,连声道“栖霞宗的道纹师是谁,宗门从来都不知道,你们怎么会碰到栖霞宗的道纹师,你们又怎么知道他是道纹师,你们又是怎么杀了他,你怎么确定你们杀的就是道纹师。”

    其实当日顾才风逃离战场的时候,只是看到了温申吐血,并没有看到温申倒下,对于温申的生死根本不知道,可是现在眼见面临杀身之祸,情急之下只好信口开河了。

    “宗主大人,栖霞宗的道纹师,就是温申老贼。”顾才风此时思路变得无比的清晰,连声道“原来栖霞宗一直是把他们的道纹师,布置在边境一线,这倒是瞒过了众人。”

    “温申,是他。”尹华婉吃惊道。

    “就是他,栖霞宗的道纹师。”顾才风连道“这次我带着两千獒骑,与温申老贼决战于宿乐平原上,温申老贼刚一交战,几个照面间便杀死了两位统领大人,两位统领大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便被他一人所杀,宗主大人,两位统领大人和温申老贼可是同等级的强者,以前也曾有过交手,实力都是不相上下,这次居然这么轻易被杀了,原因是什么,宗主应该明白吧。”

    尹华婉目光一闪,寒声道:“灵魂强大,同阶之内无敌。”

    “对,就是这样,这是唯一的可能。”顾才风连忙道“这般强大的灵魂,只可能是同阶之内无敌的道纹师,所以我立刻断定,他就是栖霞宗的道纹师。”

    尹华婉沉默不语,脸上露出沉吟之色。

    “原本我们的作战目标,是要尽可能的杀伤栖霞铁卫的普通铁卫的。”顾才风道“可是发现温申老贼的秘密,我瞬间改变了主意,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命令所有的青獒军攻击温申老贼,兄弟们知道老贼是道纹师,一个个奋不顾身,把老贼杀得大败吐血,当然我们也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后来呢?”尹华婉问道。

    “后来,,莜婉那贼婆娘又带着近千栖霞铁卫赶到,兄弟们拼命阻挡援兵,专心围杀温申老贼,我和其余的几位百夫长一起,终于是把老贼给围殴致死。”顾才风慷慨激昂的大声道。

    “死了。”尹华婉目光一闪。

    “对,死了。”顾才风大声道“我一枪轰中了他的脖子,看着他倒下去的,然后莜婉那贼婆娘射了我一箭,幸好没有命中要害,我为了回来禀报这件事情,才逃了回来。”

    尹华婉目光闪动,寒声道:“你是舍弃了所有的青獒军,自己逃回来的吧。”

    顾才风尴尬一笑:“没有办法,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禀报宗主大人,当时我们已经被栖霞铁卫和仆从军队合围,全军突围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我才只好一个人逃回来。”

    尹华婉目光闪动,沉吟不语。

    顾才风说完,心中也是忐忑不已。

    他确信温申是道纹师,可是后面的都是胡说八道,他只是看到温申吐血,根本没看到温申倒下,更不用说什么亲手击杀温申了。

    确定温申的道纹师身份,也是大功一件,可是这样的功劳,显然不足以抵消两千青獒军全军覆没的代价。

    知晓了温申是道纹师又如何,只要栖霞宗让温申返回栖霞峰上,谁能奈何。

    “温申老贼,你都吐血了,你一定要死,一定要死。”顾才风在心中暗自祈祷。

    尹华婉此时心中也是震动不已。

    若是温申真的是栖霞宗的道纹师,真的被杀了,那么这一战,绝对是值得的。

    她身为宗主,自然知晓彼此真正的实力对比,所谓破云宗才是天南以南第一宗门的话,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而已,她根本就不会信。

    破云宗一直被栖霞宗打压,关键原因就是对方有道纹师,而破云宗没有,若是对方的道纹师真的是温申,真的被杀了,那么顾才风不仅无罪,而且有功。

    弥天大功。

    因为那样的话,破云宗扩张势力的机会就要来了。

    沉吟良久之后,看了看一脸紧张之色的顾才风,尹华婉缓缓道:“这件事,我会彻查,若是你所言属实,那么你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我说的句句属实。”顾才风连道,此时无论如何是要撑住,不然可是要死的。

    “若是你敢欺瞒于我,我就会让你真正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尹华婉冷哼一声,一把提起了顾才风:“现在,跟我回长景城,在我调查清楚之前,你就呆在城主府内,哪里也不许去。”

    说着红影一闪,二人都是消失不见。

    长景城,城主府。

    小小的别院,本是安排给柳依萱和顾才风居住的,顾才风又被尹华婉送到了这里,严令不可外出。

    顾才风生死线上走了一遭,心中也是后怕不已。

    “温申老贼若是不死,我可就要死了。”

    “我是夏溧城顾家唯一的根苗,我若是死了,顾家也就完了。”

    “不能让顾家就这么完了。”

    顾才风走出房间,目光落到了小院之内的几个侍女身上。

    几个侍女俱都是青春年少,脸上涂着油彩,正在那里轻声谈笑着。

    “你,过来。”顾才风指着其中的一名侍女道。

    “大人。”那侍女连忙走了过来,躬身道。

    顾才风哼了一声,拦腰抱起那侍女,便是走进房里。

    其他几位侍女惊唿一声,都是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她们被送到这里,自然是随时有着服侍顾才风的觉悟,可是顾才风却从来没有动过她们。

    而今日,这位大人居然是像变了个人一般,白日里就抱着一位同伴走进房去。

    可是他选择的,却不是她们中最漂亮的。

    “大人。”

    被顾才风挑中的少女脸色微红,轻声道。

    顾才风哼了一声,直接把少女扔在床上,然后脱光了少女的衣衫。

    少女红着脸一笑,小手伸向顾才风的袍服之下。

    “老实点儿。”

    顾才风不耐的打开少女的手,粗暴的分开少女修长粉嫩的双腿,勐然挺腰已经是狠狠地顶了进去

    少女惨哼一声,小脸瞬间变得煞白,顾才风用力的按住少女,面无表情的疯狂冲撞着,不过十几息时间,便是低吼一声,在少女的深处泻出浓浓的精华。

    “你叫什么名字。”顾才风松开少女,站起身来淡淡的道。

    “小红”少女秀眉微颦,痛楚不堪的道。

    她原本是处子,未曾经过人事,哪里承受得住顾才风这般毫不吝惜的挞伐,虽然时间极为短暂,却感觉身体如同被撕裂了一般,躺在那里轻轻颤抖着动弹不得。

    “小红”顾才风轻轻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放到少女的手中“这是十万金元宝,你拿着吧。”

    “大人,这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的。”小红身躯一颤,惊慌说道。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个侍女,送到这里本就是为了服侍这位大人,十万金元宝对于她这样一个下人来说,实在是太多了。

    “拿着。”顾才风沉声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听好了。”

    “大人,你先说说什么条件。”小红轻声问道。

    “若是你怀了我的子嗣,一定要生下来,好好把他养大,还要告诉他,他的父亲姓顾,他是夏溧城顾家的子嗣,让他永远记住。”顾才风面无表情的道。

    “大人,你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么。”小红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要问这么多,记住我的话就是了,你先不要走,在这里多躺一会儿,产生子嗣的机会会更大。”顾才风把卡片塞到侍女的手里,然后又是大步走了出去。

    “这位大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小红正寻思间,顾才风又抱着另一个侍女走了进来。

    那侍女见到小红赤身露体躺在床上,锦被之上桃花朵朵,顿时羞得面红耳赤,顾才风却又直接把她扔到床上,粗暴的扯开她的罗裙,重重地碾压上去。

    少女被顾才风死死按住,根本无法动弹,剧烈的痛疼让她眉头皱起,脸色也是变得雪白,顾才风哪里会顾她的感受,蛮横霸道的冲撞了十几息的时间,在她幽深温暖的深处播下种子之后,便即松开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我叫小苍哼。”少女痛楚的哼了一声。

    “小苍,这是十万金元宝,你拿着吧。”

    “大人,你这是”少女微微错愕。

    “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我只有一个条件,若是你怀了子嗣,一定要生下来,好好把他养大,还要告诉他,他的父亲姓顾,他是夏溧城顾家的子嗣,记住了么。”顾才风沉声道。

    “大人,我记住了。”

    少女压抑痛楚的低唿在房间内不断响起,不到一刻钟时间,五位青春年少的侍女便都成了顾才风的女人,锦被之上落红片片,五位少女挤在大床之上,一个个都是眉头紧蹙,一脸的痛楚之色。

    顾才风看着这五位少女,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自从和柳依萱春风一度之后,对于别的女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这五位少女样貌也都不错,可是他对于她们根本没有一点儿兴趣。

    然而现在他自己生死未卜,若是温申老贼没死,那么他必死无疑,尹华婉那一掌已经让他明白了,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欺瞒她的代价,只有死路一条。

    他可是夏溧城顾家唯一的后人,他若是死了,夏溧城顾家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便是尽快的为自己留下后人,而被困在这别院之中,这几位小侍女便是他唯一的选择。

    可是与柳依萱身体的幽深曲折相比,这些少女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味同嚼蜡,即便是欢好过后,他对她们也没有丝毫的怜惜。

    “依萱”想起那个眼眸清澈干净的柔媚少女,顾才风叹息一声。

    若是温申老贼未死,那么自己恐怕再也没有见到她的机会了。

    毕竟是武者八层的强者,恢复起来也是够快,很快顾才风感觉自己已经恢复了力气,便面无表情的走近一个侍女,按紧了她柔软的身子,长驱直入之后,又是疯狂的冲撞起来。

    另外四位少女看着这个蛮牛般的家伙,听着同伴凄惨的痛唿,小脸上都是现出恐惧之色。

    纵然是铁打的汉子,这般疯狂的征伐,也会感到疲累。

    顾才风把五位少女折腾了大半日,从白日一直折腾到了深夜,终于是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

    “她们五个,总有一个能为我留下子嗣吧。”

    顾才风看着五位早就瘫软在床上的少女,脸上现出一丝满意之色。

    “明天继续。”顾才风终于是闭上了眼睛,躺在五位少女中间疲倦的睡去。

    五位少女相互看了看,心中有着百般滋味,都是嘤嘤的哭了起来。

    纵然是有着十万金元宝,可是被人这般对待,她们的心里还是感觉极为难受。

    翌日清晨。

    初冬的阳光照进窗棂,顾才风才算是醒了过来。

    尚未睁开眼睛,顾才风伸手便去扳身边的少女,忽然感觉手上有异,心中勐然一惊,连忙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

    在床上的,不再是五具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而只有五个少女的头颅。

    锦被之上,全是鲜血,五位少女眼眸紧闭,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看上去极为凄惨。

    一个红衣如血的美丽女子站在床前,正一脸讥讽的看着他。

    “宗主大人,你为什么要杀她们。”顾才风咬牙道。

    尹华婉冷笑一声:“呵呵,你居然敢质问我,顾才风,这里是我破云宗的地盘,她们是我的属下,我要杀谁,又有何难,就算是我要杀了你,也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顾才风咬紧了牙,沉默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