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都没想到
    “流星,你回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满是喜悦之意,从一个幽静的小院之中,快步走出了一个青稚美丽的少女。

    赵月儿刚刚走出小院,看到了姐姐身后那清俊的少年,勐然停在了那里,吃吃道:“罗晨师兄”

    罗晨看到那美丽的少女,也是微微一怔。

    依旧是那张清丽脱俗的美丽小脸,比记忆中的小姑娘却是高了半头,一袭藕荷色的长裙覆盖在纤弱的娇躯之上,站在那里正如一朵含苞欲放的清莲一般。

    罗晨只见过一次赵月儿,他记忆中的赵月儿,仍然是卧龙山脉上假扮乞儿的小女孩儿,没想到一年多后再见之时,她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赵月儿站在小院之外,看着同乘一骑的刘语熙和罗晨,小脸上现出讶异之色。

    “姐姐,你怎么和罗晨师兄”

    “好弟弟,下来吧。”刘语熙盈盈浅笑,飘然下了马背,罗晨也是连忙跟着跳了下来。

    “这是我的师妹赵月儿,你叫她月儿好了。”刘语熙看着赵月儿轻笑道“不过不用我介绍,月儿你可是早就认识了,小丫头从卧龙山脉回来后,还天天念着你呢?呵呵。”

    “姐姐,人家哪有。”赵月儿不满的跺了跺脚,小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绯色。

    见到罗晨没有说话,赵月儿娇嗔的撅了撅嘴,看着罗晨不满道:“罗晨师兄,你不会忘了我吧。”

    “呵呵,哪有啊!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罗晨无奈一笑。

    见到赵月儿,他也觉得有些尴尬。

    赵月儿当初不过因为一件小事,居然是赠送他一件空间容器,而且那空间容器等级还颇高,即便是现在,他也没有得到过更好的空间容器。

    他一直觉得受之有愧,可是因为圣老的缘故,又无法把这个空间容器还回去。

    他在天南山脉之行中倒是也得到了一件空间容器,可是用那样的货色来还给赵月儿,未免有些不够厚道。

    赵月儿星眸闪动,看着罗晨一脸喜悦之色,开心道:“罗晨师兄,终于又见到你了,姐姐,你怎么想到把罗晨师兄带上山来了。”

    刘语熙叹息一声道:“月儿,看来你还不知道这几日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赵月儿撅嘴道:“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告诉我啊!他们什么事情都瞒着我的,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语熙道:“既然你不知道,我也就不说了,告诉你也是徒增烦恼而已。”

    赵月儿不满的娇哼一声:“不告诉我算了,栖霞宗的事情,我才懒得理会。”说着看向罗晨开心道:“罗晨师兄,我送你的那个礼物好用么。”

    罗晨此时更觉尴尬,点头道:“好用,很好用”

    这样欠着人家的,罗晨自己也是感觉非常不好意思。

    “月儿,这是一个空间容器,虽说比不上你那个,可也勉强能够使用”

    这一枚戒指,正是罗晨参与梦幻小队猎杀荒兽之行的战利品,是齐天分配给他的,也是一个不错的空间法器。

    “给我的礼物么。”

    赵月儿娇躯一闪到了罗晨面前,小手抓过戒指,快速的戴在了手上,开心的举起小手道:“罗晨师兄,好看么。”

    罗晨苦笑一声,空间法器又不是真的饰品,好看不好看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连连点头道:“好看,好看,呵呵。”

    赵月儿的小手雪白柔嫩,在阳光的照耀下近乎透明一般,看上去极为的美丽,她开心的摇动着小手,美丽的小脸上现出兴奋之色,脆声道:“罗晨师兄,这还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哦,我真的很高兴”

    刘语熙看着赵月儿精灵般的身影,心中也是叹息一声。

    “好师妹,一定要闯过那一关,好好长大啊”

    看着小丫头开心的样子,罗晨心中很是惭愧。

    “月儿,流星陪你去玩吧,这次我带罗晨回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师祖他们还等着我呢?”刘语熙轻声道。

    “哦。”赵月儿轻点臻首,乖巧可爱的看着罗晨道道“罗晨师兄,那你去吧,等你忙过了,再来找我玩啊!嘻嘻。”

    “好的,一定。”罗晨连忙道。

    “流星,来,跟我下山去玩吧。”赵月儿走过去拍了拍流星的脑袋,轻声道。

    流星长嘶一声,摇头晃脑甚是不满,它刚从栖霞峰下爬上来,怎么现在又要下去。

    “跟我来嘛,我带你下山去喝你最喜欢的仙人醉,难道你不想喝么。”赵月儿嬉笑道。

    流星身躯一震,瞬间便是来了精神,愉悦的长嘶一声。

    “咯咯。”赵月儿得意的笑了,纤足轻轻一点地面,便已落到了马背之上。

    “姐姐,罗晨师兄,我下山去了啊!”赵月儿甜甜一笑,轻轻抖了抖马缰“流星,跟我喝酒去。”

    流星愉悦的一声长鸣,四蹄翻飞向着台阶冲出,顷刻间便是不见了踪影。

    罗晨暗暗好笑,看来这流星原来还是个酒鬼,至于流星能够听懂人话,这个是他早就知道的,当初在铁背马森林之中时,流星便能听懂他说的每一句话。

    刘语熙看着赵月儿远去的方向,心中也是叹息一声。

    小丫头从卧龙山脉回来,便嚷嚷着喜欢罗晨,刘语熙也曾为了这件事情而心中有些纠结。

    她享受着罗晨的喜欢,她也是看出来了,月儿是真心喜欢罗晨。

    虽然她还很可是她的生命,本就是有可能极为短暂的,所以父亲和师祖才那么宠着她惯着她,对于她声称喜欢罗晨的事情,也没有当成是一个笑话。

    而刘语熙明白罗晨喜欢的是自己,所以看到师妹月儿,心中总有一种奇异的愧疚的感觉。

    她比任何人都宠爱这个师妹,所以她总是感觉自己是抢了师妹的东西一般。

    可是如今,一切都又是不一样了。

    她背上肩负的责任,关系着太多太多,所以她只能让师妹感觉到,她和罗晨之间已经有了不寻常的一层关系。

    和罗晨同乘一骑上这栖霞峰,并且让月儿师妹看到,为的便是这个。

    她知道师妹非常聪明,一定会有所察觉。

    可是,。

    开始师妹似乎察觉了什么,然而后来却又完全沉浸在了见到罗晨的兴奋之中,似乎又都是忘记了。

    “先不想这个了,慢慢的月儿会明白的。”

    刘语熙心中叹息一声,轻声道:“好弟弟,我们进去吧,父亲和师祖还在里面等着我们呢?”

    “嗯。”罗晨点了点头,看着广场中央那一座大殿,心中又是不免紧张起来。

    这次要见的人,不仅仅是方圆数千里内权势最大的两个男人,同时他们还是刘语熙的父亲、师祖,罗晨自然希望这次的相见,能够给对方留个绝佳的印象。

    不然的话,纵然刘语熙喜欢自己,也是比较麻烦,想要永远守护着刘语熙,还要看这两个叶家男人的态度。

    “走吧。”

    刘语熙轻声道,转身向着大殿方向走去,罗晨连忙跟上,一颗心又不争气的狂跳起来,额角也是沁出一丝丝汗水。

    刘语熙自然是觉察到了这一切,不过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百余丈的距离,感觉却是那么的漫长。

    走到大殿之外,踏过十几道台阶,便是到了大殿的门口。

    “师祖,罗晨到了。”刘语熙站在门外恭敬道。

    “进来吧。”大殿之内,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刘语熙当先走了进去,罗晨也是连忙跟上,由于心中太过紧张,居然是在门槛之上绊了一下,险些跌倒。

    刘语熙见了,嘴角也是微微勾了起来。

    “呵呵,好孩子,不用紧张,来过来。”那苍老的声音道,声音里满是慈祥之意。

    罗晨看了过去,见大殿里光线极为昏暗,在大殿的最深处,有着一个白须白眉的老者,虽然是坐在那里,却是和常人站着差不多高大,老者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慈祥之色。

    大殿之中有着两行座椅,分布在两侧,其中的一个座椅之上,坐着一个文弱的中年男子,脸上满是病容。

    显然这两位,便是栖霞宗的宗主和少宗主,在天南以南威名赫赫的叶林旭和叶文良了。

    罗晨看着二人,脸上却是现出一丝古怪之色。

    叶林旭身上的气息他完全感受不到,显然是一位强大的武师。

    而叶文良身上散发的气息居然只是武者六层的样子。

    两个人的身上,都是有着一股暮气,坐在那里让整个大殿都是显得极为的压抑,

    “参见宗主,少宗主。”罗晨躬身道。

    栖霞宗与栖霞铁卫都是等级森严,罗晨自然不敢怠慢。

    “好孩子,不要拘礼,来,坐下说话吧。”叶林旭白眉一掀,笑着说道。

    “属下不敢。”罗晨连忙道。

    “这孩子,让你坐你就做,哪来这么多礼数。”叶文良温和笑道“语熙,你也坐吧。”

    “跟我过来。”刘语熙传音道,走向了叶文良对面的椅子,罗晨跟了过去,挨着刘语熙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晨,这么多年不见,你已经快要长成大人了。”叶文良看着罗晨笑道“还记得伯父么,我还抱过你呢?”

    罗晨愕然,没想到叶文良会说这样一句话。

    他的记忆力本就极好,自然也是想起了当年之事。

    当初第一大队时常驻防栖霞城,自己全家便住在栖霞峰下的宅邸之中,当年刘语熙老是拿棒棒糖来馋自己,却从来不给自己吃,而带刘语熙去自己家的,似乎便是眼前这位男子。

    不过当年罗刚师兄可没让自己称唿什么伯父,就连罗刚师兄也是一直称唿他为少宗主。

    “记得一些,小时候你经常带着刘语熙去我家。”罗晨道。

    “呵呵。”叶文良笑了,感慨道“小晨,当年你不过是个三尺幼童,如今却已经快赶上你罗刚师兄高了,看到了你,就像是看到了罗师兄,想起了当年我们一起征战的日子,小晨,你罗刚师兄现在可好。”

    罗晨摇了摇头,涩然道:“罗刚师兄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自从卧龙山脉被焚毁,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他也是一年多没有再见到那个伟岸的身影了。

    “小晨,罗师兄现在没有和你联系了么。”叶文良轻声道。

    “师兄说让我自己闯闯,然后就离开了。”罗晨轻声道,关于这件事情,他也不想说太多。

    叶文良和叶林旭对视一眼,都是现出了然之色。

    “终究非池中之物啊!”叶林旭感慨一声。

    罗晨微微错愕,不过也没有敢问。

    叶文良呵呵一笑,看着罗晨道:“我和你师兄情同手足,没有你罗刚师兄在战场上为我挡了一剑,我早就死了,小晨,你和你罗刚师兄离开栖霞城时才六岁,没想到居然能够记起当年的事情,那你可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常带语熙去你家。”

    “父亲。”刘语熙脸色微红,不满的瞪了叶文良一眼。

    “呵呵,语熙不让说,那我就不说了,不过你早晚会知道的,呵呵。”叶文良见刘语熙小脸泛红,也是笑了起来。

    叶林旭咳了两声,接口道:“小晨,当年你师兄便是难得的人才,若不是出了意外,早晚会担任统领之职,甚至成为武师进入长老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师兄的天赋已经是极强的了,没想到你的天赋更胜于你的师兄,你在西线战场上的表现,宗门都很清楚,你的功劳,也绝不会抹煞。”

    “不过我们都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会在道纹之路上有着这么高的天分,温申能有你这样的弟子,定然也是死而无憾的了。”

    “小晨,你是温申的弟子,应该知晓一个道纹师对于宗门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需要你继承温申的衣钵,为宗门制作道纹套装,当然也会给你相应的酬劳,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什么要求,都可以说出来,宗门会为你提供最好的条件,也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