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人才难得
    马车的速度极快,路上行人躲避不及的,直接被青獒直接撞飞,死于非命

    马车造型奇特,前部有,个小小的平台,后面才是车厢平台之上,站着,个体型魁梧如山的车夫,和两个清丽的侍女

    三人脸上都涂着奇异的油彩,看着青獒撞飞,个个行人,有任何的表情仔细看时,却可以在三人脸上看到压抑着的兴奋与恐惧

    四头青獒拉着马车一路疾驰,终于是来到了破云宗的山门之外。

    这是一个坐落在山谷中的小城,山谷中心处有着一座极为巍峨的血色神庙,那里便是破云宗权力的中心,如今也是尹华婉的住所。

    “宗主大人!已经到了!”

    马车在山谷之外停了下来,车夫恭敬道,声音微微颤抖。

    车厢之内,顾才风疯狂的嘶吼着,快速结束了这一次战斗。

    “该死的贱女人!”顾才风瘫软的倒在车厢内,咬牙骂道。

    尹华婉慵懒的站起身来,淡淡的白光闪过,娇躯上的淤痕完全消失,身体再次变得完美无瑕。

    一袭如火的红衣出现在她的身上,脸上的媚色瞬间一扫而空,一股高傲霸气的气息显现而出。

    顾才风呆了一呆,冷笑道:“贱女人,你的演技还真不错!”

    尹华婉冷傲一笑,修长的从红衣内闪电般踢出,如同铡刀一样狠狠地劈在了顾才风的身上。顾才风惨哼一声,身躯重重地撞在马车的车厢之上,嘴角也是流出了一丝鲜血。

    “不要以为我用过你一次,你就有资格这样跟我说话!”尹华婉讥讽的看着顾才风道,“还有,你不想你夏溧城顾家绝后的话,就给我闭嘴,什么都不要说!”

    顾才风闷哼一声,愤愤地瞪着尹华婉,不再说话。

    “我再说一遍,不要把我尹华婉当成那种为了男人不顾一切的蠢女人!我这破云宗的宗主之位,本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来的。你若再出言不逊,不用去见长老会的老家伙,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尹华婉说着,又是一脚踢在了顾才风的身上:“穿上衣服!”

    顾才风穿上衣服,跟着尹华婉走出车厢。尹华婉看着车夫和两个脸色发白的侍女,淡淡道:“你们现在死了,你们的家人便不用死了!”

    “是,宗主!”三人面色一惨,各自拿出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入心窝之中。

    尹华婉看着三人倒了下去,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一把提起了顾才风。顾才风只感觉眼前景物一阵变幻,便已经到了山谷中心的神庙之前。

    整座神庙高达百丈,通体呈金红之色,上面有着极为繁复的雕饰。神庙坐落在一个巨大的祭坛之上,神庙之外祭坛之上有着两排座位,尹华婉落在了最高的那个宽大座位之上,随手把顾才风重重地掼了出去。

    顾才风重重地跌在了地上,忍不住惨哼一声,咬着牙站了起来。

    在两边的座位之上,坐着十几位强者,看上去年纪都是颇为不见到尹华婉出现,同时离开座位,恭敬地跪伏在地上,齐声道:“参见宗主!”

    “免了,都起来吧!”尹华婉冷漠的挥了挥手。

    “谢宗主!”强者们同时道,又都站了起来,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之上。

    “这位就是顾才风,葬送我两千獒骑的罪人。不过他说他以两千獒骑为代价,击杀了栖霞宗的道纹师温申。若是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尹华婉威严道,“冉长老,你负责本门情报搜集,说说你的看法。”

    “是,宗主。”一位脸上有着油彩的中年汉子站起身来。

    顾才风心中狂跳,死死盯着那中年汉子。他知道他的生死,便掌握在这汉子的手里了。

    他确定温申是道纹师,却不知道温申是不是真的死了,毕竟当时温申不过是吐了两口血而已,这对于一名武师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所以他这几日对于活下去已然绝望。

    然而他毕竟不甘心,所以他自然希望这中年汉子能带来对他有利的消息。

    冉长老目光扫过众人,然后向着尹华婉微微躬身,大声道,“宗主,根据情报分析来看,这个顾才风说的大部分有可能是真的!”

    “真的!”顾才风心中猛然一震,脸上现出狂喜之色。

    “这么说来,温申居然是真的死了!”

    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顾才风长出了一口气,身躯几乎完全瘫软。

    冉长老的话,也是让长老们脸色剧变。不过当着尹华婉的面,她不说话,谁都不敢出声。

    尹华婉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冷淡道:“说说你的判断。”

    “是,宗主!”

    冉长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大声道:“宿乐平原一战,我破云宗损失了两千獒骑,栖霞铁卫方面也损失了几百名铁卫。按照栖霞铁卫的规矩,他们都是葬在了战场附近。这里面便有着温申的坟墓。”

    “嗯,继续说。”尹华婉淡淡道,“这一点并不能证明他他就是道纹师。”

    冉长老道:“参与宿乐平原一战的宿乐域士兵,足有二十万之众。我们也是探查清楚,当初顾才风的确是大喝温申是道纹师,命令所有獒骑围攻温申!”

    顾才风冷笑一声,显得甚为得意。

    冉长老看了一眼顾才风,大声道:“我们汇总了这些年来关于温申的情报,发现每次栖霞铁卫测试过后,温申都没有立刻返回驻地,而是要在栖霞城呆上一段时间。若是补充的铁卫数量少,他呆的时间也短,若是补充的铁卫较多,他呆的时间也就长一些。”

    “而且这次宿乐平原之战,他击杀两位同级别的统领也是极为快捷,我们的那两位统领也是武者九层,却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他们的死,不是死在硬碰硬的较量上,而是被温申靠着变化直接杀死!温申的感知能力强大,也是毋庸置疑的了!”

    尹华婉沉默片刻,徐徐道:”这么说来,温申应该就是栖霞宗的道纹师了!他每次栖霞铁卫测试过后呆在栖霞城,便是为那些小崽子们制作道纹套装。他能够杀死两位统领,也是靠着灵魂的强大。”

    冉长老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

    “还有没有别的证据?”尹华婉道。

    “没有了。”冉长老摇头道,“不过等一段日子,应该就能够确认了!这次的宿乐平原一战,栖霞铁卫受伤者也极多,铠甲损坏的也有不少,若是他们的铠甲不能及时得到修复,那么这个消息基本就可以确定了!”

    “那就再等等吧!”尹华婉点了点头道,“过一段日子,我们再确认。这件事情,必须要谨慎。”

    “温申一定是道纹师,我敢打赌,他一定是道纹师!”顾才风大声叫了起来。

    “是非曲直,等到我们确认再说!”尹华婉冷冷的看着顾才风道,“若是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是一位道纹师,本座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冉长老看了一眼顾才风,嘴角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大声道:“宗主,温申的身份基本已经确定,不过为了谨慎起见,等一段日子再最后确认也是好的,毕竟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不过这个家伙,对你说了假话,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确认。”

    “哦?”尹华婉脸色一寒,冷冷道,“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冉长老道:“顾才风的确喊过温申是道纹师,也下令全军围攻温申,这些都是事实。不过温申根本就没有死在战场之上,他也不是被人杀死的。他是此战过后,才吐血坠马,三日后就死了。顾才风说温申是被他击杀的,根本就是胡扯八道!”

    顾才风脸色猛然一变,愣在了那里。

    “宗主,这件事情是二十万大军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瞒过众人。顾才风实在可恶,竟然信口雌黄欺瞒宗主,实在是罪该万死!”冉长老大声道,看着顾才风,脸上现出一丝快意的笑意。

    “你是说,温申是吐血之后死的?”尹华婉并没有理会顾才风的问题,皱眉沉默片刻之后,轻声道,“温申也是一名强者,恢复能力极强,就算是负伤吐血,又怎么会死?”

    “宗主,温申在战场上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势。他吐血而死,实在是极为怪异。不过宿乐域传来的消息,他应该是累死的。”冉长老躬身道。

    “一个武者九层的强者,累死在战场之上?这怎么可能?”尹华婉沉思片刻,目光陡然一亮,“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宗主,你明白什么了?”冉长老小心问道。

    “冉长老,各位,不用再等待了。我已经可以确认,温申就是栖霞宗的道纹师!栖霞宗的道纹师,已经死了!”

    尹华婉亢奋的站了起来,眼眸之中寒芒闪烁,沉声道:“过去我们所谓破云宗是天南第一宗门,其实大家都清楚,那不过是愚弄普通人而已。不过现在我们成为天南以南第一从宗门的机会,终于是到来了!”

    众长老相互看了看,虽然心中迷茫,但也都是站了起来。

    “宗主请吩咐!”

    尹华婉大声道:“尽开府库,搜集一切财物,把能带的都带上,立刻赶往白光门,能够换多少獒骑套装,就换多少獒骑套装!我们要即刻扩军,准备和栖霞宗进行决战!”

    “是,宗主!”众长老都是大喝一声。

    “还有,冉长老,把这个情报,即刻发给昆玉宗的柳依萱。这个情报,对于她成为昆玉宗的宗主也非常重要。”尹华婉继续道。

    冉长老躬身点头:“属下明白!”

    “呵呵!没有了道纹师,我看着栖霞宗还如何嚣张!”尹华婉冷冷一笑,“他们没了道纹师的事情,一定会尽量隐瞒,各位长老,我们也不要外传这件事情。我们暗地里积蓄力量,到时候联合昆玉宗,一起瓜分栖霞宗的领地!”

    “是,宗主!”众长老齐声吼道。

    尹华婉的目光,终于是落在了顾才风的身上。

    “温申是道纹师不错,已经死了也不错,不过却并非是你杀的。顾才风,你竟然敢欺瞒我!你的功过,还真的是很难说啊!”

    “宗主,不管他有什么功劳,犯了欺瞒宗主这一条,便是死罪。”冉长老大声道。

    顾才风脸色阴沉,狠狠地瞪了冉长老一眼。

    冉长老讥讽一笑,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直接压迫向顾才风,顾才风闷哼一声,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他这才意识到,能够坐在这里的,至少也是一层武师,在这些人的面前,他可有嚣张的资格。

    尹华婉脸色一寒,狠狠瞪了冉长老一眼,冉长老连忙收敛了气息,低下头去。

    “三叔,此事你有什么看法。”尹华婉看向了一位白须黑眉的老者。

    那老者站了起,向着尹华婉微微躬身,沉声道:“在温申二十万大军之中,能以两千青獒军换取数百名栖霞铁卫性命,已是不错的战果,能够果断命令全军攻击温申,击杀了栖霞宗的道纹师,更是弥天大功,我也曾去看过此人的训练,此子绝对是个人才,纵然曾经欺瞒宗主,可是有着这一份天大功劳,什么罪过都可以抵消了。”

    “宗主,人才难得,我破云宗正欲大肆扩军,若是有此人帮助整军,青獒军战力至少提升一半,再说我破云宗尹家向赏罚分明,这样有大功之人,是一定不能杀的。”

    “三叔的意思,是留着他了。”尹华婉蹙眉道。

    “留着他,但必须为我所用。”白须黑眉老者点头道“我知道他是昆玉宗的人,但绝不能放他回昆玉宗,将联手灭掉了栖霞宗之后,我们破云宗和昆玉宗谁在这天南以南做主,怕是也少不了一番龙争虎斗,此人在破云宗和在昆玉宗,对于局势影响也会极大,所以他若是愿意留下,宗主不妨饶他这次欺瞒之罪。”

    “天阳长老,此时怎可如此处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