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叫师祖
    “天阳长老,此时怎可如此处置。”

    那负责情报的冉长老急道“我破云宗自信任宗主上任以来,一向是杀伐果断,令行禁止,所有敢于欺瞒宗主之人,哪个不是人头落地,好容易有了这上上下下铁板一块的局面,怎么能够轻易破例。”

    尹天阳目光如电看了冉长老一眼,冷喝道:“冉斩龙,注意你的身份,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冲撞我的罪过,可也不你为什么针对这个小子,你以为我不清楚么。”

    冉长老脸色一滞,说不出话来。

    尹华婉蹙眉良久,轻轻点了点头:“三叔的话很有道理,不过冉长老也是忠心可鉴,我不怪你,顾才风,虽然温申不是你所杀,但毕竟是因你而死,这份功劳能不能抵消你欺瞒本座的罪过,那就要看你如何选择了,我来问你,是否愿意留在我破云宗之内,助我训练青獒军。”

    顾才风咬牙道:“愿意。”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虽然心中放不下柳依萱,可是他也不愿自己夏溧城顾家香火真的断绝,天知道忙了这三日,在尹华婉肚里留下点儿东西没有,所以他只能是暂且答应下来,先让自己活下来再说。

    只有活着,才能继续播种,完成为夏溧城顾家开枝散叶的任务。

    “甚好。”尹华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既然如此,我便把北郡一郡之地封赏给你作为你的领地,北郡之内所有城主都是你的部属,你便在北郡之内为我破云宗训练青獒军,助我踏平这天南以南。”

    “北郡。”

    “天哪,这太疯狂了。”

    “这封赏也太重了吧。”

    迫于尹华婉的威势而一直压抑着的长老们此时终于是有了一些骚动,显然这待遇也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尹天阳也是皱眉道:“宗主,北郡可是大郡,虽然是一郡之地,大小却顶的上别的郡的几倍了,这样的赏赐,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依我看赐予他一座郡城作为领地,也就是了。”

    “是啊!宗主。”

    “这北郡比你的查云域还大一倍不止呢?全郡赏赐给此人,未免太多了。”长老们也是乱纷纷的叫了起来。

    尹华婉玉手在座椅扶手上轻轻拍了拍,噪杂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很过分么,我不觉得啊!”尹华婉目光扫视四周,淡淡道“若非此人击杀栖霞宗的道纹师,我们怎么能有这席卷天南以南的良机,刚才三叔也说了,有此人整军,我青獒军的战力足可提升一半,我们这次扩军之后,将会有数千甚至上万的青獒军,一半的战力,又是价值多少,北郡对于我破云宗是大郡,可我们席卷天南以南之后,又将得到多少个北郡,我意已决,诸位不要再言。”

    尹华婉身上,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众人脸色都是一变,再也不敢说话。

    顾才风实力最弱,再加上已经有了伤势,被这强横无匹的气息压迫,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看着高坐在宝座上的尹华婉,宛若是在面对着一头洪荒凶兽一般,顾才风想起不久之前这个女人还被自己按在身下肆意冲撞,感觉如同是做了一个不真实的梦。

    尹华婉嘴角微微翘起,旋即脸上又没了任何表情,看着顾才风道:“我知道你是夏溧城顾家的独苗,从今日起,你便是北郡之主,北郡从今日起,便改名为北顾郡,郡城寒冰城,便改为夏溧城,一郡之地,足够你夏溧城顾家开枝散叶了吧。”

    夏溧城,顾才风身躯一颤。

    自从父亲顾绍辉被乞丐杀手袭杀,夏溧城顾家血战灭族之后,真正的夏溧城便一直留在了栖霞宗的领地之内,光复夏溧城是他和大哥顾庆平的梦想,可是昆玉宗方面根本没有重新夺下那个边郡的打算。

    他和大哥顾庆平无奈之下,只好退而求其次,想要以军功再次获得一城之地作为封邑,再次建立起庞大的家族,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未能如愿。

    而如今,在这破云宗的领地之内,他竟然是得到了一郡之地,而且郡城的名字,被命名为夏溧城。

    原本他的心中,还有着暂时敷衍尹华婉,然后伺机逃回昆玉宗的打算,那个眼眸清澈干净的柔媚少女,目光早已照进了他的灵魂深处,可是这一刻,听到夏溧城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心中也是剧烈的挣扎起来。

    夏溧城。

    虽然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个地方的影子,可是从大哥一次一次的述说中,那个城市在他的脑中便如同是无数次见过一般,奔波这么多年,为的就是重现家族的荣耀,而如今尹华婉却是把一座夏溧城摆在了他的面前。

    “顾才风,还不拜谢宗主大人。”冉斩龙怒喝道,眼中有着一丝不甘之色。

    顾才风看着坐在高处的尹华婉,终于是低下头去,跪在地上叩首道:“多谢宗主大人。”

    尹华婉眼底现出一丝莫名的笑意,脸色却是极为的平静。

    这次临时召开的长老会会议到这里便是结束了,武师们一个个跪拜尹华婉后,离开了祭坛各自散去,负责宗门财务的两位长老则是立刻赶往府库,开始盘点宗门现在的财物,计算能够买到多少头青獒,多少套道纹之路套装,而顾才风则是在大长老尹天阳的亲自陪同下,乘坐马车赶往北顾郡,准备接受这块领地,同时为接下来的青獒军训练做准备。

    尹华婉离开座位,款步走进神庙之内,负责情报搜集的长老冉斩龙也是跟了进去。

    神庙之内空空荡荡的,穹顶高达百丈,没有任何支柱,在神庙最里面,有着一座极为高大的男子塑像,衣着看上去极为古朴,似乎是上古时期的人物。

    神像之下有着一个小小的平台,颜色黝黑,光滑如镜,这个小小的平台便是破云宗代宗主在神庙内栖身之所了。

    尹华婉在石台上坐了下来,一截如玉的白嫩小腿从红衣下露了出来,冉斩龙看得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小腹之内瞬间升起一股热流,目光也是变得极为的灼热。

    尹华婉似乎没有注意到冉斩龙的目光,两腿微微交叉,另一截白嫩小腿也是显现出来,冉斩龙看着那一双雪白的美腿,再也无法挪开眼睛。

    “斩龙师兄,你倒是厉害,搜集情报居然是搜集到我头上了。”尹华婉看着冉斩龙温柔一笑“看来这几日我做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冉斩龙默然点头,脸上现出一丝痛苦之色。

    尹华婉微笑道:“知道了就知道了吧,斩龙师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长老会中唯有你和我关系最好,这次的事情我便不和你计较了,不过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

    冉斩龙痛苦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个小子,他有什么好的。”

    “斩龙师兄,怎么说呢?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是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也尝试过试着接受你,可是看到你脱光衣服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感到的是无比的厌恶,我还是不能接受一个一直当做师兄的人成为自己的男人,可是顾才风我一见就非常喜欢啊!”尹华婉歉意的看了一眼冉斩龙,叹息一声道。

    冉斩龙沉默不语。

    “斩龙师兄,我和他的缘分,也就这三天而已,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去找他了。”尹华婉轻叹道“我现在是破云宗的宗主,这次是我们宗门崛起绝佳的机会,我不会再别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的,斩龙师兄,你的情报搜集对我很重要,你还要继续帮我啊!”

    冉斩龙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发过誓,我会永远守护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助你。”

    “呵呵,还是你对我最好。”尹华婉宽慰一笑,脸上也是现出一丝疲惫之色“斩龙师兄,你想要对我最什么,就做什么吧,只要不真的对我那样,我都不会怪你的。”

    冉斩龙涩然一笑,轻轻走到尹华婉身边,跪伏在地上,轻吻起那雪白柔嫩的美腿来。

    尹华婉叹息一声,眼底现出一丝淡淡的厌恶之色,眉头也是微微颦起。

    “师兄永远是只能当师兄啊!”

    十一月初四。清晨,栖霞峰上。

    罗晨夜里依旧只睡了两个时辰,清晨起来后,便早早的离开了小院,来到了外面的广场之上。

    来到栖霞峰顶已经三日了,他对于这里也是有些了解。

    栖霞峰绝顶是叶家人生活的区域,唯有刘语熙一家住在这里,另外就是寥寥的几个忠仆了,都是一些低等级强者,负责一些繁杂事务。

    这些人并不是叶姓之人,叶姓之人现在唯有叶林旭、叶文良、赵月儿而已。赵月儿的母亲也是居住在这峰顶之上。

    罗晨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虽然舍不得离开刘语熙,可是云岚分队刚刚占据和稷郡,深入昆玉宗腹地之内,他身为百夫长,自然是放心不下,所以也想尽早赶回去看看。

    在临走之前,向少宗主和宗主辞行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罗晨离开小院之后,直接便是向着大殿方向走出。

    大殿门口处,正站立着一个一袭紫衣的绝美少女,晨风卷起她的发梢,宛若是梦境里走出来的精灵。少女看到罗晨走了过来,嘴角微微翘起,幽潭般明净的眼眸中现出浅浅的笑意。

    今日辞行,是昨晚二人便商定的,所以刘语熙一早起来,在这里等着他了。

    一对少年男女相视一笑,心中都是温暖异常。

    “走吧,罗晨。”刘语熙伸出柔软的小手,拉住了罗晨的手。

    罗晨心中一阵狂跳,看了一眼刘语熙。刘语熙向他轻笑着点了点头,拉着他迈步走入了大殿之中。

    罗晨脸色涨得通红,额头上渗出汗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去的。

    明白刘语熙的心思是一回事,可是这样见刘语熙的家人,他还是感到极为紧张。

    “师祖,父亲,罗晨要回边界去了,今日特地来向你们辞行。”刘语熙的声音在罗晨的耳边响起,有如天籁。

    罗晨声音微微颤抖,低声道:“拜见宗主,少宗主!”

    叶文良和叶林旭见罗晨和刘语熙携手进来,也是微微错愕,相视一眼之后,脸上都是现出了开心的笑意。

    这件事情刘语熙并未和他们说过,如今刘语熙这样做,显然是用行动来向他们表明态度。两年之约的时间还未到,刘语熙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二人自然都是极为的开心。

    至于罗晨的态度,从他现在的样子便可以看出来了。对于自家丫头的魅力,两人都是极有信心的。

    叶林旭看着罗晨大笑道:“好,很好!哈哈!”

    叶文良笑道:“小晨,不用这么拘礼,以后你叫我叶伯父就是了,至于老爷子,你跟着语熙叫师祖便是,哈哈!”

    罗晨听了冷汗连连,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唯有沉默不语。

    刘语熙娇嗔的瞪了父亲和师祖一眼,若无其事的松开了罗晨的手,脸上也是现出一层浅浅的绯色。

    她这样做,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的。让她当着两位长辈的面一直拉着罗晨的手,她也是感觉不好意思。

    看着罗晨面红耳赤的样子,刘语熙眼眸深处现出一丝揶揄的笑意,心中也是感觉极为温暖。

    “小晨,以后不要再叫我宗主了,跟着语熙叫我师祖就行了!”叶林旭白眉微扬,开心笑道,“今后栖霞宗的将来,就要看你们两个人了!你要好好保护语熙,知道么?”

    “师祖”罗晨费了半天劲,终于是说出了口,红着脸连声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刘语熙的。”

    “我知道你会的。”叶文良微笑道,“小晨,等到你成为二层道纹师,便是我栖霞宗踏平这天南以南之时。我和你师祖身体都不算好,我们希望能够活着看到那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