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宗主令
    “后来楚洛灵气焰越来越嚣张,最后嫌边界上的小打小闹不过瘾,居然是直接下了战书,向我栖霞宗的栖霞铁卫进行约战。”

    “约战。”罗晨微微错愕。

    “对,约战。”叶文良道“楚洛灵送来信函,要带领两千烈豹队,与我栖霞铁卫在铁新川上决一胜负,那时昌永郡还在昆玉宗的手中,铁新川也是昆玉宗的地方。”

    “楚洛灵在信里说,由于不愿平民受到伤亡,所以才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和我栖霞宗一决高下的,双方都不使用武师,也不可有武师在场,更不能使用仆从军队来进行混战。”

    “我栖霞宗是天南第一宗门,面对着挑战,自然不会畏惧,于是我们便集结了栖霞铁卫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的全部力量赶赴铁新川,与楚洛灵的两千烈豹队一决高下。”

    “这一战,便是你师兄的最后一战了,也就是在这一战中,罗师兄才失去了手臂。”

    罗晨脸上神色变幻,点了点头,原来罗刚师兄的最后一战,是在铁新川中。

    铁新川他也数次经过,从没有发现当年交战的痕迹。

    不过也是,当年的那一战,已经过去近十年了,战场之上还能留下什么呢。

    叶文良轻声道:“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两千铁卫,对战对方的两千烈豹队,这种硬碰硬的对撞,其壮观可以想象。”

    “单论铁卫的个人素质和坐骑铁背马来说,我们的栖霞铁卫自然是要占据一些优势,可是楚洛灵指挥下的军队,也是不同的。”

    “两千栖霞铁卫对阵两千烈豹队,这一战在铁新川上打了大半天,两千烈豹队的伤亡,竟然是比我们的栖霞铁卫多不了太多,我们的两位最强者,第一大队的统领赵统和第二大队的统领秦月也都是身负重伤,而对方的最强者中,另一名烈豹队的统领战死,楚洛灵却是丝毫无损。”

    “在楚洛灵的指挥下,烈豹队居然是慢慢的扭转了劣势,形式也是变得极为的混乱和微妙,当时你师兄是百夫长,也已经战到精疲力尽,不过这时他却突然爆发,积聚最后的力量对着楚洛灵来了一次冲锋,弄浪三重的力量,让他暂时有了能力,楚洛灵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是身负重伤。”

    罗晨目光闪动,继续听着。

    叶文良看了一眼罗晨苦笑道:“小晨,你的师兄,在栖霞铁卫中威名赫赫,被称为是最有可能成为统领的百夫长,他戎马半生,对于宗门的忠诚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也不允许任何人怀疑他的忠诚。”

    罗晨心中勐的一颤,他知道叶文良终于是要说到重点了。

    “没有人可以怀疑我罗师兄的忠诚,谁都不可以。”叶文良道“不过那一战里面,的确是似乎有着一些特别的事情发生。”

    “与别的烈豹队不一样,楚洛灵永远是一身轻装,从不挂甲,对于自己的实力,她显然有绝对的自信,她的脸上永远是覆盖着面纱,从来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真面目。”

    “被罗师兄一次冲锋打成了重伤,楚洛灵知道这一战已经败了,竟然是直接用上了最后的拼命武器,噬骨蚀心。”

    “噬骨蚀心毒性何其厉害,当场便有着大批的双方铁卫沾染,大部分都是直接死于非命,我们这边,两位统领赵统和秦月都沾染了这种寒毒,幸亏我那罗师兄反应够快,把两人从噬骨蚀心覆盖的范围内救了回来,同时还救了不少的普通铁卫。”

    “噬骨蚀心的毒性急剧蔓延,所过之处便是一片白地,双方铁卫快速的躲避着这恐怖的噬骨蚀心,很快便是脱离了战斗,这一场大战便这样突然就结束了。”

    “这一战,栖霞铁卫和烈豹队两败俱伤,烈豹队方面,楚洛灵使用了噬骨蚀心之后,根本无法活命,直接死在了战场之上。”

    “不过我们这一方,赵统和秦月沾染了太多的噬骨蚀心,回来之后便先后去世了。”

    “而引起争议的,便是秦月在去世之前说过的几句话。”

    “什么话。”罗晨急促问道。

    叶文良道:“秦月是被罗师兄救回来的,对于罗师兄却没有任何感激之意,她去世前告诉宗门,罗师兄原本可以直接杀死楚洛灵,可是却手下留情,给了她发动噬骨蚀心的时间。”

    罗晨脸色微变。

    叶文良无奈的叹息一声道:“根据秦月的说法,你师兄弄浪三重一个冲锋,已经把楚洛灵给生生冲落烈豹之下,原本他的战枪就要轰爆楚洛灵的头颅,却只是挑落了楚洛灵的面纱。”

    “楚洛灵从不挂甲,脸上覆盖轻纱,从没有人看到过她的真面目,而这一次,你师兄却是看到了。”

    “你师兄挑落了楚洛灵的面纱之后,战枪勐然顿住,对楚洛灵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是什么。”罗晨惊疑问道。

    叶文良无奈的看了罗晨一眼,摇头道:”真真假假,谁也搞不清楚,不过秦月说的是,罗师兄挑落了洛灵夫人的面纱之后,战枪即刻顿住,惊唿了一声:怎么是你,”

    罗晨听了,脸色又是微微一变。

    “若非你师兄手下留情,洛灵夫人直接就被他杀了,根本没有发动噬骨蚀心的时间。”

    “而洛灵夫人在罗师兄手下留情之后,本来是不必发动什么噬骨蚀心的,她身上没有铠甲,又是强者,虽然受了不轻的伤势,可想要脱身离去还是极为容易的,可是她却选择了发动噬骨蚀心,自己也是被反噬而死。”

    “你的师兄显然认识洛灵夫人,而洛灵夫人被你师兄战枪挑落面纱之后,反应本也极为怪异,她完全不必死的,结果却是死了,秦月还说,洛灵夫人被你师兄看到面容后,脸色极为的尴尬。”

    “说完这些,秦月统领便去世了,在场的第二大队的铁卫们虽然参与了此战,却并未观察到这些细节,听了秦月的话,自然是极为愤慨,而我们去询问当时尚未去世的第一大队统领赵统,赵统只是叹气,什么也不肯说,不久之后也是去世了。”

    “因为这件事情,第二大队的铁卫们不少人责骂罗师兄是叛徒,开玩笑,罗师兄怎么可能是什么叛徒,罗师兄在我们第一大队是英雄,,我曾在第一大队中服役,习惯吧自己看做是第一大队的一员,呵呵,罗师兄在战场之上,不知曾替多少袍泽挡过刀剑,救过多少人的性命,咱们第一大队的铁卫们根本不相信秦月的话,两个大队之间,也是爆发了一些冲突。”

    “而你的师兄在战场上自断一臂,回来后什么都不肯说,根本没有解释什么,便直接带着你们回去了卧龙山脉。”

    “秦月统领临终前说的这些话,导致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之间矛盾重重,而且不少搬弄是非之人随意猜测事情的真相,有的猜想荒诞不经,已经是关乎到你师兄的名誉,所以老爷子才下封口令,禁止谈论这件事情。”

    看着默然不语的罗晨,叶文良苦笑道:“小晨,这就是我所了解的,关于那一战的事情了,我说过,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状况是什么,秦月统领说的可能是事实,也可能不是事实,纵然是事实,你师兄为何会那样反应,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不过我这条命是罗师兄救下的,我相信罗师兄做什么选择,都是正确的。”

    罗晨涩然一笑,心中也是掀起了滔天骇浪。

    一直在苦苦追寻的当年罗刚师兄最后一战的真相,原来是这么回事。

    秦月统领将死之时,恐怕不会恶意中伤罗刚师兄,那么她的话,应该是可以相信的了。

    也就是说,罗刚师兄认识洛灵夫人,或者说,洛灵夫人的真面目,罗刚师兄是见过的,所以罗刚师兄那一枪,便没有刺下去。

    而洛灵夫人被罗刚师兄挑落面纱之后,没有选择逃离战场,而是发动了噬骨蚀心,也是极为怪异的反应。

    赵统统领是罗刚师兄的上司,虽然什么也不肯说,可是也没有否认,说明秦月统领的话应该是真的,他那样的表现,是因为罗刚师兄是他的部下罢了。

    罗刚师兄认识未戴面纱的洛灵夫人,却不认识戴着面纱的洛灵夫人,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

    “小晨。”一声大喝打断了罗晨的思考。

    罗晨一怔,看着叶林旭。

    叶林旭肃容喝道:“小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刚才你伯父已经说过,事情的真相只有你罗刚师兄一个人最清楚,现在你心里想什么,都只是猜测罢了,我们把所知道的的都告诉你了,你要想知道真正的真相,将来可以去问你师兄,我们都相信你师兄的为人,你师兄为人如何,你不知道么,这件事情听过了也就算了,随意臆猜,绝非人子之道。”

    罗晨身躯微微一震,默默点了点头。

    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唯有罗刚师兄自己清楚,自己在这里猜测,是无法知道真相的。

    现在已经知道了宗主下达封口令的原因,再猜测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若是罗刚师兄愿意告诉自己,那么自己将来便会知道这件事情,若是罗刚师兄不愿意告诉自己任何人都会有秘密,做师弟的,自然不该刻意打听师兄的秘密。

    “好了,小晨,这便是我能告诉你的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叶文良轻声道。

    罗晨默默摇头,向着叶文良和叶林旭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走出了大殿。

    叶文良和叶林旭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一声。

    “这孩子是执着之人,恐怕免不了还会猜测这件事情的真相,这件事情告诉他,不过是让他徒生烦恼罢了。”叶文良摇了摇头道。

    叶林旭低沉道:“该面对的事情,终归需要面对,你说的不错,这孩子是执着之人,不过他既然问了,我们便必须要告诉他,不然的话,他心中的疑惑会更大,在这件事情上也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我们现在自然不能让他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他的肩上可是担负着整个宗门的责任。”

    叶文良无奈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文良,我传音让你说出真相,你肯定以为我是想让这孩子多花些时间在宗门的事情之上,不要去浪费时间,你想的不错,这便是我的想法,不过我这样做,可不算是在利用他。”

    叶林旭白眉微扬,沉声道:“我连最宝贝的语熙丫头都送给他了,不久之后,他甚至会成为我栖霞宗的宗主,连栖霞宗都都是他的,栖霞宗的事情便是他自己的事情,为宗门出力,便是为他自己出力,这样做,难道算是利用他么。”

    罗晨走出大殿之外,一阵寒风吹过,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那一袭紫衣的美丽少女正等在台阶之下,见到罗晨出来,微笑着迎了上来。

    “怎么了,不开心了么。”刘语熙见罗晨脸色怪异,拉住了他的手轻声问道。

    罗晨微微摇了摇头,勉强一笑道:“没事。”

    刘语熙嗯了一声,见罗晨不愿多说,也就不再追问。

    “刘语熙,我现在要回去了。”罗晨看着刘语熙幽潭般的眼眸轻声道。

    刘语熙微微点头:“嗯,回去吧,有什么事情,通过军令系统联系我就好,这个你拿着。”

    说着小手一翻,一块精致的木牌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

    罗晨接过木牌看了一下,木牌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正面是栖霞宗的金色云纹徽记,背面有着一个大大的“令”字。

    “这是什么。”罗晨问道。

    “我栖霞宗的宗主令,只有长老以上的强者才知道它的存在,见到它,便如同是见到宗主本人,有了它,你可以调动宗门内任何一名长老。”刘语熙微笑道。

    “宗主令,调动长老。”罗晨微微错愕。

    长老们可都是武师,需要自己仰望的对象,自己居然可以用这令牌来调动武师级别的强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