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偷袭
    长老们可都是武师,需要自己仰望的对象,自己居然可以用这令牌来调动武师级别的强者。

    “罗晨,现在你有着调动宗门所有资源的权力,又可以用这宗主令来命令长老会,其实你现在的权力,便等同于我栖霞宗的宗主了啊!”刘语熙嬉笑道。

    “刘语熙,这个东西我可不能要。”罗晨连忙道。

    刘语熙白了罗晨一眼,娇哼道:“拿着吧,我说过,以后要躲在你的身后,让你保护我啊!你要不拿着,我就只好自己拿着了。”

    “哦。”

    见刘语熙这样说,罗晨哪里敢再说什么,把宗主令收进了金螺空间之内。

    “可是,刘语熙,你自己若是需要这宗主令的时候,又怎么办。”罗晨问道。

    刘语熙盈盈一笑道:“我自己便是宗主令啊!我可是栖霞宗的大小姐,长老会的长老们也必须听我的命令,所以这宗主令,我带不带在身上,根本就没有区别。”

    “哦。”罗晨点头。

    “刘语熙,那我走了啊!”

    “走吧,我送你下去。”刘语熙微微一笑。

    二人手拉着手离开了广场,沿着空无一人的台阶向着栖霞峰下缓缓走去,握着刘语熙柔软微凉的小手,罗晨心中的一丝阴霾也是暂时被抛到了脑后。

    偷眼看着刘语熙那美丽的侧脸,见到她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罗晨的心里也是感到极为温暖,心情慢慢的好了起来。

    空无一人的长长石阶,唯有云雾缓缓飘荡,二人挽着手慢慢向下走着,心中都是有着一些不舍。

    在栖霞峰云雾区域之下,数千丈的高度之内无人居住,石阶山道之旁,一棵大树的后面,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脑瓜。

    赵月儿小脸上挂着一层浅浅的绯色,美丽的眼眸弯的如同月牙一般,看着上面空荡荡的石阶。

    “罗晨师兄不是今天要离开么,怎么还不下来。”

    “姐姐,我可不是抢你的东西啊!罗晨师兄本来就是我先遇到的啊!”

    “我说不定过不了那一关姐姐,到时候罗晨师兄,就又是你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小丫头手一翻,掌心处出现一个漂亮的白玉酒杯,里面琥珀色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看着这酒杯,小丫头的脸色更加红了。

    “真是丢死人了”

    “可是我不这样做,罗晨师兄说不定要真的被姐姐抢走了。”

    “师父说这药非常厉害,我拿来用一定成功,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罗晨师兄怎么还不下来呢?真是的。”

    山道之上,两个人影缓缓从云雾中浮现而出,那十指紧扣的一对少年男女,正是罗晨和刘语熙二人。

    “不是吧。”

    赵月儿看到两人的身影,不满地嘟起了嘴,把身子缩回到了大树之后。

    刘语熙和罗晨挽手从大树之旁走过,谁也没有发现隐藏在树后的赵月儿。

    山道一转,两人的身影消失了,赵月儿从大树之后走了出来,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沮丧之色。

    “真是的,罗晨师兄竟然跟姐姐一起下来,他和姐姐在一起,我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这下完了,我的罗晨师兄肯定要被姐姐给抢走了。”

    “姐姐又是最疼我了,我又不能对她怎么样。”

    “姐姐为什么要抢我的罗晨师兄,我可是早就说过,非罗晨师兄不嫁的啊!明明是我先遇到的,为什么要抢我的,真是的。”

    小魔女撅起了嘴,无可奈何的向着栖霞峰之上走去,走了不远,前面的拐弯处匆匆走下来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

    王玉昆大帅哥见到小魔女垂头丧气的样子,连忙顿住脚步,轻笑道:“月儿师妹,是谁惹你了,这么不开心。”

    赵月儿哼了一声,美眸闪动道:“你惹我了。”

    “我,没有吧。”王玉昆有些莫名其妙。

    小魔女的眼睛微微眯起,小手一翻,一个漂亮的白玉酒杯便出现在她的掌心。

    酒杯之内,琥玻色的液体闪烁着美丽的光泽,一股淡淡的清香散发而出。

    “王玉昆师兄,我这有一杯好酒,你喝了吧。”赵月儿嬉笑一声,眨了眨眼道。

    “喝酒,为什么要我喝酒。”王玉昆摸了摸自己无比俊美的脸,一脸的狐疑之色。

    无事献殷勤,他可不相信小魔女会好心请自己喝酒。

    “王玉昆师兄,你就喝了嘛,好么。”小魔女央求道,月牙般的眼眸中光芒微微闪烁。

    王玉昆心中打了一个哆嗦,心道小魔女虽然顽劣,却不会太过分,这酒虽然莫名其妙,但总不至于是毒酒馆,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苦笑着接过酒杯,仰面一饮而尽。

    “好酒,。”王玉昆话未说完,大手勐然一抖,手中白玉酒杯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跌得粉碎,他的脸色也是瞬间涨红,眼中有着奇异的光芒闪烁。

    “王玉昆师兄,你怎么了。”小魔女似笑非笑的道。

    “我,。”王玉昆看着面前一袭藕荷色长裙的美丽少女,眼中现出挣扎之色,无比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月儿师妹,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这个么,不告诉你,快跟我说说,这杯酒喝下去之后是什么感觉。”小魔女连声问道。

    师父说过这药很霸道,但到底如何霸道,只能是找个男人试验一下了。

    “月儿师妹,我”

    王玉昆感觉自己几乎要被点燃了,小腹之内热流涌动,眼中光芒一闪,张开双臂便是向着赵月儿扑了过来。

    “哼。”

    赵月儿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细线,纤足一点腾空而起,长裙中右腿如长鞭般一个横扫,重重地砸在了王玉昆的身上。

    王玉昆惨叫一声,巨大的身躯被轰得飞离了山道,向着栖霞峰之下高速的坠去。

    身在空中,王玉昆这才是清醒过来,心中的燥意被压下了大半,身体之上淡淡的白色光芒一闪,便是延缓了下落之势,如一片羽毛一般向着下方的山道落去。

    赵月儿哼了一声,身躯如同闪电一般冲出山道,竟然是到了王玉昆的跟前,右腿再次砸向了身在半空中的王玉昆。

    王玉昆虽然也是武师,可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赵月儿右膝重重地顶在了心口,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蓬蓬蓬蓬”

    赵月儿身在空中,双腿如长鞭一般连续砸在了王玉昆的身上,王玉昆被砸得惨叫连连,身上的白光终于是溃散,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之后,如同陨石一般向着下方的悬崖高速落去。

    把王玉昆打成猪头一般,小恶魔终于是顺了胸中的一口气,娇躯在空中轻盈一转,便已落回到了山道之上。

    “坏人。”赵月儿看着不远处的山崖哼道。

    看着地上跌成粉碎的酒杯,赵月儿惋惜的叹了口气。

    “师父给我的这倾情露还真是霸道,这个石头骡子喝了,居然也会这个样子,若是罗晨师兄喝了的话,肯定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可惜是姐姐送罗晨师兄下来的,我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

    “还好这倾情露我还有一杯,下一次再见到罗晨师兄,一定不放过他。”

    赵月儿小手一挥,地面上的白玉酒杯化为齑粉,飘散向了各处,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痕迹。

    “真是的,这下师父肯定要笑话我是个笨丫头了。”

    赵月儿撅嘴摇了摇头,缓缓向着栖霞峰之上走去。

    “蓬。”

    王玉昆如同一颗陨石一般从高处坠下山崖,重重地落在了崖底的地面之上,把地面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土坑,忍不住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疯丫头。”王玉昆挣扎着坐了起来,拭去嘴角的鲜血,苦笑了一声。

    小恶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讲理过,王玉昆也是被她欺负惯了的,却从来没有见过小恶魔如此凶狠的样子。

    一百多丈的山崖啊!若是地面是青石的话,他势必被摔死不可。

    他是武师,有着护体灵力,可是小恶魔蛮不讲理的一顿乱砸,已经是耗尽了他所有的护体灵力,他从上面坠下来时,便和一个寻常的武者九层强者无疑,而一百多丈的高度,落到青石地面上的话,不摔死也得残废。

    “这疯丫头脑子有病了,居然用这么厉害的药酒来对付我。”

    感受着小腹之内依然升腾不息的热流,王玉昆苦笑一声,这种感觉让他极为难受,也极为尴尬。

    “终究是实力不如人啊!”王玉昆叹息一声。

    小恶魔逼迫他服药酒,却根本不怕他对她怎么样,那是因为人家知道,他根本无法对自己怎么样。

    到了武师这个层次上,每一个等级的差别便如同天堑一般。

    “我痴于武道,一心想要成为强者,却自始至终被一个小姑娘死死压制。”

    “实力不济,只能天天被她压制,奈何,奈何。”

    身上的伤势渐渐平复,小腹之内的热流却是越来越炽烈。

    王玉昆感觉自己现在非常想要找个女人,然后把她狠狠地怎么一顿才好,这对于他而言是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

    “蓬。”

    王玉昆苦笑一声,挥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然后他便直接晕了过去,晕倒在被他砸出来的那个土坑之内。

    他知道这都是因为那一杯酒的缘故,虽然心中无比渴望,可他毕竟是武痴王玉昆,灵魂深处还算镇定,他可不愿真个和哪个女人发生一些什么关系,为自己以后惹下麻烦,所以直截了当的把自己打晕了事。

    他是武师,出手自然极有分寸,按照他的估计,这一掌自己至少要晕六个时辰,半日的功夫,什么样的药性也过了。

    六个时辰很快过去,王大帅哥很快醒了过来。

    “真是的,我居然会做那样奇怪的梦。”王玉昆无奈的一笑。

    这药酒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把自己打晕了,依然会梦到和女人欢好。

    那梦太真实了,简直如同是真的发生过一般。

    骨头依旧酸疼,不过伤势已经痊愈,毕竟是武师级别的高手,恢复能力可不是盖的。

    “嗯。”王大帅哥的脸色勐然一变。

    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样子,王玉昆的脸色变得极为的古怪。

    他依然是躺在土坑之内,身上的衣袍却已经不见了,现在他的身上,已然是身无寸缕。

    药酒的药性显然还没有完全过,虽然心里已经不那么烦躁,两腿之间却是坚硬如铁,那恶形恶状的巨物恬不知耻的指向苍穹。

    一种奇异的酸胀感觉,从尘根处传来,尘根之上居然是有着丝丝新鲜的血迹。

    而之前那个漫长的春梦,在他的脑中也是变得极为的清晰。

    密林之中,一个绿衣少女轻轻走了出来。

    少女看到躺在土坑里的王玉昆,先是被吓了一跳,见到他不过是晕了过去,袍服之下高高凸起,却又是羞红了脸。

    而她的目光,却是越来越亮。

    那个羞怯清丽的绿衣少女,看到他之后宛若是饿狼看到了猎物,那柔软小手轻抚尘根的奇异感觉瞬间从记忆深处浮现。

    她快捷的解下了他的衣袍,粗暴强硬的坐了下去,那突破时的一点浅浅阻隔,那因为痛楚而紧紧颦起的双眉

    “不知道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不过有这样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

    “王玉昆,你终究还是我的了,呵呵。”

    少女在王玉昆身上生涩的动着,纤细的眉峰因为痛楚而紧紧颦在一起,小脸上却是现出无比开心的笑意。

    虽然是第一次,她却一次又一次的索取着,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时辰。

    然后她才满意的离开了他,抱着他的衣服蹒跚的离开了。

    “这衣服上,沾染了我的血,我就拿去当个纪念了,嘻嘻。”

    “居然被这个死丫头给偷袭了。”

    想起梦境中的一幅幅画面,王大帅哥心中哀嚎一声,又是晕倒在了土坑之内。

    刘语熙把罗晨送至栖霞峰上千丈之处,二人便依依不舍的分开了。毕竟罗晨和刘语熙的这层关系还是要尽量保密,无法把他送到更下面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