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不想杀人
    众长老纷纷发言,除了开始的两位长老之外,其他的人无一例外的表示支持柳依萱代替行使宗主职权,而到了后来,开始反对的两位长老也决定支持柳依萱。

    柳依萱眼中笑意荡漾,得意的看了柳如雪一眼。

    柳如雪哼了一声,沉默不语。

    她也没有想到,顾才风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以前还是小看他了。

    之前柳依萱扬言要去挑衅栖霞宗,柳如雪觉得极为可笑,之后柳寺身死,更是让她确信柳依萱无比的愚蠢。

    然而没想到西线虽然失利,在东线战场之上柳依萱居然做出这等功绩。

    击杀栖霞宗的道纹师,这是何等的大功勋。

    而收到情报之后,立马以此为凭恃谋求代宗主之位,反应也是极为的快捷。

    柳如雪知道栖霞宗之内,还有着一位道纹师侍从,未来还有可能成为道纹师,那位道纹师侍从,便是罗晨。

    整个昆玉宗之内,她是唯一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不过这件事情,她并不打算说出去。

    因为罗晨的年龄甚至比她还加入栖霞铁卫不到一年时间,他被温申收为徒弟,应该就是在这一年之内。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在道纹之路上能有多少进益,等到他成为道纹师,天南以南的局势早就明朗了,估计栖霞宗已经不存在了。

    这个情报,同样是她掌握的一张牌,现在把这张牌打出去,没有任何益处。

    “师妹,各位长老都同意了,你的意见呢?”柳依萱看着柳如雪,微笑道。

    柳如雪冷冷看了柳依萱一眼:“我可不是长老,问我干什么。”

    “咯咯。”柳依萱娇笑一声“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就当仁不让了啊!”

    柳依萱的脸色勐然一寒,小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沉声道:“从现在起,我代替父亲行使宗主职权,各位长老都必须服从我的号令,否则本代宗主绝不客气。”

    众人都是一凛,从柳依萱的身上,也是看到了些许柳下惠的味道来。

    柳如雪看了一眼柳依萱,脸上也是现出哑然之色。

    对于这个姐姐,以前似乎是太过轻视了啊。

    “段飞,万龙。”柳依萱清喝道。

    “在。”两位老不修连忙站起身来。

    “即刻盘点府库,清查一下我昆玉宗现有的储备。”

    “是。”两位长老连忙应道。

    “沈尧,侯文。”

    “在。”

    “立刻赶往天剑门,通告此事,商议购买烈豹和道纹套装,能购买多少,就买多少,具体的数量,等待宗门的命令。”

    “是。”

    “”

    柳依萱高坐在那里,一条条命令快速的发布下去,老不修们看着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对于这个女人也是瞬间刮目相看。

    看来她的能力,并非只是在床上。

    老不身后都有着庞大家族,自然不能看着昆玉宗倒下,原本对于柳依萱代理宗主还心有疑虑,而如今看着柳依萱指挥若定的样子,倒是把这一颗心放下了。

    不过他们瞬间明白了,想要再把这个小尤物弄到床上肆意品尝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最后柳依萱站起身来,清冷喝道:“传我的命令,各地大小城主,即刻向宗门进贡资财,待到此战过后,占据了栖霞宗的领地,按照提供资财的多少进行封赏,各位长老家族中若有余财也请捐献给宗门,等到此战过后宗门会十倍奉还,封地城邑都是少不了大家的。”

    “是,大小姐。”众人心中振奋,皆是大喝一声。

    对于柳依萱这一手,众人皆是叹服,这样一来,不仅可以为宗门提供大量的资源,昆玉宗领地内的大小城主,也是被她牢牢地绑在了昆玉宗的战车之上。

    若是昆玉宗不能取得胜利,那么他们所有的付出便付之东流,若是昆玉宗胜利了,他们将会获得丰厚的回报,这样不论哪个城主,在大战之时也必须要尽全力了。

    便是他们这些长老,在十倍奉还的诱惑下,恐怕也都是要捐献出全部身家,而他们和他们身后的家族,也同样是要为将来的一战而拼尽全力。

    “好了,就这样吧。”柳依萱挥了挥手,清寒道“各位长老各有职司,务必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不得有误,你们可以退下了。”

    “是,大小姐。”众长老皆是躬身,心中有着百般滋味,离开了这个峡谷。

    “如雪,我这个宗主,你觉得如何。”柳依萱见所有的老不修都消失了,小脸之上媚色又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看着柳如雪得意道。

    “柳依萱,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柳如雪哼了一声道。

    “呵呵,如雪,不要怪姐姐心急啊!”柳依萱盈盈一笑道“这种从一个男人床上爬到另一个男人床上的日子,我也早就受够了,至少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用爬上任何男人的床,我再也不会让他们碰我一次,那些恶心的家伙,我想想就想吐。”

    柳如雪冷哼道:“等到父亲出关之后,一切都是泡影,你还得挨个爬上他们的床,来换取他们的支持。”

    “柳下惠能不能出关,谁也不好说,不过就算是他出关了,我也不会让出宗主之位,说不定他永远呆在里面,出不来了呢?呵呵。”柳如雪看了一眼身后的闪避,嫣然一笑道。

    “你想要对付他。”柳如雪心中微微一震。

    “呵呵,好师妹,我不过是刚成为代宗主而已,我就算是要对付他,也还没开始呢?不过我若是真的要对付他我相信你一定不会阻拦我的,对吧。”

    柳如雪深深看了一眼柳依萱,默默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不能庇护自己的父亲,柳如雪没有任何感情,唯有无比的恨意,这个本该是她们姐妹依靠的男人,从小到大没有正眼看过她们一眼,也未曾给过她们任何的庇护。

    她们是他的女儿,而他只会关注他那些令人恶心的儿子,她和姐姐幼年时曾被多少个男人逼到阴暗的角落里,他却从来没有发现过。

    对于这样一个父亲,柳如雪自然不会有什么感情,若是柳依萱真要对付他,柳如雪也是毫不在乎。

    “呵呵,我就知道。”柳依萱轻笑一声道“你看,只有我们两个是最为了解彼此的,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经,如雪,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已经成为了代宗主,你已经没有再上位的可能了,好师妹,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吧,我作为姐姐,实在是不忍心对付你啊!”

    柳如雪寒声道:“你既然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知道,你是个倔强的丫头,不过你这样坚持,真的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柳依萱叹息道。

    她心中极为得意,并没有看到一道道黑色的触须从虚空中显现而出,卷在了她的脚踝之上。

    而在她的身后,一个轻烟般的身影显现出来,在空气中逐渐变得凝实。

    那是一个一身黑衣的英俊青年,身材高大,面容冷酷,幽深的眼眸似有野火在燃烧,那一道道黑色的触须,正是从他掌心处喷涌而出的。

    柳如雪脸色微微一变,向着石血摇了摇头。

    黑色的触须瞬间消失,石血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柳依萱愕然道:“如雪,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柳如雪站起身来,淡淡道,“柳依萱,恭喜你了!”说着向着峡谷入口处头也不回的走了。

    柳依萱看着柳如雪的背影,脸色慢慢变得冰寒无比,冷笑了一声。

    “你不是一直想要当上宗主么?我杀了她,你便能够成为宗主了,你为什么阻拦我?”一个声音在柳如雪的耳边响起,在她的身边,现出一个烟雾般的身影来。

    “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她若是死了,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杀的了!”柳如雪摇了摇头,传音道。

    “那又如何?就让他们知道也没什么,到时候你便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他们谁敢指责你的不是。”石血说着,眼中现出一丝疯狂的神色。

    柳如雪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我若是想杀她,那日在滨枞城便让你出手了。那次既然没让你出手,这次也不必出手。”

    石血哼道:“她成了宗主之后,想要杀他可就难了!”

    柳如雪诧异的看了石血一眼,脸上现出委屈之色,轻声道:“石血你今天看起来好奇怪啊!你这是在责怪我么?你从来没有责怪过我的啊!”

    石血微微一怔,眼中现出一丝挣扎之色,轻声道:“如雪,对不起。我好渴啊!”

    说着石血的身躯渐渐消散,再也看不到了。

    柳如雪讶异的看着石血消失的方向,继续向前走去。现在她暂时看不到他,可是她知道,他永远都在她的身边,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有他陪在身边,她什么都不用害怕。

    昆玉山脉之中,一个寻常的山峰之上。

    这里是昆玉宗一位武师的居住之地,山峰上下都是这位武师的后裔居所。

    作为一名武师,自然是拥有城邑作为封地,可是家族最核心的弟子,却是居住在这昆玉山脉之中。

    在这里,他们能够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有着更多的成为强者的机会。在这样一个乱世之中,强者才是保护一个家族的最重要力量。

    山峰最底层,居住的都是从领地内送来的年轻人。这些人是家族的心血,在这里也受到了武师悉心的培养,一个个实力都是不弱。

    一个大院之内,百余名少年男女正在习练天虎烈火拳。一位面色阴厉的中年汉子负手站在高台之上,严肃的看着台下的少年男女。

    “大家好好练习,争取早日获得加入烈豹队的机会,为我家族争光添彩!”中年汉子大喝道。

    “为了家族!”百余名少年男女暴喝一声,声音极为响亮。

    中年教头满意的一笑,正想再说几句,忽然脸色变得极为可怕!

    “这是什么鬼东西!”

    天色似乎变得阴暗下来,无数烟絮般的淡淡黑影出现在小院的每一个角落,快速的变得凝实,化作了黑色的触须。这些古怪的触须努力的扭曲着,包裹了所有的少年男女。顷刻之间,所有的少年男女身体急速的干瘪下去,变成了一具干尸!

    黑色触须瞬间消失,一个高大的青年身影出现在中年教头的面前。

    “你是谁!竟然这里杀人,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中年教头惊怒斥道。

    “我真的好渴啊!”

    黑衣青年面容冷酷,眼中却是现出一丝血芒,喃喃道:“真的真的好渴啊”

    说着青年右手掌心黑芒一闪,万千黑色触须喷发而出,闪电般的刺入了中年教头的身体。中年教头如同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一般,脸上现出惊恐之色,发出呵呵呵的声音来,下一刻,他的身体也是干瘪下来,失去所有生机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还不够,还是很渴”黑衣青年喃喃的道,大手一挥,大院之内所有的尸体都是化作了齑粉,被风一吹向着各处飘洒而去。

    “血,我需要更多的血”青年身体一闪,便已出了大院,向着不远处的另外一栋建筑快速的接近着。

    接连吞噬了三百多人的鲜血之后,石血的眼中终于是恢复了清明。

    此时他身处山峰底部另一个小院之内,这里原本住着母女二人,如今二人都成为了一具干瘪的尸体。

    “越来越容易渴了,需要的鲜血也越来越多了!”石血苦涩一笑,袍袖一挥,地面上的尸体便即化作了飞灰。

    “我真的不想杀人,可是没有办法”

    “我不能离开如雪太远,我不能让她陷入危险,所以我无法去猎取更多的荒兽。”

    “我不能让自己发狂,不能伤害如雪,所以只有对不住你们了”

    石血身躯缓缓消失在空气之中,再出现时,又到了百丈之外的另外一个居所之内。

    居住在这里的十几人瞬间死亡,鲜血却没有被石血吞噬,而是被他收集起来,装到了空间法器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