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一刀都不会少
    居住在这里的十几人瞬间死亡,鲜血却没有被石血吞噬,而是被他收集起来,装到了空间法器之内。

    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山峰的各处,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座山峰之上已经没了一个活人。而石血已经吞噬了大量的鲜血,空间法器之内也储存了一些。

    “应该能支撑一段时间了!”

    石血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向着柳如雪的方向赶去。他不愿她出现任何意外,所以立刻便要赶到她的身边。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自己以后恐怕不得不时常离开柳如雪,去收集鲜血了。现在每天需要的鲜血都在增加,必须要大量的杀戮才能获得。

    若不这样做,一旦神智失去控制,连她都可能遇到危险。所以收集鲜血是必须的事情,而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需求,他自然无法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不过只要收集到一定的血液,他便立刻回来保护她。因为他发过誓,要永远保护她,不让她受任何的伤害。

    在他强大的感知能力范围内,柳如雪便如同一朵火焰一般的耀眼。石血回到她身边时,她正走向了一个小小的山谷之中。

    她并不知道他曾经离开过,所以走得极为的安心。

    “石血,就是这里了!”柳如雪望着山谷之内的一大片院落,轻声的道。

    石血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样子刚才柳如雪说了不少话,而他虽然一直感知着她的存在,可是却听不了这么远的距离,自然不知道她曾经说了什么。

    “宗主的位置就暂时让给柳依萱吧!我毕竟是柳家的人,不忍看祖宗基业毁于一旦,这个时候昆玉宗不能乱。不过老二这个废物,杀了对于宗门没有任何影响。”

    “好,那就杀。”石血点了点头,缓缓的浮现出身形。不过他宛若是一道影子一般,只有柳如雪能够看到他的存在。

    目光看向了那一片院落,石血也是明白了那里原来是柳下惠次子柳山的住处。

    柳下惠七子二女,七个儿子之中,长子柳湃已经离开了天南以南,一年之内死去的儿子又有四个,现在活着的唯有老二柳山和老四柳当,都是混吃等死的废物。没有任何人会支持他们担任宗主,他们死了对于昆玉宗没有丝毫影响。

    “待会儿到了那里,我要自己动手,你帮我束缚住他就行。”柳如雪目光闪动,一柄匕首已经是拿在了手里。

    “好。”石血点头,身影再次缓缓消失。

    这一大片的院落,占据了大半个山谷,里面布置得倒是极为雅致,看上去颇是费了一番功夫。这样的一个居所,完全就是一个美丽清幽的园林一般,看上去此间主人倒也是颇有雅趣。

    山谷之内有着一眼温泉,泉水从园林之中曲折而过,虽然已经是十一月了,园中倒依然是有着一番生机勃勃的春意。

    园林中心处,温泉之畔有着一个大殿,殿宇没有墙,全靠巨大的木柱支撑。万千纱幔飘拂,掩映着大殿内的景象。木柱之上有着一副副字画,看上去都是出自大家之手。一位样貌俊美到了极点、看上去与柳如雪有着几分相似的青年坐在大殿之上,明净的眼眸中有着无比温柔的笑意,宽袍赤足,看上去无比的潇洒。

    大殿之内,十几名稚龄少女身着如云霓裳,翩翩起舞。一名眉目如画的女子盘坐在青年的对面,面前是一架瑶琴,纤纤十指拨动琴弦,樱唇微启,便有天籁之声在园中回荡。

    “这一阙菩萨蛮堪称绝唱。不过这样的好词让你这样的恶人听了,也实在是糟践了!”

    一个清冷之极在大殿之外陡然响起,抚琴的女子娇躯微颤,琴弦便是断了一根,手上也是渗出了一丝鲜血。

    纱幔轻轻荡起,一个眼眸清澈干净的美丽少女走入大殿之内,小手之中匕首寒芒闪烁,冷冷地看着那赤足的青年。

    青年看着少女,脸上现出惊讶之色,旋即露出无比温柔的笑意,开心道:“如雪,你来了!”

    柳如雪小脸无比冰寒,小手握着匕首,向着赤足青年一步步走了过去。一股无比冰寒的气息爆发而出,笼罩了整个大殿。

    霓裳起舞的稚龄少女都是没有力量的普通人,一个个吓得小脸惨白,慌忙向着两边避开了去。那抚琴的美丽女子也是站了起来,眉峰微颦看着柳如雪。

    “如雪,有几年没见了。来,坐下说话。”赤足青年神色淡然,微笑道。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

    柳如雪走到赤足青年面前,冷冷一笑道:“柳山,我十二岁离开山门之时,便发过誓不再见你。再见你之日,便是杀你之时。”

    青年微微一笑道:“你二哥如今不过是个废人,又不与你们争夺这宗主之位,都是一母所生的兄妹,何必杀来杀去的。当年那点儿事情难道你到现在也放不下么?”

    “当年那点事情?”柳如雪脸色冰寒,咬牙道,“我记得清清楚楚,四年半的时间,一共是一百五十七次!柳山,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我会在你的身上划上一百五十七刀,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你是谁?为何要杀我家夫君?”那抚琴的女子俏脸微沉,薄怒喝道。

    “花语,不关你的事,这是我们兄妹之间的事情。”柳山摆了摆手,把抚琴女子挡在了身后。

    柳如雪冷笑一声,环视着整个大殿,冷然道:“这些年,看起来你过得很不错啊!整修了这么一座园子,挂了这么多庄大家的诗作,谁见了你这个温文尔雅的家伙,也不会想到你居然是个禽兽吧!”

    柳山看着大殿周围悬挂着的大量字画,微微一笑道:“不过是附庸风雅而已,对于什么狗屁庄大家,我才不会在乎。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个掩饰罢了!如雪,你走了这几年,你可知道,二哥有多么想你么?”

    “想我?呵呵!你这个畜生到底想的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柳如雪用力的握紧了匕首,寒声道。

    “我自然清楚,今日。你来了,我也不愿掩饰什么。看看这些吧,看了这些,你就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了!”

    柳山潇洒一笑,大手随意的一挥。

    数百幅字画翻卷而起,在这些画卷后面,居然都是隐藏了另外的一副画。

    柳如雪看到这些画,脸色也是变得雪白!

    这些画上,有着一个个瘦弱的小姑娘。小姑娘罗裙都是破破烂烂,被一个青年按在身下,小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青年的面目模煳不清,小姑娘的样子却是活灵活现,数百幅画面,摆出了各种羞人的姿势,年龄也是从小到大。

    “如雪,看到了么?这便是你和依萱小时候的样子。”柳山眼中光芒闪动,看着那些画卷赞叹道,“每一次进入你们的身体,你们那诱人的样子,二哥都记得极为清楚。为了画出这些画面,我还专门学习了丹青。每一幅画,我都画得极为用心。每次我想你们的时候,我就会看一看这些画卷。”

    数百幅画面在木柱上微微飘荡,霓裳少女们看到这些诡异的画面,脸上都是现出震撼之色。那抚琴的美丽女子脸上也是现出愕然之色,显然这些画面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石血看着那些画面,脸色瞬间阴沉到了极点。不过大殿之中,却没有人能够看到他。

    “柳山,去死吧!”

    柳如雪尖叫一声,用力的咬紧了嘴唇,紧握匕首向着柳山冲了过去。

    “花语,如雪太淘气了,替我抓住她。”柳山潇洒笑道。

    那抚琴女子身躯一闪,便已到了柳如雪的面前,玉手闪电般的挥出,拍在了柳如雪的皓腕之上。

    柳如雪痛哼一声,匕首拿捏不住掉在了地上。女子双手如同铁钳一般紧紧抓住了柳如雪的双手,柳如雪拼尽了力气,却根本无法挣脱。

    “你!”柳如雪看着抚琴女子,眼中现出惊异之意。

    原本她以为这不过是个没有丝毫实力的普通人,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强者!

    “花语是我的女人,也是一名统领级别的强者。”柳山微笑道,“柳家男人的魅力,向来都是极为厉害的。我自己虽然实力有限,可是我有花语护卫,所以如雪,我根本就不用怕你!”

    “我知道你恨我,我一直在等着你来找我。果然你来了。你以为以你武者七层的实力,便能杀了我么?你来这里,不过是自投罗网罢了!”

    “我的好妹妹,这几年来,我是多么的想你。”柳山潇洒笑着,指着大殿内霓裳羽衣的稚龄少女道,“每次我想你和依萱的时候,我就会看着这些画,和这样的一个小丫头来上几次。她们的年龄就像你和依萱小时候,那种滋味也是我最喜欢的。当然了,并不是这里几个丫头,我想你们可不愿让别人知道,用过的那些丫头都已经不在了。”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和依萱啊!如雪,今日。你既然来了,想要离开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柳如雪目光如刀,冷冷看了柳山一眼。

    “这么多年没有碰你了,好妹妹,那种滋味,我还真是怀念。如雪,今日就让二哥好好疼惜疼惜你吧!花语,帮我抓住她,不要让她反抗!”

    花语身躯微微一震,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迟疑道:“夫君,她可是你妹妹”

    “花语,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么?”柳山看着花语潇洒笑道。

    “是,夫君!”花语咬了咬牙,更紧的抓住了柳如雪的双手。

    柳山轻轻地走了过来,眼中有着无限的情意,无比温柔的看着柳如雪,喃喃道:“如雪,你还是那么美。这些年二哥想你想得好苦啊!”

    说着柳山伸出手来,便去抚摸柳如雪娇嫩的小脸。

    陡然,虚空之中,一道黑色的淡影浮现而出,缠绕在柳山的手上!

    柳山只感觉手腕微微一凉,再一看时,洁白如玉的手掌已经落在了地上,在地面上轻轻的跳跃着。

    “啊!”

    柳山惨嚎一声,俊美到妖异的面孔瞬间变得雪白,由于剧烈的痛疼而抽搐起来。

    那叫花语的女子脸色一变,双手勐然用力,想要捏碎柳如雪的小手。又是两道黑线出现在她的皓腕之上,两只如玉小手齐腕而断,跌落在地上。

    “哼!”

    花语惨哼一声,用力咬紧了牙,站在那里一脸的惊异之色。

    她根本没有感受到对手的气息,也没有看到对手的存在。而她自己已经是统领级别的强者,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定然是一位武师!

    石血脸上寒芒闪烁,高大的身影在大殿之内缓缓浮现而出。那几道黑色的触须,被他收回到了手掌之内。

    随着他的出现,整个大殿宛若是坠入到了冰窟里一般。那些霓裳少女都是打起了哆嗦,这个高大英俊的冷酷男子,便如同是地狱里走出来的魔神一般。

    “你是什么人!”柳山脸色惨白,看着那冰山一般的青年嘶声道,“你竟敢伤我!你竟敢伤我!”

    石血深邃的眼眸中野火燃烧,冷冷地看了柳山一眼。柳山再次惨嚎一声,另一只修长洁白的大手也是齐腕而断。

    石血乃是武师,出手何等快捷。黑色触须一发一收,在场之人根本无法发现。

    柳如雪伸手一招,匕首便又飞回到了她的手里。

    柳如雪向着石血点了点头,石血一挥手,柳山身边现出一团淡淡的黑影,化作了无数的黑色触须,瞬间把柳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那些黑色的触须,正连结着石血的双掌。

    “一百五十七刀,一刀都不会少!”柳如雪握紧匕首走到柳山面前,冷冷的道。

    “不要伤我夫君!”那叫花语的女子尖叫一声,向着柳如雪重重地撞了过来。

    石血目光一寒,花语的身体陡然是化作了两半,一道黑色的触须已经是切开了她的身体,内脏流了一地,重重地倒了下去!

    “不要伤我夫君,不要”花语残躯落在地上,无力的扭动着,看着被束缚的柳山,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