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男人啊
    “不要伤我夫君,不要”花语残躯落在地上,无力的扭动着,看着被束缚的柳山,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柳如雪冷哼一声,手中匕首快如闪电,狠狠地落在了柳山两腿之间!

    柳山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两腿之间血水泉涌。不过由于口鼻被黑色触须缠绕,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这是第一刀!”

    柳如雪咬牙道,再次举起了匕首。

    “不要!”花语惨哼一声,终于是气绝身亡。

    “第二刀!”柳如雪寒声道,匕首狠狠地刺在了柳山的右目之上!

    匕首收回之时,上面带着一颗巨大的眼珠。柳山更加剧烈的抽搐着,看上去极为凄惨。

    大殿之内,那些霓裳羽衣的小姑娘早就吓得脸色发白,不少人直接就晕了过去。

    “第三刀!”

    匕首再次落下,刺瞎了柳山的左眼!

    “第四刀!”

    “第五刀!”

    “第六刀!”

    大殿之内,锋刃入肉的闷响不断的响起,柳山的身上鲜血淋漓,然而想要死去也不可能。柳如雪小脸上满是快意的冷笑,手中匕首闪电般的挥舞,鲜血染红了她的罗裙。

    “第一百五十七刀!”

    匕首闪电般挥出,落在了柳山的脖颈之上。柳山早已血肉模煳的头颅高高飞起,又落到了地上。

    柳如雪惨笑一声,扔掉匕首嘤嘤的哭了起来。

    石血双手齐挥,十几位霓裳羽衣的小姑娘身侧,同时出现了大量黑色触须。她们的身体瞬间干瘪,躯体直接化作了飞灰。

    而挂在木柱上的所有图画,也是化作了灰尘消失不见。

    “别哭了,已经没事了!”石血走到柳如雪身边,嘶哑说道。

    柳如雪勐然扑到石血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石血轻轻拍打着她剧烈耸动的肩膀,心中有着无限的怜惜。“

    那些飘荡在木柱上的残忍画面,给了他太多的震撼。当年她的悲惨遭遇,竟然是凄惨到如此程度!

    这还仅仅是一个柳山,而在这昆玉山脉之中,曾经做过这样事情的人太多太多。当初在天南山脉之中,仅仅从楚度口中便说出了那么多的名字。

    “别哭了,有我在,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石血温柔的拍着她的肩膀,嘶哑道。

    “嗯,我知道啊!”柳如雪哽咽答道,哭的却是更厉害了。

    柳山血肉模煳的尸体旁,柳如雪靠在石血宽厚的怀里,泪如雨下。

    多年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的倾泻出来。

    在这个寒冷无比的世界之上,让她感到温暖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通商镇身份神秘的欣蓉师父,另一个便是眼前这个更加神秘的男人。

    有他在身边,她便不再害怕。

    想起他的身影,她的心中便感觉无比的温暖。

    石血什么也不再说,只是不停地拍打着她柔弱的肩膀。

    良久,柳如雪终于是停止了哭泣,离开了石血的怀抱。

    她美丽的小脸上,犹自有着泪痕,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样子。

    “走吧,我们去把老四也杀了吧!”石血嘶哑道。

    “嗯,好!”柳如雪泪眼婆娑的点了点头。

    石血一挥手,黑色触须笼罩了柳山的残躯,收回来时,柳山的残躯已经消失。

    然后他的身影逐渐的变淡,消失在空气之中。

    柳如雪握着匕首,向着山谷之外缓缓而行。她的脸上已经没了泪痕,有着的只是无尽的冰冷,又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模样。

    而在她的身后,山谷之内已经没了一个活人。

    一夜之间,戒备森严的昆玉宗山门之内,柳下惠的次子柳山和四子柳当都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他们宅邸内的所有人。

    消息在长老们之间、在昆玉宗山门内的强者中传播着,对于昔日的大小姐,如今的代宗主柳依萱,长老们都是真正的敬畏起来。

    杀人立威本是寻常之事,可是一次杀两个师兄,谁能轻易做到?

    刚刚担任代宗主,便以霹雳手段杀了自己的两个师兄立威,这是个何等果决、霸道的女人!

    柳依萱与两个师兄之间的故事,这些强者们都知道一些。没有人敢于乱说什么,这件事情也没有人向柳依萱禀报。

    开玩笑,代宗主自己动的手,谁去禀报,不是自找倒霉么?

    对于柳家这两个废物的死,并没有人在乎。这两个家伙实力极差,又只会每日里醇酒妇人的混日子,昆玉宗内也是以强者为尊,谁也看不起这两个家伙。若非他们是柳下惠的儿子,恐怕早就被人干掉了。

    不少强者的的女眷都曾被这二人招惹过,听到二人的死讯,自然是无比的开心。

    至于那位所有族人被灭杀的武师,则是根本没有敢提这个事情。他所有的族人死了,他自己就在山峰之上却没有觉察到!

    那样强大的存在出手,恐怕杀他都极为容易。既然没有杀自己,那便是代宗主给自己的一个警告。这个时候保住自己性命要紧,哪里管得了其他?

    柳山和柳当的死,让代宗主柳依萱声威大震。长老会的老家伙们一个个不敢怠慢,对于柳依萱昨日分配下来的任务更加的重视。昆玉宗的潜能几乎在一夜之间便被完全的激发出来。

    长老们都是向着宗门捐献出了大量的钱财,来支持昆玉宗的扩军备战。府库内的资财被清点出来,分门别类装上了一辆辆大车,准备运往天剑门换取需要的烈豹和道纹套装。而前去天剑门预先接洽的两位长老则是早早的穿过了远古隧道,来到了天剑门的领地之内。

    给各地领主的命令,以更快的速度被传递下去。接到宗门严苛却又极具诱惑力的命令,昆玉宗各地的大小城主一个个也是行动起来,大量的财物被捐献给了昆玉宗,一辆辆马车络绎不绝的运着各种东西前往昆玉山脉之中。而城主们对于手下的私军,也是开始拼了命的训练,整个昆玉宗的领地之内,到处杀气腾腾。

    这个状况,连柳依萱也是始料不及。她自己没想到柳如雪居然这般狠辣,一夜之间杀死了两位师兄!

    而两位师兄的死带来的效果,更是出乎她的预料。既然大家都把这件事情算在她的头上,她也就欣然接受。

    唯一的遗憾,便是这两个家伙不是死在她自己的手里。

    柳依萱高坐在昆玉山脉中的居所,开始行使起宗主的职责,一道道命令发布下去,都是得到了有效地执行,简直是如臂使指一般的轻松。在她的命令下,昆玉宗这架庞大的机器开始高速的运转起来。

    一个幽静的小山谷,柳依萱的居所之内。

    “如雪,我还得感谢你啊,呵呵!感谢你杀了这两个禽兽,替我担任代宗主立威。”柳依萱得意地笑了起来。

    此时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顾才风!

    对于这次能够成功上位,柳依萱最得意的,便是对于顾才风的使用。

    若非是她看重顾才风的练兵技能,又怎么可能得到击杀栖霞宗道纹师的机会?若没有击杀栖霞宗的道纹师,怎么可能直接得到授权,代理宗主之位?

    “顾才风必须要回来了!这次我昆玉宗大举扩军,训练之事还是要靠他才行。”

    “不过估计尹华婉不会放他回来,还是得想个办法。”

    柳依萱拿出纸笔,快速的写下了一封信函,然后找来了一个亲信。

    “你转道天南山脉以北,尽快赶到破云宗领地之内,把这封信务必要交到顾才风的手上,知道么?”

    “是,宗主!”那亲信大声道,拿了信函匆匆离去。

    昆玉宗没有道纹师,自然没有军令系统,传递讯息只能靠最古老的法子,这也是在边界战争中吃亏的原因之一。

    “宗主呵呵!”

    这一声宗主,叫得柳依萱心花怒放。

    想起那个正在闭死关的男人,柳依萱的脸上也是现出一丝冷笑。

    “昆玉宗,宗主只能有一个。从今日起,便是我柳依萱!”

    “柳下惠,我的好父亲,就算你能够出关,这宗主之位,我也不会还给你了!”

    “是谁负责宗主闭关时的饮食?”柳依萱扫了一眼几位亲信,淡漠道。

    “是特意从山下得意楼找来的一个厨子,大家都叫他小夏!”一人躬身道。

    “把这个小夏给我找来!”

    “是,宗主!”另一位亲信大声道,匆匆走了出去。

    不久之后,一位武者三层的年轻胖子走了进来,看着柳依萱一脸谄媚之色,躬身道:“大小姐!”

    “小夏,便是你负责我父亲闭关时的饮食么?”柳依萱淡漠道。

    “是,大小姐!”小夏躬身道。

    武师也是人,柳下惠虽然闭的是死关,可也不能不吃不喝。闭关之处虽然封死,可是还留着一个小孔,可以送进去饭菜。

    而这个小夏,乃是得意楼一个不错的厨子,柳下惠的饮食便是由他负责。

    “父亲闭关修炼极为辛苦,饮食上一定要注意。跟我进来吧,我有几句话要交待给你。”柳依萱淡淡的道,转身走入了内室。

    “是!”小夏应了一声,在几名亲信无比艳羡的目光之中连忙跟了进去。

    内室的门重重的关上了,柳依萱看着小夏,小手一挥,一个小小的玉瓶出现在她的手里。

    “小夏,拿去吧!每日放一点在我父亲的饮食之内,一滴就行。”

    “大小姐,这是什么?”小夏愕然道。

    “毒药。”柳依萱淡淡道。

    “大小姐!”小夏勐然一惊,眼睛瞪得滚圆。

    “怎么,你不愿意听我的么?”柳依萱皱眉道。

    “可是,大小姐,他是你的父亲啊”小夏颤抖道。

    他不过是个厨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掺和进这样的事情来。

    柳依萱冰冷的脸上忽然笑意绽放,把玉瓶放在了桌上,轻轻走到了小夏的跟前。

    那刹那的容光,让胖子也是呆了一呆。

    “真的不愿意么?”少女盈盈一笑,小手已经伸到了小夏的袍服之下,温柔地握住。

    “呵!”小胖子身躯一颤,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目光变得极为奇异。

    “你会答应我的,对么?”少女轻轻地抚弄着,甜甜笑道。

    “我”

    小胖子低吼一声,疯狂的扑向了少女,狠狠地把她压在了床上,粗暴的扯破她的罗裙。

    “呵呵!”

    少女轻轻一笑,修长柔嫩的瞬间纠缠上了胖子的身躯。

    胖子咬牙切齿,狠狠地冲入那一汪美妙的泥泞之中。前所未有的快感让他低吼一声,胖脸也是微微扭曲。

    少女适时蹙眉,让胖子更加兴奋。

    男人低沉的怒吼和少女婉转的娇啼在房间之内回荡开来

    良久,云停雨歇。

    “小半个时辰看不出你这家伙,还挺厉害的嘛!”少女看着瘫软在自己身上大汗淋漓的小夏,慵懒一笑道。

    小夏默然站起身来,急匆匆的穿上自己的衣服,拿了桌上的玉瓶快速离去。

    柳依萱小手一挥,衣服便是覆盖在了身上,慵懒娇媚的神色瞬间变得无比冰寒。

    “男人啊,呵呵!”

    “这样的手段,今日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也不必用这样的手段了!”

    昆玉山脉,一个位于昆玉山脉外围的小山,乃是柳如雪的住处。

    山顶处一方石坪,一栋小楼。柳如雪在楼中手提道纹仙笔,认真的在一把匕首之上刻画道纹。

    虽然依旧时常失败,可比以前已经是好了太多。对于自己成为一名道纹师,柳如雪也是越来越有信心。

    成为一层道纹师的标志,便是能够独立制作一件一层道纹套装。而她的目标,便是把这把匕首变成一把真正的道纹套装。

    虽然匕首上需要刻画的道纹无法和烈豹队的制式套装上的道纹相比,可毕竟也是一件道纹套装。柳如雪相信如果自己能够做到,那么在争夺宗主之位时便可扳回来一些局势。

    现在柳依萱成为了昆玉宗的代宗主,可是柳如雪依然没有放弃成为昆玉宗宗主的想法。

    几日前击杀两位师兄之后,柳如雪就没有再出手。她也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继续留在了山门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