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恢复记忆
    雪奴根本没有躲避,任由罗晨的拳头落在她的身上。拳头落的地方白光一闪,罗晨的拳头便被轻松震开。

    然后她一甩手,把罗晨抛到了屋内柔软的大床之上。

    罗晨用力咬紧了嘴唇,武师级别的强者,果然是无法对抗的。

    碧火蟒血酒威力极大,罗晨此时也几乎无法压制,唯有灵台尚有着一丝清明。这种几乎被**彻底淹没的感觉,是罗晨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看着这个长腿细腰的短发少女,罗晨心中有着把对方扑倒,然后狠狠地怎么一顿的冲动。嘴唇被他咬得鲜血淋漓,那股**却依然是无法压制。

    雪奴把罗晨扔到床上,默默地解开自己的衣衫,把自己的身体完全呈现在罗晨的面前。

    修长的双腿紧绷用力,腰肢纤细不堪一握,双。峰挺拔高耸,峰顶两抹清新的嫣红。美丽的小脸上带着一股倔强的味道,配上一头如玉的短发,有着一股勃勃英气。

    看着眼前这具美丽的胴。体,罗晨心头如有千万个雷霆炸响,汹涌的**几乎把他彻底淹没。

    雪奴小手一挥,罗晨身体之上衣衫化作了飞灰,消失不见。

    罗晨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眼中现出挣扎之色。

    雪奴看着罗晨身体上的异状,美丽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好奇之色。

    “比主人的…………大!”雪奴轻声道。

    罗晨咧了咧嘴。

    雪奴轻轻走到床边,站到了罗晨面前,轻声道:“现在,我应该怎么做?”

    显然她也没有这样的经验。

    罗晨咬牙道:“你应该离开,让我安静一会儿。”

    “不是这样的。”雪奴摇了摇头,“主人说过,我今晚是你的。”

    雪奴拉起罗晨的手,轻轻按在自己胸前的丰盈之上,轻声道:“刚开始他们好像是这样。”

    那种奇异的触感让罗晨心中勐然一跳,他又想起了南冈城外方诗诗胸衣之下那美妙的触感。不过眼前这个少女的显然比方诗诗的要大上许多。

    雪奴按住罗晨的手,在自己的峰顶轻轻摩挲着,罗晨双眼血红,看着那一团柔软在自己的大手下变幻着各种形状,脸上现出挣扎之色。

    “下面…………似乎应该是这样?”雪奴小脸上现出思索之色,回忆着齐天和别的女人欢好时的样子,柔软的小手伸向了罗晨的两腿之间,轻轻地握住了。

    罗晨低吼一声,最后的一点清醒被**彻底淹没,勐然坐起身来,粗暴的把雪奴按倒在床上。

    雪奴一惊,却没有反抗,小手依旧是生涩的抚弄着。

    罗晨粗暴的打开她的小手,用力的分开了她修长的双腿。

    毕竟是男人,这个时候该怎么做,罗晨还是清楚的。

    雪奴看着罗晨双腿之间恶形恶状的巨物,小脸上现出一丝恐惧之色,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更加刺激了罗晨的**,罗晨低吼一声,狠狠地压了下去!

    蓦然,一声低笑在罗晨的心中响起:“小子,终于是要开窍了么?”

    罗晨灵魂一颤,心中有着片刻的清醒。

    “圣老救我!”罗晨在心中大吼道。

    说话间罗晨的身体已经恶狠狠的撞在了长腿少女的隐秘之地,然而却并没有破体而入。原本坚硬如铁的尘根又恢复了平时的温顺模样,而罗晨心中燃烧的**也是瞬间消退的一干二净。

    罗晨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瘫软的趴在了长腿少女的身上,心中也是一阵后怕。

    雪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旧是紧张的闭着双眼。

    “圣老,这碧火蟒血酒是什么东西,竟然是如此霸道!”罗晨传音道。

    圣老邪笑一声:“小子,你就准备一直趴在人家身上么?你在趴一会儿,可就进去啦,哈哈!”

    罗晨啊了一声,感觉自己正顶在某个柔软湿润之地,某个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不由得俊脸一红,连忙撑着大床站起身来,伸手一挥一件新的袍服出现,覆盖了他的身体。

    “滋味如何?嘿嘿!”圣老邪笑道。

    “圣老,你为何不早点出手!”罗晨尴尬道。

    “嘿嘿!小子,我看你是自己想开荤吧!你自己完全可以解决的啊!”圣老邪笑道,“我这次出手,可没有费什么力气,不过让《金螺吞海诀》在你体内运转了一圈而已。”

    “…………这么简单?”罗晨愕然。

    圣老笑道:“碧火蟒血酒算是一种厉害的淫毒,几乎无人能够抵抗,不过最大的作用乃是助兴催情,让男人在床上更加厉害。只要是毒,便没有《金螺吞海诀》破不了的。你在滨枞城遇险之时,老夫便告诉过你,忘记了么?”

    罗晨道:“那时你说的是寒毒啊。”

    圣老笑道:“除了寒毒之外,别的毒也都有一定效力。更何况蛇毒本来就是寒毒啊!再说你小子即便是不知道能不能解,也总要试一试吧!我看你小子还是自己开荤,哈哈!”

    罗晨尴尬一笑。他自然不是想开荤什么的,的的确确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而已。

    圣老呵呵笑道:“其实我是看你和你那小情人两情相悦,觉得你们极不容易,所以才最后关头出手的。按照我的本意,这样的一个好***自然是不能放过。虽然享受的是你小子,老夫也可以看一场活春宫,哈哈!不过今天也不错,算是看了半场春宫,哈哈!”

    两人神念交流极快,大床之上雪奴睁开眼睛,见罗晨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床边,不由的愕然道:“这么快?”

    罗晨尴尬一笑。虽然他已经清醒过来,可是这丫头可是一名武师,在她面前自己是毫无还手之力。

    “是啊,已经结束了!”罗晨咳了一声道。

    雪奴看了看大床之上,摇了摇头道:“不对,你骗我。”

    罗晨咧了咧嘴,看样子雪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啊。

    “我没陪过主人,主人也没有让我陪过别的男人。”雪奴认真地道,“你是主人让我陪的第一个男人,这种事情我没做过,可也见过几次。我应该是要流血的啊,可是却没有。所以,你在骗我!”

    “圣老,怎么办?”罗晨问道。

    “呵呵!”圣老邪邪一笑,却没有回答。

    “雪奴必须要听主人的,今晚雪奴是你的。大人,我们继续吧!”长腿细腰的少女站起身来,又把罗晨拎到了床上,小手一挥,罗晨的衣衫又是消失了。

    然后一只柔软的小手又是伸向了罗晨两腿之间。

    “圣老,你大爷的!”罗晨急了,传音骂道,“快想个办法啊!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靠!老夫不过是个灵魂体,能有什么好办法!”圣老骂道,“我可打不过一个武师!”

    “那怎么办?”罗晨怒喝道,长腿少女轻轻地抚弄,已经让他有了反应。这不是淫毒的效力,他也无法制止。

    “控魂阁啊…………”

    圣老叹息一声:“罢了!罢了!这个丫头说起来也挺可怜的,罗晨,我就冒一次险,帮她一次吧!不过这对于你会有一定危险,你确定要我出手么?”

    “快出手吧,不然就来不及了!”罗晨呻吟一声,涨红了脸道。

    “唉,老夫拼了!”圣老摇头叹息,金螺空间之内的身体陡然一阵暗淡。

    然后罗晨的目光一阵变幻,右手闪电般挥出,按在了雪奴的额头之上。

    罗晨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却能感觉到一股精神力量顺着自己的掌心暴涌而出,冲入了雪奴的身体之内。

    雪奴的神色瞬间呆滞,小手也是停止了抚弄。

    趁着这个机会,“罗晨”挣脱了少女的手,一袭衣袍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跳下了大床。

    “啊!”雪奴勐然尖叫一声,这一瞬间也是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我要杀了你!”雪奴尖叫一声,小脸上现出凶狠之色,向着罗晨冲了过来。

    她的速度快如闪电,罗晨咧嘴一笑,斜斜跨出一步,便是闪过了雪奴的攻击。

    雪奴怒喝一声,再次冲了过来,罗晨再次一闪,又是躲了过去。

    “姑娘,你还没穿衣服呢!”罗晨邪邪一笑道。

    雪奴惊叫一声,勐然蹲在了地上,脸上现出羞怒之色。

    “姑娘莫怕,我不是坏人,是我救了你啊!”罗晨微笑着,一双眼睛在少女娇躯之上肆意打量着。

    “是你救了我?我知道你叫罗晨,你不是和齐天一伙的么?”少女咬牙道。

    “我和齐天算是朋友,不过我看你可怜,才出手解除了你的精神控制,恢复了你的记忆。”罗晨微笑道,“若是我是坏人,你想想我们现在正在做什么?”

    长腿少女脸色一红,脸上现出思索之色。

    她毕竟是武师,心神转得极快,自然明白了的确是这人救的自己。

    清醒下来之后,少女自然想起自己身上有着空间法器,小手一挥,一件衣衫覆盖了她的娇躯。

    看着这一件衣服,少女的脸上又是现出一丝恨色。所有的衣服都是这样,轻薄窄小,紧紧地绷在身体之上。齐天这样做的原因,她自然也明白,心中自然愤怒。

    “谢谢你救了我,我不杀你了!”少女向着罗晨躬了躬身。

    “呵呵,你根本就杀不了我。”罗晨邪邪笑道。

    “那可说不定。”少女道,“罗晨,今日之事,我来日定会报答的。”

    “你叫什么名字啊?”罗晨呵呵笑道。

    “原来的名字,我不愿再提。从今日起,我就叫雪奴,以记住齐家给我的耻辱!”少女说着,眼中满是仇恨的火焰。

    “好了,雪奴,你快走吧!”罗晨脸色微微一变,笑道,“快些离开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也清楚,别想着报仇了,快些离开吧!”

    雪奴点头道:“齐天不过是个小虾米,我不会因为他而赔上自己性命。我要报复的,是整个青州齐家!谢谢你了,罗晨,我走了!”

    说着雪奴一挥手,一个小小的酒坛飞向了罗晨,身躯一闪便即不见。

    罗晨微笑着收起酒坛,勐然脸色一变,重重地倒在了大床之上。

    长腿少女身子。闪出了房间,下。刻便已进入到齐天所在房间之内。她速度极快,宛若鬼魅一般,从依旧在大房间内饮酒的叶烨烨身边闪过,叶烨烨却根本没有发觉。

    齐天房间的大床之上,齐天正高高架起兽皮少女的双腿,狠狠地冲撞着。

    他背对着房门,由于喝了碧火蟒血酒而异常兴奋,根本没有发觉长腿少女的出现。

    长腿少女眼中现出。丝仇恨之色。个箭步冲到床前,手中短刀狠狠地刺向了齐天的后心。

    刀锋刚触及齐天的身体,白色的光芒一闪,一个美丽的白色光罩从齐天身上向外扩展,把短刀弹开数尺。

    卵圆形的光罩笼罩了齐天周围数尺,正是齐天以前在天南山脉中用过的那个珠子发出来的。齐天也被吓了一跳,回头见是长腿少女,惊唿道:“雪奴,你疯了!我是你的主人!“

    “齐天,我要杀了你!我要杀光青州齐家所有的人,为我父母报仇!“雪奴手中短刀挥动,狠狠地刺向了那白色的光罩。

    “你…………恢复记忆了?“齐天惊讶道。

    雪奴的短刀再次落下,却又被光罩轻松弹开。她的脸上满是倔强之色,再次挥刀狠狠地刺了下来。

    这时齐天身下的兽皮少女也是反应过来了,发出了。声无比尖锐的大叫!

    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笼罩了雪奴的身体,雪奴闷哼一声,小脸瞬间变得雪白。

    她感觉仿佛是被。头洪荒凶兽盯上了一般,手中短刀再也无法落下。

    “齐天!我会杀了你的!我一定会的!“雪奴狠狠地瞪了一眼齐天,身躯一闪出了房间,如一缕轻烟飘出大厅,来到了外面的廊道之上。

    贵宾区的入口处,有着几位强者守卫。见到长腿少女出现,目光都是看了过来。

    长腿少女向着几人恭谨一礼,快步走了出去。

    “她要去哪?“。位强者见长腿少女径直走向了通往地面的楼梯,疑惑问道。

    “一个死士,自然是去执行主人的命令了,还能去哪里。“另一位强者淡淡道。雪奴走出了地下斗兽场,沿着街道快速的向着镇外跑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