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的确不错
    这样的通过率也是前所未有的,参与第三场测试的,大部分都顺利过关了。在第三天的测试上,最大的亮点,便是来自于云岚分队的钟蕊三人!

    钟蕊也算倒霉,抽取到了一个武者六层强者领衔的组合。然而钟蕊一个干净利落的冲锋,便是把那个信心满满的少年冲下了战马。

    人与马的完美结合,连高台之上的几位统领也是大为赞叹。而她的两位同伴同样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冲刺,便解决掉了正面的对手。

    这一切,正是拓跋翠这一段时间在和稷城训练的结果。拓跋翠完美的骑术已经折服了所有人,如今的云岚分队面貌早已是焕然一新。

    测试结束之后,新晋铁卫们留在了栖霞城休息三日,而所有的老铁卫们这次都保住了自己的名额,各自返回到驻地。

    三日之后,新晋铁卫们浩浩荡荡的开往龙马森林,前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铁背马。

    十日之后,部分新晋铁卫前往西线第一大队,大部分则是赶往东线第五大队的各个城市报到。

    又过了不到十日,所有的新晋铁卫都已经是拿到了自己的套装,开始正常的训练。

    所有的这一切,都被昆玉宗和破云宗的暗探们通过各种渠道报告给了宗门。

    而昆玉宗的代宗主柳依萱,自然也是拿到了这样的情报。

    “栖霞宗已经没了道纹师,现在还要靠着库存撑场面。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撑多久!”柳依萱妩媚一笑,把情报扔在了一边。

    “我们从天剑门购买的物品,什么时间能够送到?”柳依萱看着一名心腹。

    “禀报宗主,第一批一千五百头烈豹,一千五百套道纹套装已经在路上了,两位长老亲自护卫,正在通过远古隧道。另外的一千五百头烈豹还有套装,天剑门方面正在准备。”那位负责情报的心腹道。

    “很好!”柳依萱微笑一声,“增加三千烈豹队,不过是个开始。两年之后,我要让栖霞宗吓一大跳,咯咯!”

    几位心腹相互看了看,他们都清楚为了应对天剑门方面的刁难,他们的宗主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宗主放荡之名人人皆知,对方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很正常。再说宗主自己,恐怕也不会在乎这样的事情吧!

    “宗主,小夏在外面求见!”一位心腹从门外走来道。

    “小夏,谁是小夏?”柳依萱愕然。

    “就是上次你见过的那个小胖子,负责老宗主饮食的那个。”那心腹一脸古怪的道。

    “他来干什么!”柳依萱眉头一皱,脸上现出一丝厌恶之色,“让他滚进来!”

    “是,宗主!”那心腹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一个青年跟着那心腹大步走了进来,向着柳依萱躬身行礼:“参见宗主!”

    “嗯?”

    柳依萱看着站在下面的青年,秀眉微微蹙起,轻喝道,“抬起头来!”

    “是!”青年抬起了头,看着柳依萱,眼眸中似有火焰在燃烧。

    “你……是那个小胖子?”柳依萱愕然道。

    站在台阶下的,是一个英挺的青年,脸庞微圆,却与“胖子”二字完全没有关系。看容貌依稀是那小胖子的样子,却透着一股勃勃英气。与之前见到的惫懒胖子相比,完全就如同是两个人一般。

    “回禀宗主,是我!”青年再次躬身,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呵呵,有点意思。”

    柳依萱看着青年,嘴角微微翘起,“小夏,你似乎并不怕本宗主?”

    “宗主神仙般的人物,属下对于宗主只有仰慕,又怎么会害怕?”英俊青年轻轻一笑。

    “仰慕么?”

    柳依萱沉默片刻,眉眼俱弯,甜甜的笑了起来:“小胖子,看来我之前是小瞧你了。这么短时间内,能够减下这么么体重,你对自己也算够狠!对自己狠,对别人自然自然更狠!小夏,你还真是个人才!”

    “宗主过奖。”小夏挑了挑眉毛。

    见到这小子如此轻佻,周围柳依萱的心腹们都是心中叹息一声。宗主大人这样的微笑每次出现,便有人人头落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次怕是要倒霉了!

    “呵呵!”柳依萱笑得更甜,美眸之中波光闪烁,“小夏,说吧,你今天来找本宗主,有什么事情么?”

    “宗主,属下的确是有要事,想要和宗主大人详谈。不过这里人太多,似乎不太方便。”小夏微笑道。

    “哦?那你想去哪里谈呢?”柳依萱清澈干净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那里!”小夏看了一眼柳依萱身后的密室。

    柳依萱沉默片刻,咯咯笑了起来:“好吧!”

    柳依萱站了起来,眼眸中有着一丝晦涩不明的笑意,转身走入了密室之内。小夏快速登上台阶,连忙跟了进去,又把门重重的关上。

    几位心腹相互看了看。

    “你说他会被宗主卸成几块?”一位心腹低声道。

    “至少八块!”另一位心腹面无表情的道。

    密室之内。

    柳依萱似笑非笑的看着青年,轻声道:“小夏,你还真是个大胆的家伙。昆玉宗内每个男人都想对我做点什么,可是敢于这样挂在脸上的你还是第一个。”

    小夏微微一笑道:“一个人知道自己要死了,胆子自然会大一些了。”

    “哦?你要死了么?我怎么看不出来?”柳依萱甜甜一笑,小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鸩杀老宗主,这样的罪名够我死上一百次了。宗主大人,我又不是傻子,老宗主死了之后,难道你还会放过我么?”

    “呵呵!说的也是啊。”柳依萱莞尔一笑,“不过大部分的情况下,那些碰过我的臭男人明知道会被我杀死,也仍然会心甘情愿的为我卖命。难道你不愿意么?或者是说,你准备违反我的命令?”

    “总会有例外的。”小夏微微一笑。

    “例外的情况,我还没遇到过,你也不是。”柳依萱浅浅一笑,“说吧,小胖子,说说你来找我的目的。你是不敢下手了,还是怎么的?”

    小夏摇了摇头:“已经开始了,这么多天,我早已没有了回头路。”

    “那你来这里是?”柳依萱的双眼变得极为明亮。

    “我。要。上。你!”小夏目光闪亮,一字一顿的道。

    “你还真直接!”柳依萱甜甜一笑。

    “我也尝过不少女人的滋味,宗主大人无疑是最好的。可是我和宗主大人只有一次,就这么死了的话,我实在是太亏了!”小夏微笑道,“在死之前,我当然想和宗主大人多来几次。”

    “呵呵!小夏,曾经有一个男人,第一次上我的时候,一直骂我贱人,可是现在,却愿意为我付出生命,甚至为了我愿意放弃自己的家族。你确定你真的要我么,多来那么几次,你一定会忘不了我的。”柳依萱看着小夏,嘴角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她的眼中,闪过了顾才风的影子。

    “我确定。我现在已经忘不了你了。”小夏微笑点头,“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又有什么好在乎的。你看,我这次为了见你,可是足足减去了五十斤体重呢!”

    “我若是不愿意呢?”柳依萱微笑道。

    “那你想要鸩杀亲生父亲的事情,很快就会人人皆知。”小夏微微一笑。

    柳依萱盯着小夏,眼中现出一丝寒芒。

    一股极大的压力笼罩向小夏,他的脸色微微发白,用力的咬紧了牙。

    “小夏,你是在威胁我。”柳依萱淡淡道。

    “不是威胁,只是一个事实。”小夏咬牙道,“我若是没有回去,这个消息自然会有人散布出去,第一个知道的,将是二小姐。”

    柳依萱脸色更寒,目光中杀机一闪而逝。

    巨大的压力瞬间消失,青年的身躯微微一晃,苍白的脸上缓缓现出一丝血色。

    “我曾经发过誓,和你那一次是最后一次利用我的身体。”柳依萱盯着小夏,如同看着一个死人,“没有想到今日居然被你这样一个小人物威胁!我今天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自己要想清楚了,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反正都是死,怎么死都是一样。”小夏微微一笑道。

    “到时候你会知道,不同的死法,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柳依萱狠狠盯了一眼青年,冷冷道,“来吧!你这个恶心的家伙!”

    青年微笑着走了过来,粗暴的把柳依萱按在了墙上,用力扯破她的罗裙,撕裂她的亵衣。

    看着那一双修长紧绷的长腿,青年的唿吸瞬间变得粗重起来。

    柳依萱蹙起眉头,厌恶的闭上了眼睛。虽然他由一个小胖子变成了一个足够英俊的青年,她依然对他没有丝毫的兴趣。

    青年显然并不在意她的想法,掀起自己的袍服,两腿之间早已坚硬如铁。

    用力分开柳依萱修长的双腿,小夏勐一挺腰,便是狠狠地破体而入。

    柳依萱痛哼一声,同时响起的是青年一声压抑兴奋的低吼。他已经冲入了她幽暗温暖之地的最深处。被紧紧包围的感觉让他瞬间疯狂起来。

    一个多时辰之后,小夏低吼一声,滚烫的精华泄入柳依萱娇嫩紧窒的深处,由于极端的兴奋,英俊的脸庞微微扭曲。

    柳依萱娇哼一声,厌恶的用力推开了小夏。身上淡淡的白光一闪,美丽的**上斑斑青紫的伤痕瞬间消失,又变得白皙娇嫩起来。

    “好了,你可以滚蛋了,记住我交待你的事情。”柳依萱小手一挥,一袭罗裙掩盖住了完美的身体,恨声道。

    “我会再来的。”小夏目光灼灼的盯着柳依萱,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说什么?”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陡然下降。

    “我说,我会再来的。”小夏毫不在意的一笑,“宗主大人,我知道你很忙,以后我三天来一次吧!”

    柳依萱瞪眼道:“再上我几次,你就会喜欢上我了!”

    小夏微笑道:“那就试试看吧!宗主大人,今天我很满意,呵呵!”

    小夏推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根本没有理会大厅内柳依萱的心腹,微笑着向外走去。

    密室的门重重的关上了,柳依萱小脸上杀意涌动,脸色变得无比的冰寒。

    “该死的!”

    “你一定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昆玉山脉,峡谷之内。

    靠着柳下惠闭关的山壁,有着一个小小的院落。这里便是得意楼名厨小夏为柳下惠准备食物的地方。

    “盛名之下,果然不虚,柳依萱的滋味,的确不是别的女人可比的。”小夏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开心的走入到小院之中。

    “该给老宗主准备食物了!”

    小夏走入院中,很快诱人的饭菜香气在峡谷中弥漫开来。

    把几样精致的菜肴放在托盘之上,又放上一壶美酒,一个酒杯。

    小夏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玉瓶,看了一眼之后,又收到怀里。

    “呵呵!昆玉宗宗主又如何?想要我死,哪有那么容易!”

    小夏双手托起托盘,走到了山壁跟前,伸手在山壁上轻轻一拍,低沉的摩擦声中,一个方形的洞口出现在他的面前。

    洞口看上去极深,里面没有任何光亮。小夏把托盘放在洞口,恭敬地道:“宗主大人,吃饭了!”

    托盘一闪便消失了,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小夏的耳边响起:“小子,你去找小贱人了么?”

    “刚刚去过。”小夏恭谨道。

    “怎么样,我的女儿,滋味不错吧,嘿嘿!”那低沉的声音怪笑起来。

    “的确不错!”小夏老老实实承认。

    “呵呵!在我出关之前,你就好好享受吧!”怪笑声中,低沉的摩擦声再次响起,山壁上的洞口又消失不见了。

    小夏松了口气,喃喃道:“老怪物!”

    “你出关之前我可以好好享受,那么你出关之后呢?不是一样要我死?”

    “你们父女都想要我死,我偏不死,呵呵!且让我好好享用你女儿几次之后,再做计较。”小夏冷笑一声,走回到小院之内。

    暮色暗沉,雪花飞舞。远处的群山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卫营外的地面上也早已有了尺许厚的积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