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跟老子上
    暮色暗沉,雪花飞舞。远处的群山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卫营外的地面上也早已有了尺许厚的积雪。

    烈豹没有铁背马高大,若是积雪再厚一些,在雪地上的速度就会大受影响。

    烈豹队百夫长蒙恬括却根本不担心这个,站在卫营的大门外,悠闲的看着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

    即便是雪再大一些也没有关系,反正他的一百烈豹队放在这里只是摆设,从来没有出战的机会。

    远处的雪峰之上,有着一个洞口透着光亮,那便是昆玉宗控制的连通天南山脉南北的远古隧道入口,也是蒙恬括需要监视的地方。

    可是虽说是监视,烈豹队的卫营根本不敢靠近那个隧道建造,有人从隧道进出烈豹队也不敢过问。

    昆玉宗不过是大陆上最弱的一层宗门,而来往于天南山脉南北的多是强者,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势力谁也不清楚。大陆上的大势力是小小的昆玉宗无法得罪的,所以对于强者出入远古隧道昆玉宗根本不敢干涉。

    蒙恬括的百人队驻扎在这里的意义,只是具有象征性罢了,表明这里是昆玉宗的地盘,如此而已。

    蒙恬括轻轻拍了拍座下的烈豹,正准备走回卫营之内,远处远古通道的方向,忽然传来阵阵虎啸之声!

    一头头高大的烈豹排着整齐的队伍从隧道内缓缓地走了出来,宛若雪地上流淌着的血色河流,向着卫营的方向缓缓而来。

    “这么多烈豹!”蒙恬括也是被吓了一跳。

    作为一名武者七层的强者,他的眼力倒也不错,可以看到其中三头烈豹的身上,各自站了一名老者。两边的两位老者衣服上有着昆玉宗的山峰徽记,中间的老者胸前徽记上有着一柄长刀,那是天剑门的徽记。

    大部分的烈豹背上都没有铁卫,在队伍的最后才有着百余名骑着烈豹的铁卫。

    蒙恬括也是认出来了,后面的这些铁卫正是一个月前受到宗门的派遣,押送财物去天剑门的袍泽。而这次他们带回来的,应该便是宗门购买的烈豹了。

    那两位站在虎背上的老者,应该就是宗门的两位长老,不过蒙恬括并不认识他们。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百夫长,自然没有资格认识一位强大的武师。

    而那站在中间的老者,毫无疑问应该是昆玉宗附庸的宗门天剑门的人了。

    烈豹洪流从隧道内缓缓走出,沿着大道向着卫营的方向走了过来。卫营就在大道之旁,是返回宗门山门的必由之路。蒙恬括脸上现出恭谨之色,站在雪中慢慢看着走近的千余头烈豹。

    千余烈豹缓缓走过,地面剧烈的震颤着,也早已惊动了卫营内其他的铁卫。一个个铁卫走到大门外,看着潮水般缓缓流淌而来的烈豹洪流,脸上都是现出兴奋之色。

    “这么多烈豹!”

    “宗门这次扩军,看来将会相当顺利了!这么多烈豹,足以套装一个半大队了吧!”

    “早就应该扩军了!咱们昆玉宗领地内又不是没有强者!”

    “娘的,这下咱们在数量上终于不用被栖霞铁卫压制了!”

    “是啊,哈哈!”

    从远古隧道到卫营数里距离,铁卫们站在卫营外兴奋地议论着,看着千余头烈豹越走越近。

    虎背上站立的三位老者根本没有向他们看一眼,两位昆玉宗的强者恭谨的向天剑门的老者说着什么,霸刀门的老者负手而立,神情倨傲。

    陡然!远处的雪峰之上,响起了一声低沉的怒吼,传遍了整个雪原。

    正在缓缓行进的千余头烈豹听到这一声怒吼,俱都是身躯勐然一颤,队形瞬间变得乱了起来。走在最后的百余名烈豹队骑手控制不住座下烈豹,有几人甚至是被掀下坐骑。

    “那是什么!”

    三位老者的目光都是看到了那雪峰的顶部,在那里一头巨大无比的白虎站在峰顶之上,威风凛凛的俯视着下方的雪原。

    白虎身长足有五丈,通体没有一根杂毛,一双眼睛呈现暗金之色,站在风雪中显得极为美丽。

    “金瞳白虎!”昆玉宗长老沈尧惊唿道,“武师级别的荒兽!这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武师级别的荒兽在天南山脉中并不罕见,可是都是在山脉的中心地带出没。而这里却是天南山脉的边缘,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武师级别的荒兽金瞳白虎?

    “一只金瞳白虎而已,沈长老,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吧!”那天剑门的老者不屑的看了一眼沈尧,冷哼道,“难道沈长老连这样一只荒兽也畏惧么?”

    沈尧尴尬一笑,暗骂自己大惊小怪。荒兽可没有道纹套装,他自然不用畏惧这一只金瞳白虎。

    另一位昆玉宗长老侯文摇头道:“一头金瞳白虎算不得什么,不过出现在这里倒是极为奇怪。楚方前辈,这件事情一定有古怪!”

    “有什么古怪的!既然来了,杀了便是!”天剑门长老楚方冷哼一声,“老夫年轻时候,也曾在这天南山脉之中练,猎杀荒兽取血挣钱。这样的事情倒是好多年没做过了,刚好这次顺手杀了这只大虫,发上一笔小财。”

    说完楚方跳下虎背,向着远处的雪峰飞掠而去。

    昆玉宗众人都停了下来,等待着看这天剑门的长老如何大展神威。

    那巨虎站在山顶之上,金瞳中寒芒如电,冷冷地看着高速冲来的楚方。楚方手中现出一柄短剑,回忆起年轻时热血沸腾的日子,脸上现出一丝笑意,高速的向着峰顶冲去。

    “吼!”

    又是一声怒吼之声响起,金瞳白虎之旁,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头巨大无比的黑熊,小小的眼睛中闪烁着冷冽的寒芒,冷冷的俯视着冲上来的楚方。

    “靠!”楚方脸色微微一变,硬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大地之熊!这个怪物怎么也到了这里!”

    楚方看着黑熊的腹部,找到了一个淡淡的疤痕。这一只黑熊,竟然是当年见过的那一只!

    这个疤痕是他年轻时候在天南山脉练时留下的,当初他不过是一层武师,和这大地之熊一番苦战,差点被这大地之熊给干掉,最后直接被打下了悬崖,幸好崖下积雪很深才逃得性命。

    武师级别的荒兽极有灵性,这黑熊显然是认出了他,眼中也是有着血芒闪烁。

    荒兽寿元悠长,修炼却极缓慢。对面的大地之熊实力还是老样子,而他楚方已经是二层武师了。楚方有自信可以正面击杀着只大地之熊,再说身后又有昆玉宗众人看着,退缩必然被人耻笑。楚方握紧了短剑,再次向着峰顶冲去。

    然而又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峰顶之上,令楚方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

    那是一只巨大的猩猩,身高达到数丈,通体杂乱的金毛,出现在山顶上之后一声大吼,奋力挥拳敲打着自己的胸膛。

    “这个怪物不是从来不会离开老巢的么?怎么也到了这里?”

    见到这金毛猩猩,楚方如同坠入到冰窖里。天南山脉面积极大,里面的强大荒兽都有灵性,也是分为了几股势力。而这只猩猩正是其中一股势力的王者。

    仅仅这个家伙,便不是他楚方能够匹敌的。更何况两旁还有着两头虎视眈眈的武师级别荒兽!楚方毫不迟疑,转身便向着雪峰之下跑去。

    雪峰之后,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叶笛之声。沉重的脚步声密集的响起,如同惊雷一般。楚方回头一看,不由得目眦欲裂!

    从山峰之上冲下的,不只是三只武师级别的荒兽,而是黑压压的一片!冲在最前面的武师级别荒兽足有十几头,其中好几个都是当年交过手的老相识。而在这些武师级别荒兽的身后,一只只强大的荒兽如同潮水一般冲下雪峰,向着下面疾扑而来!

    蒙恬括站在卫营门口,完全惊呆了!而在他的身边,烈豹队骑手们都是呆立在那里,一个个都是说不出话来。

    “跑!快跑!”沈尧长老率先反应过来,厉声吼道,然后拼了命的驱赶身边的烈豹。走在最后面的铁卫们也都拼命的催动座下的烈豹,想要远离这些荒兽的冲击。然而那些烈豹却如同是遇到了天敌一般,一个个身躯发抖呆立在那里,根本不敢动弹。

    荒兽的世界也是等级分明的,弱小荒兽遇到强大荒兽根本不敢反抗。更何况烈豹根本不算是荒兽,只是有着一丝荒兽血统而已。面对着武师级别的荒兽,它们怎么会有逃跑的勇气?

    听得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楚方脸上现出一丝焦急之色,拼了命的向着一侧跑去。

    悠扬的叶笛声响起,那头巨大的金毛猩猩勐然加速,向着楚方疾扑而去,而剩余的荒兽则是潮水般的冲向了雪原上的大群烈豹。

    千余头强大荒兽唿啸而过,峰顶之上出现了两个人影来。

    样貌清秀的青衣少女坐在一头巨猿的肩头,小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叶笛,轻笑道:“林大哥,我这次的表现还不错吧!”

    那站在山岩上的独臂汉子青衫磊落,潇洒笑道:“不错,不错!赵敏,能够同时指挥这么多荒兽,你做得很好。我们这一次截杀了这批烈豹,也是帮了小晨一个大忙了,他也有着更多的准备时间应对这次的风暴。”

    “已经很久没见到罗晨师兄了!一年多了,不知道他长高了没有。”赵敏捏着叶笛,轻叹一口气道。

    “小晨…………我也很想他啊!”独臂汉子微微摇了摇头。

    千余强大的荒兽从雪峰之上疾冲而下,向着雪原上的烈豹扑了过来。

    “完了!”

    沈尧、侯文两位长老对视一眼,脸上都是现出绝望之色。

    这些烈豹承载着宗门的希望,每一只烈豹便意味着一名强大的烈豹队骑手。宗门耗费了几乎所有资源,宗主大人更是付出巨大代价,才换回了这些宝贝。若是这些烈豹断送在这里,对于宗门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天南以南大地如今风起云涌,三方势力各怀心机,大战爆发不可避免。武师的数量无法快速增加,套装道纹之路铠甲的重骑便成为了彼此角力的关键力量。

    可是若是没有坐骑,还叫什么道纹重骑?

    他们虽然无耻,却并不煳涂。他们身后都有着庞大的家族,家族的命运与宗门的命运息息相关。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昆玉宗若是倒了,他们家族的命运不问可知。

    走在队伍最后的烈豹队骑手一个个脸上露出焦急之色,目光都是落在两位长老身上。

    坐下的烈豹根本不敢动弹,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老沈,拼了吧!”侯文惨笑一声,“一群畜生居然敢来欺负咱们,真他娘的!”

    沈尧脸色阴沉,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杀一个是一个!”

    他们是武师,自然有着武师的骄傲。现在这种状况下,纵然是回到宗门也难逃一死,还不如在这里痛痛快快的杀上一场!

    “杀!”

    两位长老纵深跃下虎背,手中都是出现了一柄重剑,向着潮水般涌来的荒兽疾冲而去。生死完全置于度外,二人的脸上反而没了任何惧色,有的只是汹涌的战意!

    位于队伍最后的百余名烈豹队骑手瞬间热血沸腾,怒吼着拍打身下的坐骑,烈豹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干你娘的!兄弟们,跟老子上!”百夫长魏罡怒吼一声,提着重剑跳下烈豹,踏着深雪疯狂的向着雪峰的方向冲去!

    “拼了!”

    “操他娘的!”

    所有的烈豹队骑手怒吼着跳下烈豹,跟在魏罡的身后向着雪峰的方向杀了过去。

    风雪依旧交加,地面积雪盈尺,身披重甲的铁卫们在雪地中走得极为艰难,然而眼中燃烧着的唯有汹涌的战意!

    卫营门口,蒙恬括用力的握紧重剑,嘴唇已经被咬出了鲜血。

    “杀!”

    看着那些毫无畏惧之色的袍泽,从未上过战场的烈豹队百夫长蒙恬括厉吼一声,提着重剑跳下坐骑,向着远处疯狂的冲了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