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弟248章 都在这里
    一脚踩下之后,金毛猩猩显然没有罢手的意思,眼中闪烁着暴戾的寒芒,又是一脚狠狠地踩了下去。

    “一起死吧!”

    楚方绝望的怒喝一声,藏在舌下的一粒蜡丸被他狠狠地咬碎了。

    他的脸色瞬间凝固,整个人的身体泛出奇异的蓝色,若有若无的美丽蓝色烟雾从他的身上飘荡而出,向着周围快速的蔓延!

    金毛猩猩的大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身上,只听“蓬”的一声轻响,楚方的躯体化作了无数蓝色的冰晶。而那快速蔓延的蓝色烟雾已经是把金毛猩猩巨大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

    “吼!”

    金毛猩猩凄厉的一声大叫,身上的毛发一片片的脱落,身体之上快速的长出了一个个暗蓝色的水泡,层层叠叠的看上去极为可怖。

    “噬骨蚀心!”雪峰顶上,罗刚脸色骤然一变。

    “大黄,快跑!快跑!”赵敏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急急叫道。

    金毛猩猩怒吼连连,疯狂的跑向了雪峰顶端,淡蓝色的烟雾快速的蔓延着,所过之处皑皑白雪瞬间被冻成了暗蓝色的晶体,看上去极为的奇异。

    毕竟是一名强大的荒兽,金毛猩猩速度极快,几次纵跃便是跑出了蓝色烟雾的范围,到了赵敏二人的跟前。

    此时它的身上毛发尽落,通体光秃秃的,一个个暗蓝色的水泡如同葡萄一般缀在它的身上,磨破的地方血肉和水泡纠结在一起,站在那里不停地抓挠着,显得极为的痛苦。

    “大黄!”青衣少女看着金毛猩猩的样子,泪水瞬间流了出来。

    罗刚的神色也是极为凝重,看着快速蔓延而来的蓝色烟雾。

    楚方身死之地距离峰顶有数里,那蓝色的烟雾弥漫方圆两里范围之后,终于是不再蔓延,慢慢的消散了。

    方圆两里,这便是噬骨蚀心能够弥漫的范围。

    以楚方消失的地方为中心,方圆两里之内,整个区域之内变成了一个蓝色的世界,所有的积雪都变成了蓝色的晶体,看上去宛如大块蓝色的宝石,看上去分外的美丽校园如此多娇。

    罗刚看着那美丽的蓝色世界,眉峰微微挑起,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罗大叔,大黄它怎么办,要不要紧啊?”赵敏看着金毛猩猩哭泣道。

    “大黄…………恐怕是不行了!”罗刚转过头来,看着面目已经模煳的金毛猩猩,无奈的摇了摇头。

    噬骨蚀心,是天剑门楚家嫡系族人拼命的手段,靠着血脉之力才可发动。这种奇异的寒毒,几乎就是无法救治的。沾染上一丝便极为麻烦,更何况大黄刚才猝不及防,完全被噬骨蚀心给笼罩在了里面?

    天剑门楚家之人,并非人人都携带有噬骨蚀心,因为这东西实在太过歹毒,一旦发动自己必死无疑。携带者需要时刻把毒药含在口中,一不小心便会把自己害死。有胆量杀死自己的人毕竟是少数,即便是武师也不例外。

    罗刚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按照金毛猩猩的实力,全力攻击的话,这个天剑门的长老即便是携带有毒药,也不会有发动的机会。

    然而他没想到这天剑门长老居然和大黄叙起了旧,让大黄出手犹豫了几分,结果自己落到了这个境地。

    金毛猩猩听了罗刚的话,停止了无谓的抓挠,眼中现出一丝悲哀之色。

    它在这天南山脉之内纵横数百年,如今终于是要死了么?

    “大黄!”赵敏从坐着的巨猩肩膀上跳了下来,看着金毛猩猩,泪水滚滚而下。

    金毛猩猩伸出手掌,想要摩挲少女的脑袋,可是看到自己手掌血肉模煳的样子,悲哀的低吼一声。

    寒毒快速的在向着它的体内蔓延,一个个蓝色水泡快速膨胀,然后破裂,流出蓝色的汁液。然后新的蓝色水泡再次形成,快速膨胀然后破裂。

    金毛猩猩的身形慢慢的变得消瘦,很快它便难以支撑自己的体重,扑通一声坐倒在雪地之上。

    远处的雪原上,荒兽大军解决掉了所有的烈豹队骑手,又冲入大道旁的烈豹队卫营之中,一番横冲直撞,把烈豹队的卫营完全毁掉,然后高速的踏着深雪冲向了来时的雪峰。

    很快所有的荒兽都回到了雪峰之上,看着已经变得血肉模煳的头领,一个个眼中现出悲哀之色。

    它们都是金毛猩猩的部下,此刻也都明白了它们的头领已经是到了最后的时刻。

    金毛猩猩奋力张开了嘴,吐出一大口蓝色的血液,嘶哑的吼叫了起来。

    站在最前面的大地之熊也是低吼连连,似乎是在和金毛猩猩交流着什么。

    赵敏和罗刚听得懂这种荒兽之间的交流,二人自然明白,这是金毛猩猩把自己的首领位置传给了这头大地之熊,因为在剩余的这些荒兽中,它是最强大的。

    荒兽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列队站在金毛猩猩的面前,显得极为安静。金毛猩猩目光看向远处的雪原,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不远处的另一座雪峰底部,便是那远古隧道的出口。隧道之内,忽然响起了沉重的车轮之声,一辆辆车轮足有半米宽的木轮。大车从隧道之中慢慢地驶了出来。

    “这些家伙,这个时候才到么?”罗刚目光微微一闪。

    上百辆特制的大车,每一辆用八匹耐力强悍的驽马拉动,里面装载的乃是昆玉宗从天剑门购买来的道纹之路套装。马车之上烙有昆玉宗的山峰徽记,跟着马车的不是烈豹队骑手,而是千余名寻常的轻甲骑兵。

    此时暮色更暗,大车一辆辆驶出隧道,沿着盖满积雪的大道缓缓而行。巨大的木质车轮极为宽阔,在深雪中行驶毫不费力。护卫的轻甲骑兵实力弱小,又是在暮色之中,根本看不到前面数里外雪原上狼藉的尸体,更没有看到相邻雪峰上密集的强大荒兽。

    “吼!”垂死的金毛猩猩眼中寒芒暴闪,怒吼着站起身来,向着雪峰之下疾冲而去,宛若是一道蓝色的闪电!

    “吼!”“吼!”“吼!”

    荒兽的怒吼声此起彼伏,震得雪峰上积雪簌簌的落下。千余名荒兽在大地之熊的带领下,疯狂的向着山下的车队高速冲下。

    第一声怒吼响起的瞬间,拉着马车的驽马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轻甲骑兵们的坐骑一个个瘫软倒地,把背上的骑兵掀翻在地,不少倒霉的轻骑更是直接被自己的坐骑活活压死。

    而这个时刻,那巨大的蓝色身影已经冲入到了车队之内,双臂抓住一辆马车的车辕,竟然是把马车高高的举起,勐然的摔向了远方!

    巨大的马车连同拉车的八匹驽马直接飞出了百余丈,才重重的落到了地上。马车直接解体,露出里面闪亮的道纹之路铠甲和兵器。而驽马则是被跌的粉身碎骨,倒在了雪地之中。

    “天哪!”

    “这是什么怪物!”

    轻甲骑兵们一个个脸上露出恐惧之色,看着这个身高数丈、全身挂满诡异水泡的蓝色怪物。只见那蓝色怪物又是一手提起一辆马车,怒吼着抛向了远方。

    看着这个巨大的怪物在车队中肆虐,轻甲骑兵们肝胆欲裂,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大地剧烈的颤抖,千余强横荒兽从雪峰上如潮水一般疾冲而下,狠狠地冲入到了车队之中。

    在这些强大荒兽的爪牙之下,轻甲骑兵们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个个被荒兽们撕裂开来,或者是踏成肉泥。一辆辆马车被荒兽们轻松解体,拉车的驽马被瞬间杀死。

    赵敏看着在山下车队中肆虐的蓝色身影,眼中满是悲哀之色。罗刚也是微微叹息,对于这个天南山脉中的王者来说,这已经是最后的战斗了!

    连续抛飞了十几辆巨大的马车之后,那巨大的蓝色身影仰天一声怒吼,身躯骤然崩解,化作了无数蓝色冰晶抛向了四面八方!

    高速喷射的冰晶如同万千重箭,被击中的轻甲骑兵都是顷刻间化作了筛子,而那被波及的荒兽由于皮糙肉厚,却是毫发无损。

    “竟然是选择了自爆!”罗刚看着那消失的蓝色身影,心中也是叹息一声。

    首领的陨落让这些荒兽彻底狂暴,杀戮也更加的疯狂,片刻之后车队之中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千余名轻甲骑兵被斩杀殆尽!

    所有的荒兽都围拢到了首领消失的方向,愤怒的嘶吼着。

    “让它们把那些套装都毁了吧!”罗刚轻声道。

    赵敏含泪点头,叶笛轻轻放到唇边,悠扬的声音在漫天风雪中响了起来。

    听到这美妙的笛声,雪原之上,暴怒之中的荒兽们慢慢冷静下来。十几头武师级别的荒兽在车队中来回奔驰,把一件件一层道纹之路套装直接踩成了废铁。那些闪闪发亮的道纹之路铠甲对于他们来说便如同是纸片一般的脆弱。

    所有的道纹套装全部被毁掉,已经完全无法使用。荒兽们在大地之熊的带领下高速驰回了雪峰之上,又站到了罗刚二人的面前。

    “小晨,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望着山下一片狼藉的雪原,罗刚目光微微闪动。

    “我的能力,还无法过度展示,不然的话便会招来大陆上强大势力的窥视,给你带来麻烦。所以这次大战之中,我只能为你做这么多。”

    “你想要帮助宗门,想要帮助大小姐,剩下的事情,便只有靠你们自己解决了!”

    赵敏望着金毛猩猩消失的方向,美眸中依然有着泪光闪烁。

    “走吧!”罗刚叹息一声,转身走向了雪峰之后。

    那一头巨大的猩猩轻轻提起赵敏,把她放在自己的肩头之上,也是跟着走了过去。

    千余名强大荒兽无声跟上,很快消失在雪峰之后。

    风雪下的更急,雪原上的烈豹尸体早已被完全掩埋,车队存在的痕迹也慢慢的消失,几根扭曲了的战枪尚有部分露在深雪之外,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翌日清晨。

    平坦的雪原之上,数只烈豹疾驰而来,在烈豹的身后,十几个强者高速的飞掠着,紧紧地跟在后面。

    掠过已经成为废墟的烈豹队卫营,几头烈豹同时停了下来。

    坐在最前面的,是两个样貌相似的美丽少女,一样的目光清澈干净,仿若能够照进人的内心。只是二人的脸色,却都是微微有些紧张。

    这两人自然是柳依萱和柳如雪,而跟在她们身后的,是昆玉宗长老会的大部分成员,至少也是一层武师。

    一名长老脸色沉郁飞掠上前,大手一挥,深雪如烟四处飞散,露出了下面数具冰冷的尸体。

    “驻守此地的百夫长蒙恬括已经战死了,宗主大人。”

    柳依萱轻轻点头,脸色极为冰冷,催动烈豹缓缓向前行去。

    蓦然座下烈豹哀鸣一声,望着不远处一片微微隆起的雪丘踌躇不前。

    这里本应是大道的位置,怎么会有这个雪丘?

    柳依萱看着那雪丘,脸色更加的冰冷。

    两名昆玉宗长老闪到雪丘之畔,脸色阴沉大手挥动,覆盖在上面的松雪纷纷飞起,露出下面一具具烈豹的尸体。

    密密麻麻的烈豹尸体,上面布满了恐怖的伤口,层层叠叠的堆在那里,形成了一座小山。

    看着那一头头鲜血早已流干的尸体,柳依萱的小脸变得被白雪还白,娇躯微微颤抖。

    “所有的烈豹,都在这里了!”一名长老轻声道,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柳依萱咬牙道:“套装!我的套装呢?一千五百套烈豹队套装呢?”

    一位长老从远处飞掠而来,手上提着一个巨大的木制车轮,脸色极为凝重。

    这样的车轮,正是为了运送沉重的道纹之路套装而特制的马车独有的。虽然只有一只,却已经是说明了所有问题。

    柳如雪的脸色同样变得无比冰冷,狠狠地盯了柳依萱一眼。遭受这么大的损失,作为代宗主的柳依萱自然是难辞其咎。

    “挖开!都给我挖开!”柳依萱脸色冰寒,声音如同从冰窟里传出来一般,“全部给本宗主挖开!”

    十几位长老默然上前,一个个大手快速挥动,很快隐藏在积雪下的惨状被一一展露在柳依萱面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