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去杀人
    罗晨瞬间明白了刘语熙的意思,将来训练新兵,恐怕就是在这栖霞峰下的卫营了。

    刘语熙身为第一大队的统领,自然觉得用第一大队的人更为合适一些。

    而第二大队在这里驻扎久了,在大战开始之前,也需要去边境之上磨砺磨砺锐气了。

    二人商议已定,刘语熙又离开了,回到了栖霞峰绝顶之上。

    她也是个果断的性子,一个个命令通过军令系统发出之后,便是快速的来到了栖霞峰下。

    走出卫营大门,刘语熙来到了热血酒馆。

    这里依旧是无比的嘈杂,虽然是寒冷的一月,女侍者们的穿着却依然火辣,老铁卫们和不当值的铁卫三三两两的坐在那里,肆无忌惮的谈笑着,顺便占着侍者们的便宜。

    见到刘语熙走了进来,酒馆之内顿时安静下来,现役铁卫和退役铁卫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喝起了闷酒。

    所有人的心里,都希望大小姐兼统领大人快些离开。

    刘语熙站在酒馆门口,目光扫了一圈,淡淡道:“哪些是老卫院的老弟兄们?”

    三十多位壮汉连忙站了起来,一个个目不斜视,把身子挺得笔直。

    “先回老卫院集合,宗门有任务给你们。”刘语熙向着众人点了点头,迈步转身走了出去。

    老卫院也像是一个小小的卫营,众多的房屋围着一大片空地。这空地也可以算是一片小小的校场,不同的是老铁卫们已经没有了坐骑,校场上没有重骑驰骋的痕迹。

    刘语熙站在高台之上,身上已经披上了沉重的铠甲,金属面罩还未落下,露出一张英气勃勃的小脸,清冷的目光扫视着高台之下。

    在她面前,站着数百名高大的汉子,一个个身躯挺得笔直。虽然眼角都已有了岁月的痕迹,站在这里却自有一股铁血之意散发开来。

    他们便是居住在老卫院的老铁卫,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一个个袍泽在他们身边倒下,而活下来的他们早已是练就了一副铁打的心肠。

    六百多名老铁卫按照退役前的序列分成了五个队伍,挺直了身躯看着高台之上的刘语熙。

    刘语熙目光扫过众人,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诸位,天南以南,将有大事发生,宗门需要你们的支持!”

    老铁卫们沉默不言,看着刘语熙。

    统领大人没讲完之前,他们不能开口询问,这是规矩。

    “昆玉宗、破云宗正在快速扩军备战,准备联手灭掉我栖霞宗,瓜分我们的领地!他们以为我们栖霞宗出了一点儿问题,便有机可乘了,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们栖霞宗的储备有多么丰富!”

    “宗门已经下了决心,动用所有储备,与昆玉宗、破云宗决一死战!这不是边界战争,而是最后的决战!这次决战之后,我栖霞宗便是天南以南唯一的宗门!”

    “为了这次决战,我们需要扩充栖霞铁卫的规模!我们需要大量的强者加入进来,穿上道纹铠甲,为我们栖霞宗冲锋陷阵!”

    老铁卫们听了,一个个两眼放光,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一战定天南!这是一代代栖霞铁卫最为渴望的事情,如今终于要发生了!

    至于失败,他们根本不会考虑。开玩笑,他们可是百战不败的栖霞铁卫,又怎么会失败?

    刘语熙微微顿了顿,目光扫过众人,清喝道:“这次扩军,规模之大你们任何人都想象不到。宗门首先想到的,便是你们!诸位,我代表栖霞宗宗主命令你们,重新加入栖霞铁卫,为我栖霞宗而战!你们将重新穿上道纹之路铠甲,为我栖霞宗踏平这天南以南!你们是否愿意?”

    “愿意!”数百名老铁卫涨红了脸,齐声怒吼!

    这一刻,胸中的热血已经被重新点燃!

    踏平天南以南,是一代代栖霞铁卫的梦想。如今这个梦想,便要在他们的手上实现了!

    鬓角微霜又如何?华发早生又如何?只要骑上铁背马,他们依然是无畏的铁卫!

    铁卫最好的归宿,便是战死在战场之上,而不是在这里颐养天年!

    刘语熙轻轻点了点头:“很好,不愧是我栖霞铁卫的老铁卫!”

    “我给大家三日时间准备!三日时间之后,大家依旧在这里集合,一起前往龙马森林,去找回自己的坐骑!三日之后,你们就不再是退役老铁卫,而是我栖霞铁卫的现役铁卫!”

    “是,大人!”老铁卫们同时嘶声大吼!

    统领大人的身影已经离去,老卫院内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满面风霜之色的壮汉们站在校场之上,久久不愿离去,一群群围拢在一起,谈论起当年的事情。

    加入栖霞铁卫似乎还是昨日,如今却已经两鬓斑白。

    身边倒下的袍泽不知有多少,而如今自己终于又要走上战场!

    自己放回龙马森林的坐骑,这么多年了,再次见到自己这个主人,该是多么兴奋?

    面对宗门的征召,没有人畏缩不前。

    他们是百战荣归的铁血老铁卫,多少次梦回那热血沸腾的疆场。而如今,有了再次穿上道纹铠甲为宗门而战的机会,谁会不愿意?至于生死,早就被他们置之度外了。

    栖霞城内,一座小酒馆中。

    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正在喝酒,面前的大木杯里盛着价格最低的劣质麦酒。

    周围的人都离他远远的,没有人去理会他,仿佛看他一眼就会倒霉一般。

    胖子也不理会别人,只顾把麦酒倒入自己的口中。

    几位身着漂亮轻甲的城卫军大步走入酒馆之中,酒馆老板连忙一脸笑意的迎了过来:“几位军爷,喝点儿什么?”

    “不喝,我们找人。”一位军官模样的人不耐的挥了挥手,轻喝道,“谁是张一枪?”

    酒客们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目光看向了埋头喝酒的胖子。胖子转过头来,眼中满是桀骜之色:“我就是,怎么了?”

    军官模样的青年脸上显出恭敬之色,躬身走到胖子跟前,把一封火漆密封的书信递给胖子:“城主大人的亲笔信,请大人过目!”

    “我跟栖霞城的鸟城主可没什么瓜葛,他怎么会写信给我?”在周围酒客震惊羡慕的目光中,胖子哼了一声,随手扯开了信封。

    里面却不是什么城主的亲笔信,羊皮纸上盖着栖霞宗的金色云纹徽记,上面清晰的写着几行小字。

    “征召老铁卫张一枪重新加入栖霞铁卫,三日内到老卫院报到,不得有误!”

    胖子浑身肥肉一阵乱颤,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明亮!

    “大人,我们告辞了!”身穿漂亮铠甲的城卫军躬身行礼,然后走了出去。

    胖子拿着那一张薄薄的羊皮纸,脸上神色急剧变幻。

    多年前金戈铁马的岁月,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一个个几乎要淡忘的名字,也都是变得清晰起来……

    “张一枪,你什么时候有了好运气,连城主大人也给你写信了!”一位花白胡子的酒客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胖子目光扫了一眼花白胡子,轻轻站了起来。

    他的身子站得笔直,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

    周围的酒客一个个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惊悚乐园。

    胖子大步走了出去,目光已经变得极为锐利。直到他离开了小酒馆,里面的酒客们才敢于唿吸。

    “你竟敢撩拨他,不是作死么!”一位中年酒客看了一眼花白胡子,摇头道,“这个家伙可是栖霞铁卫的老铁卫,也是咱们能够招惹的?”

    花白胡子身躯一颤,这些年日日在此见到这个颓废无聊的胖子,谁还记得他是什么栖霞铁卫的老铁卫?

    “看来是要打仗了!”胖子走在大街之上,一脸兴奋之色。

    虽然依旧肥胖,一股强大的气势却是散发而出。

    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是那个妻离子散颓废度日的惫懒胖子,而是一名无所畏惧的栖霞铁卫的铁卫!

    “有什么好准备的,现在我便去老卫院报到去!”

    溧阳郡郡城,最大的青楼泗水阁,一个雅致的小院之内。

    花树之下杯盘狼藉,残酒尚温。房间之内一个高大的壮汉正把一位纤弱少女按在床边,按着少女雪白的娇臀撞击得啪啪有声。另一位纤弱少女脸上满是羞涩的笑意,身无寸缕的坐在大床之上。

    “老爷,你的信!”一个小厮大唿小叫的冲入小院,进到房间之内。

    “叫唤什么?没看本老爷正在忙着么?”壮汉狠狠地瞪了小厮一眼,“把本老爷吓软了,你担当得起么?”

    “这是溧阳城城主大人的亲笔信,城卫军吩咐立刻要交给大人,不然就要拧了小的脑袋!”那小厮连连道。

    “你是老子的人,他敢!”壮汉哼了一声,“把信给老子拿过来!”

    小厮连忙跑到床边,把火漆密封的信交给壮汉,然后逃也似的跑开了。

    壮汉哼了一声,根本没有停止动作,随手扯开了信封。他是栖霞铁卫的老铁卫,可不鸟什么狗屁城主。

    “征召老铁卫高平重新加入栖霞铁卫,五日内到老卫院报到,不得有误!”

    看着羊皮纸上的金色云纹,壮汉身躯勐然一颤,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身前少女回过头来,嗔怪的看了壮汉一眼。

    壮汉挥手把少女推开,蓦然爆发出一声长笑:“哈哈哈哈哈哈…………”

    不理会二位少女奇怪的速的穿上衣服,把一小袋金元宝抛在桌上。

    “从今天你,高爷不会来照顾你们姐妹的生意了!这点小钱,赏给你们!”

    “高爷,你不喜欢人家了么?”那刚才正被挞伐的纤弱少女撅嘴道。

    “搞女人有毛意思,老子这次要去搞点别的,哈哈!”高平大笑出门,大手虚空一握,仿佛战枪已经拿在了手里,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

    天柱山下的一个小村,不过有五百多户人家,分散居住在一个山谷之内。

    山谷边缘,有着几间瓦舍,是这里唯一的村学。十几个村童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怯生生的看着坐在最前面的夫子。

    一个村童站在身材高大的夫子面前,抑扬顿挫的背诵着:“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大江…………不尽大江…………”

    “不尽大江滚滚来!”夫子怒声道,“伸出手来!”

    小童眼中泛起泪花,瑟缩着伸出了手。

    “啪!”

    戒尺重重地落在了小童手上,疼的小童身躯一颤。

    “不准哭!”身材高大的夫子怒喝道,“庄大家的这首名作,老子教你们几百遍了,就是记不住,啊,记不住!你还有脸哭?不准哭!”

    小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夫子瞪眼再次举起戒尺,远处陡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

    马蹄声越来越近,到了瓦舍之外停了下来。夫子哼了一声放下戒尺,大步走了出去。

    “沈夫子,城主大人给你的信!”来人是一名年轻的铁卫,见到高大夫子出来,连忙滚鞍下马,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递了上来。

    “什么东东?”沈夫子学着传说中庄大家的口吻,接过了火漆密封的信封,直接扯开。

    那铁卫向着沈夫子笑了笑,躬身行礼直接离开。

    沈夫子盯着那张有着金色云纹的羊皮纸,目光瞬间变得锋锐如刀!

    良久,沈夫子深吸了一口气,大笑道:“兔崽子们,都给老子滚回家去!老子这个地方,再也不要来了!”

    瓦舍之内,爆发出一阵欢唿之声,村童们一个个雀跃着冲了出来,开心的跑开了。

    那个刚才正在挨打的村童最后一个出来,看着满脸笑意的沈夫子恭敬道:“夫子,你要去哪里?”

    “去杀人,嘎嘎!”夫子大笑,迈开长腿向村外走去,速度竟然是无比的快捷!

    “五天时间赶往栖霞城!娘的,这不要了我的小命么!”

    一月初,天气依然无比寒冷。

    栖霞宗方圆数千里的领地之内,道路上出现了一个个满脸风霜的壮汉。

    他们沉默着走过小路,踏上大道,向着栖霞城的方向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