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不许摸头发
    府邸里安排的几名侍从并不认识罗晨,可是却认识罗晨此时身上的一套百夫长铠甲,连忙过来行礼。

    罗晨单单点了点头,走到马厩边伸手摩挲着赛风的脑袋。赛风愉悦的嘶鸣一声,巨大的脑袋在罗晨手上蹭来蹭去,显得极为开心。

    “去,把所有的十夫长都给我找来!”罗晨拍了拍流星的脑袋,回头吩咐道。

    “是,大人!”

    几名侍从连忙离开了府邸,罗晨则是直接走进了府邸的议事厅。

    不过数息时间,大院中响起了阵阵铠甲摩擦的声音,接到命令的十位十夫长快速的赶来,每个人都是身穿重甲。栖霞铁卫等级森严,现在一个大队都住在一起,彼此并不认识,身上的铠甲是区别各自地位的唯一方式。

    “罗师兄!”钟蕊见到站在房间中的罗晨,眼眶立马红了。

    罗晨离开和稷郡前往通商镇,是在十一月底,如今却已经二月初了。每个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担心他是不是出了意外,而宗门从来没有给出明确的消息,这让钟蕊自然是担惊受怕。

    “丫头,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罗晨温和道,同时心中也暗暗有些惭愧。

    他曾经发过誓要替钟麟照顾钟蕊,可是回想起来,根本没有对她有什么照顾。他的离开反而让她极为担心,看钟蕊现在的样子,便知道她对于自己的安危多么关切了。

    钟蕊用力咬紧了嘴唇,泪水终于是滚落下来。

    方诗诗深深看了罗晨一眼,轻轻走过去拍了拍钟蕊的肩膀。

    再次见到罗师兄,她也有想哭的感觉,可是她是方诗诗,不容许自己在别人面前流露一点软弱。

    看着钟蕊伤心的样子,罗晨无奈一笑,挥了挥手道:“好了,大家都坐吧!”走到议事厅正中坐了下来。

    拓跋翠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罗晨,当先走到一边坐了下去。其余几人也都各自在两边找了一个位置,钟蕊被方诗诗拉着,也是坐了下来。

    罗晨轻咳一声,看着拓跋翠道:“拓跋翠,这一段时间你暂代我的位置,我的云岚分队如今你训练得怎么样了?”

    拓跋翠骄傲的翘起了精致的下巴:“比你在时,战力至少提升一半!”

    钟蕊不满的瞪了拓跋翠一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也没有说话。虽然对于拓跋翠的傲慢极为不满,可是钟蕊也知道拓跋翠说的,绝对是实情。如今的云岚小队经过拓跋翠的训练之后,整体作战的能力也是大大加强。在骑术和整军这一方面,她对于拓跋翠也只能佩服。

    “很好,我没看错你。”罗晨笑了。

    “大人,拓跋丫头不仅骑术高超,整军也有一套。”沙摩柯赞叹道,“连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对于拓跋丫头也极为佩服。这样的人才,幸好是落在我栖霞宗这一方,呵呵!”

    陈伟也是笑着道:“我当了半辈子兵了,这次也是大开眼界。战力提升一半,只多不少!大人若是不信,我们可以在校场上当众为大人演示演示!”

    罗晨笑着挥手道:“不用了。今日大家长途跋涉而来,已经够累了。拓跋翠骑术的厉害,我比你们更清楚。虽然比我的还差一点点,可是更适合大家练习。”

    袁绍笑道:“大人的弄浪三重,那是直接能够用来越级杀人的霸道手段,除了大人自己之外,恐怕没人能学会了。拓跋丫头的骑术和整军手段,才是最适合大家的。”

    拓跋翠瞪了罗晨一眼,显然还有点不服气。不过罗晨的弄浪三重,她可是亲身体验过的。想起当日铁新川上那霸道无情的一枪,拓跋翠感觉自己似乎又身无寸缕站在罗晨面前,小脸上也是现出一丝红云。

    方诗诗看了一眼罗晨,心道你说过要教我弄浪三重的,到底什么时候才有时间教我?

    钟蕊忽然道:“罗师兄,这两个多月,你去哪里了?”

    罗晨微笑道:“有事,呵呵。”

    “什么事不能告诉人家!”钟蕊撅嘴道。

    罗晨苦笑一声,这还真不能告诉她。自己是栖霞宗的道纹师,正和刘语熙一起筹划着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战,这是栖霞宗的秘密,怎么能够告诉她?

    看着钟蕊气唿唿的样子,几位老十夫长脸上都是露出古怪的笑意。方诗诗低下头来沉默不语,拓跋翠目光扫了一眼罗晨,心道这个家伙有什么好的,长得也就算是清秀,跟自己的帅哥师父相比可是差得远了……

    “我的确是有些事情,今天找大家来,也不单单是和大家闲话,而是有些事情要宣布一下。”罗晨咳了一声。

    议事厅内瞬间安静下来了,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罗晨的身上。

    “外面那些老铁卫,大家都看到了吧?”罗晨笑道。

    “当然看到了,我还看到方世玉大哥了呢!方世玉大哥还问起你去哪里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钟蕊气唿唿的道。

    罗晨道:“方世玉大哥,我有时间会去看他的。这次宗门大量征召老铁卫重新加入栖霞铁卫,是有一个大的行动。这次行动的规模之大,大家一定想象不到!”

    钟蕊娇哼一声道:“什么想象不到,不就是一战定天南么,方世玉大哥都跟我说了!”

    罗晨无语,这丫头抢话抢的还真快。

    方诗诗拉了拉钟蕊的衣袖,钟蕊回过头来想要说话,方诗诗狠狠瞪了她一眼。见众人都无奈的看着自己,钟蕊终于是知趣的闭上了嘴。

    罗晨无奈的看了钟蕊一眼。栖霞铁卫等级森严,这个丫头跟自己亲近惯了,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可是又不好责备她。

    罗晨顿了顿,继续道:“不错,正是要一战定天南!这次大战之后,天南以南将只有一个宗门,那便是我们栖霞宗!为了这次的大战,宗门决定对栖霞铁卫进行扩军,扩军的规模,将是前所未有的大!”

    钟蕊没有插话,因为方世玉大哥也没告诉她扩军的规模是多少。

    罗晨伸出两个指头,微笑道:“两万!”

    “召回这些老铁卫,不过是个开始!三个月后,咱们栖霞宗栖霞铁卫的规模,将由五千扩展到两万!”

    “什么!”

    “怎么可能!”

    议事厅内一片惊唿。

    “两万栖霞铁卫!大人,你不是开玩笑吧!宗门能支撑这样大的一只栖霞铁卫么?又上哪里找这么多道纹套装?”陈伟一脸惊异之色。

    “宗门为了这一战已经准备千年!储备之丰富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罗晨笑道,“三个月后,两万铁骑只多不少!”

    大厅之内一片寂静,每个人都被这个数字给震撼了。

    栖霞宗的栖霞铁卫,从来只有五千之数,现在突然扩军,竟然是一下子扩充到两万!

    不过看罗晨的脸色,他显然不是开玩笑。

    “这个消息,宗门不久之后就会告知每一位铁卫,我只是提前给大家透露一下。”罗晨微笑道,“也就是说,不久之后,一场大战即将爆发,我栖霞宗两万栖霞铁卫,将双线同时出击,扫荡这天南以南。这段时间内,你们一定要好好训练,为这场大战做好准备。”

    两万栖霞铁卫!

    想象着铁骑席卷天南的威势,每个人胸中的热血都被瞬间点燃!

    “大人放心!”陈伟兴奋笑道,“有拓跋丫头亲自训练咱们,到时候战力肯定又能提高。到时候大家并肩子上,杀他个血流成河,哈哈!”

    罗晨摇头笑道:“不,陈师兄,云岚分队的训练,暂时由你负责。对于拓跋翠,宗门另有任用。我今天来这里,便是代表宗门来宣布这件事情的。”

    罗晨目光看向拓跋翠,微笑道:“拓跋翠,宗门已经下了命令,任命你为我栖霞宗两万栖霞铁卫的总教头,专门负责这次的整军训练。不论新兵老铁卫,都需要你训练一遍。宗门在卫营之内,已经单独为你准备了一座府邸,规格等同于统领,就是统领级别的三号府邸。明天刘语熙统领会公开宣布这件事情,拓跋翠,你准备一下,明天就去上任吧!”

    “总教头!”拓跋翠娇躯微微一颤,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其他的人也都惊呆了。栖霞铁卫总教头?负责所有栖霞铁卫的整军训练?可见宗门对于拓跋翠何等的重视!

    钟蕊震惊之余,狠狠地瞪了拓跋翠一眼,脸色显得颇为不快。

    纵然拓跋翠骑术超群,可是整个栖霞铁卫就没人能够超过她了么?这升迁也实在太快了吧!

    ……

    罗晨笑道:“好了,我这次回来,主要的任务就是说这件事情的。陈伟师兄,你暂时负责云岚小队的训练,你们大家暂时都要听陈师兄的。这次扩军规模极大,不光是拓跋翠能够升迁,大家也有着升迁的机会。我们这个分队升格为大队都有可能。陈伟师兄,沙摩柯师兄,徐峥师兄,你们这些达到了武者七层的,都要做好当百夫长的打算。”

    钟蕊撅嘴道:“罗师兄,你又要走么?”

    罗晨点头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过大战开始前,我会和你们汇合的。我没事,也在这栖霞城内,你不用担心我。”

    “大家都回去吧,我也要离开了。”

    “你在这栖霞城里?你不和我们住在一起,那你住在哪里?”钟蕊问道。

    罗晨摸了摸鼻子:“这个暂时保密,呵呵。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

    “哼!”钟蕊嘟起小嘴。

    “走吧,都去忙吧!”罗晨站起身来,下了逐客令。

    十名十夫长站起身来,向着罗晨齐齐躬身。众人都是向外走去,拓跋翠行了礼,却站在那里不肯离去。

    “怎么,你还有事情么?”罗晨微笑道。

    拓跋翠默然不语,等着众人的身影都离开了大院,回头凝视着罗晨,咬了咬嘴唇道:“罗晨,是你向宗门推荐我的么?”

    “是啊!”罗晨微微一笑,“你是要感谢我么?那倒不不必了,呵呵!”

    “我可没说要感谢你。”拓跋翠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我这个总教头的职位,在栖霞铁卫中算是什么地位?”

    罗晨道:“训练之时,统领也受你的节制。实际地位至少也和统领相当吧!”

    “也就是说,我在栖霞铁卫中的地位,已经超过你这个百夫长了?”拓跋翠用力咬牙,青稚娇嫩的小脸上现出一丝激动之色。

    “……小丫头,你想说什么?”罗晨呵呵一笑。

    拓跋翠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美丽的小脸涨得通红:“罗晨,你还记得在南冈城城门处,我对你说过的话么?”

    罗晨摸了摸鼻子:“当然记得。那样的话,你在铁新川上也说过一次。那一次,我的印象更加深刻,呵呵!”

    拓跋翠听出了罗晨话里的调侃之意,不由得小脸一红,绷紧了脸道:“罗晨!我说过,总要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看着你低下头来求我,而我,也绝不原谅你!罗晨,今天,我已经做到了!”

    罗晨大手伸向了拓跋翠的脑袋,戏嚯一笑:“丫头,你做到什么了?”

    拓跋翠早有防备,娇躯一闪躲开了罗晨的袭击,冷哼道:“不许摸我的头发!罗晨,栖霞铁卫等级森严,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如今见到本总教头,是不是该低下头叫我一声大人?”

    “你还没上任呢,等你明日上任再说吧!”罗晨微微一笑。

    “罗晨,在南冈湖中,我几乎被你一箭射死!在南冈城城门处,你和云岚小队的人又百般羞辱于我!你们可曾想到会有今日?你们可曾想到我有一天会比你们所有人站的更高?”拓跋翠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脯,青稚的小脸上满是快意之色。

    “射你的那一箭,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怎么,小丫头,现在你还想为拓跋家族报仇不成?”罗晨淡笑道。

    “拓跋家族如今坐拥三城之地,我对于宗门没有怨恨只有感激,可是罗晨,你曾经给我的羞辱,我永远不会忘记!虽然你曾经救过我,可是我依然恨你!今日终于把你压在下面,我真的很高兴,呵呵!”拓跋翠握紧了拳头,快意笑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