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该杀
    “拓跋家族如今坐拥三城之地,我对于宗门没有怨恨只有感激,可是罗晨,你曾经给我的羞辱,我永远不会忘记!虽然你曾经救过我,可是我依然恨你!今日终于把你压在下面,我真的很高兴,呵呵!”拓跋翠握紧了拳头,快意笑道。

    “罗晨,你救了我之后,我报仇的心已经淡了。你把我当成袍泽,我便把你当成袍泽。可是今天能够压你一头,我依旧很高兴。我也不会感谢你!罗晨,你在向宗门推荐我的时候,没想到我不会感激你吧!女人都是很小气很记仇的,而我就是那最记仇的那个!”

    罗晨摸了摸鼻子,微微躬身:“拓跋大人,你想把小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拓跋翠快意笑道,“以后见到本大人,要恭敬一点,不然的话,小心本大人动用军法,用板子打你的屁股,呵呵!”

    拓跋翠正得意间,罗晨大手闪电般的伸了过来,狠狠地把拓跋翠的黑发揉得七零八落。

    “罗晨!你竟敢犯上!”拓跋翠伸出小手去打罗晨的手,却是打了一个空。

    “白痴丫头!”罗晨叹息一声道,“我真是不明白,你这样白痴的丫头,怎么会在骑术和整军上有那样的天赋?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白痴天才这样的存在?”

    “白痴天才?什么叫做白痴天才?”拓跋翠好奇道。

    “就是像你这样,在某一方面是天才,其他方面全是白痴的存在啊!白痴天才,说到底还是白痴而已。”罗晨想起圣老的解释,笑了起来。

    “你竟敢骂我!”拓跋翠反应过来,气的瞪大了眼睛。

    罗晨笑道:“你不是白痴是什么?拓跋翠,你真以为当了这个总教头,就能压我一头么?”

    拓跋翠睁大了眼睛:“难道不是么?罗晨,是你说的,我的地位堪比统领的,而你依然是个百夫长而已!我凭什么不能压你一头?”

    罗晨淡淡一笑。

    纵然是你的地位堪比统领,又怎么比得上我这个道纹师?

    不过这是他身份的秘密,自然无法说出来。

    自己代表宗门来宣布拓跋翠的任命,恐怕其他人都能猜到自己的身份特殊了。唯有拓跋翠依然是把自己看做一个寻常的百夫长,这个丫头的确是白痴的可以。

    “拓跋翠,不要想其它的事情,好好整军训练吧!”罗晨板起了脸,“你这次肩负的责任重大,要好好想想如何为宗门效力才是!”

    “罗晨,你这是在命令我么?”拓跋翠微怒道,“你不过是个百夫长而已,你怎么敢命令我?”

    罗晨微笑不语。

    拓跋翠跺脚瞪眼道:“气死我了!罗晨,你怎么敢命令我!明天我一定要问清楚我这个总教头是什么地位,不把你压在下面,我绝不甘心!”

    “别想着谁在上面谁在下面了!”罗晨戏嚯一笑,伸手揉了揉拓跋翠的脑袋,“好好训练,到时候不能让我满意,本大人会动用军法,让你尝尝靴子踢屁股的滋味,哈哈!”

    拓跋翠反应不及,又被罗晨把满头秀发揉得乱七八糟,气恼的跺了跺脚,罗晨却已经是大笑着走了出去。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草原美少女气得小脸发白,狠狠地瞪着罗晨的背影。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罗晨已经被千刀万剐!

    ……

    罗晨离开了自己的百夫长府邸,在卫营中转了一圈,顺利的找到了罗刚师兄的老兄弟方世玉叔叔的住处。

    方世玉退役前便是百夫长,如今重新加入了栖霞铁卫,也是穿上了一套栖霞铁卫的百夫长铠甲。

    见到罗晨,方世玉也极为开心,又叫来了一大群当年和罗刚关系极好的第一大队老铁卫。一群人便在张卫健的百夫长府邸之内,痛痛快快的饮酒笑谈。

    这一场饮宴,一直喝到了深夜。见到罗刚师兄的师弟如此出息,已经成了百夫长,老铁卫们一个个感慨万千,都是敞开了喝,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

    方世玉倒是海量,虽然他喝得最多,却依然极为清醒。看着一群伏在桌上的老兄弟,方世玉笑道:“这些怂货!小晨,你和钟蕊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你们早点成亲,让大哥早点儿抱上大胖小子?哈哈!”

    罗晨苦笑一声:“方大哥,不可胡说,钟蕊只是我的师妹。”

    “怎么,你现在不喜欢她了么?朝三暮四可不是好事,我看这丫头挺不错的,以前你们不是挺好的么?”方世玉不满道。

    “什么朝三暮四,我从来都是把她当师妹的。”罗晨无奈道。

    “钟蕊可没有把你当师妹,这个我看得出来。小晨,做人可不能亏心啊!”方世玉语重心长的道。

    罗晨苦笑不语。

    “算了,这样的事情,我也管不了。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吧,不过你是罗师兄的师弟,做事一定不能坏了良心。”方世玉叮嘱道。

    罗晨无奈点头,这事情真的没法解释得清。

    爷俩又喝了一杯,罗晨忽然听到刘语熙的声音:“罗晨,我们回去吧!”

    “方大哥,今天就到这儿吧,改天我再来看你。”罗晨站起身道。

    “好。”方世玉笑着点头。

    罗晨站起身来,走出了方世玉的府邸,消失在夜色之中。

    “情之一字,最是麻烦。就连罗师兄当年也……”方世玉微微摇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

    野鸭岗是山郡的一处险要所在,这里长期盘踞着一伙土匪,在方圆百里内也是大大有名。近千人的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十位当家个个有着武者四层的实力。

    眼下正是二月初,天气依旧寒冷,当家们没有下山掳掠的打算,全部都猫在山顶的大寨里吃喝玩乐。守在大寨门口箭楼上的喽们晒着太阳,无聊到了极点。

    “嗒嗒嗒!”

    山道之上,陡然响起沉重的马蹄声,十匹黑色的巨大战马绕过林间,出现在了山寨之前。马上的铁卫穿着沉重的铠甲,铠甲上布满了狞恶的尖刺,在冬日的阳光下反射着凛冽的寒芒。身后血色的披风随风飘荡,金属面罩之下的目光锋锐如刀。

    “栖霞铁卫!”箭楼上的喽们反应归来,凄厉的大叫一声。

    “关寨门!快关寨门!”

    寨墙下晒太阳的喽们连忙站了起来,想要关上寨门,可是已经迟了,黑骑如风疾驰而来,马上铁卫战枪挥动,狠狠地砸在了箭楼之上。木质的箭楼轰然倒下,几个喽罗被摔得粉身碎骨。

    一把把战枪如风挥动,把挡在前面手无寸铁的喽们轻松挑开了去,转眼间栖霞铁卫已经冲入了大寨之内。躲避不及的喽们都被毫不留情的诛杀,或者是被铁背马生生踩死。

    野鸭岗大当家韩善庆正在和几个当家饮宴,听闻外面的喧哗声连忙冲了出来,这时大寨内已经倒下了百十号喽,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这些杀神,而栖霞铁卫已经冲到了聚义厅前。

    韩善庆和几位当家见到来的居然是栖霞铁卫,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他们不过是一群土匪,如何敢和栖霞宗的栖霞铁卫对抗?

    为首的铁卫队长勒住战马,染血的战枪指向几位强者喝道:“谁是韩善庆?”

    “在下就是。”韩善庆结结巴巴道,“不知大人们怎么会来我这个小地方?我们在此一向不敢犯了忌讳,按惯例大人们是不会向我们动手的……”

    栖霞宗对于领地的统治极为简单,栖霞铁卫高高在上,更是根本不会理会土匪的闲事。只要土匪们不使用违禁物品,如床弩、道纹套装这些东西,又不太出格,栖霞铁卫根本不屑于和他们交手。野鸭岗能够长期存在,便是因为韩善庆足够的小心,从来不会违反栖霞宗的潜规则。

    所以栖霞铁卫来到他这里,韩善庆也觉得非常意外。

    那铁卫队长哼了一声,沉声道:“废话少说!韩善庆,你想这样一辈子做贼么?”

    “谁他妈想一辈子做贼!”韩善庆看着铁卫队长居高临下的眼神,心中也是微怒,大声道,“老子没你们那么好命,十四岁之前就能修炼到武者四层!要是能够当人上人,那个特么的愿意做贼!”

    “看来还是有点想法的。”那铁卫队长笑了,“韩善庆,你这里武者四层以上的兄弟有几个?”

    “武者四层以上的没有,武者四层的连我在内一共十个。”

    “十个。”铁卫队长点头,“很好。现在给你一个当人上人的机会,带上这十个人跟我走,从此之后咱们就是袍泽。”

    “什么!”韩大当家一愣,“大人,你说什么?”

    “跟我走,以后你们十个也是栖霞铁卫。不跟我走,我们就血洗野鸭岗,自己选择吧!”

    “大人,你是说,我们也能当栖霞铁卫?”韩大当家脸色涨红,唿吸急促,话都说不利索了。

    “少废话,愿意的话就跟我走,不愿意的话就死!一句话,跟我去当栖霞铁卫,你愿意不愿意?”那铁卫队长冷哼道。

    “愿意,愿意!”韩大当家脸上现出狂喜之色,连声道,“当然愿意!小娘养的才不愿意!娘的,这是怎么回事?老子是在做梦么?”

    “大当家,当心有诈!”一位头领小心提醒道。

    “诈你妈个逼啊!”韩大当家瞪了那孙子一眼,“能当一天栖霞铁卫,让老子死都愿意!他娘的,连城主大人都可以不刁,那才叫威风!老二,老三!各位老兄弟,跟老子走,咱们也去当人上人去!”

    “好!”

    “玛德!老子也翻身了!”

    “骑上铁背马,谁敢小瞧老子?”

    另外九位当家个个兴奋异常,娘的,栖霞铁卫啊!这片大地上最高贵的存在,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能够成为栖霞铁卫的一员。如今如同天上掉馅饼一般,几个人幸福的都要晕了。

    大寨内倒下的喽们鲜血染红了地面,没有人会在乎。

    开玩笑,栖霞铁卫的威名本就是鲜血染成的,不强横不霸道,那还叫栖霞铁卫么?

    至于其中的危险,更没有人理会。大家干的本就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勾当,什么时候惹恼了栖霞铁卫或者城主府,便是人家的一盘菜,危险永远是伴在左右的。

    那铁卫队长笑了:“很好!韩大当家,从此之后,咱们都是兄弟。我给你们半个时辰时间,把寨中事情交代一下,然后立刻出发!”

    “没什么可交代的,两句话就行。”韩善庆连连道,唯恐对方反悔不带他走。

    “一群小娘养的,都给老子听好了!”韩善庆大声吼道,“老子和几位当家要去当人上人了,你们都他娘的不要做贼了,都给老子老老实实呆在山上!山寨里的财物,你们各位头领自行处置,不能让兄弟们冻着饿着,开春了多开点荒地,自己种点粮食,不要再去祸害百姓。没有了我们几个,你们就是别人的一盘菜,都给我夹紧尾巴做人,听清楚了么?”

    “知道了,大当家。”

    “大当家,放心吧!”土匪们乱哄哄的应着。

    “不要跟别的当家跑了!”韩善庆喝道,“这里还是老子的地盘,说不定哪天老子还要回来!”

    那铁卫队长笑道:“韩兄弟,不用担心别人抢了你的地盘。这山郡所有的山寨,兄弟们都要去拜访一遍。以后不会再有武者四层以上的当家人了,放心吧!”

    “都要加入栖霞铁卫么?”韩善庆一愣。

    “也有不愿加入的。”铁卫队长笑道,“在到你这里之前,我已经血洗了三个山寨了。男女老幼,不留一人!”

    “杀得好,给脸不要脸,该杀!”韩善庆连声道,“大人,咱们这就走?”

    “你准备好了就走。”

    早有喽牵来了十匹战马,都是山寨里最好的货色。韩大当家纵身上马,又有喽递过来一把横刀:“大当家,你的兵器!”

    “这破烂玩意儿给老子干什么,老子以后拿的可是那玩意儿!”韩大当家大笑着指着铁卫队长手里染血的战枪。

    那铁卫队长微微一笑,拨转马头向外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