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吐露旧闻
    有了顾才风的承诺,柳依萱自信在这场天南以南的风暴中,自己将会是唯一的赢家!

    “等到我扫灭栖霞宗和破云宗,我的宗主之位便无可动摇!到时候那些欺侮过我的人,我便一个个都杀了!“目光扫过周围的长老们,柳依萱心中冷笑,嘴角却现出一丝恬淡的笑意。

    一个心腹急匆匆走上高台,向柳依萱传音说了些什么。

    柳依萱小脸骤然一变,快步走下高台,飘然而去。

    ……

    “小夏这个王八蛋,竟然敢逃了!“柳依萱快步走向了父亲柳下惠闭死关的峡谷,清澈干净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寒芒。

    这个该死的小胖子,每次折腾起自己来要小半个时辰,自从自己成为代宗主以来,昆玉宗内除了他之外,还没有别的男人能碰自己。占了这么多便宜,竟然就这么逃了!

    对于自己的魅力,柳依萱第一次失去了信心。

    连顾才风那等英雄人物和自己上了几次床之后也对自己死心塌地,你小夏不过是得意楼的一个厨子,凭什么可以抵挡我的魅力?

    “逃吧!让本宗主抓到你,一定要将你剥皮抽筋,挫骨扬灰!“柳依萱暗自咬牙。

    原本以为给小胖子一点甜头便可以让他对自己服服帖帖,没想到付出的代价越来越多,最后却是这个结果!

    柳依萱恼恨之余,最担心的便是柳下惠的食物里有没有被加入她给小夏的药物。

    以这小子的心机,没有给柳下惠下药也有可能!想到这里,柳依萱心中极为烦躁,脚下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很快走到了父亲闭关的峡谷,走到峡谷尽头,小夏居住的小院之内掠出了一个人影,正是负责给这里送食材的一位心腹。

    “参见宗主!“那中年汉子躬身行礼。

    “齐燕山,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那家伙跑了的?“柳依萱寒声道。

    “禀告宗主,这里的食材我每三日送一次。今天我照例送来食材,却没见到小夏那厮的身影,三日前送来的食材居然丝毫没动,我才知道这家伙已经跑了!“齐燕山连连道,“真搞不明白,给老宗主准备食物也不是什么苦差,宗门给他的待遇绝对不差,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跑!“

    “已经逃走三日了!“柳依萱用力咬牙。

    虽然只是个武者三层的强者,可是全力逃跑的话,一天也能跑个数百里。三日时间过去,这个混蛋早就在两千里之外了。已经混入茫茫人海,想要抓到他绝不容易。

    至于为什么想跑,自然是不想死了。给昆玉宗宗主下药这件事情,下场只能是死路一条。

    “宗主大人息怒!“那中年汉子见柳依萱脸色阴沉,连忙道,“只要宗主大人一声令下,属下立刻派人把这家伙给抓回来!“

    “不用了!“柳依萱淡淡一笑,娇躯一闪已经到了中年汉子的身前。

    一道寒芒掠过,中年汉子的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如泉从断头处喷涌而出,重重地倒了下去。

    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山壁,柳依萱的脸上现出一丝寒芒。

    轻轻走入小院,柳依萱收起匕首,走入了厨房之内。

    “说起来我这个做女儿的,还没有给父亲做过一顿饭呢!“

    柳依萱看着案几上新鲜的食材,美丽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奇异的笑意。

    小院之内,食物的香气渐渐的弥漫而出。

    看着托盘上几样色香俱佳的菜肴,柳依萱的小脸上路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父亲,我可没想杀你。那些药物,不过是让你神志不清而已。“

    “宗主之位是我的,不可能让给你了,你老人家就屈尊在我手下当个打手吧!“

    “不知道迷情露小夏给你吃了没有,今日你就多吃点儿吧!“

    “三天没吃东西了,你老人家一定饿坏了吧!“

    柳依萱小手一握,一个精致的玉瓶出现在她的手里。

    小心地把玉瓶内的液体滴入饭菜之中,看着饭菜毫无异状,柳依萱微微一笑。

    小心的端起托盘,柳依萱脸上现出一丝疯狂之色,端起托盘走向了山壁。

    小手在石壁上某处轻轻一拍,轻微的摩擦声中,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刚好能够把托盘放进去。柳依萱把托盘放入洞口之内,托盘瞬间消失,已经被里面的人收了进去。

    “父亲大人,慢慢吃吧!“柳依萱冷冷一笑,小手在石壁上轻轻一按。

    摩擦声再次响起,洞口慢慢的封闭。

    陡然洞口深处响起一声隐隐的怒吼,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了柳依萱的身体。柳依萱娇小的身影飞入洞口之内消失不见,而这时那洞口才完全的封闭了起来。

    ……

    柳依萱眼前一花,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巨大的房间之内。房间周围石壁上镶嵌着巨大的明珠,闪烁着温暖的光芒。

    不远处的地面之上,一个相貌英俊到了极点的中年男子盘膝坐在地上,狭长的眼眸正打量着站在面前的自己。

    “父亲。“柳依萱咬了咬嘴唇,微微躬身。纵然她对于这个男人如何痛恨,他总还是她的父亲,她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液。

    “我听说,你已经是昆玉宗的宗主了?“中年男子看着面前的少女,提高了声音道。

    “一定是小夏告诉他的!“柳依萱心中暗恨。

    “父亲,那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你在闭死关,宗门的事情总是需要人处理的。“柳依萱低垂臻首,低声道。

    “我还听说,你已经把烈豹队扩军到七个大队?“中年汉子又问道。

    看着那毒蛇般的目光,柳依萱的身体感到一阵冰冷。

    纵然是她要对付他,那是因为她有着对付他的理由。明明是他对不住她们姐妹。可是他,凭什么这样看着她?

    从小到大,她从这个男人那里没有得到过一丝一毫的关爱。他的眼中,只有他的七个儿子。

    而如今他的眼神,哪里有点儿父亲的样子,简直就是猎人在看着自己的猎物。

    “是。“柳依萱勉力稳定心神,低声道,“这次栖霞宗的道纹师战死,这是灭掉栖霞宗的绝佳机会,所以我才自作主张,动用了宗门的所有储备……“

    中年男人挥了挥手:“这件事情,你做得不错。若是我没闭关,也会这样做的。“

    柳依萱心中微微一松。

    站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压力。尽管这个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这些菜是你做的?看起来还不错。“中年男人指了指面前的托盘。

    柳依萱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的笑意,轻声道:“女儿特意为父亲做的,你尝尝看。父亲若是喜欢,女儿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好啊!“中年男子潇洒一笑,“我今日晋级成功,正好需要庆祝一下。好女儿,来,咱们一起吃。“

    “你晋级成功了?“柳依萱愕然。

    “是啊!“中年男子微笑,“所以要庆祝一下。这里有酒有菜,咱们父女两个喝上一杯。“

    柳依萱甜甜一笑道:“恭喜父亲了,不过女儿刚吃过,女儿最近已经有点胖了,正在节食呢。“

    “少吃点儿,没事的,呵呵。“中年男子大手一挥,柳依萱不由自主的坐在了他的面前,张开了嘴。

    中年男人微笑着端起一碗冒着热气的浓汤,慢慢地倒入了柳依萱的嘴里。

    柳依萱小脸上现出恐惧之色,中年男子恍若未见,微笑着把所有浓汤都倒入柳依萱的嘴里,然后再次挥手,微笑道:“乖女儿,好喝么?“

    柳依萱脸上现出一丝厉色,嘶声道:“你知道饭菜里有毒?“

    “里面有毒么?我不知道啊!“中年男子潇洒笑道,“我只是刚刚晋级十分开心,想和我的宝贝女儿一起庆祝一下而已。“

    柳依萱闭口不言,美眸中现出森森寒芒,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你这个样子,和你母亲真像!“中年男子赞叹一声,目光在少女身上打量着。

    柳依萱忽然感到心头一阵恶寒,这种眼神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可是他怎么能这样看着她?他可是她的亲生父亲!

    “真的是很像!“中年男子看着柳依萱,如同看着一只鲜嫩的羔羊,“你的母亲,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她离开后,我又找的姬妾都和她有些相似,可惜那些姬妾都被王玉昆那厮给杀了。不过她们虽然和你母亲有些相似,可是最像你母亲的还是你们姐妹两个啊!“

    说着中年男子轻轻走过去,微微蹲下身子,伸手挑起了少女白嫩的下巴。

    良久,身上的男人低吼一声,英俊的脸庞一阵抽搐。

    然后他大手一挥,柳依萱身上的禁锢瞬间消失。

    柳依萱身躯颤抖,看着中年男人惨笑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因为你想对付我,我这不过是小小的惩戒一下而已。“柳下惠潇洒一笑。

    “我想对付你,是因为我恨你!“柳依萱惨然道,“你呢?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你这个畜生!“

    “你恨我?呵呵,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柳下惠笑了起来。

    “你有七子二女,你却只管自己的儿子。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和如雪在山门里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凭什么不能恨你!“柳依萱双手掩着胸口,双腿努力夹紧,愤怒嘶吼道。

    想起那些屈辱的岁月,柳依萱眼中满是寒意,润泽的红唇被咬出了丝丝鲜血:“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管自己的儿子,只管自己练功,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你今天竟然对我做这样的事,你根本就是一个畜生!“

    “不就是被一些男人上了么?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昆玉山脉就这么大,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中年男子快意一笑。

    “你知道!你竟然不管我们!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柳依萱心中如同万千惊雷炸响,看着面前那英俊到了极点的男人,娇小的身躯剧烈颤抖,“为什么?为什么?“

    她们的父亲,原来早就知道这些事情!然而他却根本没有保护她们!

    “为什么要阻止?若非是怕引起天剑门的怒火,我第一个便不会放过你们两个。最想上了你们姐妹的,不是别人,而是我啊!“中年男子快意笑道,“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是得偿所愿了!呵呵!你是第一个,下一个就是柳如雪了。楚洛灵,你若是能够看到这一天又该多好,呵呵!“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柳依萱娇躯剧烈颤抖,厉声嘶吼道,“我明白了!小夏原来已经给你下了迷神露,你的毒性已经发作了!“

    “天剑门的什么毒药,都不可能瞒过我的眼睛,迷神露也不例外。“中年汉子冷哼一声,“若是他敢对我下毒,他早就死了,还能活到现在?那个小胖子离开,是我吩咐的,不然的话,我的乖女儿,你也不会来我这里,我要想上你,还需要再找机会,呵呵!“

    柳依萱脸上满是惊骇之色,死死的盯着中年汉子,勐然脸露一丝狠色,用力的咬向了自己的舌头。

    她可以用身体去勾引别的男人,可是他是她的父亲!

    她宁肯死,也不愿受这样的屈辱!

    柳下惠微微一笑,柳依萱的身体再次失去了控制,根本无法动弹。

    “有些事情闷在心里这么多年了,也该让你们清楚了!“柳下惠看着柳依萱微笑道,“不过故事不算短,我们可以边做边说。这么鲜嫩的身子,可不能太浪费了。“

    柳依萱无法动弹,瞪大了眼睛,泪水汹涌而出。

    看着身下眼中喷火的少女,柳下惠快意一笑:“你生气的样子,更像你的母亲了。她如果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后悔当年为什么背叛我。这是她的报应,也是你们该付出的代价!“

    “我不是禽兽,也不会上自己的女儿。你不是我的女儿,柳如雪也不是!“

    “你说什么?“柳依萱美丽的小脸上现出惊愕之色,“背叛!怎么可能?柳下惠,你怎么能侮辱我的母亲!“(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