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吸血大法
    “你说什么?“柳依萱美丽的小脸上现出惊愕之色,“背叛!怎么可能?柳下惠,你怎么能侮辱我的母亲!“

    “你们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是你们的父亲!楚洛灵背叛了我,才有了你们这两个孽种!若不是顾忌天剑门楚家,我早就杀了你们了,又怎么能容你们活到现在?“柳下惠奋力冲撞着身下的少女,咬牙切齿的道。

    柳依萱完全呆了,死死的盯着柳下惠,嘶吼道:“你胡说!我的母亲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在她的眼中,母亲是最完美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背叛自己的男人?

    “我胡说!“柳下惠冷笑一声道,“我柳家千年以来,从来没有生过一个女子,偏偏到了我这一辈,一下生了你们两个丫头!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女儿,而是两个野种!“

    柳依萱呆了呆,惨笑一声:“仅仅凭着猜测,你就断定我们不是你们的女儿,你就这样对我?你这个畜生!“

    “原本我也不过是猜测,可是我后来去问你们的母亲,她自己都已经承认了!“

    柳下惠脸孔微微扭曲,咬牙切齿的道:“你们的好母亲不仅承认了,而且还告诉我她已经不喜欢我了,让我不要管她的事情,否则我就要承受天剑门楚家的怒火!她还告诉我了那个男人是谁,还带我去他们幽会的地方,让我躲在一边,看着她和那个男人卿卿我我!“

    “那不可能!“柳依萱嘶声道。

    “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

    想起天南山脉中那个巍峨如山的伟岸男子,柳下惠的脸上现出一丝怒色:“就因为你母亲是天剑门楚家之人,所以我就只能忍受这一切!否则她就要让天剑门切断烈豹和道纹套装的供应!我为了宗门,为了我柳家,不得不忍受!“

    “幸好她死了!她终于死了!我再也不用看着她的脸色过日子,然后在人前装成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了!“

    “你们不是我的女儿,而是两个野种!我不杀你们,是因为天剑门楚家的缘故,可我怎么可能庇护你们?看到你们被一次次拉到角落里面,我除了开心还是开心,又怎么会去救你们?“

    “你们责怪我不为你们的母亲报仇,哈哈,我终于不用看人脸色过日子,又怎么可能为她报仇?“

    柳依萱脑子一片空白,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柳下惠不是她的父亲!

    她不是柳下惠的女儿!

    她的母亲背叛了柳下惠,才有了她们姐妹!

    一直温文尔雅的母亲,暗地里在柳下惠面前居然这般强势!

    “我不是柳下惠的女儿,也就不是柳家之人!枉我费尽心力为昆玉宗扩军备战,真是可笑!“

    勐然,她的神智渐渐模煳。

    她明白,自己放在食物里的迷神露,已经是开始发挥作用了。

    再过不了多久,自己便会失去神智,成为一个傀儡般的存在。而自己第一个遇到的人,便会是自己依赖的对象。

    原本是准备给柳下惠的迷神露,如今反而是害了自己。

    “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父亲是谁?“在灵智完全失去之前,柳依萱问道,声音剧烈颤抖。

    “我知道你想知道。“柳下惠奋力冲撞,英俊的脸上满是快意的笑意,“不过,我不告诉你,呵呵!“

    柳依萱的目光渐渐暗淡,彻底失去了所有的神智。

    勐然间她的目光一闪,又是变得无比纯净澄澈,却没有了常见的那一丝柔媚之意,看上去倒是有着像柳如雪了。

    看着紧紧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柳依萱的眼中现出一丝茫然之色,然后化作了一丝淡淡的依恋。

    柔嫩的小手伸出,紧紧握住了男人的大手,似乎是怕他跑了一般。

    “呵呵!“柳下惠快意大笑,更加勐烈的动作起来。

    …………

    良久,柳下惠快意的站起身来,大手轻轻一挥,柳依萱身上伤痕消失,一件罗衣覆盖住了她的娇躯。

    少女费力的站起身来,紧紧拉住柳下惠的手,清澈的眼眸中满是依恋之色。

    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宛若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第一个见到的生命。

    柳下惠微笑着摩挲着少女的秀发,英俊的脸庞上现出一丝快意的笑容。

    他的眼前,又现出那个巍峨如山的男人。

    当年在天南山中,那个男人搂着他柳下惠的妻子,而他只能在旁边悄悄看着,甚至不敢让那个男人知晓。

    就因为他的妻子是洛灵夫人,是天剑门楚家的嫡系族人!她让他在旁边看一眼,那他就只能看一眼便走。

    “报应,真是报应!“

    “该死的!你上我的老婆,我就上你的女人,哈哈!“

    “宝贝儿,你就在这里呆着,有时间我会来看你的。“柳下惠一脸慈爱的摸了摸少女的头发。

    少女虽然失去了记忆,却依然能听懂柳下惠的话,不舍的松开了柳下惠的手,乖巧的坐在了地上。

    “真乖,哈哈!“

    柳下惠满意一笑:“为我昆玉宗扩军至七千烈豹队,我自己也做不到。乖女儿,我还要谢谢你了,哈哈!“

    “我可是有两个宝贝女儿,一个的滋味已经尝过了,另外一个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听说那丫头也在山门之中,我这就去见一见,哈哈!“

    柳下惠大笑着挥手,石壁之上那个小小洞口再次出现。柳下惠身躯一闪,便从洞口飞了出去。

    山壁上的洞口慢慢合拢,柳下惠的身影却已消失在峡谷之中。

    ……

    昆玉山脉,凤仪山上。

    柳如雪俏立在楼阁之中,手中把玩着一把匕首,青稚美丽的小脸上满是开心的笑靥。

    “石血,这可是我制作的第一件道纹套装啊!”少女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匕首在小手上灵活的转来转去。

    “从今日起,我的身份,便是一名道纹师了!”

    “虽然在这次的战争中已经无法起到什么作用,可是以后我成为了昆玉宗的宗主,便不用依赖天剑门提供道纹之路套装了!而且到时候天南以南都已在我昆玉宗的手里,有了龙马森林,也不用天剑门提供烈豹了!”

    看着柳如雪开心的样子,那隐藏在虚空中的冷酷青年脸上也是有了一丝难得的笑意,沙哑道:“恭喜你了,如雪。”

    “柳依萱为这次扩军花费了极大心血,付出了不少代价,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适合再做宗主了!”柳如雪轻声道,“太多人知道她是怎么求来这些套装的,她这样的行为,只能让我柳家列祖列宗蒙羞!我如今已经成了道纹师,也到了担任宗主的时候了!”

    “石血,准备一下,我们立刻去找柳依萱。”

    “好!”虚空中隐匿的冷酷青年点头。

    他的眼中唯有这个眼眸清澈干净的少女,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不问理由,不会犹豫。

    ……

    蓦然,石血的脸色微微一沉,深邃的双眸中寒芒一闪,传音道:“有人来了!”

    “嗯?”

    柳如雪微微一愣,身前人影一闪,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是你!”柳如雪的身躯微微一颤,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你不是在闭死关么?你怎么出来了?”柳如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晋级了,自然就出来了。”中年男子潇洒笑道。

    “晋级了!”柳如雪眼瞳勐然一缩,“这么说,你已经成为了三级武师了?”

    “是啊!”中年男子点头微笑,“从今日起,我也是一名三层武师,再也不用怕那栖霞宗的什么王玉昆了。乖女儿,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是该庆祝一下。”柳如雪瞪眼道。

    柳下惠的出关,也是打乱了她的计划。原本她是要去逼迫柳依萱交出权力的,可是如今她们的父亲竟然是出关了,那么昆玉宗的宗主就又是他的,她和柳依萱就算争夺,也只能争夺少宗主之位。

    昆玉宗从来没有过三层武师,凭什么这个家伙就可以晋级?

    毕竟是一名道纹师,灵魂足够强大,柳如雪瞬间便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男人,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这么多年了,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姐妹好脸色看,在自己姐妹面前如同冰山一般。

    而现在,他居然是在向着自己笑!

    这种笑容极为怪异,令她说不出的难受,仿若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

    柳下惠看着面前美丽的少女,英俊的脸上显出一丝潇洒的笑意:“如雪,我刚才已经和你姐姐庆祝过了。你想不想知道我和她是怎么庆祝的么?”

    柳如雪的心中忽然一阵恶寒,不待她说话,柳下惠摇头赞叹道:“我想上你们姐妹已经很久了,今日终于是得偿夙愿。菲菲的滋味,真的很不错,很紧,很嫩。如雪,不知道你的滋味会是什么样子?”

    “你疯了!”柳如雪心中狂跳,脸上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只是庆祝庆祝而已,又不会少点儿什么。”中年男子潇洒一笑,向着柳如雪缓缓走来,“如雪,你长得可真像你的母亲啊……”

    柳如雪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向后缓缓后退。

    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他是她们的父亲,怎么能对柳依萱做那样的事情!

    柳下惠脸上现出快意的笑容,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既然你上了我的女人,那就不要怪我上你的女儿了!

    柳如雪的身体已经退到了墙角,再也无路可退。地面之上泛起淡淡的黑色烟雾,柳下惠丝毫没有察觉,继续向着柳如雪缓缓逼近。

    “乖女儿,听话。你不是和山门内很多人都做过么,和你的父亲做一次不行么?啊!”

    柳下惠忽然感觉双脚一痛,忍不住惨叫一声,身子已经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一个身材高大的冷酷青年,长发飘拂,脸若刀削,深邃的眼瞳中似有野火燃烧,自虚空中浮现而出。

    他的掌心处喷出道道黑色触须,地板之上有着两只断足,切口处光滑异常。

    “我的脚!我的脚!”柳下惠看着自己的断足,脸上现出惊怒之色,看着青年嘶吼道,“这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个一层武师!”

    他已经成为了三层武师,而出现在眼前的这个对手,分明只是个一层武师。这样的一个一层武师,他之前居然是根本没有发现!

    而现在对方出现,他已经被对方断了双足,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原本想着出关之后横扫天南以南,没想到刚刚成为三层武师,却立刻成为了半个废人,这让柳下惠心中极为愤懑。

    “石血!”柳如雪脸上流出泪水,扑到了冷酷青年的怀里。

    刚才她震惊之下,根本忘记了自己还有他可以依靠。见到石血出现,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没事了!”石血嘶哑道,轻轻拍着柳如雪柔弱的肩膀。

    “混蛋!你是谁?你凭什么能够伤我?你不过是个一层武师!”柳下惠坐在地上,惊怒吼道。

    石血冷冷一笑,并不回答,手中黑色触须喷涌,把柳下惠束缚的结结实实,只留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他是一层武师不错,可是他接受的是万年前的杀手之王的传承。吸血**的一大特点便是善于隐匿,他已经吞噬过足够的鲜血,现在隐匿起来,一个三层武师根本看不到他。

    吸血**是大陆第一杀手组织灵魂刺客的传承秘法,自然不同凡响。

    他的战斗力依然只有一位武师的能力,可是不使用护体灵力的情况下,最强大的武师,身体也只有武者九层强者的程度,怎么可能抵挡他的攻击?

    他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一旦失败,便没有继续攻击的能力。可是柳下惠大意之下,被他一击得手。断掉双足之后,体内灵力无法正常运转,力量自然大降,哪里还能反抗?

    “该死的!你真的对柳依萱那样做了?”柳如雪握紧匕首,寒声道。

    “当然!她现在就在我闭关的密室之内,等着我继续回去上她呢,哈哈!”柳下惠疯狂笑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