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新掌门
    “当然!她现在就在我闭关的密室之内,等着我继续回去上她呢,哈哈!”柳下惠疯狂笑道。

    “你为什么这样做!我们可是你的女儿!你这个畜生!”柳如雪咬牙道。

    “女儿?哈哈!”柳下惠疯狂大笑,“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女儿!你们就是两个野种!”

    “你说什么!”柳如雪身躯一颤。

    “你不是我的女儿,柳依萱也不是!”柳下惠恨声道,“你们的母亲和别的野汉子苟合,生下了你们两个野种!现在你明白了我为什么不管你们了么?哈哈!”

    “你说的不是真的!”柳如雪小脸涨红,“母亲不是那样的人!”

    “她就是那样的人!”

    柳下惠吼道,“都以为我娶了天剑门楚家最美的女人多么幸运,那些年我怎么过的又有谁知道!在我面前骄横也就算了,后来竟然在外面偷人!她自己都承认了,还带我去看过那个男人!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女儿,是她和那个野汉子的女儿!你说说,我该不该那样对你们?哈哈!”

    柳如雪握紧匕首,说不出话来。

    “你们小时候被人欺负,我都知道,从第一次我都知道!”柳下惠看着脸色苍白的柳如雪快意大笑,“我知道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很开心!那个野汉子永远也想不到,他的两个宝贝女儿是怎么长大成人的,哈哈!”

    柳如雪脸色苍白,目光变得无比冰寒。

    一切都很清楚了!

    为什么这个昆玉宗最强大的男人不肯保护她们姐妹?

    因为他不是她们的父亲!

    所有的一切悲惨遭遇,都是在他的纵容下才会发生的。

    否则的话,怎么有人敢于在昆玉宗山门内染指昆玉宗宗主的女儿?

    他这样做,是对于母亲、对于那个男人的报复!

    而他侵犯了柳依萱,也是同样的原因。

    若是没有石血,今日她也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

    ……

    柳如雪紧握匕首,走近了坐在地上的柳下惠。

    柳下惠脸上凶光一闪,挥掌向着柳如雪拍了过来。

    “哼!”

    石血残酷一笑,覆盖在柳下惠手臂上的黑色触须瞬间钻入他的血肉,柳下惠惨叫一声,手臂瞬间干枯,这一掌自然就无法挥出。

    柳如雪走到柳下惠面前,清澈干净的眼眸深处现出一丝寒芒,匕首勐然挥起,狠狠地刺了下去!

    柳下惠惨嚎一声,左眼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血窟窿。

    “畜生!”

    柳如雪再次挥动匕首,刺瞎了柳下惠的右眼。

    匕首挥动如飞,在柳下惠的头颅上快速的落下,柳下惠那张英俊到了极点的脸庞瞬间变得血肉模煳。

    柳下惠的心中有着太多不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死得这样窝囊。

    他可是强大的三层武师,而对手不过是一名一层武师而已。然而最后死的却是他!

    昆玉宗千年以来,都没有过三层武师,他是第一个。原本准备出关之后大干一场的,没想到刚出关就要死了,死的这么憋屈。

    柳如雪看着面前那张血肉模煳的脸,冷冷道:“告诉我,我们的父亲是谁?”

    “呵呵!”

    柳下惠发出一声绝望的狂笑,“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也不会来找你们。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你们的存在,他甚至不知道你母亲的真正身份!”

    “你不准备说是么?”柳如雪再次举起了匕首。

    “呵呵!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是谁!”柳下惠大笑,“我怎么会告诉你这个野种?”

    “那你就去死吧!我自己会查清楚这件事情的!”

    柳如雪脸色一寒,匕首勐然挥动。

    锋利的匕首割破了柳下惠的咽喉,鲜血飙飞数尺。

    柳下惠的身躯微微抽搐,然后不再动弹。

    柳如雪紧握匕首,小脸上现出一丝茫然之色。

    “我不是昆玉宗柳家的人。那我的父亲又是谁?”

    良久,依偎在一起的两人轻轻分开。

    “如雪,对于柳依萱…………你的姐姐,你准备如何处理?”石血轻声道。

    “我的姐姐!”

    “对了,她还在柳下惠闭死关的地方呢!”柳如雪惊叫一声。

    “我们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柳如雪说着,冲入了春雨之中。

    石血的身影渐渐变淡,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

    “姐姐!”

    柳如雪身形在春雨之中飞掠着,小脸上现出一丝焦急之色。

    她从来没有关心过柳依萱,就像柳依萱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一样。因为小时候的事情,二人之间本就有着无法化解的仇怨。

    所以她刚才杀了柳下惠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去找柳依萱。这已经习惯了对于柳依萱怀有敌意,习惯了把她当做自己的对手而不是自己的姐姐。

    可是现在,柳如雪已经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对于柳依萱,心中已经没有了多少怨恨。真正应该痛恨的人,是那个纵容别人欺负她们的人,而那个人已经死了。

    母亲已经不在了,柳依萱便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所以她此时心急如焚,想要看看她的姐姐怎么样了。

    春雨如丝,却没有沾到柳如雪的衣襟。以柳如雪为中心方圆丈许的距离,春雨根本就落不下来。

    柳如雪武者七层的实力,自然没有这样的能力。

    虽然看不到,但是柳如雪知道石血就在她的身边。

    他永远在她的身边。

    走进柳下惠闭关的峡谷,柳如雪快速的来到了柳下惠闭关的山壁之前。

    伸手在石壁上轻轻一按,轻微的摩擦声中,一个方形的洞口处现在面前。

    “石血,我们进去。”柳如雪轻声道。

    一股柔和的力量笼罩了她的身体,下一刻,她已经出现在了山腹深处的房间之内。

    房间的地面上正坐着一个美丽柔弱的少女,眼眸清澈干净无比,看到柳如雪出现,小脸上现出好奇之色。

    巨大的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体液味道。少女裸露在外的部分肌肤上,隐隐可见斑斑青紫的痕迹。

    柳如雪的小脸无比冰寒,看来柳下惠说的是真的,在他离开这里之前,已经侵犯过她的姐姐了。

    “你…………是谁?他呢?”柳依萱看着柳如雪,好奇的道。

    “姐姐,我是如雪啊。你还好么,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柳如雪连连道。

    “姐姐?”柳依萱轻声道,“什么是姐姐?谁是姐姐?”

    柳如雪脸上现出愕然之色:“姐姐,你不认识我了么?”

    “她的神智应该出了问题。”石血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柳如雪一愣,看着柳依萱那澄澈如婴儿的干净眼眸,脸色微微一变。

    她的目光落到了摆在地上的托盘之上,快步走了过去,把托盘拿了起来。

    饭菜早已冰凉,却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闻之令人食欲大开。

    “这是我母亲留下来的迷神露!”柳如雪咬牙道。

    “迷神露?有解药么?”石血问道。

    “天剑门的毒药,从来没有解药!”柳如雪脸色冰寒,“噬骨蚀心是这样,迷神露也是这样!这是母亲留给我们姐妹的,其他人根本没有,他也没有。姐姐自己怎么会中了这迷神露?”

    柳如雪自己也有迷神露,自然知道中了迷神露的毒意味着什么。显然姐姐柳依萱的记忆已经全部消失了,所以自然不记得她是谁。

    “你们是谁?他呢?他去哪里了?”柳依萱睁着大眼睛,轻声道,“他让我在这里等他的,我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还不回来,我都有点想他了…………”

    “你想他?想让那个混蛋在回来欺负你是么?”柳如雪微怒道。

    “欺负我?他没欺负我啊,他对我很好的。你是谁啊,为什么要这么说?”柳依萱好奇道。

    柳如雪咬牙。

    柳依萱居然中了迷神露的毒!

    那就是说她永远忘记了以前的事情,而对于第一个见到的生命,也就是该死的柳下惠,有着无比的依恋。

    她毕竟是个冰雪聪明的少女,自然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肯定是柳依萱想用迷神露对付柳下惠,结果没想到柳下惠已经晋级,反而被柳下惠抓进了这里,不仅被柳破天占有了身子,还被迫服用了迷神露,成为了对于柳下惠极为依恋的存在。

    而这种来自天剑门的药物,和天剑门的其他几种厉害毒药一样,根本就没有解药!

    “走吧,姐姐。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回家!”看着坐在地上的柳依萱,柳如雪心中一酸,蹲下了身子轻声道。

    “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要等他,他说过让我在这里等他的。”柳依萱摇了摇头。

    “石血,怎么办啊!”柳如雪轻声道。

    “只能先把她带走了。”石血轻声道。

    柳依萱的身子微微一僵,然后缓缓软倒在地上。

    …………

    柳如雪的楼阁之内。

    柳如雪走入楼阁之中,身上依旧没有一丝风雨的痕迹。

    石血缓缓现身出来,在他的怀里,抱着双目紧闭的柳依萱。

    二人走入柳如雪的卧室之内,石血轻轻把柳依萱放在大床之上,身躯再度消失不见。

    柳依萱看着在躺在床上与自己完全一样的女子,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姐姐!”

    “我不会再怪你了,我永远不会再怪你了!”

    “我会找到那个杀死我们母亲的男人,我会亲手把匕首送入他的胸膛!”

    “我会杀死所有欺负过我们的男人,一个不留!”

    “你这次为了昆玉宗柳家而牺牲自己,真的好傻!若是有机会,我会替你杀了天剑门中招惹过你的人。”

    “我也会努力的去打听,我们的父亲到底是谁!”

    “姐姐,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这所有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姐姐…………”

    …………

    半日后。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柳依萱惊恐的哭泣着,蜷缩在大床的角落里。

    “姐姐,你饿了,该吃点儿东西了。”柳如雪轻声道。

    “我不认识你们!我要回去!他让我在那里等他的,他回去找不到我怎么办?我要回去!你们让我回去!”柳依萱哭泣着,美丽的小脸上现出哀求之色。

    柳如雪无奈叹息,把手中的一碗白饭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之上。

    “是不是时间久了,她就能接受你了?”柳如雪对面,那黑发飘拂的冷酷青年问道。

    “若是那么简单,那就不叫迷神露了!”柳如雪摇头,“服用迷神露,只会信任第一个见到的人。对于这个人之外的任何人,都会排斥。这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手段,根本就没有办法破解。”

    “天剑门不过是个二层宗门,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手段!”

    “我也不清楚。这些东西是母亲留给我们的,我这里也有一些,只是从来没有用过。使用这种手段控制别人,外人一眼都可看出,实在是太明显了。”

    “以后她一直要这个样子么?”石血微微皱眉。

    “恐怕是这样。”

    “她毕竟是我的姐姐,以后我必须要照顾她。石血,将来我们离开这里,也要带上她,你可不能不同意啊!”柳如雪看着石血,认真地道。

    石血轻轻点头,心中却是苦笑。

    将来…………自己会有将来么?

    ……

    石血再次挥手,柳依萱安静下来,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柳如雪走了过去,轻轻地搀起了她,微微按着柳依萱的下巴,使她的嘴巴轻轻张开。

    石血沉默着走了过去,把食物放在托盘之上,端着走到了柳依萱的跟前。

    柳如雪拿起一个银色的勺子,轻轻舀起一勺浓汤,喂入柳依萱的嘴里。

    柳依萱把浓汤咽了进去,在睡梦中咂了咂嘴,又自己张开了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姐姐!”

    看着柳依萱宛若婴儿的样子,柳如雪心中一酸,忍不住落下泪来。

    …………

    三月上旬,一日之内,昆玉宗内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原代宗主柳依萱神秘失踪,柳家二小姐柳如雪次日宣布,自己代替柳依萱担任新的栖霞宗掌门。

    不是代掌门,而是掌门!

    长老会中无人反对,每个人都是毫不犹豫的支持了这个决定,似乎他们都在等待着这一天一般。

    至于他们为什么支持这个决定,这个问题只有石血才能回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