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疯了吗
    苏石稳见罗晨一脸茫然,微微笑了笑,也没有解释的打算,环视众人。 更新最快

    顿了顿,他道:“好了,知道师父的消息,大家应该都放心了吧!现在都回去吧,师父好端端的,想要见你们时,自然会去见你们。都呆在这里不回去,耽误了咱们暗影圣殿的生意,师父知道了肯定要踢你们的屁股!”

    一群杀手哄笑一声,一个个迈步走了出去,连苏石稳也不例外。顷刻之间,内室之内走了个干干净净。

    “少主,这下应该放心了吧?”毒医纪正雅笑道,“天剑门和白光门若是敢过分干涉,大师兄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谢谢大师兄,也谢谢纪师兄。”罗晨由衷地道。

    原本还担心这些人不给自己面子,毕竟都是强大的武师,而自己不过是个武者八层的小家伙而已,没想到各位师兄相当的给面子。

    只要天剑门和白光门不动,那么栖霞宗这次横扫天南似乎已经没了障碍。

    罗晨走入到雪奴昏睡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长腿少女,轻声道:“她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纪正雅啊了一声:“大师兄走得匆忙,这件事情倒是给忘了。估计这丫头需要睡上三天时间才能醒来,大师兄的手法,我也无法破解。”

    罗晨道:“能不能联系到大师兄?”

    纪正雅苦笑摇头:“咱们暗影圣殿传递消息,走的是最简单的方式,那就是两人直接见面,这是为了保密的需要。大师兄带着两位师兄去天剑门,以他们三个的速度,如今早就出城了,我可不可能追上他们。”

    罗晨苦笑一声,看来只好在这里等上三天了。

    还好跟刘语熙说的是三五日回去,不然刘语熙肯定会等着急不可。

    “少主,你就在这里住下,在我这正雅阁里,可是极为安全的。”纪正雅道,“等到三日后,再离开不迟。”

    “嗯,好。”罗晨点头。

    纪正雅转身走了出去,把房门轻轻地关上。罗晨看着昏睡中的少女,轻轻坐到了床边。

    少女的眉头微蹙,小脸上现出一丝痛苦之色。罗晨轻轻拉起少女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这个样子,罗晨已经见过多次了。雪奴的记忆正在丧失,这种感觉让她极为难受。

    一股温热的能量缓缓注入雪奴的体内,雪奴的眉头渐渐舒展,脸色慢慢恢复平静。

    “三日!”

    罗晨松开少女柔软的小手,走到不远处盘膝坐下,等待着雪奴苏醒的时刻。

    …………

    是日夜晚。昆玉山脉。

    山谷之内的校场上,七千铁骑整装待发,烈豹的眸子在暗夜中闪烁着血色的寒芒。

    山谷之外,早已是一片火海。遍布昆玉山脉各处的建筑,这一刻都在熊熊燃烧。

    柳如雪站在高台之上,裙裾在夜风中微微飘拂,青稚的小脸被火光映照得时明时暗。

    “昆玉宗的山门已经不存在了,我们要在栖霞峰上建立新的昆玉宗山门!”

    樱唇微微开启,清寒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此战,我们只能胜不能败!”

    “吼!吼!吼!”

    七千铁卫同时大吼,眼中的战意被瞬间点燃!

    “出发!”

    柳如雪高高举起小手,重重的落下!

    铁卫们策动烈豹,向着山谷之外浩浩荡荡的冲出,一股冲天的杀气直冲云霄,如同一只勐兽,亮开了他的獠牙…………

    西林泽是栖霞宗边郡安昌域边界上的一片沼泽地,对面便是昆玉宗的领地平原郡。

    泽地边缘,有着数个巨大的卫营,驻扎着安昌域各个城主的部队。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好天气。泽地内青绿的芦苇已经长得老高,巡弋的轻骑从旁边走过,已经看不到战马的马头。水潭中倒映着天边的云影,游鱼在水中悠闲的游来游去,偶尔有水鸟勐然落下,抓起一尾肥鱼,快速的飞进了苇荡深处。

    栖霞宗下达封锁边境的命令已经有几个月了,敢于穿越泽地的昆玉宗密探早已被杀了个干干净净,这半个月多来,连冒险在两边偷运货物的行脚商人也没抓到几个,大伙儿的心里不免有些懈怠,沿着苇荡中小道巡逻的轻骑们,目光更多的落在眼前的一片春光之中,而泽地之畔的烽火台上,士兵们也都在悠闲的晒着太阳,不少人甚至是打起了瞌睡。

    斥候队长苏望寿带着麾下的十名兄弟一直巡逻到了泽地的尽头,远远可以见到数里外昆玉宗军队的卫营。面对栖霞宗数百万军队大兵压境,昆玉宗方面也是派出大量普通军队陈兵边境之上,与栖霞宗方面的军队隔着边界遥遥对峙。

    西林泽原本是两郡的边界,双方开始对峙之后,开始都是向泽地内派出轻骑斥候,双方的斥候遭遇之后,便是一场血腥的厮杀,不死不休。

    最终栖霞宗方面还是大占上风,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在泽地内损失了数千名轻骑之后,昆玉宗方面的城主们不再往泽地里派出军队,这里完全就成为了苏望寿他们的天下。

    “师兄,昆玉宗的王八蛋太不经打了,我的战刀已经好久没见血了!”苏望寿身后,一个斥候挥动战刀,在春风中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大声说道。

    “是啊,打了不几天就怂了,他奶奶的。”另一位斥候望着前方的卫营道。

    斥候队长一笑,这些都是族内一顶一的好汉子,渴望的便是战刀染血的日子。大军陈兵于此,却迟迟不肯越过泽地发起攻击,也难怪大家郁闷。

    不过这些事情可不是大家能够决定的,连族长大人也无法决定,尽管族长大人对于对面的大片肥美土地早已是虎视眈眈。

    “走吧,我们回去!”苏望寿打了一个响鞭,大声的道。

    不远处的卫营外有着不少昆玉宗方面的士卒,看着这些栖霞宗军队的斥候在泽地中耀武扬威,一脸愤怒之色,却没有人敢于追赶。

    “走了!”斥候们同时甩了个鞭花,动作整齐划一,声音清脆悦耳。

    陡然,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泽地内的水潭平静的水面也开始剧烈的波动。

    苏望寿脸色微变,目光看向昆玉宗卫营之后,脸色陡然一变!

    一道宽阔的红线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席卷而来,向着泽地快速的逼近。

    那是一头头巨大的烈豹,排着极为整齐的阵型,如同潮水一般漫过昆玉宗大军的卫营,向着泽地疾冲而来。沉重的铠甲覆盖在烈豹和铁卫的身上,闪烁着凛冽的寒芒,红色的鬃毛从铠甲的缝隙中飘荡而出,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火焰在燃烧。

    “烈豹队!是烈豹队!”

    “这么多!天哪!”

    “吹角!赶快吹角通知族长他们!”

    数名斥候慌乱的拿起号角,想要吹响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那如雷霆一般冲过来的血色铁骑,散发着一股滔天的气势,宛若是一**冲击而来的海浪,似乎能够碾碎一切。巨大的压力之下,斥候们一个个胆战心惊,根本无法吹出曲调。

    “怕个球的,大不了一死,有什么好怕的!”斥候队长苏望寿气白了脸,噼手夺过一位斥候的号角,放在嘴边奋力的吹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雄壮的号角声在泽地内飘荡而起,穿过丛丛芦苇,飘向了泽地的深处。

    “师兄,烈豹队上来了,怎么办!”一位斥候急急道。

    “你们快走,回去报告族长,敌人势大,不可力敌,让族长大人让出道路!”苏望寿沉声喝道。

    “好!”斥候们咬了咬牙,拨转马头冲向了泽地深处。

    让出道路!

    这样做虽然违反了栖霞宗的军令,可是任何时候家族都是第一位的,泽地对面的卫营中是家族全部的精锐,可是不管再精锐的普通士兵,也无法和庞大的烈豹队大军对抗。一旦全军覆没,家族手里没了力量,便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见到袍泽们都已快速的远去,苏望寿拿起号角,继续奋力的吹奏起来。

    “强敌来袭,不可力敌!”

    芦苇深处的斥候们来自各个不同的城主大军,听到那雄浑的号角之声脸色都是一变。

    有的人刚好也在昆玉宗大军附近,也和苏望寿一样见到了那如同血河一般冲了过来的烈豹队大军,更多的斥候游骑在泽地的深处,并没有看到这一切。可是按照规定,斥候们都一个个拿出号角,一面拼了命的吹奏着,一面向着本方大营急速地驰去。

    七千烈豹队冲到泽地之畔,分成一个个长长的队伍,冲入了泽地之内。烈豹的速度无法和铁背马相比,可是优势便是极为灵活,擅长在山林湖泽等复杂地形之中战斗。面前河汊纵横水面密布的泽地对于烈豹来说根本不是障碍。

    苏望寿见到烈豹队已经冲到跟前,勐然扔下号角,策马冲入身边的一个水潭之中,给烈豹队让开了道路。为了家族他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一切,现在需要想法子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些烈豹队骑手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一般,根本没有人停下来找他的麻烦。很快数千大军唿啸而过,苏望寿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

    “不知道族长他们能不能让开道路,不过我为了家族已经尽力了。”苏望寿心道,催动战马向水潭边上游去。

    “咻咻咻!”

    陡然,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苏望寿忽然感觉身上一痛,身体已经被数十根长箭钉成了刺猬,鲜血瞬间把身边的潭水染红。

    苏望寿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数十位昆玉宗的轻骑策马冲到水潭边上,然后又向他倾斜了一波箭雨。在这些轻骑之后,沉寂许久的昆玉宗大军已经开出营寨,绵绵不绝的冲入了泽地之内。

    下一刻,他的意识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烈豹的速度慢,是和铁背马相比而言。相对于斥候们的普通战马,却又快了太多。

    七千铁骑潮水般涌入泽地之内,一个个躲避不及的轻骑被烈豹踏过,瞬间化作了一滩肉泥。个别机灵点儿的跳入河汊之中躲避,烈豹队并不追赶,而是继续向着泽地对岸冲去。

    并没有接到烈豹队的命令,昆玉宗方面的城主们却一个个带领本部人马疯狂的跟着烈豹队的身后冲入泽地之中。

    这样大规模的烈豹队,城主大人们都没有见过,但是他们都明白,对面的栖霞宗军队绝对不是这样一支军队的对手。这个时候不跟在大军后面打打酱油又待何时?

    那些慌乱躲避的栖霞宗斥候,烈豹队并未追赶,城主府的轻骑们却不会放过。前一阵子被这些家伙欺负得太狠,此刻终于是到了报仇的时候。每一个落单的栖霞宗斥候都被大伙儿热情照顾,至少中了几十根长箭才死去。

    号角声飘回到泽地之畔,传到了几座栖霞宗的卫营之中。

    “强敌来袭,不可力敌!”

    城主们都是听到了这特别的号角之声,一个个都是变了脸色。

    “举火!举火!”

    烽火台上的士兵们率先发现了泽地内蜂拥而来的烈豹队大军,连忙燃起了狼粪,滚滚黑烟冲天而起。

    “烈豹队!是烈豹队!”

    “数千烈豹队!天哪!昆玉宗疯了!”

    听到烽火台上冲下的士兵的报告,城主大人们都惊呆了。

    数千烈豹队!那是什么概念?

    五百人以上的烈豹队,若是没有栖霞铁卫从旁协助,对于普通军队来说根本就是无解的。

    “后撤!后撤!撤向两翼!”

    “后撤,让开道路!”

    几位城主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便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轻骑当先沿着泽地的边缘向着南北两个方向跑去,重骑兵与轻重步兵列队出营,却不是迎击敌人,而是快速的离开烈豹队突击的方向。

    任何一个家族的军队,对于栖霞宗的忠诚都大不过对于家族的忠诚。再说和烈豹队拼命是栖霞铁卫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们出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