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喜欢就好
    吴乘风眼睛看到了罗晨的动作,嘿嘿冷笑一声,根本就没有理会。 更新最快

    “不用管我,射!”雪奴的声音再次响起。

    罗晨勐然把弓弦拉开,然后骤然松手!

    弓弦无声震动,四支长箭闪电般的划破虚空,变得几乎透明,无声无息的向着正在混战中的三人射了过去!

    “可笑!”吴乘风冷笑一声,对于射向自己的两根箭矢根本没有在意。

    封不破却是极为谨慎之人,感受到周围轻微的天地灵力扰动,连忙身子一闪想要避开。

    雪奴哪里容得他避开,短刀勐然带出一道璀璨无比的银芒,狠狠地刺向了封不破的胸膛,速度比之前的出手足足快了五成!

    封不破心中大骇,连忙挥动战刀抵挡,却已经无法闪开两支黯淡无光的箭矢了。

    四支长箭几乎同时落在了两名二层武师的身上,箭矢落下的地方,都是白色光芒闪动,属于武师的护体灵力瞬间爆发而出,想要抵挡箭矢的攻击。

    然而四支长箭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仿若是那些护体灵力根本不存在一般,长箭剧烈旋转着冲入二位强大武师的体内,带出巨大的血洞。

    二人同时惨叫一声,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一支清风箭直接绞碎了封不破的心脏,封不破身体抽搐了一下,便已死于非命。吴乘风体内多出内脏受损,鲜血从箭创出狂喷而出,一脸怨毒的看着罗晨嘶吼道:“怎么可能?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能够破开我的防御!”

    “青州齐家的清风箭,根本就是无视护体灵力防御的。这样的箭矢也敢硬挡,真是找死!”雪奴握着短刀冷哼一声。

    “青州齐家!”

    雪奴说完之后,勐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小脸上现出一丝痛苦之色。

    罗晨看着垂死的二层武师,也是摇了摇头。清风箭无视护体灵力,但是罗晨自己不过是武者八层的强者而已。一个武者九层的强者,也可以轻松闪避罗晨射出的清风箭。

    而这个家伙显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清风箭的厉害,居然用身体去抵挡罗晨的清风箭,这才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不过罗晨并没有想到,这不过是天南山脉以南的一个武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青州齐家,什么是清风箭?

    天南以南,在大陆上的人看来就是蛮荒之地。这里的武师,自然不会有多少见识。罗晨自己若非是机缘巧合之下,也不可能知道这一切。

    当初“温申神戟,莜婉绝箭”在栖霞铁卫中大大有名,不过莜婉参与的战斗,都是栖霞宗的边界战争,清风箭从来没有射向过武师级别的对手,所以这一把震天弓虽然在天南以南存在了很多年,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威力。

    所以吴乘风自然也不知道清风箭的特性,所以才会硬抗清风箭的攻击,白白丢掉了性命。

    “青州齐家…………青州齐家…………”雪奴却根本不再理会垂死的吴乘风,痛苦的抱着脑袋,努力的想回忆起之前的事情。

    “一起死吧!”

    吴乘风脸上露出疯狂之色,勐然向着罗晨冲了过来,手中短剑向罗晨急刺而去。这是一个二层武师的垂死一击,威力自然无比恐怖。

    罗晨脸色勐然一变,那一柄短剑已经是到了身前!

    “青州齐家…………青州齐家…………”雪奴根本没有发现罗晨的危机,抱着脑袋一脸痛苦之色。

    “完了!”罗晨看着那闪电般刺来的短剑,绝望的叹息一声。

    “啪!”

    虚空中陡然伸出一只修长的大手,重重地拍在了短剑之上。

    短剑直接被拍成了碎片,然后一只大脚狂暴无比的踢出,重重地踢在了吴乘风的小腹之上。

    吴乘风被踹出了数十丈,小腹直接被这霸道无比的一脚破开,肠子在空中便是流了出来,看上去极为凄惨。

    看着那出现在罗晨身侧的高大青年,吴乘风脸上露出绝望之色,嘶声道:“王玉昆!是你!”

    高大青年自恋的摸着自己英俊的脸庞,微笑道:“不错,是我。吴长老,我们又见面了!”

    “我明白了!这是陷阱!这是陷阱!”吴乘风嘶声道,“卑鄙!栖霞宗真卑鄙!”

    昆玉宗大军一直想要围杀王玉昆,结果王玉昆并没有在边界出现,而是出现在了这里。之前出现的两人,应该就是栖霞宗的诱饵了!

    想到这里,吴乘风心中后悔异常。早知道如此,自己干嘛来抢这个功劳。现在功劳没抢到,反而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

    “现在才明白么?晚了!”王玉昆微微一笑,闪电般到了吴乘风面前,一脚狠狠地踢在了吴乘风的脑袋之上。

    吴乘风的脑袋骤然爆裂,化作了一团血雾。

    一脚剖开吴乘风小腹,一脚踢爆吴乘风脑袋,王大帅哥这两招都是狠毒异常,罗晨看了也是极为震撼。

    “王玉昆师兄,谢谢了!”看着那走过来的高大青年,罗晨感激的道。

    横山之战一次,南冈城外一次,再加上这一次,王玉昆师兄已经是三次救了自己性命了。对于这个号称武痴的家伙,罗晨心中是由衷的感激。

    “小事。”王大帅哥摆了摆手笑道,“罗晨,这次战事爆发仓促,你又在外边,我奉了大小姐之命,特地过来接你。”

    “刘语熙让你来的么?”罗晨听了,心中微微一暖。

    “是啊!走吧,我护送你回宗门。”王玉昆微笑道。

    ……

    “青州齐家!青州齐家!”那边雪奴抱着脑袋,尖锐的叫了起来,小脸上现出惊恐之色。

    “罗晨,我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头好痛,我头好痛!”终于是看到了罗晨,长腿少女娇躯一闪到了罗晨的跟前,小手紧紧抓住了罗晨的大手,无助的哭了起来。

    王大帅哥一脸不快之色,勐然一掌拍在雪奴的头上。雪奴哼了一声,软软的倒了下去。

    罗晨连忙一把扶住雪奴,看着王大帅哥苦笑道:“王玉昆师兄,不用这么狠吧!”

    “我要带你快速赶往宗门,之后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可没空和她在这里墨迹!让她先休息一会儿,等到了宗门她就能醒了。”王玉昆哼了一声,大手一挥,四支清风箭飞了过来。

    “罗晨,收起来,我们这就出发!”

    觉得王玉昆的情绪有些异常,可是毕竟对方刚出手救了自己,罗晨也不好说什么,苦笑着收起了清风箭,伸开双臂抱起了雪奴。

    “我来!”王玉昆不由分说,一把把雪奴夺了过去,僵硬的抱在怀里。

    “王玉昆师兄,这样不好吧!”罗晨也是被惹出了一丝火气,瞪眼道。

    “算了,还给你!”王玉昆白了罗晨一眼,把雪奴直接抛了过来。

    罗晨慌忙接住雪奴,看着王玉昆也是有点无语。这个家伙怎么回事,吃错药了么?

    “走吧,我们回宗门!”王玉昆一把提起了罗晨,骤然提升了速度,向着栖霞宗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速度比雪奴的速度又快了太多,罗晨手里还抱着雪奴,被晃的头晕目眩,几乎又要吐出来了。

    “哼!活该!”

    就在数丈之外,赵月儿与“王玉昆”并肩而行,看着辛辛苦苦抱着雪奴的罗晨,嘟起嘴道。

    “谁让你护着这个小妖精,就让你吃次苦头好了!”

    虽然就在身边,罗晨却根本没有看到赵月儿的身影。他根本无法睁开眼睛,只是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用力抱紧雪奴不让她掉下去。

    见到罗晨把雪奴越抱越紧,赵月儿闷闷的哼了一声,小手轻轻一挥,“王玉昆”的速度也是慢了下来。

    “怎么了?”罗晨疑惑道。

    王玉昆看了一眼罗晨,哼道:“还是把这丫头交给我吧!”

    罗晨一怔,看到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长腿少女,清俊的脸庞瞬间红了。

    雪奴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胸前惊人饱满的柔软正顶在自己的前胸之上,两条修长的双腿正紧紧夹自己的手臂,自己的一条手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到了少女光洁柔嫩的大腿内侧,微凉滑腻的美妙触感瞬间传来。

    “好吧!”罗晨连忙把自己的手从少女大腿之间抽了出来。王玉昆哼了一声,一把提起雪奴,另一手提起罗晨,又高速的向前跑去。

    …………

    三。级武师的速度更是恐怖无比,很快罗晨便看到了远处城中那座高耸的山峰,栖霞城已经到了。

    王玉昆在栖霞铁卫卫营之外停了下来,然后在雪奴头顶轻轻一拍,雪奴醒了过来,一脸茫然之色,看到自己身处的位置,什么也没有说,紧紧跟在了罗晨的身边。

    三人走入栖霞铁卫的卫营之中,此时栖霞铁卫的卫营之中,已经变得极为的热闹。一个个大队在校场之上来回的冲杀着,高台之上,一个白衣如雪的美丽少女站在那里,小脸上满是认真之色,看着下方栖霞铁卫的训练。

    刘语熙一身戎装站在卫营门口附近,见到跟着罗晨二人走进来的“王玉昆”,一脸的古怪之色。

    “大小姐,我已经把罗晨给你找回来了!”王玉昆又恢复了潇洒的模样,看着刘语熙微笑道。

    “啊?嗯,好!”刘语熙苦笑一声,狠狠地瞪了一眼藏身在不远处的小魔女,心道这丫头又在捣什么鬼。

    高台之上,骤然响起一声尖叫,一个白衣如雪的少女快速的冲了下来,看着王玉昆两眼都红了:“师父!”

    “额…………”众人莫名其妙,赵月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王玉昆”也只能无奈的摸了摸脑袋。

    “师父,翠儿终于又见到你了!”拓跋翠目光灼灼,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英俊青年,眼中似有泪光浮现。

    “这是徒弟看师父的样子么?”刘语熙看着拓跋翠情意绵绵的样子,嘴唇微微勾起,轻笑了起来。

    “师父,我来栖霞宗这么久了,你从来都不来看我。你不管我这个徒弟了么?”拓跋翠拉住王玉昆的手,目光中的热情似乎能够把人燃烧。

    校场之上正在操练的栖霞铁卫们都是停了下来,骑在铁背马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往日那个严厉霸道的总教头突然露出这般小儿女情态,大家都是感觉极为好奇。

    赵月儿无声一笑,小脸上的线条也是变得柔和起来。

    小魔女轻轻挥了挥手。

    王大帅哥俯首看着身前的少女,茫然的目光瞬间变得温柔如水。

    “好徒儿…………”低沉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月儿,不要胡闹!”刘语熙瞪了远处的赵月儿一眼,传音道。

    赵月儿却根本不怕刘语熙,无声一笑,向着刘语熙眨了眨眼。

    “师父!”看着王玉昆眼中突然涌现的无尽情意,拓跋翠心中砰砰乱跳,粉嫩的小脸涨得通红。

    王大帅哥眼中的情意更浓,伸出宽厚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拓跋翠的另一只小手。

    在校场之内,还有着不少栖霞宗的长老。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一脸暧昧的王玉昆,心道这个石头骡子,今天终于是要开窍了?

    “翠儿,你是不是喜欢王玉昆师父?”拉着少女的小手,王玉昆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拓跋翠小脸涨红,手心里满是汗滴,看着王玉昆嗫嚅道:“师父…………”

    “喜欢?还是不喜欢?”王玉昆温柔道。

    “翠儿…………喜欢!”拓跋翠用力咬了咬嘴唇,娇躯微微颤抖,害羞的低下头去。

    “喜欢就好。师父也很喜欢翠儿你啊!”王大帅哥温柔道,伸出一只大手,轻轻捧起了拓跋翠美丽的小脸。

    虽然性格里有着草原女儿的豪放,拓跋翠此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紧张无比的道:“师父…………”

    暮色照在拓跋翠青稚的小脸上,更添了几分美丽。王玉昆似乎也是沉醉在少女这美丽的容颜之中了,捧着拓跋翠的小脸,轻轻叹了一口气:“翠儿,你真美!”

    拓跋翠的脸色更红,疏而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她已经看不到别的一切,眼前唯有师父那一张帅气的脸。(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