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就这么定了
    当日获赠金螺,是因为他救了赵月儿。 更新最快不过当日赵月儿的本意却是假扮乞丐,戏弄卧龙山脉的无聊少年,这样的行为,在罗晨看来,却是有些顽劣了。

    一丈宽的石阶,三个人并排行走倒也不甚拥挤。罗晨忽然感觉手掌处微微湿润,却是赵月儿掌心处渗出了丝丝汗滴。

    再看小丫头,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眼中却有着一丝兴奋,更多的却是紧张。

    见到罗晨目光看过来,小丫头瞬间霞飞双颊,微微低垂了头,用力咬了咬嘴唇,却是更紧的拉住了罗晨的手,似乎下一刻他就要消失了一般。

    刘语熙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妹,心中也是轻轻叹了口气。

    多可爱的丫头!可是却面临着那样未知的命运。

    可是能怎么办呢?以栖霞宗的实力,根本无法和月儿的师父对抗,更不用说她背后的神秘宗门。人家要挑选月儿做圣女,栖霞宗就只有接受。

    唯一的希望,只能是月儿成功闯过那一关,成为那个神秘宗门真正的圣女,否则的话,世间便再也没有她的妹妹了…………

    …………

    赵月儿拉住罗晨宽厚的手,心中紧张的要命,却又有着一种酸酸甜甜的感觉。

    自己还太小了吗?可是自己极有可能无法长大。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能喜欢他呢?

    就这样走下去吧!被他握在掌心,永远的走下去吧!这条路要是没有尽头,又该多好!

    …………

    罗晨不是傻子,也清晰的感应到了小丫头情绪的变化。他的心中也是苦笑不已。

    现在他怎么不明白小丫头的心思?毕竟现在的他也算是半个“过来人”了。

    自己当初见到刘语熙的时候,不也是这个样子么?

    喜欢一个人,本就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赵月儿喜欢上自己,也不奇怪。

    奇怪的就是,她喜欢上自己的时候,实在是太小了。

    卧龙山脉初见,便把珍贵的金螺赠给自己。这里面,自然蕴含了小女孩儿的一点儿朦朦胧胧的情意。

    可是那时她不过是个孩子。即便是现在,她依旧是稚气未脱的样子龙战九洲。

    当然自己心中唯有刘语熙,这个小丫头的心意,自然是不会在意了。

    “或许等她长大一些了,就会忘记我了吧!”罗晨心道。

    …………

    走到云雾覆盖区域的尽头,刘语熙松开了罗晨的手。

    “月儿!”见师妹依旧是紧紧抓着罗晨的手,刘语熙轻声提醒道。

    “哦!”赵月儿反应过来,见到已经可以看到山下的校场,小脸也是微微一红。

    偷偷抬眼看了一眼罗晨,小丫头用力咬了咬嘴唇,更紧的握住了罗晨的手。

    “走吧!”刘语熙轻轻摇头,心中叹息一声,当先向着山下行去。

    罗晨略略有些尴尬,刘语熙的传音却是在他耳边响起:“罗晨…………月儿其实是个很苦命的丫头。她要怎么样,你都要顺着她,知道了么?”

    “刘语熙,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月儿她怎么了?”罗晨吓了一跳,连忙传音道。

    刘语熙却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向下走去。

    “走吧,罗晨师兄!”赵月儿甜甜地笑着,小鼻子上却渗出了几滴小小的汗珠,显然她的心情也是极为紧张。

    “恩,走吧!”罗晨心中似有所悟,向着赵月儿温和一笑,反手轻轻握住小丫头的小手。

    赵月儿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用力咬住了嘴唇,轻轻低下头去,小脸上现出一丝微羞的笑意。

    那宽厚有力的大手,令她感到极为的温暖,灵魂也是一阵急剧的颤栗。

    这种感觉,真好!

    可惜自己就要离开栖霞宗了,再也无法让他握自己的手了!…………

    …………

    刘语熙沿着山道越走越快,很快便已不见了踪影。赵月儿红着小脸,任由自己的小手被罗晨握着,跟着慢慢走了下来。雪奴跟在二人身后,不满的嘟起了嘴。

    到了石阶尽头,刘语熙正等在那里。

    “月儿,可以了吧!”刘语熙传音道。

    小丫头脸色一红,不舍的松开了罗晨的大手。

    卫营之中,此时已经是极为热闹。参与此战的十四个大队正在校场之上来回冲杀,那潮水般的攻势让罗晨也是极为赞叹。

    显然拓跋翠已经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栖霞铁卫的整军训练效果非常的好。

    早有人牵来了三人的坐骑,罗晨的坐骑自然是赛风,这么久再次见到主人,赛风显得极为开心,仰头一声嘶鸣,大大的脑袋在罗晨的身上蹭来蹭去。

    雪奴的坐骑是一匹极为高大的铁背马,这显然是一匹有主的坐骑,不过雪奴坐上去之后,那铁背马显得极为驯服,似乎雪奴本就是她的主人一般。

    铁背马极有灵性,雪奴的真实身份是一位二层武师,在这样一位强者面前,铁背马自然不敢嚣张,只能是俯首帖耳了。

    赵月儿的坐骑是一匹铁背马,看着这样一匹战马,罗晨忽然感觉有些熟悉。

    “这似乎是钟蕊的战马?”

    “罗师兄!”罗晨正疑惑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过来。

    一个身穿重甲的少女快步走了过来,推起金属面罩,露出一张秀丽的小脸,正是钟蕊。

    钟蕊看着罗晨,眼圈一红,几乎要哭了出来:“罗师兄,他们欺负我!”

    “怎么了,钟蕊?”罗晨眉峰一挑,沉声道。

    “罗师兄,那是我的坐骑,被他们抢走了!”钟蕊指着赵月儿身下的坐骑委屈的道。

    罗晨脸色微微一变,脸上现出一丝不快之色。战马是铁卫的第二生命,每个铁卫的坐骑都是在龙马森林亲自和战马沟通才获得的。钟蕊的战马被人拿走,心中自然是委屈了。

    钟蕊是钟麟的师妹,罗晨在钟麟的墓前发过誓要替钟麟照顾她。见到钟蕊不开心的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刘语熙脸色一寒,看着那把战马牵过来的侍从道。

    那侍从躬身道:“禀报大小姐,这是藤长老的意思。”

    “藤长老又是什么意思!”刘语熙声音更冷。

    “大小姐,是这样的。”那侍从是藤长老的族人,口齿极为伶俐,连声道,“昨晚你传下命令,要在云岚大队安排一名新的百夫长。云岚大队原来的百夫长中,便需要裁撤下来一人。这位钟大人是云岚大队所有百夫长中实力最弱的,因此藤长老决定让钟大人让出百夫长的位置。现在再去龙马森林寻找坐骑也来不及了,所以钟大人的坐骑也就需要让出来了!”

    “是这样。”刘语熙点了点头,神色略微缓和。

    罗晨也是明白了,赵月儿要加入栖霞铁卫担任百夫长,结果执行命令的人便裁撤了钟蕊。钟蕊现在的等级,依旧是武者五层,担任十夫长已经勉强,担任百夫长,恐怕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而如今这位藤长老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百夫长中实力最弱的钟蕊便被迫交出了自己的坐骑。

    “罗晨,这件事情,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刘语熙轻声道。

    罗晨看了一眼一脸委屈的钟蕊,想起与钟蕊相处的经,轻轻吐了口气,缓缓道:“钟蕊…………是我的属下。她绝对是一名最无畏的铁卫。担任百夫长,钟蕊或许不太合适,可是现在这样做,更不合适。”

    “我只想要回我的坐骑,当不当百夫长我不在乎。”钟蕊委屈的看着罗晨道。

    “罗晨,云岚大队你是统领,这件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好。”刘语熙轻声道。

    “月儿,你换一匹坐骑吧!”罗晨看着赵月儿道。

    “哦!”

    虽然有点儿不情愿,赵月儿还是乖乖的跳了下来。

    钟蕊过去牵着自己的铁背马,泪水唰的流了下来。

    “钟蕊,百夫长咱们就别当了,你就跟在我身边,做个普通铁卫好了!”罗晨轻声道。

    “知道了,罗师兄!”钟蕊含泪道。

    ……

    赵月儿一脸的郁闷,走到了不远处一位骑着铁背马、身上没有铠甲的老者身边,拍了拍战马道:“喂!”

    老者正在看远处校场上的训练,看的极为入神,却是被赵月儿吓了一跳。见到站在身边的人影,老者脸色一滞,连忙赔笑道:“我的小祖宗,你怎么来了?”

    “你干的好事!”赵月儿狠狠地瞪了老者一眼,“少说废话,你的坐骑,本小姐征用了!”

    “…………那我骑什么?”老者连忙抗议。

    “藤长老,你可是武师,自己不会跑么?”赵月儿瞪了老者一眼,“快给我滚下来!”

    “好好好!”藤长老一脸郁闷,见到赵月儿握紧了小拳头,哪里还敢怠慢,连忙跳下了坐骑。

    “哼!死老头!以后给我小心点儿!”小魔女狠狠瞪了藤长老一眼,牵着铁背马向回走去。

    罗晨自己已经是统领级别强者了,尚且看不透那老者的气息,自然明白老家伙是一名武师。见到赵月儿霸道的样子,也是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赵月儿走了过来,见到众人都一脸古怪的望着自己,忽然意识到破坏了自己在罗晨师兄心中可爱甜美的形象,小脸上也是现出尴尬之色,嗫嚅道:“罗晨师兄,其实我也不是这么霸道的啦…………”

    罗晨摸了摸鼻子,也是有些无语。

    刘语熙看了罗晨一眼,又看了一眼钟蕊,微微摇了摇头,传音道:“你啊!是不是对每个女子都要这样好呢?”

    罗晨脸色微微一变,刘语熙却已经去得远了。

    …………

    等到上午栖霞铁卫训练完毕,都返回了各自的营地,罗晨才带着钟蕊、赵月儿、雪奴三人来到了云岚大队的统领府邸。

    其实还是云岚分队时的那座府邸,现在卫营内聚集了十四个大队的栖霞铁卫,还有数千等待套装的强者,居住自然是拥挤了点儿,所以暂时云岚大队的统领府邸便是在这里。

    罗晨快速的召集了所有的百夫长见了一面,这些百夫长,完全就是原来的十夫长,陈伟、沙摩柯、袁绍、扬雄、方诗诗这些人,这自然是刘语熙的特意安排。

    由于拓跋翠晋升为了总教头,所以刘语熙也安排了一位老铁卫担任百夫长。这位老铁卫,罗晨却是无比的熟悉,那身材高大声若洪钟的光头壮汉,正是罗刚师兄当年的好友方世玉大哥!

    见到方世玉大哥,罗晨自然是无比开心。方世玉见到罗晨,同样是极为高兴。

    “小晨!你这家伙居然又晋级了!”方世玉给罗晨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拍着罗晨的肩膀开心地道,“我罗师兄够厉害了,你比我罗师兄还要厉害!真是一代要胜过一代,哈哈!将来你和钟蕊丫头生个孩子,肯定要比你还要厉害!”

    几位百夫长都是露出揶揄的笑意,方诗诗听了,默默的低下头去。钟蕊小脸红到了耳根,脸上却是带着一丝喜色。

    赵月儿美眸中寒芒一闪,狠狠地瞪了钟蕊一眼。

    罗晨一脸尴尬,连声道:“方世玉大哥,不可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方世玉松开罗晨,却又照罗晨胸脯狠狠擂了一拳,大笑道,“当年在热血酒馆你救这个丫头,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有一腿!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这一战打完了,以后就安宁了!你们两个早点成亲,我也早点儿抱上大胖小子,哈哈!”

    说着方世玉看向钟蕊笑道:“丫头,你说成么?”

    钟蕊的脸色更红,低头声如蚊蚋:“但凭方世玉大哥做主。”

    “那好,就这么定了!哈哈!”方世玉抚掌大笑。

    罗晨哭笑不得,这个方世玉大哥先入为主,一直把钟蕊当做自己的恋人,这件事情还真是没法解释,看他老人家对钟蕊喜爱的样子,解释估计也听不进去。

    再看旁边垂首不语、神色微微有些落寞的方诗诗,罗晨更是尴尬异常。

    南冈城外那一次美妙的接触,方诗诗已经把自己看成是罗晨的人了。她现在心中想着的,恐怕还是罗晨公开两人之间的关系吧!

    身后还跟着的赵月儿,也是对自己颇有情意。

    自己的心中唯有刘语熙,却不小心招惹了这么多女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