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如果有来生
    他的北顾郡,他的夏溧城,他新纳的几十个侍妾,他辛辛苦苦播种的众多子嗣都还未降生…………

    所有的这一切,恐怕都是要烟消云散了!甚至他自己,也有着丧命的可能!

    他是北古城顾家的唯一子嗣,他需要为顾家开枝散叶。 更新最快他怎么能死?他怎么能死在这里?

    “我绝不能死在这里!绝不!”顾才风心中疯狂咆哮着。

    …………

    柳如雪用力咬着嘴唇,嘴唇已经被咬出了鲜血。

    怪不得栖霞宗封锁边境,原来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孱弱,而是掩盖自己的强大!

    七千烈豹队又如何?马上就要灰飞烟灭!

    可笑她一把火烧了昆玉宗山门,狂言要在栖霞峰建立新的昆玉宗山门!现在想起来,柳如雪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这才是栖霞宗的底蕴,这才是天南以南第一宗门!温申的死,说不定就是一个陷阱!一个把昆玉宗和破云宗带入灭亡的陷阱!

    …………

    九个大队的栖霞铁卫,在行进间转换成冲锋阵型,渐渐围成一个半圆,向着战场快速的接近。

    刘语熙嘴角现出一丝冷笑,而在战阵的另一边,尹华婉和柳如雪默默地看着,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败局已定,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

    “吹角!”刘语熙身侧,拓跋翠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几位早有准备的栖霞宗长老一个个拿出一把号角,呜呜的吹了起来。武师的气息自然不同凡响,一股慷慨激昂的气息在原野之上回荡开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声中,九千栖霞铁卫带着朝阳的光彩,如同旋风一般扑向了联军铁卫。

    正在死战的联军铁卫们被号角声惊醒过来,回头一看,顿时变了脸色。

    “天哪!”

    “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多栖霞铁卫?”

    “我们被包围了!”

    联军铁卫们瞬间陷入了绝望,战场并不大,每一个铁卫都可轻松感知到敌人的数量,刚才双方一比二的战损比他们都是极为清楚的。眼见九千栖霞铁卫气势汹汹的扑来,每个联军铁卫都明白,这一战已经败了我的尤物老婆!

    而失败的结果,就意味着死亡!

    “是时候了!”

    罗晨右手紧握战枪,左手一握,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号角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勐然推上金属面罩,罗晨奋力的吹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杀!”被联军铁卫围在中间的栖霞铁卫们听到命令,同时怒吼一声,奋力的挥动战枪。五个大队快速的靠拢,然后调整队形,形成了一个反向的弧形,向着援兵冲来的方向极速冲去。

    与此同时,九千援军也已经到了联军铁卫的面前!

    两部分栖霞铁卫呈现夹击之势,把数千联军铁卫紧紧的包裹在里面。

    腹背受敌,联军铁卫的阵营立刻大乱!

    “败了!”

    这是每一个联军铁卫心中涌现出来的一个念头。

    联军铁卫的士气瞬间降到了最低点,军官们再也没人去看顾才风的令旗,只是拼命挥动着战枪厮杀着。

    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军阵之后已经没有人挥动令旗了,顾才风早就不见了踪影…………

    …………

    九千栖霞铁卫带着风雷之势冲入联军铁卫群中,如同九柄重锤狠狠地拍了过来。联军铁卫们早已没了速度,又已经战斗了不短时间了,如何是这些生力军的对手?如同沸汤泼雪一般,接触的瞬间联军铁卫便被削掉了极厚的一层,数百名联军铁卫死于非命!

    栖霞铁卫们大唿酣战,战枪如林撞击向联军铁卫,失去速度的联军铁卫们一脸绝望的挥动战枪,却早已没有了任何阵型可言,而是成了一盘散沙,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战场之外,双方的武师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

    柳如雪目光冰冷,看着那个挥舞战枪的高大铁卫,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罗晨,你居然还没死!这怎么可能!”

    柳如雪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暗影圣殿没有杀死罗晨,却告诉自己任务已经完成!

    她感觉这里面有着一个极大的阴谋,可是却不知道是什么。

    暗影圣殿居然也会骗人?这可是大陆上排名第二的杀手组织啊,信誉何在?节操何在?

    …………

    首批投入战场的五个栖霞铁卫大队返身冲锋,在他们身后还有大量的联军铁卫没有陷入包围之中。这批联军铁卫,也尚有数千人。

    没有被包围的联军铁卫之中,一部分选择了冲上前去,攻击栖霞铁卫。没有阵型的攻击,完全就是找死。他们便如同是扑火的飞蛾一般,无助而绝望,被如林的战枪轰杀!

    而大部分的铁卫却是站在那里,恐惧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都是骄傲的铁卫,并不缺乏牺牲的勇气。可是眼前看不到任何取胜的希望,这样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

    面对着这样的战局,荣耀感早已不在,有着的只是深深的恐惧!

    一切都是栖霞宗阴谋!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获胜的可能!

    包围圈外的联军铁卫们苦涩的想着,无助地看着被栖霞铁卫包围屠杀的袍泽官运高照。

    “啊~~~~!”

    一位青獒军铁卫忽然大叫一声,催动烈豹高速的向着远方跑去。

    昆玉宗和破云宗的武师们看着这一切,都没有动。

    “逃啊!”又一位烈豹队骑手大叫着催动烈豹,跑向了原野之间。

    有人带头,包围圈外的铁卫们如同是收到了感染一般,一个个催动坐骑漫无目的的跑了起来,瞬间便是跑了个干干净净。

    若是联军铁卫拼死一击,栖霞铁卫恐怕将要付出巨大的伤亡。然而逃散的联军铁卫便接近了三千人,剩余的联军铁卫早已是失去了战意,战斗便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春日的上午,阳光和煦而温柔,照在每一个联军铁卫的身上。他们周围是战枪的森林,他们已经明白,自己再也无法看到明天的太阳。

    鲜血在阳光下泼洒,草地已经被染得殷红。一个个联军铁卫倒了下去,倒在这最后一战的战场上。

    对于铁卫而言,这是最好的归宿。然而这样的牺牲,却无法为他们带来胜利。

    …………

    最后一部分联军铁卫倒在了战枪之下,这一场道纹之路重骑之间的对决终于是结束了。

    栖霞铁卫方面,又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代价。而联军铁卫则是全军覆没!

    这一战,栖霞铁卫阵亡的铁卫一共有四千余人,而十三个大队的联军铁卫则是一个不剩。

    近万名栖霞铁卫在战场上缓缓集结,虽然个个浑身浴血,战意却依旧是极为高昂。

    在他们面前,狭小的空间之上,堆积着无数战死者的尸骨。

    昆玉宗和破云宗的武师们站在那里,一个个脸色极为阴沉。

    败了!

    居然是败的如此彻底!

    从今以后,将再也没有昆玉宗,也没有破云宗了!

    老谋深算的栖霞宗,终于要实现他们一统天南以南的愿望了。

    从一开始一切都掌握在栖霞宗的算计之中,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栖霞宗竟然是如此强大!

    他们更不明白的是,栖霞宗既然有着这样的实力,为什么容忍昆玉宗和破云宗存在这么久,为什么没有早点横扫天南以南?

    “顾才风呢?”一位破云宗的长老突然道。

    那个站在他们身边拿着令旗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逃了!”尹华婉嘲弄一笑。这个家伙,逃命的本领一向不错。

    柳如雪目光死死盯着罗晨,眼中有着无限的杀意。这个本该死了的家伙,为什么还活着!隐隐里她感觉到这次的诡异状况,与罗晨有着莫大关系。

    罗晨眉峰微挑,冷冷的看着柳如雪。这已经是最后一战了,也该到了拿柳如雪的人头祭奠钟麟的时候了。

    “你们输了!”刘语熙遥遥看着柳如雪和尹华婉,清冷的声音在原野上回荡开来。

    “是,我承认,我已经败了。”尹华婉涩然一笑,“我只是不明白,栖霞宗既然有着这等实力,为何要等到这个时候才动手?你们本该更早的一统这天南以南才是。”

    刘语熙淡淡一笑,并不回答。

    若是没有罗晨,便没有这么多的栖霞铁卫,这一战的胜负,很可能就是另一种结局。

    不过这是栖霞宗的秘密,她怎么会告诉自己的对手?

    “我虽然败了,可是我还没死。”尹华婉看着刘语熙道,“我若是要离开,你们拦不住我。”

    “你可以走,我不拦你。”刘语熙道,“离开天南以南吧!破云宗已经不会存在了!”

    “呵呵!”尹华婉轻声笑了起来,“我说我能离开,并没有说我就要离开啊。”

    “那你还想如何?”刘语熙淡淡道。

    尹华婉抿嘴一笑,双手一伸,十指上现出尖利的黑色锋刃,在阳光下闪烁着凛冽的寒芒。

    身上的红衣滑落在地上,露出一身紧绷的短衣。

    尹华婉小手一挥,美丽的脸上现出奇异的油彩。

    此刻她的样子,便宛若是破云宗领地内的一个寻常年轻女子一般。

    “我破云宗屹立天南以南近千年,今日断送在我的手里。我还有何面目去见我尹家的列祖列宗?”

    “破云宗尹家的子孙,只会战死,不会逃跑!”

    “今日我破云宗长老会愿和你栖霞宗长老会决一死战!刘语熙,你敢也是不敢?”

    刘语熙淡淡一笑:“既然要出手,为何刚才不出手,现在才出手?”

    “我只问你一句,敢不敢?”尹华婉冷喝道。

    “哼!”刘语熙冷哼一声,轻轻挥了挥手。

    “栖霞铁卫,准备冲锋!”拓跋翠的声音响了起来。

    “唰!”近万铁卫同时落下面罩,战枪如林高高举起。

    “你!”尹华婉气得脸色铁青。

    己方只有武师,对方除了武师之外,还有近万栖霞铁卫。栖霞铁卫高速冲锋而来,即便是武师也要用护体灵力防御。这么多栖霞铁卫一起冲锋,纵然是武师也只有退避三舍的份。不然等到灵力耗尽,就只有等死了。

    “刘语熙,你小小年纪,怎地如此奸猾!”尹华婉怒声喝道。

    原本她的目的,是想趁乱擒住刘语熙,以此为代价要挟栖霞宗。她的目标是保住破云宗的部分底盘,保住祖宗基业。可是显然,刘语熙并不准备给她这个机会。

    “走还是留,还请尹宗主速做决断!”刘语熙冷冷的道。

    尹华婉惨笑一声,用力抿了抿嘴唇,凤目中现出一丝决然之色。

    轻轻转过身来,尹华婉轻喝道:“尹家的子孙们!”

    “华婉,不用说了,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大长老尹天星微微一笑,大手一挥,脸上出现了同样的油彩图案。

    一众破云宗强者同时大笑,各自挥手,脸上都是现出了奇异的油彩图案。

    那是一个山谷中的神庙图案,正是破云宗山门的样子。

    “战吧!以先祖的名义!”尹天星大吼道,“先祖神庙都将不保,我们还有何面目活着!”

    “战!战!战!”破云宗长老们同时大吼,脸上现出悲愤之色。

    涂在脸上的,是先祖的神庙,也是破云宗的图腾。

    子孙不肖,丢了先祖留下的基业!。那么就用自己的死,来洗刷这份屈辱吧!

    尹华婉抿了抿嘴唇,目光落到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那个男子脸上同样涂着油彩,向着尹华婉微微一笑。

    “斩龙师兄,你不是我尹家之人,你可以不用陪我们去死的。你现在走吧,有我在,他们拦不住你。”尹华婉看着中年男子,咬了咬嘴唇轻声道。

    冉斩龙微微一笑:“华婉,你死了,我还能活么?”

    “呵呵!”尹华婉眼中现出一层水雾,“这些年,是我辜负了你。”

    “华婉,如果有来生,你一定要做我的女人。”冉斩龙脸上露出一丝希冀之色。

    “来生么…………”尹华婉低声道,眼前却是闪过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个站在高台之上,双手挥动令旗的健壮青年。

    尹华婉勐然回头,不再看冉斩龙,向着对面栖霞宗的阵营高速冲去。

    “杀!”尹天星一声大喝,手腕一翻便是出现了一柄短剑,跟着尹华婉冲了出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