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不想杀你
    幼年受辱,这是她心中最大的忌讳。 更新最快被人在这里公然提起,柳如雪心中渐冷,目光也是变得森寒无比。

    “罗晨知道么?”刘语熙愕然,看了一眼罗晨,摇了摇头道,“这个与罗晨无干,我们很早就知道了。”

    柳如雪冷冷的看着罗晨,显然并不相信刘语熙的话。

    罗晨用力的握紧战枪,沉默不语。

    这一战已经结束了,可是柳如雪还活着。

    那么就让自己来结束她的性命吧!

    现在也应该到了用柳如雪的脑袋祭奠自己几位兄弟的时候了!

    “刘语熙知晓柳如雪的悲惨往事,才有着放过柳如雪的念头。她并不知道柳如雪便是在慈利城行刺我的人,更不知道柳如雪曾经雇佣暗影圣殿的杀手刺杀我。若是她知道这些,恐怕也不会放柳如雪离开了!”罗晨心道。

    刘语熙若是知道这些,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柳如雪。她是栖霞铁卫第一大队的统领,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我要为三位兄弟报仇,今日必须要杀了她!”

    “即便是我和她没有私仇,她还有着一个道纹师的身份。一个对于我栖霞宗有着敌意的道纹师,也是一个莫大的隐患!”

    于公于私,罗晨都必须要杀死这个女子。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栖霞宗。一个对于栖霞宗心存敌意的道纹师,是绝对不能容许存在的。

    “柳如雪,你走吧,离开天南以南吧,再也不要回来了!”刘语熙看着柳如雪轻声道,“趁着我还没有反悔,赶紧走吧!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罗晨!你这混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来日再见,我必杀汝!”柳如雪目光森寒如刀,狠狠地盯了一眼罗晨,策动烈豹转头而去。

    “该死的丫头!”

    刘语熙俏脸陡然一沉,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竟然威胁罗晨!她有点后悔放过这个丫头了,不过刚刚说过的话,总不好立刻反悔。

    罗晨明白,柳如雪还是认为是他告诉刘语熙她幼年的遭遇的,所以对于他才这般痛恨。

    这无疑很冤枉,不过罗晨根本不准备跟她解释什么。一个注定要死的人了,有什么好解释的?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跟去,而是目送着柳如雪快速的离去。这种时刻,总是要维护刘语熙的权威的。

    柳如雪的身影消失在远方一座土丘之后,刘语熙郁闷的吐了口气,清冷的声音在战场之上响了起来:“所有大队,分散扫荡方圆百里之内,击杀所有逃散敌人!只杀不俘,现在出发!”

    “是!”

    近万名铁卫齐声大吼,然后快速的分散开来,向着各个方向驰去。这一战中逃散的联军铁卫足有三千余人,这些人必须尽可能的铲除干净,否则也是不小的祸患。

    至于这些人的反抗,这点儿倒根本不用担心。铁卫们最为看重的便是荣耀,荣耀是比生命更加珍贵的东西。逃走的铁卫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荣耀,哪里还会有半点斗志。

    罗晨一声令下,云岚大队所有铁卫十几个人一组快速分散开来,扑向了各个方向。而罗晨则是带着赵月儿和雪奴随意向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冲出数里之外,便看到了原野上有着一头头披着重甲的烈豹或者青獒到处游荡,却没有看到逃散铁卫的身影。显然这些联军铁卫为了保命,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坐骑。

    对于铁卫来说,坐骑便如同是自己的生命一般。如今这些逃散的铁卫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坐骑,可见他们已。经惶恐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保命的绝佳手段。没有了坐骑,再脱去道纹铠甲,谁还能确认他们是栖霞宗领地以外的人?毕竟天南以南的领地上,生活着的是同样的人类,说的是同样的语言。

    栖霞宗铁卫们策马在原野上纵横,战枪肆意挥动,把失去了主人的烈豹和青獒毫不留情的予以击杀,然后向着更远方向驰去。

    肯定会有联军铁卫舍不得自己的坐骑,这些家伙肯定跑不远。另外道纹之路重骑身上的杀气是无法掩饰的,放弃坐骑的联军铁卫们,也不可能全部逃得太远。那些没有逃远的,自然是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当然也一定会有一些漏网之鱼,不过肯定不会太多。跑了一小部分没有道纹套装的铁卫,对于栖霞宗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罗晨又冲出了里许,随意击杀了几头联军铁卫遗留的坐骑,然后便是催动赛风绕了个圈子,向着柳如雪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赵月儿和雪奴都没有说话,紧紧催马跟在罗晨的身后。

    …………

    “石血,我输了!没想到输的如此之惨!”

    柳如雪坐在烈豹背上,青稚的小脸上满是落寞之色,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有人回应,不过柳如雪并不意外。她知道,他一直在她的身边。

    他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对她永远是那样宠溺。

    “没想到栖霞宗居然有着这样深的底蕴!我居然想灭掉栖霞宗,真是可笑!”

    “今日之战,我方大败。从今以后,昆玉宗柳家,也就不存在了!”

    “不过我一点儿也不伤心,我可不是昆玉宗柳家的人!柳家的昆玉宗没了,我反而很开心!”

    “这次纵然是我获得胜利,在为母亲报仇之后,我依然会尽诛那些令人恶心的老家伙,然后和你离开天南以南。到了那个时候,昆玉宗依然是要土崩瓦解!”

    “那些欺侮过我和姐姐的人,那些坏人都已经死了!我很开心,可惜这些家伙没有死在我的匕首之下!不过今日总算是给了姐姐和我自己一个交待!”

    “石血,我们离开这天南以南吧!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然后安静的生活在一起。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很多很多的孩子。我们一起看着他们一天天的长大,然后一天天老去。”

    “石血,你愿意么?”柳如雪说着,绝美的小脸上沉郁之色慢慢消失,有着一丝微羞的笑意浮现。

    “石血?”柳如雪撅起了嘴,“你不愿意么?”

    依然是没有人回答。

    “不说话,我就当你愿意了啊!”柳如雪轻声笑了起来。

    旋即她又撅起了嘴,不满道:“罗晨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过可恶!我们隐居之后,我还要继续练功。要是我能打过他了,一定要出来找他的麻烦不可!”

    “罗刚躲在栖霞宗的地盘里,现在又是栖霞宗一统这天南以南,母亲的仇暂时是报不了了,我还不知道我的父亲究竟是谁!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儿遗憾的。石血,我真的是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将来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查好么?”

    “你不说话,人家就当你同意了啊!呵呵!”

    一声叹息传入柳如雪的耳中:“如雪,你这样还算是隐居么?”

    柳如雪抿嘴一笑:“怎么不算?这些事情不解决,我隐居也没有心思啊!石血,这些事情你可要帮我!”

    又是一声叹息,再也没了反应。

    “你这家伙!”柳如雪哼道,小脸上却是现出灿烂的笑意,“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你还这样神神秘秘的,我就让你的儿子拧你的耳朵,哼!”

    “…………你怎么知道会是儿子?”石血嘶哑道。

    “…………你这个笨蛋!我们多生几个,总会生出儿子来的吧!”柳如雪低声笑道,脸颊上现出浅浅的绯色。

    这一刻,人比花娇。

    那瞬间的美丽姿容,令周围的春光都失去了颜色。

    “如雪…………”

    那虚空中隐藏着的冷酷青年看着柳如雪的样子,灵魂微微颤动。

    他是那么的喜欢她!可是他却注定了无法永远陪着她。

    他的寿元不久之后就会结束,而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至于孩子?

    他何尝不想和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女子留下一个孩子,可是他已经无法留下自己的子嗣。

    他现在的状态,甚至不能说是人类,又怎么可能留下自己的子嗣?

    “如雪…………如雪…………”石血看着小脸微红的美丽少女,目光之中有着无尽的眷恋。

    “你知道么?我就是慈利城中那个不中用的贱男人。那个被你杀了兄弟,却无法对你出手的没用的家伙。”

    “我本该恨你,可是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遇到了你,我的一切都已改变!”

    “可是我不后悔!”

    “能够天天这样看着你,天天听到你的声音,对我来说,便是最大的幸福。”

    “可惜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短暂了!”

    石血看着嘴角微微翘起的少女,深邃的眼眸中泛起无限的温柔。

    遇到她,是他的宿命。

    他无法改变,更不想改变!

    陡然,石血的脸色微微一变,回头看向了东方。

    蹄声如雷,烟尘四起。

    唯有高速冲锋的铁背马,才会有着这样的声势。

    “有人追来了!”

    …………

    烈豹的速度根本无法和铁背马相比,罗晨追出了十余里,在一座废弃的小城边上终于是见到了柳如雪孤单的身影。

    听得身后惊雷般的马蹄声,柳如雪脸上笑意瞬间敛去,勐然回过头来。

    “罗晨!刘语熙已经答应放了我,你要做什么?”见到那一脸杀意的清俊少年,柳如雪脸色一沉,寒声道。

    “柳如雪!血债只能用血来偿!你在慈利城杀死我三个兄弟,这一笔账今天也该好好算算了!”

    罗晨看着虎背上的美丽少女,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陈胜、刘能、钟麟,我的三个兄弟死在你的手里,今日。你就下去陪他们吧!”

    “钟麟…………”

    虚空之中,石血微微一怔,看着那紧握战枪高速冲来的青年,心中涩然道:“罗师兄!”

    见到柳如雪,罗晨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催马杀了过来,快速的冲向了柳如雪。

    虚空之中,陡然现出道道黑色的触须,如同蛛网一般,挡在了罗晨的面前。

    “这个神秘的家伙,居然还在柳如雪的身边!”

    罗晨脸色微微一变,轻勒马缰,赛风双足人立而起,轻盈的停在了原地。而赵月儿、雪奴二女也是同时止住了坐骑,脸色却都是极为平静。

    柳如雪微微皱眉,与上次在滨枞城一样,石血还是不愿出手杀罗晨。她不明白二人有何渊源,但是石血这样现身而出,已经是失去了出手的最好时机了。

    石血虽然只是一层武师,却有着击杀三层武师的能力,柳下惠便是死在石血的手下。石血靠的就是超强的隐匿本领,出其不意的偷袭。而现在主动阻挡罗晨,却是显示了自己的存在,已经不具有了偷袭的作用了。

    虚空之中,一个淡淡的黑影现身而出,逐渐地变得凝实。那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冷酷到了极点的英俊青年,身形如标枪一般挺拔,如墨黑发随风飘拂,深邃的眼眸中似有火焰燃烧。

    青年的怀里,抱着一个与柳如雪宛若一人的柔弱少女,少女双眼紧闭,似乎正在沉睡。微微颦起的眉头,更添几分颜色。

    “这个应该就是柳如雪的姐姐柳依萱了!”罗晨心道。

    人言柳依萱和柳如雪姐妹二人都是有着其母洛灵夫人七八分容貌,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美人。见到柳依萱,罗晨心道果然传言不虚,就容貌而言,这姐妹二人的确堪称绝色。

    “姐姐。”柳如雪目光落在柳依萱身上,也是有着丝丝温情,轻轻伸出了手臂。

    她不是昆玉宗柳家之人,姐姐柳依萱便是她唯一的亲人。

    这次带领昆玉宗大军出击,她自然不肯把柳依萱丢下。所以柳依萱便一直在沉睡之中,被石血带在身边。

    石血把柳依萱放在烈豹背上,交给柳如雪照看,然后收回黑色触须,看着罗晨嘶哑道:“我在这里,是不会让你伤害她的。”

    罗晨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我说过,你想要杀她,除非你能够正面击败我。你现在还没有击败我的实力,所以你还不能杀她。”石血嘶哑道,“我今日依旧不想杀你,罗晨,你们走吧!”

    “滨枞城中你放了我一次,按理我应该感谢你。”罗晨紧握战枪道,“可是我与柳如雪的仇怨,不死不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