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邪恶传承
    然而自己就要死了,这一切自己已经无法控制。 更新最快只能希望这些人还有点善念,能够善待自己的姐姐了。

    可是姐姐名义上是昆玉宗柳家之人,他们会放过她么?

    说出自己姐妹身份的秘密?那无疑又会让故去的母亲蒙羞,这是柳如雪绝对不会做的。

    石血听了,目光看向柳依萱,又看了看柳如雪不舍的目光,心中却是勐然一颤。

    自己寿元将尽,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如雪…………她本该有着大把的岁月可以挥霍啊!

    而且在这个世界之上,还有着她的牵挂!

    “不能让她死!绝对不能让她死!”石血脸孔微微扭曲,在心里嘶声吼道。

    …………

    “我要杀她,你挡不住的。她们两个随便一个,都可以制住你了!”罗晨看着石血,轻轻摇头道。

    “罗晨!我毕竟放过你一次,你欠我一条命。现在我用这条命来换你放过如雪,我愿意代替她去死!”石血突然大叫道。

    “石血师兄,你胡说什么!”柳如雪惊叫道。

    “我本就是将死之人,死了也就死了!”石血惨笑道,“如雪,你要好好的活着,你还有牵挂的亲人,你的姐姐还需要你去照顾。你不能死,你真的不能死!”

    “你这傻瓜!”柳如雪凄然一笑,“石血师兄,你死了,你以为我还能活下去么?”

    “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石血嘶哑道,“你要好好活着,你会遇到真心喜欢你的男子,你会有许许多多的孩子。你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啊!”

    “可是我只愿意和你在一起,有着你我两人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去和别的男子在一起?你这个傻瓜!”

    石血惨笑一声,勐然挥手,胸膛瞬间撕裂,露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石血,你干什么!”柳如雪惊唿一声。

    “放心,我不是自尽。”石血惨笑道,“如雪,你自己看看!我本来就是一个怪物,我这样的人,又怎么值得你去喜欢!”

    柳如雪的目光落到石血的胸膛之中,小脸也是微微一变。

    石血的胸膛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血肉之中也没有血管,一道道黑色触须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血肉之间,看上去极为可怖。浓郁的血腥之气从石血的胸膛之内散发而出,闻之令人作呕。

    “看到了吧,如雪!这就是我的真实样子!”石血惨笑道,“你说我怎么能和你有着自己的孩子!”

    “石血师兄…………”

    “如雪,我以前说要守护你一辈子,其实根本是骗你的。我自从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之后,寿元本就剩下不过数年时间了。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才留在你身边的。我根本不可能永远守护你的!”

    “如雪,忘了我吧!找个对你好的男人,安心的活下去吧!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陪着我一起死去,实在是太不值得了!”石血眼眸中有着丝丝水雾泛起,水雾却是猩红如血。

    或者说,那根本就是血液!

    石血再次挥手,胸膛上的裂痕消失不见,身体又恢复了光滑平整。

    废弃的小城之外一片寂静,就连罗晨三人也是呆了。

    人到了这种地步,还能活着么?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这样的人,还能称之为人么?

    石血的面容依旧冷酷,身躯却是在微微颤抖。

    用力的咬了咬牙,石血轻轻地松开了柳如雪温软的小手。

    这只手他多想永远握住,可是现在,却不得不松开了。

    就让自己的死,来为她换取一条生路吧!

    他知道罗师兄从来不愿意欠别人什么,既然当初自己放过了罗师兄,那么以此作为条件换柳如雪的一条生路,应该没问题吧!

    至于自己…………早死几天晚死几天又有什么分别?

    …………

    默然良久,柳如雪轻轻一笑,更紧的拉住了石血的手。

    “石血,你这个傻瓜!”

    “就算你是怪物,也是我的怪物。”

    “我们一起去死,来生还在一起,好么?”

    石血眼中血芒闪动,看着罗晨吼道:“罗晨!我毕竟饶过你一次,一命换一命,你这次放过如雪!我这半条命也赔给你,这总行了吧!”

    罗晨长吁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不行!”

    “什么!”石血嘶吼道,“为什么不行!你不是从来不愿欠别人的么?为什么不行!”

    “不答应你,罗某私德有亏。可是若答应了你,我对不住我那三位兄弟!”罗晨沉声道,“血债必须血偿,我也不愿再等。石血,这次是我不对。可是柳如雪,她今天必须要死!”

    “雪奴,帮我制住他!”

    不再理会石血的咆哮,罗晨沉声道。

    长腿少女如同猎豹一般向前蹿出,已经到了石血的身前,长腿高速旋转,如同长鞭一般狠狠地噼向了石血。

    石血怒喝一声,身躯瞬间消失不见深涧流水野花媚。

    “给我出来!”

    赵月儿娇喝一声,身躯一闪窜了出去,一脚狠狠地踢在了虚空之中。

    “哼!”

    石血闷哼一声,身形现身出来,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赵月儿落在地上,一脚踏在了石血胸膛之上。

    “放开我!放开我!”石血嘶吼连连。然而赵月儿可是四级武师,小小的纤足便如同是一座大山一般,他哪里挣扎得动?

    罗晨跳下赛风,从马鞍上抓起重剑,一步步走向了柳如雪。

    “你的姐姐,我们会好好照顾。现在我需要你的头颅,去祭奠我的三位兄弟。”

    罗晨说着,重剑指向了柳如雪的脖颈。

    “罗晨,希望你这次言而有信!”

    柳如雪看了一眼罗晨,转头看向石血温柔一笑:“石血,我先走一步了!”

    “动手吧!”柳如雪高傲的昂起了美丽的头颅,缓缓闭上眼睛。

    “钟麟!陈胜师兄!刘能师兄!今日罗晨总算是对得住你们了!”

    罗晨仰天大吼,然后眼中寒芒一闪,重剑向着柳如雪的脖颈急刺而去!

    ……

    “罗师兄,不要!”一个略显稚嫩的少年声音勐然响了起来。

    “嗯?”罗晨勐然一怔,重剑重重顿在了空中!

    柳如雪也是勐然睁开眼睛,美丽的小脸上现出惊异之色。

    石血被赵月儿死死踩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看着罗晨惨笑道:“罗师兄,我求你了!该死的人是我,你放过如雪吧!”

    “你是……钟麟!”罗晨脸上满是激动之色,抛下重剑奔向了石血,声音急剧的颤抖,“钟麟!好兄弟,是你么?你还活着!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石血惨笑着点头,重重的咳了两声:“罗师兄,是我,我是钟麟,咳咳……”

    “月儿师妹,快放了他!”罗晨连声道。

    赵月儿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石血一眼,收回了自己的纤足。

    “钟麟!好兄弟!起来!快起来!”罗晨一把把石血拉了起来,连声道,“你告诉我,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你说!”

    “罗师兄,我……”石血涩然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还半死不活的活着,可是陈胜和刘能两位师兄却是死了。

    而杀死他们的凶手,正是柳如雪,这个自己无可救药爱上的女人。

    而即便到了现在,他依然深深地爱着她,一点儿也不感到后悔。

    柳如雪看着石血冷酷的面容,听着那略带稚嫩的少年声音,娇躯微微一颤:“石血,你……”

    “如雪,对不起,我骗了你。”石血涩然一笑,声音依旧稚嫩,“你记起我了么?我就是慈利城那个不中用的贱男人……”

    柳如雪俏脸上神色变幻,又想起了慈利城卫营内那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圆脸少年天生倒霉蛋。难道那个怯懦无能的小胖子,竟然和一直守护着自己的石血师兄是同一个人?

    这样的差别,让柳如雪根本就无法接受,一时间也是呆在了那里。

    ……

    “罗师兄,你不用为我报仇,因为我还没死。最该死的就是我啊,是我害死了陈胜师兄和刘能师兄!”石血看着罗晨,冷酷的脸上现出一丝羞惭之色。

    “钟麟,你还活着,太好了!”罗晨连声道,“别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还活着,太好了!钟蕊知道你还活着,一定开心死了!”

    “蕊儿师妹……我哪里还有脸见她!”钟麟涩然道,“罗师兄,当初的事情,你让我讲出来吧!不讲出来,我死了也不会安心!”

    “钟麟……”

    钟麟轻轻摆了摆手,涩声道:“这件事情,还要从你在慈利城遇刺那晚说起。”

    罗晨不再说话,安静的听着。

    “那天晚上,我听到了外面的热闹,准备走出卫营看一下,就在卫营大门处不远的院墙下,看到了重伤的如雪。”

    “我帮她治伤,带她回到我的房间,准备等你们回来后再做处置。可是后来我发现她是因为行刺你而被你所伤,让你们知道她在我这里,恐怕她就会有性命危险。所以我就把她藏了起来。”

    说着钟麟看向柳如雪,温暖的一笑:“我原本一直以为自己喜欢方诗诗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第一次见到如雪,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了!到了今天,我依然不后悔!”

    “石血,你……”柳如雪喃喃的道。

    钟麟继续道:“第二天,你离开了卫营,卫营里只有我和陈胜师兄,刘能师兄。那天晚上,他们来找我喝酒,结果……后来的事情,应该你都知道了!”

    罗晨声音微寒:“我知道的是,刺客潜入卫营之内躲藏,离开时杀了你们三人。如今你们三人的坟墓还在卧虎山中,我发誓要带着柳如雪的头颅去祭奠你们。”

    钟麟涩然摇头道:“那不是事实。当日如雪杀了两位师兄,却留了我一命。萧列文大人次日知道这件事情极为震怒,把我关在了卫营之内,等待你回来处置。”

    罗晨绷紧了脸道:“原来是这样!你继续说!”

    石血道:“我被关在卫营之内,自知难逃一死,后来有一日却被一位神秘强者救走,喝令我离开栖霞宗领地。”

    “神秘强者?什么样的神秘强者?”罗晨沉声问道。

    “应该是一位小姑娘,不过实力极为强大。她蒙着面纱,我也记不住她的样貌。”钟麟轻声道。

    “继续说!”罗晨喝道。

    这已经有一些审问的意味了,罗晨目光也是越来越寒冷。

    毕竟是因为钟麟,而害死了两位师兄。

    钟麟心中有愧,倒不觉得罗晨的口吻有什么不妥,继续道:“我自知自己该死,却没有杀死自己的勇气。那位强者说,若是我死了,就要血洗我桑植城钟氏一族。所以我也不敢死在栖霞宗领地之中,就逃往了天南山脉,希望能够死在荒兽口中,一了百了,洗清身上的罪孽。”

    罗晨点头,怪不得不久之后在天南山脉之中遇到他。

    “我逃到了天南山脉之中,却没有遇到什么强大的荒兽。后来就在见到你和如雪的那个悬崖之畔,我触怒了那个鹰类荒兽,结果被开肠破肚,打下了山崖!”

    “我没有落下河谷,而是被一股力量卷入到了悬崖中部的一个山洞之中,接受了一个邪恶的传承,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邪恶传承?”

    钟麟点了点头:“万年前的强者,灵魂刺客的创始人轩辕拓的传承。我……好渴啊!”

    说着钟麟一挥手,一道细细的血线从虚空之中飞出,如同箭矢一般射向他的面门。钟麟眼中微微带着红芒,勐然张开了口,长鲸吸百川般把血线吸入腹中。

    血线连绵不绝,带着破空之声,足足数息功夫才消失不见。钟麟的眼眸才再次恢复了清明。

    罗晨脸色更加沉郁,他多次上过战场,也曾亲手杀戮过不少敌人,如何不知道钟麟吸食的乃是人血?

    雪奴和赵月儿见了,也都是一脸的厌恶之色,赵月儿更是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柳如雪看着钟麟,神色极为复杂。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钟麟要杀死昆玉宗领地内的那些凡人。

    “很恶心是吧?我也不想这样的。”

    “不吞噬血液,我就会丧失神智,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钟麟惨笑道,“可是吞噬血液,又需要不停地去杀戮!我在昆玉宗领地内杀过的人何止千万?像我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