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吞噬血液
    柳如雪看着钟麟,神色极为复杂。 更新最快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钟麟要杀死昆玉宗领地内的那些凡人。

    “很恶心是吧?我也不想这样的。”

    “不吞噬血液,我就会丧失神智,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钟麟惨笑道,“可是吞噬血液,又需要不停地去杀戮!我在昆玉宗领地内杀过的人何止千万?像我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轩辕拓的吸血**本就是如此,只有吞噬血液才能保持清醒!我是为了保护如雪,为了不失去神智伤害到如雪,我只有不停地杀戮,杀戮!我根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罗晨冷冷的哼了一声,松开了钟麟的手。

    钟麟惨笑一声,继续道:“我花了一日时间完成了传承,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然后爬上山崖杀死了那头荒兽。不久之后我听到了人声,也听到了如雪当年的一些事情。从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她,不让她再受一点儿伤害!”

    “从那日起,我就悄悄跟在如雪的身边,一直暗中保护着她。她并不知道这一切,直到你去滨枞城刺杀她,我才不得不现身出来,如雪才知道我的存在。”

    “当然她并不知道我是谁,我只是告诉她,我叫石血。天天近在咫尺的看着她,我还是无时无刻不想她!”钟麟看向柳如雪,眼神变得无比的温柔。

    “原来是这样!”罗晨重重点头。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

    钟麟的事情,对于栖霞铁卫来说是一个耻辱。既然钟麟已经离去了,那么宗门把他当做战死者处理也是正常。毕竟栖霞铁卫的史中,并没有叛徒的记录。

    而在滨枞城,钟麟没有杀自己,那自然是因为他仍然念着旧情,不愿伤害自己这个师兄。

    至于他喜欢柳如雪……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本就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事情。

    就像当初自己喜欢上刘语熙一样,喜欢就是喜欢,一旦陷进去,便是一生不会改变。

    从钟麟的角度来说,一切都是依照着自己的本心。并没有做错。可是站在罗晨的角度……陈胜师兄和刘能师兄总不能白死。

    他们的死亡,必须有人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作为偿还!

    “罗师兄,我害死了两位师兄,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赎罪!可是如雪……我真的想求你放了她!罗师兄,我求你放过如雪!”钟麟说着,英俊冷酷的脸上现出一丝哀求之色。

    “石血!”柳如雪用力咬了咬牙,握紧拳头大声道,“不管你是谁,都是我最喜欢的男人!你不是没有用的贱男人,你是我最喜欢的人!石血,我依然愿意陪着你一起去死!你不要求他!”

    钟麟身躯一颤,看了一眼柳如雪,冷酷的脸庞上现出一丝激动之色。

    当初的钟麟,可没有现在这样的外貌,不过是个样貌寻常的小胖子。她……依然会喜欢自己么?

    “石血,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样子,而是因为你真心关心我!在你身边,我才能感到温暖!”柳如雪大声道,“石血!回来!我们谁也不求,一起死吧!”

    “如雪,你不能死,你要好好活着啊!”钟麟声音颤抖,又看着罗晨道,:“罗师兄……”

    罗晨寒声道:“钟麟,你让我放了柳如雪。我若放了她,又该如何向陈胜师兄和刘能师兄交待?”

    “可是,罗师兄……”

    “没有什么可是!陈胜和刘能是柳如雪出手杀的,所以今天她必须要死!”罗晨神色冰冷,看着钟麟道,“你毕竟曾经是我的兄弟,你的生死……既然当日宗门放过了你,已经是赦免了你的罪过,我也不会再追究了!”

    罗晨心思何等机敏,自然明白了当日放了钟麟的定然是栖霞宗的人。不然的话钟麟怎么可能逃脱?至于为什么放了钟麟,罗晨并不清楚。

    在他的心中,一直把钟麟当做自己的好兄弟。现在知道钟麟犯了错,可是他终归无法对自己的兄弟出手。

    既然宗门不再追究钟麟的过错,那自己也就不追究了吧!毕竟他是自己曾经的生死弟兄,是钟蕊的哥哥。

    ……

    做这样一个决定,对于罗晨来说也是极为艰难的。毕竟陈胜和刘能的死,钟麟负有极大的责任。可是罗晨无论如何,也无法对自己的兄弟下手。

    “罗师兄!我不怕死,让我死吧!”钟麟惨笑道,“可是如雪……从她的角度来说,当日她并没有做错事情。昆玉宗和栖霞宗那时毕竟是敌对状态。求你放了如雪,罗师兄!”

    “她没有做错,我也没有做错。彼此既然是敌人,我自然不会放过她了!钟麟,你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罗晨冷冷的扫了钟麟一眼,抓起地上重剑,再次走向了柳如雪。

    “罗师兄,不要!”钟麟惨唿一声,想要扑过来。赵月儿娇喝一声,一脚把钟麟踹翻在地,然后又是一脚踩了上去。

    “罗师兄,求你了!不要杀她!不要杀如雪!”钟麟躺在地上,脸上满是悲哀之色。

    “石血!你不要求他!”柳如雪大声道,“我们不求任何人,我们谁也不求!”

    罗晨紧绷着脸,手中重剑渐渐的抬了起来。

    重剑划出一道寒芒,斩向了柳如雪白皙的脖颈!

    ……

    “不要!!!”

    钟麟陡然一声大喝,竟然是脱离了赵月儿的掌控,身躯一闪便挡在了柳如雪的面前!

    罗晨的重剑来不及收回,重重地噼在了钟麟的肩膀之上。

    钟麟显然根本没打算防御,重剑深深地砍了进去,几乎砍断了钟麟的胳膊。

    然而依旧是没有丝毫的鲜血渗出!

    罗晨脸色勐然一沉,冷冷的看着钟麟。

    赵月儿身躯一闪,便是到了钟麟跟前,一脸的懊恼之色。刚才大意之下,居然让钟麟给挣脱了。也不知道他哪里来那么大的力量,刚才他的力量可不是一层武师应该具备的。

    “石血!”柳如雪伸出手来,拉住了石血的手,再也不愿松开。

    钟麟惨然一笑,回头看了一眼柳如雪,大手轻轻一挥。

    一股柔和的力量袭来,柳如雪退出十几丈,小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石血,你……”

    钟麟向着柳如雪惨然一笑,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罗晨。

    “罗师兄,我知道自己这样说很无耻,可是我还是求你看在当初的情份上,放了如雪。”

    “你放不放,我已经无法左右。那么就让我死在如雪的前面吧,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杀死我喜欢的女子。”

    罗晨握紧了重剑,脸色愈加寒冷。

    钟麟惨然一笑,轻轻地坐在了地上。

    黑色的触须从身体之内散发而出,瞬间把他自己完全的包裹在内。

    “钟麟,你要干什么?”罗晨沉声问道。

    一个绝望的大笑响了起来:“罗师兄,我罪孽深重,早该死了!”

    虚空之中,陡然出现大片血水,瞬间凝聚成一个湖泊,把钟麟的身体完全的包裹在内。

    血水之中,现出道道黑色触须,看上去极为诡异。

    “钟麟!”罗晨脸色勐然一变。

    “我杀了太多的人,早就该死了!死了的好,一了百了,呵呵!”

    钟麟惨然大笑,血水之中道道黑色触须骤然燃烧起来!

    黑色的触须,竟然是把血色湖泊瞬间点燃,熊熊火焰冲天而起,然而诡异的是,这火焰似乎没有一点儿温度,反而是令人感觉无比的阴寒!

    “钟麟,不要!”罗晨大叫一声,便要冲过去,一只小手疾伸而出,拉住了他的身体。

    “月儿,你放开我!他是我的兄弟,我要去救他!”罗晨怒吼道。

    “罗晨师兄,没用的,你救不了他了!”赵月儿咬了咬嘴唇,轻声道。

    “石血!”柳如雪尖叫一声,勐然冲了过来。

    然而她根本靠近不了火焰一丈之内,便再也无法向前。

    “如雪,答应我,你要活着!要好好活着!”火焰之中,钟麟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柳如雪干净清澈的眼眸中瞬间蕴满了泪水:“石血,你这个傻瓜!”

    “如雪,答应我,你要活着!不然我死不瞑目!”钟麟厉吼道。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呵呵!”柳如雪惨然一笑,无助的跪坐在地上,看着那熊熊燃烧的森冷火焰。

    “罗师兄,我最后一次求你!求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了如雪!”火焰之中,钟麟哀求的声音响了起来。

    罗晨用力的咬紧了牙,看着面前血色的火焰,眉头紧紧锁在一起。

    他是他的兄弟,然而现在却只能看着自己的兄弟去死,无能为力!

    钟麟是被他逼迫,才不得不走到这一步的。可是他为了给两位兄弟报仇而要杀死柳如雪,又有什么错!

    想起二人初识,是在前往栖霞城的路上。少年老成的钟麟,没心没肺的钟蕊,便是自己离开家乡卧龙山脉后最先结识的两个朋友。

    后来通过栖霞铁卫测试之后,又一同在慈利城服役,从朋友又变成了生死与共的袍泽!

    这个圆脸少年,罗晨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看待。跟他的感情,不是和陈胜、刘能等人的感情能够相比的。

    可是如今,当前的兄弟却走到了这一步。

    由于自己的逼迫,而令得钟麟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生命。

    而钟麟现在又何尝不是用自己的死,来乞求罗晨放过他喜欢的女子?

    可是他能答应么?

    ……

    血色火焰剧烈燃烧,血湖一点一点儿的缩小着。空气更加的寒冷,周围的高树上竟然出现了丝丝冰挂!

    虽然是阳春三月,废弃的小城之外却宛若是是在冬日一般的冰冷。而更冷的,却是罗晨的心。

    柳如雪跪坐在地上,看着那森森的血色火焰,清澈干净的眼眸里满是哀伤之色,低低的哭泣着。

    喜欢的男人正在走向生命的终结,而她却是毫无办法,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

    那种绝望的滋味,又有谁能够体会?

    熊熊火焰中,已经没有了钟麟的身影。柳如雪惨然笑着,看着血湖缓缓的缩小。

    罗晨三人站在一起,默默地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半个时辰过后,血湖方圆已经不过数尺,里面依然找不到钟麟的身影。

    黑色触须在这里,已经密的无以复加!

    “石血!”

    柳如雪勐然站了起来,冲向了那血色的火焰。然而她冲上前去数丈,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了外面。

    “如雪,答应我,能活着一定要活下去……啊!”钟麟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已经衰弱到了极点。

    “我答应你!呵呵,我答应你!”柳如雪凄然笑着,娇躯瑟缩到了一起。

    一声低沉的叹息,血色火焰瞬间变得无比的明亮,更加狂暴的燃烧起来。黑色触须拼了命的扭动,似乎不甘心死亡的命运。

    几息时间之后,血色火焰终于是完全地消失了。

    那里已经没有了钟麟的身影,地面早已被寒气冻得僵硬。

    柳如雪看着钟麟消失的方向,用力的咬紧了嘴唇,润泽的红唇早已被咬出血来。

    “那是什么?”雪奴指着地上惊疑道。

    罗晨看了过去,地面上有着一个小小的椭圆形血色晶体,正散发着美丽的光泽。

    柳如雪一怔,连忙抢上前去,伸手拿起了那个血色晶体。

    晶体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上面有着一个小小的脸庞。

    那是一个脸庞微圆的寻常少年,眼眸紧闭,似乎正在沉睡。

    勐然间少年睁开眼睛,向着柳如雪淡淡一笑,旋即又闭上了眼睛。

    “石血!”柳如雪看着少年的脸庞,勐然把晶体按在自己的胸口,哀伤的哭了起来。

    血色晶体碰触在肌肤之上,有着一种彻骨的寒意。

    一股悲哀的气息从晶体上散发而出,笼罩在柳如雪的周围。

    那是石血的气息,虽然已经死了,却依然对柳如雪无比的依恋。

    柳如雪烟眉之上显出淡淡的霜花,三千青丝也是被寒霜染得一片斑驳,清澈干净的眼眸中珠泪滚滚而下,在美丽的面颊上凝结成小小的冰晶。

    显然那血色晶体是极寒之物,竟然能影响周围的温度。然而对于武者七层的柳如雪来说,这样的寒冷本该能够轻松抵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