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不再寻仇
    显然那血色晶体是极寒之物,竟然能影响周围的温度。 更新最快然而对于武者七层的柳如雪来说,这样的寒冷本该能够轻松抵御。

    可是她却根本没有抵御,而是任由寒气侵袭自己的身体。

    石血死了!

    那个对她无限宠溺的男人,再也不存在了!

    这个世上,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一起死吧!陪着他一起死吧!若有来世,再做他的女人吧!

    柳如雪娇小的身躯瑟缩在一起,微微的颤抖着。润泽娇嫩的红唇瞬间变得青紫一片,周围完全被升腾的寒气笼罩。

    她站在那里,把那血色的晶体更紧的按在胸脯之上,感受着那刻骨铭心的冰寒感觉,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那个傻瓜已经死了,她又怎么能够活着!不管是被罗晨杀死,还是被寒气冻死,她都毫不在乎!

    ……

    “那是什么鬼东西!”雪奴蹙眉道。

    “那个或许就是……‘传承’吧!”赵月儿看了一眼柳如雪胸前的一点红芒,轻轻地道。

    “传承?”雪奴疑惑道。

    “应该便是他说的灵魂刺客的传承了!”赵月儿瞟了一眼雪奴,轻声道,“你若是有兴趣的话,不妨出手抢过来,反正她又打不过你。”

    “我可不想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长腿少女哼了一声,“再说了这是她的男人唯一留给她的东西,还是留给她自己吧!”

    “你倒不是傻到家啊!”赵月儿意外的看了一眼雪奴道。

    “你说什么?”雪奴瞪眼道。

    赵月儿哼了一声,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

    雪奴自然知道不是赵月儿的对手,哼了一声别转了头去,目光再次落到了柳如雪的身上。这次她被柳如雪身上的寒霜引起了兴趣。

    “她在干什么?”长腿少女讶异道。

    “她在等死。”赵月儿微微咬了咬嘴唇,轻轻叹息一声,“她心爱的男人已经死了,她也不想活了。能够这样死去,和喜欢的男人一起死去,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你说的话真是古怪!”雪奴瞪眼道,“似乎你懂得很多的样子。”

    赵月儿无限落寞的轻叹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她的心事,又有谁懂?纵然是这样的幸福,也不是她能够奢望的啊……

    ……

    罗晨手握重剑站在那里,眉头几乎拧成了川字,脸色苍白异常。

    在他的心里,有着无尽的哀伤。纵然他心志坚韧异常,此刻却依然有着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钟麟死了!

    他曾经最好的兄弟,已经死了!

    一个早就死了的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然而却又死在了这里。

    钟麟,是他最好的兄弟!

    他对于柳如雪的痛恨,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位兄弟而起。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钟麟已经死了。然而钟麟的音容,从来没有被他忘记。

    所以今日,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便宛若听到了天籁。听到了“罗师兄”那三个字,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犹疑,直接便明白了,原来这是钟麟,这是他的兄弟!

    他从来没有杀死钟麟的念头,纵然是宗门不会原谅钟麟,他也会想方设法保住他的性命。

    可是他却不得不杀死柳如雪,杀死这个钟麟深爱着的女人。

    为了给两位袍泽报仇,他别无选择!

    而钟麟为了阻挡自己杀死他的爱人,以一种最为激烈的方式进行抗争。

    他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冲天的血色寒焰,灼烧着钟麟身体的同时,也在灼烧着他的心。

    那个脸庞微圆的兄弟,那个总是毫不犹疑的站在自己一边的家伙,再也不会回来了!

    “如雪,答应我,能活着一定要活下去……啊!”

    这是钟麟的最后一句话,是对柳如雪说的,又何尝不是对自己哀求?

    他想用他的死,来换取爱人的一线生机。

    “痴情的男女下场都一样。”罗晨忽然想起圣老的这句话。

    钟麟也是一位痴人,而今日,他以这样的方式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么自己真的要放过柳如雪么?

    ……

    寒气在柳如雪身体周围缓缓凝聚,柳如雪的罗裙之上满是细小的冰屑,她的小小的身体更紧的瑟缩在了一起,美丽的小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霜,已然是没有了一丝血色。

    然而她的唇角微微翘起,有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这一刻她已经放下了一切,等待着那个最后时刻的来临。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她的心情从来没有这样的平静。

    死亡不过是一种解脱,死了之后,或许就能够再次见到自己的母亲了。

    若是有来世,自己一定要再次找到他,找到这个对自己无限宠溺的男人。

    这一世的恩恩怨怨……就算是做了一个梦吧!而现在,便是梦醒的时刻。

    冰寒的血色晶体紧贴着她的前胸,寒意刺骨难耐,她却根本不愿去抵御。

    这一刻,她的心中无限的清醒。

    十几年的短暂人生,一幕幕在眼前快速的飘过,真真如同过眼烟云一般……

    胸前的红色晶体陡然微微一颤,柳如雪微微低头,目光落在了那血色晶体之上。

    那晶体上圆脸少年紧闭的双眼,陡然又睁开了。看到柳如雪的样子,少年的脸色急剧变幻,张开嘴无声的说着什么。

    “如雪,不要这样,要好好活着。”

    虽然听不到,她却轻易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柳如雪嫣然一笑,看着那晶体上少年的圆脸,轻声道:“真是个傻瓜!你是对我最重要的人啊!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少年圆脸上现出一丝焦急之色,血色晶体勐然一震,一股温热的能量爆发而出,向着周围扩散开来!

    柳如雪身上的寒霜冰屑被瞬间融化,满头霜花消失不见,青丝瞬间被打湿,垂在了消瘦的肩头。罗衣更是瞬间湿透,紧紧地贴在柔弱的娇躯之上。

    “如雪,你不能死,不能死啊!”

    “你若死了,我又能守护哪个?”

    晶体上的少年无声的说着什么,每一句话却如同重锤一般在柳如雪的心中震荡着。

    “石血,你……”

    “不能死,好好地活着,好么?”

    柳如雪的娇躯剧烈颤抖,看着晶体上少年焦急的样子,泪水滚滚而下!

    “石血,你已经死了,还要以这样的状态来守护我么?”

    “你这个傻瓜!你真是个傻瓜!”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我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石血,你这个笨蛋!呵呵!”

    那晶体上的少年点了点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呵呵!”柳如雪无声的笑了。

    血色晶体依旧冰寒,柳如雪却可以轻松抵御。

    罗衣依旧冰冷潮湿,紧紧地贴在身上,她却毫不在乎。

    一个武者七层的强者,自然可以做到寒暑不侵,这点寒意对她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原本淡漠平静的眼眸中,也有了一点点儿神采。

    心爱的男人虽然死了,却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存在着。既然如此,她便要永远陪伴着“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去死?

    可惜现在生死无法自主,她的命运,依旧需要远处那个手握重剑的清俊少年来裁决。

    柳如雪把血色晶体更紧的按在胸前,高高扬起美丽的头颅,清澈干净的目光直视着罗晨,默默的等待着。

    ……

    柳如雪身上的变化,罗晨三人同样是看在眼里。

    隔着不过十几丈的距离,罗晨自然可以看到那晶体上钟麟的身影。

    他的心中也是微微震撼,钟麟无声的话语,他同样可以清楚的看得明白。

    钟麟已经死了!

    原本作为石血的钟麟,已经算是一个怪物了。而现在的钟麟,更是连个怪物都算不上!

    然而这个时候,他依然是在努力的守护着他喜欢的女人。他对于柳如雪的感情,已经深到了这种程度!

    这份感情,甚至不亚于他对于刘语熙的感情!

    柳如雪清澈干净的目光看着他,显然是等待着他的决定。

    罗晨的心中,也是感到极为的复杂。

    放了她么?

    如何跟陈胜师兄和刘能师兄交待?

    杀了她么?

    钟麟就在那里,看着自己这位师兄。

    罗晨沉默良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高高的举起了重剑。

    “钟麟,对不起了!纵然你和她情深似海,血债终究是要用血来偿!”

    “你有你的立场,而我也有我的立场!不杀了柳如雪,陈胜师兄和刘能师兄难以安息,云师兄和小莜姐姐也无法安息!”

    罗晨脸孔微微扭曲,紧紧咬着牙关,向着柳如雪大步走去。

    每一步,仿佛都重若千钧。可是他却是没有丝毫停顿。

    十几丈的距离并不算远,罗晨终于是走到了柳如雪的身前。

    “钟麟,好兄弟,对不住了!”罗晨咬牙道。

    重剑高高扬起,化作一道寒芒狠狠地一斩而下!

    “呵呵!”

    柳如雪惨然一笑,紧紧闭上了眼睛。

    终究还是要和他分开么?

    虚空之中,陡然伸出一只柔嫩白皙的小手,牢牢地抓住了重剑。

    “你不能杀她!”

    赵月儿眼圈微微泛红,柔嫩白皙的小手牢牢地捏着罗晨的重剑,咬牙道:“罗晨师兄,你不能杀她,她也挺可怜的,我不让你杀她…………”

    “月儿师妹,你这是干什么!”罗晨急道。

    他想要抽出重剑,可是赵月儿乃是强大的四级武师,他又怎么可能摆脱得了?

    “罗晨师兄,求求你让她走吧!我是一定不会让你伤害她的,她的男人死了,已经够可怜的了!”赵月儿用力咬了咬嘴唇。

    “可是…………”

    “罗晨师兄,我们栖霞宗和昆玉宗彼此敌对,每年都会有一些栖霞铁卫战死,烈豹队和青獒军也都是一样。若是一方有人战死了,他的兄弟立刻要报仇,那这千年以来还会有一日安宁么?”赵月儿用力咬了咬嘴唇,提高了声音道。

    “罗晨,让她走吧!”雪奴也是大声道,同样是眼圈泛红。毫无疑问她也是被柳如雪和钟麟的深情感动,同情心开始泛滥了。

    “月儿师妹,不要胡闹了!我的两位师兄可不是死在战场之上,而是死在卫营之内!”罗晨想要抽出重剑,赵月儿的小手却如同铁钳一般,红唇倔强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柳如雪,你走吧,走得越远也好,永远不要再回来了!”赵月儿看着衣衫尽湿的美丽少女轻声道。

    “不行!我今日必须要杀了她,为我两位师兄报仇!”罗晨微怒道。

    柳如雪昂起美丽的头颅,骄傲的一笑,目光扫了一眼二人:“你们两个,到底谁说了算?”

    “我是统领,我说了算!”罗晨恼火道。

    “我是叶家小姐赵月儿,这件事情当然是我说了算。”赵月儿更紧的抓住了罗晨的重剑,看着柳如雪道,“柳如雪,带着你的姐姐离开吧!只要你以后不再针对我栖霞宗,我们就不会与你为难,罗晨师兄也不会再找你寻仇,我可以向你保证!”

    罗晨脸色微微一滞。

    是啊,终归栖霞宗是叶家的,自己这个栖霞铁卫的统领,就算是加上道纹师的身份,依旧是要听从赵月儿的命令。

    在栖霞宗,叶家子弟的地位自然是至高无上的。修真界之上,每个宗门都是一样。

    而且赵月儿的力量远比自己强大,既然她这样坚持,自己就算是想违抗她的命令也无法做到。

    柳如雪偏偏并不识趣,看着罗晨道:“罗晨,你真的不会再找我寻仇么?”

    罗晨无比郁闷的哼了一声。

    “罗晨师兄!”赵月儿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我只能保证暂时不再找你寻仇,以后你最好不要再让我遇到你!”罗晨微怒瞪了一眼赵月儿,看着柳如雪不甘吼道。

    “呵呵!那我走了啊!”柳如雪轻轻一笑。

    “滚吧!滚得越远也好!”罗晨咆哮道。

    柳如雪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那红色的晶体,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有活着的机会,就要活下去。石血,如雪听你的话,呵呵!”

    “石血,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吧!”

    血色晶体已经嵌入她挺拔傲人的双峰之间,与血肉结合在一起,微凉的感觉沁入灵魂深处。晶体之上,那个圆脸少年依然是在沉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