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开始失忆
    所有的金甲铁卫都是放低了战枪,紧贴着烈虎架好,目光中有着无法掩饰的轻蔑之意,仿佛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群孱弱的待宰羔羊。 更新最快

    萧列文沉默着高高举起右手战枪,栖霞铁卫们在他身后快速的集结,形成了冲锋阵型,这是这一段时间反复训练的结果,铁卫们都是极为熟悉。

    金剑士高速的接近着,很快进入萧列文的感知能力范围之内,萧列文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的阴沉。

    在他的感知能力范围之内,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强者气息。

    那是武者七层、第八重、第九重的强者,他们毫不掩饰的散发着自己的气息,表现出对于对手的轻蔑。

    传言并没有错,金剑士最弱的铁卫也是武者九层的强者。

    而在最前面的两人,萧列文根本看不出他们的气息,毫无疑问,那是两位武师。

    “萧列文大人,真的要拼么。”黄野看着潮水般冲来的金剑士沉声道。

    “老赵,你带十个人脱下铠甲离开,去禀报大小姐,天剑门出面干涉了,让他们做好准备。”萧列文紧握战枪,咬牙道,“我和弟兄们挡他们一阵,能挡多久是多久。”

    “好!”黄野身经百战,也是果决之人,早已判断出了当前局势。这种时刻他哪里还会犹豫,迅速的脱下重甲扔在地上,然后把坐骑的铠甲也快速的去掉。

    “你们几个,卸甲!跟老子回去报信!”黄野手指乱点,快速的点出了九名铁背马较为高大的铁卫。

    “是,大人!”

    被点到的铁卫们咬着牙脱下铠甲,拨转马头跟着黄野疯狂的向着来路疾驰而去。

    一千金剑士来者不善,这个消息必须尽早让宗门知晓!

    剩余的铁卫们一个个高高的举起了战枪,眼瞳中有着汹涌的战意燃烧。

    大部分的铁卫们并不清楚金剑士意味着什么,但是都明白这一战恐怕凶多吉少。

    但是那又如何?他们才是天南以南唯一的主人,不管谁想要来挑战他们的权威,都只有干他娘的!

    萧列文用力握紧战枪,重重地落下了金属面罩。

    “唰!”七百余名铁卫同时落下面罩,动作干脆利索,整齐划一。

    寒芒四射的战枪紧贴马鞍架起,斜斜的指向前方,萧列文目光森寒,重重地一挥手!

    “吼!”

    所有铁卫同时一声大吼,借着山坡的地势向着狂扑而来的金剑士发起了疯狂的冲击。铁蹄疯狂践踏着地面,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金剑士已经冲到了小山之下,为首铁卫重重地挥了挥手。

    座下烈虎速度提升到极限,金剑士排着密集的冲锋阵型逆着山坡疾冲而来,速度竟然没有降下几分!

    “轰!”

    双方重骑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山坡上顷刻间血花四溅,金剑士铁卫的速度只是微微一缓,便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地冲入栖霞铁卫的队伍之中!

    萧列文在双方对撞开始的瞬间,便被正面的铁卫用战枪直接轰爆了头颅。对手虽然身披重甲,真实身份却是一名强大武师。一名武师的的攻击,不过是武者八层实力的萧列文如何能够抵抗?

    冲在最前放的金剑士,全部都是武者九层的强者,一把把战枪带出金色的光芒疯狂舞动,力量恐怖到了极点。对面的栖霞铁卫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便是被对手直接轰下了战马,然后被铁蹄践踏成了肉泥。

    对方的感知能力极为强大,他们的战枪甚至根本没有和对方战枪碰撞的机会便已经被对方杀死!

    栖霞铁卫们吼叫着前赴后继的冲上来,却又被最前方的金剑士一个个杀死。这样的战斗根本没有丝毫的悬念,栖霞铁卫们的战枪甚至根本不曾接近对方的身体!

    金剑士如一把尖刀一般冲入栖霞铁卫的队伍之中肆意杀戮,几乎就要凿穿对方的阵型,而这是两翼的栖霞铁卫终于有机会把战枪轰击在对方的身上!

    然而从侧翼轰击而来的战枪没有多少战马冲锋的力量,落在那鳞片般的金色铠甲之上,对方铠甲根本没有任何的损伤。二层道纹铠甲,比一层道纹铠甲的防御力要强悍太多。

    纵然是战枪轰击在脖颈等要害部位也是如此,金剑士的铠甲对这样的部位保护极好,整幅铠甲完全是一个整体,根本没有什么防御薄弱的区域。

    栖霞铁卫自上而下冲锋占尽了地利,然而对手对于栖霞铁卫的这种优势直接无视!

    金剑士们无声无息的杀戮着,在金剑士的最前方,两名武师级别的铁卫金色战枪如长鞭一般不断横扫,每次都是要带起数颗头颅。虽然没有用灵力攻击,可是毕竟是武师,他们的攻击根本不是栖霞铁卫能够抗衡的。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很快就结束了!山坡之上堆满了栖霞铁卫和铁背马的尸体,地面完全被鲜血染红。金剑士们战枪染血,身上也人人带血,不过却都是对手的。

    金剑士从双方相撞到逆势冲到山顶,也不过花了十几息时间而已。这样的战斗根本不能算作战斗,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七百栖霞铁卫全军覆没,而金剑士铁卫居然是无一人损伤!

    这根本就不像是道纹重骑之间的对决,这种巨大的优势,完全像是栖霞铁卫遇到了城主府的重装铁卫一般。二者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栖霞铁卫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双方在力量上的差距本就巨大,再加上二层道纹套装,更是把这种差距放大到了极限。

    为首的铁卫站在山顶,看着远方高速飞奔的十个身影,嘴角微微的翘起。

    “在我面前,居然还想跑?呵呵!”

    下一刻,他勐然跳下烈虎,身形一闪便即不见。

    另一位武师则是带着战枪染血的金剑士,沿着第八大队在荒野中踏出的道路冲下小山,向着前方高速的冲去。

    ……

    “老萧!”

    黄野勐然回头,看到一个个金剑士出现在小山顶端,悲愤的低吼一声。

    他清楚这一战兄弟们一定会败,可也没想到居然会败得如此的快!

    七百栖霞铁卫的弟兄,居然只抵挡了十几息时间?

    “散开!都给老子散开!”黄野咬牙道,“分头跑!有一个跑回大小姐那边就好!”

    铁卫们咬牙分散开来,冲向了两边的密林。

    “还想跑?”一声冷傲之极的大笑在身后响起,虚空之中突兀的出现一柄金色的战枪,已经把黄野挑在了上面。

    一个身披金色鳞片重甲的铁卫现身出来,嘲弄的看了一眼在战枪之上挣扎的黄野,然后战枪陡然一挥,两道暗金色的枪芒飙射而出,飞向了正向着密林奔逃的铁卫们。

    “啊!”

    密集的惨叫声骤然响起,枪芒飞速掠过铁卫们的身体,所有的铁卫都是被直接斩成了两段,重重地跌在了地上死于非命。失去了主人的铁背马哀鸣着快速的逃散,冲入密林之中消失不见了。

    “昆玉宗和栖霞宗交手了么?胜负如何?”那铁卫轻轻转动战枪战枪,扩大着黄野的伤势,目光森寒看着被挑在战枪上的黄野,冰冷的声音从面罩之下响了起来。

    “哼!我栖霞宗大获全胜,昆玉宗和破云宗全军覆没!”黄野强忍着钻心的痛疼,咬牙喝道。

    “什么?怎么可能?”那铁卫怒喝道。

    黄野快意一笑:“怎么不可能!一个时辰之前,烈豹队和青獒军全军覆没,昆玉宗和破云宗的长老会联手挑战我栖霞宗武师,结果一个也没逃出去!”

    “那昆玉宗的宗主呢?”那铁卫急促喝道。

    “死了!”黄野微微一顿,旋即嘿嘿冷笑道。

    “死了?”那铁卫目光瞬间变得更加冰冷,轻轻一抖战枪,灵力顺着战枪冲入到了黄野身体之内。

    黄野惨叫一声,身躯连同衣甲瞬间爆裂,消失的无影无踪。

    身后大地剧烈颤动,上千金剑士唿啸而至,在铁卫身边停了下来。

    另一名武师催马来到铁卫身边,低声道:“亦白,问出来什么没有?”

    “师兄,依萱…………她已经死了!”那铁卫轻轻推起面罩,露出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孔,脸上有着一丝哀痛之色。

    “依萱死了?”那武师也是推起面罩,露出一张同样俊美的不像话的脸庞,目光之中满是惊怒之色。

    “昆玉宗战败,全军覆没,这是刚才那个家伙告诉我的。”金剑士统领楚亦白低沉道,英俊的脸庞满是哀伤之色,“菲菲身为宗主,已经战死了!”

    “我们来晚了!”

    另一名武师、天剑门长老楚亦寒用力的握紧了战枪,微怒道,“依萱这个丫头也真是的!说好了开战之前通知我们,怎么自己就贸然打过来!”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想起柳依萱身子的诸般好处,脸上都是现出惋惜之色。

    柳依萱死了!

    那个人见人怜的绝世小尤物,再也不能在他们身下温婉承欢了!

    “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楚亦白沉声道。

    “我们虽然是私自前来,可是既然来了,便不能坠了我们天剑门的威名!”楚亦寒咬牙道,“栖霞宗纵然战胜,也必然是一次惨胜!我们便用你这一个千人队,趁势灭掉这栖霞宗!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霸刀门的附庸宗门,可不是他们想灭就能灭的!”

    “好!”楚亦白握紧战枪,恨声道,“菲菲这样的女子,他们也能下得去手!一个小小的一层宗门,居然如此嚣张!今日我们两个叔师祖领兵至此,为我们的侄孙女儿报仇,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师兄,我们这便顺手灭掉栖霞宗,让这里直接归属我天剑门所有!”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瞬间便是下了决心。

    楚如萱当初执意要给姐夫柳下惠当续弦,后来却又与姐姐的儿子柳湃有了密切关系,这让天剑门上下蒙受了莫大的耻辱,所以宗主已经下令不可主动帮助昆玉宗。

    他们这次来此,完全是因为和柳依萱个人的密切关系,并非是因为宗门的命令。

    柳依萱前往天剑门求取套装,便是求在二人面前。二人在那个小尤物身上尝尽了柔情蜜意,那种娇嫩紧致的**滋味是在别的女子身上从来没有尝过的。

    二人对于这位小美女居然都是有了一丝牵挂,也答应了柳依萱到时候会出手援助。

    原本以为昆玉宗会打赢这一仗,他们来不过是帮忙站站场子,并不打算真的出手,没想到柳依萱居然不通知他们提前发动,等他们闻讯之后急忙赶来时,柳依萱居然已经兵败身死!

    那样知情识趣的绝世小尤物,这个世上哪里还能找到?楚家兄弟悲愤异常,瞬间便已决定要靠自己的力量为柳依萱报仇,出一出心口的恶气。

    “出发!”楚亦白重重的落下面罩,目光森寒如冰,跳上了自己的坐骑。

    上千金剑士一言不发,沉默着踏着荒野中的道路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

    废弃的小城之旁,便是这次决战的战场。

    战场边缘处,六个栖霞铁卫大队依旧在歇息。

    一对少年男女手挽手站在一起,脸上都是有着淡淡的笑意。二人都不是多话之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时常就是相对无言,心中却有着丝丝温暖的感觉流淌。

    那张清丽绝俗的美丽小脸,是罗晨永远也看不厌的风景。能够站在刘语熙的身边,看着她如花的娇颜,对于罗晨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

    在他们的跟前,钟蕊低垂了头,娇小的身躯躲在了方世玉的身后,小脸苍白异常,仿若是生了一场大病。方诗诗的金属面罩依旧牢牢地罩在脸上,目光却是慢慢地平静下来。

    赵月儿嘟着小嘴,别转了头去,根本不看自己的姐姐和罗晨二人。雪奴目光时时从罗晨身上掠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罗晨!”雪奴的声音陡然在罗晨的耳边响了起来。

    “怎么了,雪奴?”罗晨此时心情大好,微笑着传音道。

    “罗晨,今天你还没帮我恢复记忆呢!”雪奴传音道,“我又在开始忘记事情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很难受!”

    “哦!”罗晨看了一眼雪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刘语熙,也是有点儿为难。(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