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放了她
    “罗晨,今天你还没帮我恢复记忆呢!”雪奴传音道,“我又在开始忘记事情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很难受!”

    “哦!”罗晨看了一眼雪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刘语熙,也是有点儿为难。 更新最快

    他用《金螺吞海诀》帮助雪奴恢复记忆,至今还是个秘密,刘语熙并不知晓。

    并非是他故意隐瞒,而是因为这是事关圣老的秘密,不是他自己的秘密,所以根本没法向刘语熙解释。

    更何况要帮助雪奴,必须要二人肌肤相接。刘语熙刚在众人之前挑明了二人之间的关系,他此刻再去拉雪奴的手,无疑会让刘语熙伤心。

    “雪奴,等一等吧,好么?”罗晨传音道,“再过半个多时辰,我们就要回栖霞城了!到了栖霞城,我再帮你恢复记忆好了!”

    “可是,罗晨,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啊!”雪奴央求道,“你现在就帮帮我,我真的不想忘记事情!”

    “你这丫头!”罗晨无奈传音道,“现在真的不行啊。你失去记忆是非常缓慢的,一天两天都不会有大的问题。我现在真的是没法出手,等待会儿回栖霞城,好么?”

    “你这坏人!”雪奴传音道,美眸中现出一层淡淡的水雾。

    她失去记忆的速度是很缓慢,可是那种感觉让她极为害怕。成为死士是一段极为恐怖的记忆,她根本不再愿意重复那样傀儡般的生活。

    今日她在战斗中使用了变身的能力,现在恢复原状,体内能量消耗极大,记忆丧失的速度也是大大的加快了。这让她心中极为害怕,而罗晨居然不肯为她出手!

    罗晨看了一眼雪奴,露出一个“抱歉”的神情,便即不再看她。

    雪奴脸色微黯,传音道:“罗晨,你这个狠心的家伙!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做成你的女人,我看你以后理不理我!”

    “不要胡闹!”罗晨心中一颤,连忙传音道。

    “哼!你等着吧!”雪奴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露出一副决绝的样子。

    罗晨苦笑一声,这还真是麻烦。

    雪奴对自己有着救命之恩,又需要自己每日出手为她恢复记忆,是必须要带在身边的。可是这丫头却是一名强大的武师,若是她真的决心想要做点儿什么的话,自己根本就拦不住她。

    “嘿嘿!”圣老这个老不修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小子,恭喜你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了!这么个小尤物帮你***不错不错!师父我也可以看一场活春宫了,哈哈!”

    “滚蛋!”罗晨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

    “哈哈!好戏就在今晚,还真的是好期待啊!”圣老邪邪的大笑起来,“小子,你是逃不掉的,人家可是武师啊!与其反抗,不如主动享受。你要坚持不从,难道还想让那丫头给你来个颠鸾倒凤?不过那也不错,也是一种不同的滋味儿,你试一下就知道了,哈哈。男女敦伦,不同的姿势都有不同的妙处,这个老夫可以详细跟你讲一讲…………”

    一说到这种话题,老不修就跟吃了春药一般兴奋得不得了,罗晨听着圣老喋喋不休的话语,终于是忍无可忍,传音道:“师父!你的能量不是很宝贵么?与其在这里浪费能量,还不如帮我解决了这丫头的问题!说话不离下三路,有你这样教徒弟的么?”

    “嘿嘿,老夫现在能量充足,说话也耗费不了什么能量。教徒弟吗,自然是什么都要教的。在我们家乡,这房中术也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学问…………”圣老兴奋说着,却是戛然而止。

    “怎么了,圣老?”罗晨传音道。

    “小子,闭嘴!不要再传音给老夫,也不要说话!待会儿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手,记住了么?”圣老的声音极低,几乎微不可闻。

    罗晨看了一眼金螺空间之内,圣老双目紧闭,直接缩到了一个角落里,一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

    罗晨愕然,看了看周围,什么异状也没有啊,这老小子是要搞哪样?

    ……

    “哈哈!这丫头原来躲到这里来了!给我过来吧!”

    一声大笑在虚空中响起,两道金色锁链突兀的自虚空中探出,向着罗晨的身后笼罩而去!

    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金色锁链已经落到了雪奴的身上,把雪奴的身体牢牢地束缚住。

    两个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脸上戴着诡异的面具,一人的面具为金色的,另外一人却是银色,手上都拿着长长的金色锁链。两名汉子同时一抖锁链,雪奴便到了他们的身前。

    “罗晨救我!他们是控魂阁的人!”雪奴脸色大变,凄厉叫道。

    “控魂阁!”罗晨脸色一沉,松开了刘语熙的小手,勐然便是冲了出去。

    “放下她!”罗晨手握重剑,厉声吼道。

    “小子,不干你的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那戴着金色面具的汉子大笑一声,手中一段锁链闪电般的挥出,重重地砸在了罗晨的身上。

    罗晨惨唿一声,整个胸甲完全凹陷下去,倒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罗晨!”刘语熙大惊,娇躯一闪落到了罗晨身边,看着罗晨的样子,泪水唰的涌了上来,“罗晨!你要不要紧!”

    “不妨事,那家伙没想杀我。”罗晨轻轻地咳了一声,看着那戴着金银面具的汉子,又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控魂阁的人!

    这些家伙追捕雪奴,果然是追到了这里!

    雪奴救过他的性命,所以他冲出来时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可是看着这两位强者,罗晨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控魂阁!大陆上的超级势力!

    这样的势力,栖霞宗根本就没办法对抗,更不用说他自己了!

    “罗师兄!”

    “罗师兄!”

    “罗晨兄弟!”

    “小晨!”

    变化起得太快,云岚大队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这时钟蕊、方诗诗、袁绍、方世玉诸人都是惊唿着扑了过来。方诗诗钟蕊二人再也顾不得矜持,看着罗晨凄惨的样子,珠泪纷纷而下。袁绍、杨刚、方世玉等人也都是一脸惊怒之色。

    罗晨根本没有机会理会他们,《金螺吞海诀》全速运转,努力的恢复着伤势,同时看着被锁链紧紧捆缚着的雪奴。

    “罗晨!救我,救我啊!”雪奴看着罗晨,泪水滚滚而下,“我不想被他们抓回去,不想变成死士!你救救我啊!”

    罗晨苦涩一笑,自己何尝不想救她?知恩图报,救命之恩,赔上自己性命他也不会在乎。可是他拿什么救她?

    他知道此时雪奴已经乱了方寸,根本没有想到罗晨有什么样的实力。这也难怪,在雪奴的心中,罗晨是唯一值得信赖的人。如今她被抓住,自然只能向罗晨求救了。

    咻咻咻咻咻!

    一阵密级的破风之声,不远处山丘上的十几名栖霞宗长老们瞬间落在了罗晨和刘语熙跟前,把二人牢牢护在身后。

    这些都是最为核心的长老,知晓宗门的秘密,自然清楚二人对于宗门有多重要。

    赵月儿不久之后就要离开,刘语熙便是叶家仅有的后裔,而罗晨又是栖霞宗唯一的道纹师,对于宗门极为重要。

    他们绝对不可以有事,一旦他们出事,整个栖霞宗恐怕就要分崩离析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到这里捣乱!”栖霞宗长老藤随风大声道,却是有点儿底气不足。

    他自己也是二层武师,这两个神秘人的气息却根本看不透。那就是说,这两个毫无疑问至少也是三层武师!

    “我们可不是捣乱,而是收回我们自己的东西罢了!”那戴着金色面具的汉子大笑,指着被紧紧捆缚的雪奴道,“这是我们家里的逃奴,被你们藏在了这里。也不知道你们一个小小的一层宗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我们兄弟今天心情好,不愿过多杀戮,否则就凭你们窝藏逃奴这一条,整个宗门都要被灭门!”

    “逃奴?”众人的目光都是落到了雪奴的身上。

    雪奴拼了命的挣扎着,身上的锁链却是越捆越紧。

    “罗晨,救我,救我啊!”雪奴泪流满面,看着罗晨哀求道。

    罗晨无奈的叹了口气。

    力量!还是力量!

    这个世界上,没有足够的力量,你什么都不是。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被人抓走,却是无能为力!

    赵月儿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轻轻的哼了一声,小手不着痕迹的一挥。

    “装逼照脸踢,去死吧你!”伴随着一声嚣张的大笑,一只铁脚从虚空之中狠狠地踹了出来,踢向了那汉子的金色面具。

    王大帅哥自虚空之中现身而出,一脚带着千钧之势狠狠地踢向了戴着金色面具的汉子。那汉子咦了一声,伸手一指王玉昆,喝道:“孽障!”

    王大帅哥嚣张的笑容瞬间在脸上凝固,整个人居然也是僵在了半空,直直的向下掉落而来。

    赵月儿脸色微变,小手勐然一挥,王大帅哥的身影瞬间消失了。

    赵月儿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具百变人傀是师父给自己防身的宝贝,要是被人收走了,师父还不骂死自己啊。幸好对方没有拿走的打算,自己才能够成功的收了回来。

    “师父!”

    拓跋翠见王玉昆遇险,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拓跋翠刚刚跳下战马要冲过去,却见到王玉昆已经成功逃脱,又停在了原地。

    那戴着金色面具的汉子目光看向赵月儿,眼眸深处浮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有趣,当真有趣!”那戴着银色面具的汉子笑了起来,“哈哈,实在是有趣之极!”

    金色锁链在雪奴身上越缠越紧,雪奴再也无法动弹,目光看着罗晨,一遍一遍哀求道:“罗晨,救我!罗晨,救我啊!罗晨!呜呜~”

    “没用的,小丫头,今天谁也救不了你。”那戴着金色面具的汉子一提锁链,把雪奴给提了起来,大笑道,“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罗晨,救救我啊!”长腿少女状若癫狂,目光之中满是绝望。

    罗晨咬紧牙关,勐然站起身来,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向着两位神秘人大步走去。

    “该死的!你们放了她!”罗晨拭去嘴角的鲜血,暴怒吼道。

    戴着面具的两位神秘人同时看向了罗晨,目光都是锋锐如刀,有着一股彻骨的寒意。显然他们随时都可以出手击杀罗晨。

    “罗晨!”刘语熙一把拉住罗晨,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中有着一丝哀求之色。

    “罗晨,算了!我们栖霞宗不过是个一层宗门…………”

    罗晨咬着牙站在那里,再也无法迈开脚步。

    看着那不断哀求的长腿少女,他的嘴唇被咬得鲜血淋漓。

    他的心中有着太多的愤怒,太多的不甘!

    可是他又能如何?

    雪奴救过他的命,他可以以死相报,可是他的身边便是刘语熙,周围便是栖霞宗的主要精锐!

    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把栖霞宗带入绝境!

    对方是控魂阁,是连圣老也极为忌惮的强大势力。而栖霞宗不过是个一层宗门而已,凭什么和控魂阁进行抗衡?今日对方没有大肆杀戮已经是不错了,他现在若是去激怒对方,下场可想而知。

    虽然心里明白这一切,可是看着被铁链紧紧捆缚的雪奴,罗晨的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

    没有实力,便无法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没有实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被带走却是无可奈何!

    雪奴在万寿镇外为了他和纪正雅生死大战,而现在他看着雪奴被抓走,却没有上前一战的能力!

    力量!

    这一刻,罗晨对于自身的力量有着无尽的渴望!

    若是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又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

    “放了她!”

    赵月儿看着一脸不甘的罗晨,勐然咬了咬牙,纤足一点跃上半空,向着两位神秘人闪电般的冲了上去。

    “这个丫头!”

    那戴着金色面具的汉子奇异一笑,手中锁链如龙一般翻卷着缠向了赵月儿。

    赵月儿娇喝一声,纤足在锁链上重重一踏,已经欺身到那汉子的身边,一脚重重地踢向了那汉子的头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