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赛风神骏
    一个小小的一层宗门,能够翻出什么风浪?天剑门想要灭掉这样的宗门,简直是太简单了。 更新最快不过天剑门周围也是强敌环伺,没空也不屑对天南以南的低级宗门动手罢了。

    楚亦白举起手臂,轻轻地落下。一千金剑士同时停在了原地,动作整齐划一。

    楚亦白落下铠甲的金色面罩,露出一张俊美至极的脸庞,沉声喝道:“我乃天剑门金剑士统领楚亦白!你们这里谁能做主?”

    刘语熙催动龙马王流星走了出来,清冷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栖霞宗刘语熙在此。天剑门的人出现在我栖霞宗领地,倒真是罕见!”

    “嗯?”

    楚亦白看到刘语熙,眼中精光一闪,现出一丝贪婪之色,不过却是一闪即逝:“你叫刘语熙,应该是叶林旭那小子的后人了我是候赛雷!小丫头,小小年纪居然成为武师,不错,不错!”

    刘语熙哼了一声。这家伙称唿自己祖父为小子,让刘语熙很不愉快。不过武师们的寿元远超常人,这厮这样说,说不定他真的比师祖还要大呢。

    “该死!”

    罗晨捕捉到了楚亦白目光中的贪婪之意,更紧的抓住了战枪,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冰寒!

    眼瞳之中血色十字星再次闪现,又隐藏回了眼眸深处。赛风低低的嘶鸣一声,愉快的摆了摆脑袋。

    “小丫头,你应该知道,昆玉宗是我天剑门的附庸宗门。听说他们犯了煳涂,要和你们栖霞宗起冲突,门主大人命令我们赶来调停。这里怎么只有你们栖霞宗的人,昆玉宗的人呢?”楚亦白看着刘语熙,潇洒笑道。

    “调停么?楚统领来得晚了!”刘语熙淡淡一笑,“昆玉宗七千烈豹队,破云宗六千獒骑,连同数十名武师,均已埋骨在此!”

    “什么!”楚亦白脸色一沉,暴怒喝道,“你说什么!昆玉宗的人被你们杀了?”

    “正是!”刘语熙冰冷一笑,“从此以后,天南以南再无什么昆玉宗了!”

    “混账!简直是混账!”楚亦白勃然作色,“昆玉宗纵然有不对之处,可毕竟是我天剑门的附庸宗门!你们这样做,分明是不把我们天剑门放在眼里!叶林旭这小子想干什么?难道他想承受我们天剑门的怒火不成?”

    刘语熙冷笑一声:“若没有天剑门为昆玉宗提供支持,昆玉宗也不会这么快就灭亡。昆玉宗大举来袭,这一战可是发生在我栖霞宗领地的腹心!外敌来袭,我们自然要抵抗,昆玉宗实力不济,怪不得别人。我们并无冒犯天剑门的意思,天剑门纵然厉害,可总该讲些道理,哪有带着人马来到我栖霞城下调停的规矩?”

    “呵呵!”

    楚亦白冷哼一声:“好一个牙尖口利的丫头!纵然你舌灿莲花,你们灭了我天剑门的附庸宗门,便是不给我们天剑门面子!不惩戒你们,我天剑门何以服众?其他附庸宗门如何看我们?今日你们必须给我天剑门一个交待!”

    “你们想要什么交待?”刘语熙冷笑道。

    “老夫比叶林旭还高上一辈,今日也不难为你们这些小辈。”面目酷似青年的楚亦白沉声道,“今日你们是疲惫之师,老夫屠了你们也不光彩。小丫头,麻烦你跟我们兄弟去一趟天剑门,把今日的事情解释清楚。至于如何惩戒你们栖霞宗,自然是门主大人定夺。”

    “哼!”刘语熙脸色勐然一沉,罗晨却已经催马走了出来,冷喝道:“我跟你们去!”

    “就这小丫头去,别的人都不行,叶林旭小子来了也不行!”一直没开口的楚亦寒推起面罩,露出一张同样英俊无比的脸庞,目光肆无忌惮的看着刘语熙,贪婪之意却是毫不掩饰。

    “去你娘的!”

    罗晨感觉一股热血直冲顶门,怒吼一声催动赛风便冲了出去!

    “杀!”楚亦白冷酷一笑,大手高高的举起。

    金剑士们握紧金色的战枪,眼眸中满是嘲弄之色,开始催动烈虎加速。

    陡然身边的一名金剑士勐然挥手,一柄黯淡无光的匕首狠狠地刺入楚亦白的腰眼之内,然后用力一转!

    楚亦白大叫一声,重重地倒了下去!

    “什么!”楚亦寒脸色一变,金色战枪勐然一摆,如怒蛟一般刺向了那名金剑士。

    战枪毫无阻滞的刺入了金剑士的身体,金剑士丝毫没有反应,直接被楚亦寒一枪刺死!

    “怎么回事?”楚亦寒一脸迷茫,这个家伙分明是个武者九层的强者,面对自己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这样的弱者,居然能够杀死身为三级武师的弟弟?

    目光落到金剑士的右手之上,哪里还有什么匕首,分明是一把金剑士的制式战枪!

    “不好!”楚亦寒勐然觉得心中一寒,刚刚回过头去,右侧的那名金剑士百夫长咧嘴一笑,一把黯淡无光的匕首已经刺入了楚亦寒的心窝!

    心脏被瞬间绞碎,纵然是武师也无法存活。四级武师楚亦寒重重地倒了下去,双目圆整看着天空,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混账!”

    “该死!”

    “杀了他!”

    一声声怒喝声响起,那发难的百夫长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便被另外的几名百夫长轰爆了头颅。直到最后死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兄弟会突然对自己出手。

    金剑士刚要发起冲锋,两位百夫长和两位武师大人都是死于非命。铁卫们一时间乱成一团,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在这时,罗晨一人一骑已经踏着春雨如箭矢般疾冲而来!

    “杀!”数位金剑士百夫长对视一眼,齐齐催动烈虎,挥动战枪怒吼着冲了上去。

    罗晨原本锁定的是觊觎刘语熙的楚亦白,没想到刚冲出来,楚亦白和另一名武师已经诡异的死了。

    那黯淡无光的匕首,他自然认识,这可是暗影圣殿杀手们的制式套装。他瞬间明白了,原来是暗影圣殿的师兄们出手了。

    “小子,交给你了!”一声大笑在罗晨的耳边响起,声音极为熟悉。

    “是大师兄!”罗晨脸上微微露出激动之色。

    他上一次去慈利城,曾经拜托大师兄阻止让天剑门和白光门插手这次的战事。这次见到金剑士出现,原本罗晨还感到有些奇怪。显然大师兄是隐藏在金剑士之中,刚才突然出手杀死了对方的两名武师。

    不愧是圣老的大弟子,苏石稳杀人的手段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自始至终金剑士都没发现他的存在,反而搭上了两个无辜百夫长的性命。

    不过大师兄的出手并不足以平息罗晨的怒气,心中郁结的郁闷之气,唯有靠着自己的杀戮才能实现!

    见到对方六名百夫长齐齐冲了过来,罗晨怒吼一声,催动赛风高速的冲了过去,手中战枪一个横扫,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狠狠地扫向了对手。战枪瞬间赤红如血,春雨落在上面直接化为了白色的烟雾!

    这一枪乃是罗晨能够使出的最强一枪,郁闷之下的罗晨直接用上了《金螺吞海诀》的火属性力量。战枪以无以伦比的速度扫在了一位百夫长的金色铠甲之上,二层道纹铠甲如同纸片一般被战枪撕裂,那百夫长的身体直接被战枪斩成了两截!

    二层道纹铠甲也不可能抗住统领级别强者的全力一击,更何况罗晨的攻击力可是寻常统领级别强者的数倍!

    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他完全可以取巧来战胜对手,然而他的心中极为郁闷,更愿意这样堂堂正正的靠着力量来压制对手。

    血色战枪拦腰斩断一位金剑士百夫长之后,速度几乎没有减弱,又是连续的把三位金剑士百夫长直接腰斩,剩余的两位百夫长见势不妙,连忙催动烈虎闪到了一边。

    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般的掠过,龙马王流星滑翔而至,铁翼如同巨型铡刀一般狠狠地扫过一名金剑士百夫长,那百夫长大叫一声,身体直接断成两截,重重地倒了下去。

    坐在铁背马背上的紫衣少女短剑一挥,便是斩下了另一位统领的头颅!

    就在罗晨冲出来的瞬间,刘语熙没有丝毫犹豫便已经动了。那一刻她甚至已经下了和罗晨一起战死的决心,然而事情的变化完全出乎她的预料。她不过是微微的愣了一下,罗晨已经斩杀了对方四名强者。

    来袭的金剑士一共有十位百夫长,如今却已经战死了八人!剩余的金剑士中武者九层的强者还有不少,不过却是群龙无首,一时间不知所措的停在了原地。

    刘语熙向着罗晨微微一笑,罗晨点了点头,策动赛风继续向前冲去。

    “慢!我们认输!”见到凶神恶煞般冲来的罗晨,再看着对方虎视眈眈的数十位武师,想起那个不知藏身在何处的杀手,金剑士强者们瞬间没有了士气,一位百夫长大声喝道。

    今日显然已经没有了战下去的必要,索性光棍点儿干脆认输,看在背后宗门的份上,栖霞宗未必敢对他们太过分。今日的场子,日后自有别的大人们来找回。

    “认你妈的输啊!”罗晨哪里理会他,赤红的战枪闪电般掠过,如同热刀入黄油般掠过那百夫长的脖颈,直接带起了一颗巨大的头颅!

    “拼了!”

    “冲死他们!”

    金剑士们也是怒了,快速的调整着阵型,向着罗晨和刘语熙高速的冲来。

    “还愣着干什么!全军出击,杀光他们!”赵月儿怒喝一声,身躯一闪便是落到了金剑士正前方,娇躯轻盈的腾空而起,在空中双脚连环踢出,每一脚都是直接踢爆了一个金剑士强者的头颅。

    小魔女可是强大的四级武师,这些金剑士中连武师都没了,又哪里是她的对手?

    “杀!”

    几十位栖霞宗长老今日也是郁闷的不行,虽然对于得罪天剑门有些疑虑,可是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冲了上去,他们自然不敢不出手。武师们索性暂时把这件事情的后果放在了脑后,一个个高速的冲了过去,杀向了对面高速冲来的金剑士。

    金剑士毕竟是名不虚传,虽然被罗晨三人杀的有些忙乱,可是还是快速的调整过来,催动烈虎向着罗晨三人疯狂的冲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听到命令的栖霞铁卫们齐声怒吼,排山倒海般的冲了过来!

    罗晨连续斩杀十几位金剑士之后,后面的金剑士已经成功的把速度加了起来,虽然他依然是每次战枪挥出必有收获,可是二层道纹重骑巨大的冲击力也是让他极为难受。

    烈豹加上铁卫还有铠甲重量可是超过了万斤,高速奔驰下的冲击力何等恐怖,令得罗晨面临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幸好有着刘语熙在身边,刘语熙和龙马王流星两位武师配合默契,分担了罗晨的大部分压力。

    没有了敌方武师的纠缠,武师们的恐怖战力此时却是大放异彩。栖霞宗的武师们根本就不在地面之上,而是一个个高高跃起,每一次都落脚在一个金剑士的头颅之上,把金剑士的头颅像是西瓜一般的直接踩爆。而手中的武器白光闪烁,直接无视金剑士的铠甲,割下了一个个金剑士的脑袋。

    这样的战斗,同样是一场屠杀。加上赵月儿,栖霞宗的武师可是达到了将近四十位!一千金剑士,也只够每人出手二十几次的。

    金剑士的数量快速的减少着,战枪向着高空徒劳地挥舞,却根本无法攻击到高来高去的栖霞宗武师。而唯一在地面上的罗晨和刘语熙,金剑士们反复冲击,却只留下一具具尸体。

    便在这时,栖霞铁卫的铁卫们也是冲了上来。

    残余的不到五百名金剑士终于是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一个个恶狠狠地扑向了冲过来的栖霞铁卫。

    就在双方即将相撞的瞬间,赛风陡然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高亢尖锐的嘶鸣!

    “希律律!”

    ……

    马嘶声带着一股奇异的韵律,宛若是从上古洪荒中传出来的一般。伴随着这一声马鸣,赛风的身上也是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浑身杂乱的黄毛瞬间变得漆黑如墨,如同锦缎一般的光滑,铠甲缝隙间透出来的马鬃带着丝丝淡金之色,华贵异常,宛若皇者。头顶上原来微不可见的小角快速的生长起来,长约半尺,看上去极为的美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