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第二个消息
    浑身杂乱的黄毛瞬间变得漆黑如墨,如同锦缎一般的光滑,铠甲缝隙间透出来的马鬃带着丝丝淡金之色,华贵异常,宛若皇者。 更新最快头顶上原来微不可见的小角快速的生长起来,长约半尺,看上去极为的美丽。

    赛风原本瘦弱的身形快速的膨胀起来,很快便是膨胀到了和寻常铁背马差不多大小,充满了力量之感。

    赛风转头看向罗晨,眼眸呈现淡金之色,神情极为威严,却有着无限的依恋。

    罗晨愕然,身为一个道纹师,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一瞬间天地灵力的变化。就在赛风嘶鸣之后,周围的天地灵力波动完全可以用狂暴来形容。

    恐怖的天地灵力冲入赛风的体内,才造成了现在的这种变化。这种变化,倒是像极了人类的晋级!

    马鸣声响起的瞬间,双方的铁卫都停在了原地。不是大家不想战斗,而是所有的坐骑都是一动不动,目光敬畏的看着正在蜕变的赛风。

    这个过程还不到一息时间,赛风已经完成了蜕变。铁背马和烈虎的目光都是落在了赛风身上,有着深深的敬畏。流星见到赛风的变化,也是愉悦的一声长鸣。

    “希律律!”赛风再次昂起头,发出一声威严之极的嘶鸣!

    铁背马们齐声应和,一个个双眸变成赤红之色,勐然加快速度向前冲去。金剑士们的坐骑却是同时低下头去,扑通一声恭顺的卧倒在地上,任主人如何喝骂,也不肯再站起身来。

    这一刻,残余的数百金剑士,从铁卫变成了步兵。身上沉重的铠甲此刻却是变成了他们的累赘,周围是凶神一般的栖霞宗武师,面前又有数千栖霞铁卫高速冲来,一时间也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是我找来的。”罗晨轻轻地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呵呵,我就知道!”刘语熙微微一笑,也不再问。

    这个家伙身上无疑有很多秘密,不愿告诉自己,肯定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她是个聪明的女子,自然不会追问。反正他的心是在自己身上的,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见到长老们都在远处看着自己,刘语熙微微一笑,轻声道:“出手杀死对方武师的,乃是宗门请来的高手。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天剑门这样欺上门来,我们自然不能示弱!这一次若是示弱,那我们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像昆玉宗一样,成为天剑门的附庸宗门,看人家的脸色过日子。你们愿意那样么?”

    “当然不愿意!”一位长老大声道,“咱们栖霞宗可没有给人当孙子的习惯!以后这天南以南就是咱们栖霞宗一家的,跟谁也没有关系!”

    确定了背后有着强援,长老们都是放下心来。又一位长老大笑道:“咱们今日扫平了这天南以南,免不了要和天剑门、白光门发生接触。若是天剑门来了我们忍让,那白光门来了呢,是不是一样要当孙子?今日一战打掉了天剑门的气焰,我看以后它们谁还敢欺上门来!”

    长老们纷纷大笑应和,他们大都是曾经的栖霞铁卫统领,对于宗门一向是忠心耿耿,自然不愿栖霞宗仰人鼻息看人脸色行事。之前纵然是有些担忧,可也是为了宗门着想。现在没了后顾之忧,想起刚才的一战,也是觉得极为的痛快。

    “刘语熙,你不怪我太莽撞么?”罗晨看了一眼刘语熙美丽的侧脸,低声道。

    “你这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刘语熙莞尔一笑,又轻轻咬了咬嘴唇,“罗晨……你为什么发怒,我也很清楚。你能这样对我……我也很开心啊!”

    罗晨更紧的握住了刘语熙的小手,心中也是一阵温暖。

    今日他的举动,委实有些莽撞了,若是没有大师兄突然出手,栖霞宗方面就算是取胜,也一定是伤亡惨重。那样的代价,是现在的栖霞宗根本无法承受得起的。

    现在虽然是胜利了,可是也是彻底的得罪了天剑门。而在之前罗晨和刘语熙的计划之中,并没有准备和霸刀门彻底撕破脸皮,所以才计划把敌军放入栖霞宗的领地之内然后予以歼灭。

    天剑门毕竟是二层宗门,相对于栖霞宗来说完全就是个庞然大物。这样的宗门实力强悍,可不是现在的栖霞宗能够抗衡的。

    当然若是算上暗影圣殿的力量,天剑门根本不算什么。可是暗影圣殿乃是杀手组织,搀和这样宗门战争的事情本就有点儿不妥,像今日苏石稳出手,也仅仅是杀了对方的两名武师而已。强大的杀手,自然有自己的骄傲。

    虽然圣老宣布自己是暗影圣殿的少主,可是罗晨却不敢大肆使用暗影圣殿的力量。他可不认为师兄们帮助自己是应当应份的,别人帮助了他,他就会记得这份情,以后要找机会报答。欠的情分多了,将来拿什么来还?

    刘语熙见他眉头紧锁,宽慰道:“不用担心,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用再去想它。父亲和师祖都说过,我们灭掉了昆玉宗和破云宗之后,恐怕也会和天剑门白光门起冲突,这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等到你成为了二层道纹师,我们也有了二层道纹重骑,自己也算得上半个二层宗门了,就不用那么畏惧他们了。现在有你请来的帮手在,也暂时不用畏惧他们。”

    罗晨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微微闪动。

    …………

    战场很快打扫完毕,山丘上的栖霞铁卫墓园之中又多了几百座新坟。金剑士们的尸体被付之一炬,身上的二层道纹铠甲则是被收集了起来。

    罗晨的二十支流云箭依然完好无损,被送到了他的手里。而在两个战死武师的身上,毫不意外的得到了两个空间戒指,被送到了刘语熙的手里。

    刘语熙让着两个空间戒指认主,感受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脸上的神色急剧变幻。

    这里面东西极为驳杂,不过代表着元石的黑色卡片共有二十余张,至少也是两千万的元石了。不愧是二层宗门的武师,果然是足够的豪富!

    这些元石,刘语熙自然是准备交给罗晨处理。她知道罗晨为了打造套装,在道纹师公会欠下了巨额债务。这些财富自然是可以还上一部分。

    而另外有些东西,是关于柳依萱的,那些东西刘语熙看了也感觉极为愤怒,那样的恶心东西,自然是不会让罗晨看到的了。

    栖霞宗众人停留在战场之上,派出大量铁卫赶往四周查看,同时联系各地的密谍,确认再也没有敌人来袭之后,大队人马离开战场,开赴了栖霞城。

    回到了栖霞城卫营内,各个大队都开始处理善后事宜,统计战死铁卫的名单,确定抚恤的方法。虽然有着方世玉大哥在一旁帮忙,罗晨也是忙了个不亦乐乎。

    到了深夜,终于是忙完了这些事情。罗晨送走方世玉和几位百夫长,坐在空荡荡的府邸之内,心中也是感觉无比的疲惫。

    这一日之内,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对于罗晨来说,这一日实在是太过漫长。

    清晨从栖霞城出发,在原野之上和烈豹队青獒军一场大战。大胜之后去追击柳如雪,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兄弟钟麟根本就没有死,而是化身成了那个神秘强者!

    钟麟是他最好的兄弟,见到钟麟没死罗晨极为开心。然而钟麟最后却以一种悲壮的姿态死在了他的面前。而他誓言要杀了报仇的柳如雪,却又由于赵月儿的阻拦而轻松逃脱!

    而后回到战场之上,刘语熙在万人面前大胆的挑明了二人的关系,又令罗晨感到极为幸福。

    紧接着却是控魂阁神秘强者来临,众目睽睽之下抓走了雪奴,击杀了栖霞宗两位长老,而他却是无能为力!

    而最后的时刻,却是天剑门金剑士前来挑衅,忍无可忍之下罗晨突然爆发,栖霞宗众人一起出手,把金剑士全部剿灭!

    这其中还有着赵月儿的真实实力,神出鬼没的王大帅哥,苏石稳的突然出手,坐骑赛风的晋级等等这些事情。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一日之内发生,如今坐在这里一幕幕涌上眼前,令罗晨的心极为复杂,说不上是悲是喜。

    刘语熙已经公开了和他的关系,今生最大的幸福已经牢牢把握在手心,这无疑让罗晨极为的开心。可是钟麟的自杀、雪奴的被掳、还有柳如雪的逃脱…………这些都令罗晨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一日之内,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情,也从来没有经过这么多的心理波动。罗晨虽然已经是统领级别强者,可毕竟还是个小小少年,回想起这一日发生的重重,不免也是心潮澎湃。

    “小家伙,不要想了!”圣老的声音响了起来,难得的正经一次,“今日这么多状况,说实话,师父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想那么多也没有用,还是快些休息吧,好好睡上一觉,这些事情才能慢慢理出头绪,你才能明白你下一步需要做什么,又该怎么做。”

    “对了,师父,我正要问你呢!”罗晨连忙道,“你对于那个控魂阁,似乎怕得要命?今日那两个使者,到底是什么实力,在控魂阁之中又是什么身份?”

    “你还想要救那小丫头?”圣老轻声道,“控魂阁么…………小子,今日先不说这个,你快些休息吧!休息之后,老夫再来告诉你这些事情。现在听我的话,好好睡一觉。”

    圣老的话虽然很轻,却透着一股亲切之意,罗晨自然明白圣老是为了自己好,点头道:“知道了,师父。”

    罗晨刚躺到床上准备歇息,门外却又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刘语熙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罗晨!罗晨!”

    罗晨精神一振,连忙跳了起来打开了门。

    月光下的少女美得如同精灵一般,见到了刘语熙,罗晨的心情瞬间好了大半。

    “刘语熙,你怎么来了?”罗晨问道。

    刘语熙秀眉轻颦走了进来,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罗晨,有两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罗晨心中一跳,“白光门出手了么?”

    “不是,没那么严重。”刘语熙微微摇头,看着罗晨道,“我刚得到消息,萧列文统领的第八大队在路上应该是撞到了金剑士,第八大队全军覆没,萧列文已经战死了!”

    “萧列文大人死了!”

    罗晨脸色微微一变。

    金剑士从昆玉宗领地内而来,撞到前去接受昆玉宗领地的栖霞铁卫也是正常。第八大队离开战场时只有七百铁卫,对上金剑士的后果可想而知。

    他曾经是萧列文的部下,也曾在卧虎山中和萧列文一起战斗,对于这位嗜血百夫长也是极为尊敬的。而且如今的云岚大队之中,大部分的百夫长,陈伟沙摩柯等人也都是萧列文当年的部下。知道了萧列文战死的消息,大家的心情肯定会极不好受。

    沉默片刻之后,罗晨重重的出了口气。

    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只能接受。好在今日已经全歼了来犯的金剑士,也算是为萧列文报过仇了。

    “刘语熙,第二个消息是什么?”

    “第二大队传来消息,不久前失去联系的一个百人队已经确认全部战死在西林泽畔。”刘语熙看着罗晨的眼睛轻声道。

    “嗯?”罗晨微微疑惑。

    这个消息虽然意外,可是现在局面混乱,倒也正常。这个消息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这个百人队的百夫长,名叫方伟,方伟的女儿方诗诗,便是你麾下的百夫长。”刘语熙轻轻道,“这个消息,我觉得还是你通知她比较合适。”

    “什么!”罗晨心中勐然一惊。

    罗晨看着方诗诗凄然欲绝的样子,心中也是极为感伤。

    此时他的心中,不由得浮现出罗刚师兄的身影来。

    那个伟岸如山的男人,是他心目中永远的英雄,是他最为信赖的依靠。纵然是他酗酒颓废的那几年,纵然他只剩下一条手臂,只要有他在家中,罗晨便感到极为的安心。在他的庇护下生活,仿佛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