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父亲新丧
    那个伟岸如山的男人,是他心目中永远的英雄,是他最为信赖的依靠。 更新最快纵然是他酗酒颓废的那几年,纵然他只剩下一条手臂,只要有他在家中,罗晨便感到极为的安心。在他的庇护下生活,仿佛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罗刚师兄留书离开后,罗晨便感觉如同天塌了一半,这样的日子,直到今日他还无法适应。

    不过不管如何,罗刚师兄如今还活着,总还有着再见面的一天。而诗诗的父亲,却是永远的离她而去了!

    方诗诗此时的心情,罗晨完全可以感同身受。罗刚师兄不告而别的那一天,他便几乎陷入了绝望,更何况方诗诗是永远的失去了父亲。

    这个时候,任何的话语都没有任何作用。罗晨看着方诗诗瘦削的肩头剧烈耸动,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方诗诗无助的坐在地上,泪水顺着面颊滚滚而下。她的心中有着太多的委屈想要告诉自己的父亲,然而这个站在身后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这一去,便是永远!从今日起,她再也无法再见到他的容颜!

    “父亲父亲……”方诗诗低声的抽泣着,脸色凄然绝望。

    “好了,诗诗,别哭了。别哭坏了身子,来,起来!”

    一个声音在身边轻轻响起,然后一只宽厚的大手伸了过来。

    方诗诗娇躯微微一颤,抬起臻首看了一眼那可恶的清俊少年,终于是伸出了手,放到了他的手里。

    他的手宽厚有力,轻轻一拉,便是把她拉了起来。

    “来,诗诗,坐下。别太伤心了,好么?”

    踌躇良久之后,罗晨还是走了过去,轻轻把方诗诗搀了起来,坐到了石桌之旁。

    蓝衣少女此时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矜持冷漠,小脸上满是悲伤之色,紧紧地握住了罗晨的手,似乎怕他突然离开。

    毕竟在她心中,眼前这个少年是除了父亲之外最为亲近之人。至于白日发生的事情,方霜此刻早已是选择性的忘记了。

    “好了,别哭了。诗诗,人死不能复生,别伤心了,过几日宗门这边没事了,我就带你去安昌域看一看方伟大哥。”罗晨轻轻地拍着方诗诗的肩膀,低声安慰道。

    那轻轻的拍击,却让方诗诗感到极为的温暖。

    “罗师兄!呜呜!”方诗诗泪眼婆娑的看着罗晨,勐然扑到罗晨怀里,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此时的方诗诗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潇洒淡定的样子?跟任何一个伤心的邻家少女没什么两样。

    罗晨轻轻地叹了口气,拍着方诗诗的嵴背,低声的安慰着她。他这时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话来回的重复。

    方诗诗伏在罗晨怀里,眼泪肆意横流,直到哭得完全没有了力气,才终于是止住了眼泪。

    蓝衣少女离开罗晨的怀抱,双眼红肿看着罗晨,沉默良久之后,用力的咬了咬嘴唇,轻声道:“罗师兄,谢谢你了!谢谢这个时候你能陪着我。”

    “诗诗,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哭出来就好了。”罗晨轻声道。

    方诗诗瞪大眼睛盯着罗晨,勐然间泪水唰的又流了出来。

    “怎么么,诗诗?”罗晨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方诗诗用力咬牙,勐然抬起纤足,狠狠地踩在了罗晨的脚面之上。

    “啊!”罗晨这次反应极快,适时的发出一声惨叫。

    方诗诗噗嗤一笑,泪水却是汹涌而出,咬牙道:“罗师兄,你是个坏人!你明明喜欢的不是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这样对我,我更离不开你了!”

    罗晨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忽然想起刘语熙说过的一句话,他对周围的女人,似乎都挺好的?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了!”方诗诗哽咽道,“今天的事情,我被你气死了!我想装出不喜欢你的样子,可我做不到!父亲不在了,这个世界上,我还能依靠谁?我只信赖你一个!”

    “诗诗…………”

    “我不管你喜欢谁!”方诗诗用力擦干脸上的泪水,倔强道,“我已经想明白了,我离不开你!父亲没了,只要你不赶我走,我一定会跟着你的!”

    “诗诗,你这又是何必。”罗晨苦笑一声,看着方诗诗道,“我在没有加入栖霞铁卫的时候,就遇到刘语熙了。我的心里只有她一个,绝对容不下任何别的女子。”

    “可是…………”

    罗晨打断了方诗诗道:“诗诗,南冈城外那件事情,我无法向你解释,可是我发誓那绝对是意外,我绝对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我知道这样说很无耻,可是那是事实。都怪我没有向你解释清楚,让你起了误会,对不起!”

    说完了这一段话,罗晨如释重负。以他的性格,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很难、很难。

    方诗诗用力的咬着嘴唇,轻声道:“你说完了么?”

    罗晨愕然,轻轻点头道:“说完了!”

    方诗诗咬牙道:“我的心我自己知道,我喜欢上你,可不是因为你在南冈城外那样对我!喜欢你是我的本心,我无法改变,我也不愿改变!只要我能跟着你,总有一天你的心里会有我的一点儿位置的。罗师兄,我已经不敢奢求太多,一点儿位置就足够了!”

    罗晨苦笑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后的时间还很长,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方诗诗大声道,“罗师兄,我刚才已经明白了,我离不开你。我会顺应我的本心,为了你,我甚至不介意和刘语熙分享一个男人!我以前从来没有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的想法,可是为了你,我愿意这样!”

    罗晨愕然,这还是那个高傲潇洒的方诗诗么?

    “罗师兄,我不管你如何看我,我对你的心永远不会变!”方诗诗小脸微微涨红,急促道,“你不接受我,我就永远等着你!你一生不接受我,我情愿孤老终生,也不会接受任何一个男人!”

    罗晨苦笑摇头,他没想到方诗诗居然用情如此之深,直接赌上了自己的一生!

    “诗诗,好师妹,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对我。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好的…………”

    “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你喜欢刘语熙,我也看不出她有什么好的!”方诗诗红着双眼道,“喜欢就是喜欢,跟你好不好可没什么关系!”

    罗晨脸色微微一滞,的确,喜欢一个人,似乎完全没有什么道理。

    就像是他喜欢上刘语熙一样,那初次的心动,便是穿越了他的这一生,纵然海枯石烂,永远无法忘怀。

    他对刘语熙是如此,方诗诗对于他若是同样如此,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罗师兄,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心里话。我这样说,你是不是认为我很丢脸?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方诗诗的脸色忽然黯淡下来,美眸中泛起一层水雾。

    “没有啊!怎么会呢?”罗晨连忙道。

    “就算你看不起我,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的心意!”方诗诗委屈道,“父亲已经不在了,我不能再失去你!我一定要让你明白,有一个女子会一直等着你,会永永远远的等下去。”

    罗晨无奈一笑,这样的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罗师兄,我不会让你有负担的。我依旧会像以前那样,会和你保持足够的距离,我从来不是那种整天缠着男人的女子。你只要记住,我永远在等着你,就足够了!”

    方诗诗用力擦干泪水,努力摆出一副平日里潇洒淡然的样子,可是红肿的双眼和眼角的泪痕却是根本无法掩饰。

    “这个给你!”方诗诗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小小的木牌,放到了罗晨的手里。

    依旧是一个长命牌,不过却不是之前的那个。上面的名字,却是依旧是方伟、方诗诗、罗晨。

    “这种长命牌,我做了三个。父亲身上一个,我身上一个,这个是给你准备的,可是一直没好意思给你!”方诗诗用力抿着嘴角,倔强道,“罗师兄,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对你的心意,一定要明明白白让你知晓!我可不愿学干远郡那个傻丫头,直到死在你的手里,还不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她!”

    听到方诗诗提起金云霞,罗晨心中微微一痛,苦涩一笑。那是个可爱的丫头,也是个可怜的丫头,她的死,罗晨至今依然搞不清自己做的是对了还是错了。

    不过方诗诗说得没错,金云霞从来没有表达过她的心意,罗晨也根本不知道她暗地里喜欢自己,直到看到那被自己重剑破开的长命牌,才明白这一切。

    而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诗诗,这个东西,我不能要。”罗晨苦笑着把木牌放在了桌子上。

    “罗师兄!”方诗诗美眸中瞬间泪光朦胧,“一个长命牌而已,至于这么狠心么?”

    看着方诗诗凄然欲绝的样子,想起她刚刚知道了丧父的消息,罗晨叹息一声,把长命牌收入怀中。

    今晚方诗诗情绪波动极大,罗晨实在不愿再刺激这个丫头。

    反正双方已经把话说开了,拿着这一块长命牌,也并不代表什么。

    方诗诗脸色稍缓,擦了擦眼角,轻声道:“罗师兄,我今晚跟你说的话,你不要告诉别人,就连刘语熙也不要说,好么?”

    罗晨轻轻点头。他和刘语熙彼此信任,刘语熙根本不会怀疑他,这件事情告不告诉刘语熙也无关紧要。

    再说刘语熙冰雪聪明,她早就知道了方诗诗对于罗晨的心思,却依然是让罗晨来通知方诗诗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对于自己和罗晨的感情,无疑是有着绝对的信心。

    见到罗晨点头,方诗诗无声一笑,眉宇间却依然有着几分伤心之色,看上去令人分外怜惜。

    “罗师兄,你刚才说过,可以陪我去看一看父亲的。我们明日就去,好么?”方诗诗看着罗晨,轻声央求道。

    这还是自己熟悉的方诗诗么?

    见到方诗诗露出这种小儿女情态,罗晨也是有点不太适应。不过此时方诗诗情绪不稳,罗晨自然不敢拒绝,连忙道:“好,好!”

    “谢谢你了,罗师兄!”方诗诗感激的一笑,想起了阵亡的父亲,不由得又是默默流下泪来…………

    …………

    罗晨不再说话,安静的看着默默饮泣的少女。

    微凉的月光洒在蓝衣少女的身上,哭泣中的少女看上去极为柔弱,极易让人升起保护的念头。

    方诗诗容貌极美,又天生带有一种勃勃英气,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魅力,对于很多少年来说,是完美的伴侣,可是她的美丽,却无法在罗晨的心中激起一点儿波澜。

    罗晨的心中,已经有了那个梦中精灵般的紫衣少女,再也容不下其他。

    此时的罗晨反倒是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至少他终于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方诗诗,自己并不喜欢她,更不会接受她。

    至于方诗诗如何想,那是她的事情,罗晨无法左右。

    能够这样明明白白的拒绝方诗诗,对于罗晨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成长。

    方诗诗今日连番血战,又先后遭受两次打击,早已是身心疲惫,低低哭泣一会儿之后,终于是不胜困顿,歪倒在石桌之上就睡着了。

    罗晨轻轻推了推方诗诗,少女并没有任何反应,罗晨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方诗诗抱回了房间之内放到床上,然后踏着月色悄然离开了。

    这一夜,罗晨足足睡了三个时辰,这是自从离开卧龙山脉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果然是精神百倍,纷乱的心情也是好了不少。

    此时晨光熹微,大部分的铁卫还在沉睡之中,卫营之内极为安静,罗晨醒来之后,便直接来到第一大队的统领府邸,找到了刘语熙。

    “你现在就要带她去么。”刘语熙轻声道,“那好吧,父亲新丧,这丫头肯定不愿意等,你就陪她去一趟吧,到了那里之后,也替我好好祭奠一下方伟他们这个分队,不过你要早去早回,这次出去,一定要在半月之内回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