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滚出来
    “你现在就要带她去么。 更新最快”刘语熙轻声道,“那好吧,父亲新丧,这丫头肯定不愿意等,你就陪她去一趟吧,到了那里之后,也替我好好祭奠一下方伟他们这个分队,不过你要早去早回,这次出去,一定要在半月之内回来!”

    “半月之内!”

    “半月之后,会有一些事情,你必须回来一趟。”刘语熙轻声道,眉弯深处有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半个月后……师妹月儿就要离开栖霞宗了,罗晨是月儿心中喜欢的人,无论如何,也该让他送一送自己的师妹。

    “我只是去一趟西林泽畔而已,三两日应该就回来了。”罗晨并不明白刘语熙的意思,轻声道。

    “那样最好。”刘语熙浅笑着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两匹铁背马冲出卫营大门,马上是一个清俊少年和一个蓝衣少女,离开栖霞城之后,风驰电掣般向着西方疾驰而去,身后扬起高高的黄尘……

    ……

    昨日云域原野上的一战,对于整个天南以南的局势有着极大的影响。

    栖霞宗玄甲铁骑配合武师全歼了昆玉宗与破云宗的全部精锐,如今天南山脉以南已经是栖霞铁卫的天下,再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威胁到栖霞宗了。

    这场决定天南以南归属的大战发生在云域之中,参战规模也不过两万多人,烈豹队和青獒军气势汹汹而来,然后一战便即覆灭,栖霞宗领地之内绝大部分的人根本不知道这场战斗的存在,整个栖霞宗领地依然是风平浪静。

    栖霞宗作为最后的胜利者,栖霞宗领地内的黎民在这场战争中几乎没有遭受什么损失。

    而此刻在昆玉宗和破云宗的领地之内,战火正蔓延在每一个城市周围。

    更多的栖霞铁卫跨过边界,进入到宿敌的领地之内,道纹之路重骑露出了自己狰狞的利齿,没有了己方道纹之路重骑的保护,城市便如同蛋壳一般的脆弱。

    栖霞宗边郡城主们的大军配合着栖霞铁卫如风暴般唿啸而过,所过之处都成为了栖霞宗的领地,任何敢于反抗的敌人,都直接被这股风暴拍得粉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于昆玉宗和破云宗领地内的城主们来说,放弃自己的封邑是极为困难的,在这个乱世之中,封邑是家族安身立命之本,放弃了自己的封邑,等若是家族从此要走项没落,这对于已经习惯与高高在上的他们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以有超过七成的城主,直接选择了抵抗,希望能够等到宗门大军的救援到来。

    可是烈豹队和青獒军都已经被全歼,又哪里会有援军来救他们。

    有着栖霞铁卫的配合,攻下这些负隅顽抗的城市不费吹灰之力,而破城之后,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直接展开了毫不犹豫的屠戮,城主家族直接被剿灭,大量军队被直接坑杀,族中所有男丁全部杀死,女眷直接发卖为奴,而那些参与城主府军队的外姓之人,也同样是遭到了破家灭门的悲惨命运,栖霞宗大军所过之处,直接在天南以南大地上卷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不知道多少人在这次的风暴中人头落地。

    这般大范围的杀戮,在栖霞宗的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过这样的行动,也是确保了新占领的领地之上再也不会有什么大规模的反抗。

    还有一些城市的城主见势不妙,直接选择了投降,栖霞宗大军接受了他们的投降,对于这些家族的军队直接遣散,核心成员暂时软禁起来。

    可是一两日之内,这些家族的族人却都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似乎就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自然有人对此感到疑惑,可是栖霞宗占领军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血腥之气,这一路来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面对着对方那滴血的战刀,谁敢他们多说什么。

    新的统治阶层要建立,旧的统治阶层就必须灭亡,栖霞宗参战的领主们对于这些敌方领地内的城市觊觎已久,哪里会容下原来城主的家族。

    这些事情并非是栖霞铁卫出手,而是那些城主府军队偷偷干的,不过对于这样的行为,栖霞铁卫也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从柳如雪七千铁骑踏过西林泽挑起战事开始,栖霞宗的军队便冲过边界,向着千年以来的宿敌高高的举起了屠刀,不过几日功夫,栖霞铁卫的铁蹄已经踏遍了昆玉宗、破云宗领地的每一个角落,这两个宗门的领地上,不知有多少人一头落地,铁卫们背后飘荡的猩红披风,散发的血腥之气也更加的浓郁。

    为了避免仇恨的种子生根发芽,斩草除根无疑是一种最为有效的手段,此刻栖霞宗大军大肆杀戮,却是彻底的肃清了可能的反抗者,而再过数十年之后,这两个宗门领地内的百姓习惯了栖霞宗的统治,感受到作为栖霞宗子民的好处,谁还会记得当年的昆玉宗和破云宗。

    旧的秩序已经打破,新的秩序还未完全建立起来,栖霞宗城主们挥动屠刀,屠刀之下人头滚滚,两大宗门领地内完全陷入了一片恐怖之中。

    破云宗领地,夏溧城。

    北顾郡是破云宗内的大郡,夏溧城也是出了名的繁华,最近这一段时间,在夏溧城里最为出名的,却是北顾城新任城主顾才风大人如花似玉的数十位侍妾。

    在夏溧城黎民们的眼里,这个顾才风顾城主无疑是个好色之徒,刚到夏溧城不到半年,先后纳了几十位侍妾,把夏溧城中有点颜色的豪门女子全部收落到了他的房内。

    然后很快便有消息传出,几十位侍妾大多都有了身孕,这让人们对于这位顾城主极为佩服,不愧是强者,果然是精力旺盛,非常人可及也。

    然而此刻,夏溧城的人们看到的却是在城中心的广场之上,几十根木柱一字排开,每一个木柱之上,都是绑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这些女子之中,一大半都是小腹微微凸起,一看便知道是有了身孕。

    这些都是夏溧城内的名媛,都是被城主大人收入房中,如今却是被这样凄惨的绑在了这里。

    广场之上,百余位栖霞铁卫一字排开,黑色铠甲之上布满狞厉的尖刺,在阳光下闪烁着冷冽的寒芒,铁卫们一个个紧握战枪,金属面罩下的目光凌厉如刀,扫向周围围观的人群。

    在栖霞铁卫的最前方,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战马和铠甲与别的铁卫也是完全不同,那汉子策动铁背马,勐然发出一声狂吼,马鞭骤然一甩。

    铁背马长嘶一声,迈动四蹄高速跑去,高大汉子眼中血芒闪现,战枪紧贴着马鞍架起。

    那被绑在木柱上的可怜女人们泪水早已哭干,见到这铁卫风驰电掣的冲来,一个个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杀!”

    那高大汉子嘴角现出一丝冷酷的笑意,勐然发出一声暴喝,策马高速从木柱之旁掠过,战枪重重地撞击在一根木柱之上。

    一位小腹微凸的女子惨叫一声,脑袋一歪耷拉向一边,小腹已经被战枪破开,出现了一个手臂粗的破洞,鲜血飙飞而出。

    周围的看客们发出一阵压抑的惊唿,不少人不忍目睹惨状,直接闭上了眼睛。

    高大汉子长声大笑,挥动着染血的战枪大声吼道:“我乃栖霞铁卫第五大队统领常青,今日要为我温申师兄报仇雪恨,顾才风,你害死了我温申师兄,我今日不但要杀了你,还要让你夏溧城一脉彻底灭绝!”

    在广场的另一侧,木柱上绑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目光死死的盯着高大汉子,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

    “顾才风,你现在一定很生气吧,你一定很想杀了我是吧。”常青挥动染血的战枪,看着顾才风疯狂大笑道,“你害死我温申师兄,我今日一定要你生不如死,你不是很想开枝散叶么,你不是很想留下子嗣么,我要先杀了你的女人们,我要让你看着你的子嗣一个个的消失,最后再狠狠地收拾你,哈哈!”

    “常青,你这个畜生。”顾才风死死地盯着常青,咬牙喝骂道。

    他一天前侥幸从决战的战场上逃脱,日夜兼程逃回到了破云宗领地之内,却发现已经有大量的栖霞铁卫杀入了破云宗领地之中,连他的封地北顾郡也被占领了。

    他的女人们可都在城主府内,大部分都怀着他的子嗣,顾才风潜入府中,想要救出自己的女人,却是被常青抓了个正着。

    常青一眼便认出,这个家伙正是当日宿乐平原一战的青獒军指挥者,正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师兄温申。

    常青对于师兄温申感情极深,对于温申的战死至今依然耿耿于怀,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常青怎么可能放过顾才风。

    见到顾才风咬牙切齿的样子,常青快意大笑,再次转身策马,又向着那一根根木柱冲了过去。

    一个标准的冲锋动作,战枪狠狠地轰入一个女子微微凸起的腹部,那可怜的女子惨叫一声,瞬间气绝身亡。

    “畜生,畜生。”顾才风拼命扭动着身体,暴怒喝道。

    “哈哈哈哈!”

    常青双眼赤红,快意大笑,纵马在广场之上来回驰骋,把那些绑缚在木柱上的可怜女人当做了校场上训练的木靶,随着他疯狂的一次次挥动战枪,一个个可怜的女子失去了声息,鲜血从腹部泉涌而出,落在了青石地面之上,汇成一条血色小溪,在广场之上流淌着。

    这凄惨的场景,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围观的人们沉默不语,不少人选择了离开,留下的人更多的闭上了眼睛。

    广场上的栖霞铁卫之中,不少人也是别转了头去,不再看着一副残忍的画面,顾才风是该死,可是这样的虐杀这些可怜的女人,他们也是看不下去。

    可是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常青,栖霞铁卫之中等级森严,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质疑自己的统领大人,他们所能做的,只有服从而已。

    “痛快,痛快。”常青疯狂大笑,“顾才风,老子拼着违拼着反军纪,这个统领不做了,也要让你看着你的子嗣一个个死去,你害死了我师兄温申,这就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我要你在痛苦绝望中死去,死了灵魂也不得安宁,哈哈!”

    “温申师兄,你看到了么,常青今日给你报仇了,你可以瞑目了,温申师兄!”

    最后一个女子歪倒在木柱之上,广场上满是斑驳的血迹,常青仰天大笑,转过头来狠狠地盯着顾才风。

    “顾才风,现在,轮到你了!”

    顾才风早已骂得没了力气,看着常青,眼中有着绝望,更多的却是不甘。

    几个月来辛辛苦苦播种,在众多侍妾腹内留下了自己的骨血,今日却是被人毁于一旦,自己又成了夏溧城顾家唯一的后裔,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夏溧城顾家一脉,今日要彻底断绝了么。

    从记事起,大哥顾庆平便教导他要牢记家族的荣耀和仇恨,对于栖霞宗的仇恨和对于重振家族的渴望早已铭刻进了他的灵魂深处,他辛辛苦苦努力了快三十年,实在不愿意自己就这样死去。

    他死了,夏溧城顾家也就没了,这样的结局,他如何甘心。

    “温申师兄,常青今日为你报仇了。”常青仰天怒吼,催动战马高速的冲向了顾才风。

    蹄声如雷,震动着顾才风的耳膜,看着手握染血战枪高速杀来的常青,顾才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通!”

    常青的战枪狠狠地轰了过来,撞在了木柱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一击常青用上了全部力量,木柱咔嚓一声从中部断裂,倒在了血迹斑斑的广场之上。

    而捆绑在木柱上的顾才风,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嗯!”

    常青勐然勒住战马,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是谁,是谁,谁干的,给我滚出来。”常青挥动战枪,疯狂的咆哮着。

    四下里一片寂静,哪里有人回答。

    ……

    预料中的痛疼并没有发生,顾才风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出现在春日的原野之上。

    阳光温暖的照在身上,周围是一大片草甸,绿油油的青草如同地毯一般,草地上洒满了美丽的大花。(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