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又回来了
    预料中的痛疼并没有发生,顾才风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出现在春日的原野之上。 更新最快

    阳光温暖的照在身上,周围是一大片草甸,绿油油的青草如同地毯一般,草地上洒满了美丽的大花。

    不远处一道山脉莽莽苍苍,一道清溪从山脉深处流出,在草甸上形成一条明亮的带子,在阳光下闪烁着粼粼的波光。

    这样的景致,与刚才广场上恐怖的场景相比,宛若是天堂一般。

    山脉中的一座山峰之下,有着一个洞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我怎么到了这里!”

    这个地方,顾才风极为熟悉,他跟着柳依萱第一次进入到破云宗的领地之内时,便是从这里出来的。

    那个洞口便是破云宗领地内连接天南山脉南北的远古隧道入口,隧道的另一端,便是破云宗所附庸的宗门白光门的领地。

    天南山脉东西绵延万里有余,南北宽度也足有千里,被强大的荒兽占据着,这两条远古隧道,便是人类出入天南山脉南北的主要通道。

    这里距离夏溧城并不算远,北顾郡,原来的北郡,本就是距离远古通道最近的地方。

    在顾才风的身边,站着一个丰神如玉的英俊青年,一脸温和的笑容,手掌宽大白皙,正微笑的看着他。

    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身上散发的气息却是极为可怕,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虽然是平视着顾才风,顾才风却感觉到一股天生的上位者气息。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武师,而且还是一位极为强大的武师。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顾才风沉声道。

    “呵呵,人才难得啊。”青年温和一笑,“本座看你对本座有点用处,顺手就救你一命,本座萧震,来自白光门,不过想来你也没有听过本座的名字!”

    “你既然能够救我,为何不杀了那些栖霞铁卫的混蛋,救一救我那些可怜的女人,对你来说,那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顾才风微怒道。

    “啪!”

    一声脆响,顾才风的脸高高的肿了起来,牙齿也是被打掉了两颗。

    “顾才风,我能救你,就也能杀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萧震微笑着收回手掌,“我救你,是因为你对我有点儿用处,那些个庸脂俗粉,对我毫无用处,我为什么要救她们,本座如何做事,难道还要你来教不成!”

    顾才风脸色变幻,终于是紧紧闭上了嘴,他的心中极为愤怒,可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他如今又成了北古城顾家唯一的独苗了,是绝对不能随便死的。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完成为夏溧城顾家开枝散叶的重任。

    “大人想要我做什么。”顾才风低下头来,恭谨地道。

    萧震满意的一笑:“这就对了么!!,顾才风,本座观你整军之道倒还不错,有意带你回我们白光门,帮助我白光门训练训练道纹重骑,这就是本座出手救你的原意,本座的天狼卫很久没有好好训练了,也该好好的整顿整顿了!”

    “大人,我愿意帮助大人整顿天狼卫,不过大人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顾才风目光闪动,恨声道,“我希望能有一日带领天狼卫杀过天南山脉,灭掉该死的栖霞宗!”

    “呵呵。”萧震微微一笑,大手一挥,重重地甩在了顾才风的脸上。

    顾才风惨叫一声,直接被打得抛飞了去,身子尚在空中,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当真是不知所谓,我救下你,你就是我的一个奴才。”萧震微笑道,“我让你帮我训练天狼卫,又不是让你当天狼卫的统领,你还是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么,这样的话再说一次,你就可以死了!”

    顾才风嘴角渗出鲜血,捂着肿胀的脸庞作声不得。

    “你这蛮荒之地的整军之术,我可也没放在眼里,只是略感兴趣罢了,我的天狼卫自有一套训练之法,只不过是想和你的训练之法相互参照一下而已。”萧震看着顾才风,潇洒一笑,“更何况我何曾说过要去攻击栖霞宗了!”

    顾才风沉默不语,连续挨了两巴掌,此时他终于明白了沉默是金的道理。

    “不妨告诉你,我不仅不会灭掉栖霞宗,我还会和栖霞宗联合起来,做一件大事,栖霞宗中颇有几位少年英杰,本座极为欣赏,正准备和他们好好合作一次。”萧震微笑道,“走吧,跟本座去白光门,能够参与这样的大事件,你应该感到十分荣幸的,呵呵!”

    萧震微微一笑,双手背负在身后,潇洒的向着那远古通道行去,顾才风站起身来,用力的咬了咬牙,连忙跟了过去。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通道之内,一阵风吹过,草甸上再也没有任何足迹,仿若是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

    距离西林泽不远处,有着一座小山,小山之上的树林中,是一大片崭新的墓园,粗糙的青石石碑之上,战枪刻下了阵亡铁卫的名字,微风吹来,树枝摇曳,发出沙沙的轻响,似有人在无声饮泣。

    方诗诗跪坐在父亲的墓碑之前,看着冰冷石碑上那个熟悉的名字,默默的抽泣着,瘦削的双肩剧烈耸动,看上去分外的可怜。

    罗晨沉默着站在一旁,看着这遍地的新坟,心中也是极为感伤。

    战死之地便是埋骨之所,这是栖霞铁卫的规矩,为了栖霞铁卫的荣耀,千年来不知有多少铁卫倒在了战场之上,这样大大小小的墓园,在栖霞宗领地之内,还不知有多少。

    好在这一切终于暂时结束了,天南以南已经全部归于栖霞宗,以后栖霞铁卫走上战场的事情,再也不会那样频繁。

    站在小山之上,可以看到西林泽的另一边,到处都是腾起的烟尘,与泽地这边的安宁平和完全不同,栖霞宗的军队正在把战火燃遍昆玉宗的领地,新旧秩序的交替中,杀戮自然是少不了的。

    昆玉宗的领地上,正在经一场劫难,这场劫难是由栖霞宗的大军带来的。

    数百万大军冲入昆玉宗领地之内,各个城主麾下素质良莠不齐,发生杀戮、劫掠之类的事情也是极为正常。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罗晨对于这一点倒是能够看得开,幸好这次胜利的是栖霞宗,若是胜利的是联军铁卫,那么此刻承受劫难的便是栖霞宗领地内的黎民了,而且按照昆玉宗和破云宗以往的行事风格,等到他们收手的时候,栖霞宗领地内的黎民恐怕都剩不下多少。

    “唉,造孽,真是造孽。”圣老的声音陡然在罗晨心中响了起来。

    罗晨看向金螺空间之内,只见圣老眉头紧锁,摇头叹气:“真是作孽啊,血腥之气竟然如此浓烈,你们栖霞宗的军队不知杀了多少无辜的黎民百姓!”

    罗晨传音道:“师父,非常之时必须要有铁血手段,现在的杀戮是为了以后的安定,我们栖霞宗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啊!”

    圣老哼道:“杀那些城主的军队也就罢了,那些升斗小民何辜,竟然也是遭此劫难,唉,真是作孽!”

    罗晨笑了,这样的事情在修真界太常见了,师父这个威名赫赫的杀手之王,居然也如此看不开。

    进入昆玉宗领地内的栖霞铁卫原本是五个大队,萧列文的第八大队遭遇金剑士全军覆没,如今还有四个大队,分别是第二大队,第六大队,第七大队和第九大队。

    “柳如雪这丫头果然够狠,不过也真是愚蠢。”第二大队统领王大帅哥站在昆玉山脉之中,看着满眼的废墟,无奈的摇了摇头。

    烧毁山门,拼死一战,固然可以提升士气,可是却完全断绝了自己的后路,这样的行为在王玉昆看来,自然是无比的愚蠢了。

    西林泽畔,墓园之中。

    方诗诗泪水早已流干,跪倒在父亲的墓前,却一直不愿离去。

    罗晨沉默不语,站在她的身后,默默的陪着她。

    骤然失去父亲,对于方诗诗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对于她的心情,罗晨完全可以感同身受。

    夕阳西下,暮色来临,方诗诗依旧默默的跪在墓前,宛若是一个剪影,似乎随时都能被风吹走一般。

    罗晨轻轻走了过去,从储物空间内拿出干粮和清水递了过去:“诗诗,吃点儿东西吧,你已经饿了一天了!”

    “不用了,罗师兄,我不饿。”方诗诗头也不回,轻声道,“我想多安静陪父亲一会儿!”

    “哦!”

    罗晨无奈的收起食物,走到了一边。

    方诗诗跪坐在墓前,伸出手来轻轻地摩挲着墓碑上冰冷的名字,眼中有着无限的悲哀。

    虽然知道人终有一死,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的到来,那个为她遮风挡雨的父亲,就这样没了吗。

    从今日起,他的容颜,只能在梦中出现了。

    …………

    月华如水,洒落在方诗诗的身上。

    蓝衣少女依旧呆呆的坐在那里,悲哀的看着墓碑上的名字。

    忽然她把手伸入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木牌。

    那是她送给父亲的长命牌,上面写着她和两个最在意的男人的名字。

    方诗诗眼角又有着泪光浮现,拿出小刀在墓碑前轻轻的挖了个坑,把长命牌埋了进去,然后小心的压平。

    “父亲,我已经失去你了,我不可以再失去他!”

    “父亲…………”

    …………

    翌日清晨,阳光再次照进了墓园之中。

    西林泽对岸,烟尘已经慢慢地落了下去,空气中的血腥气息也是淡了不少。

    方诗诗撑着地面,费力地站了起来。

    “罗师兄,谢谢你陪我来这里,我们走吧。”方诗诗低声道,声音微微有些虚弱。

    罗晨摇了摇头,把干粮和清水递了上去:“先吃点儿东西吧!”

    “谢谢。”方诗诗接过干粮清水,掰下一块干粮,放入嘴中轻轻的咀嚼着。

    吃了一块干粮,又喝了几口水,方诗诗的脸色略略好了些,罗晨从林中深处把两匹战马牵了过来。

    “罗师兄,我们现在回去么。”方诗诗轻轻跃上战马,低声道。

    罗晨跳上了赛风的背,略微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暂时先不回去,我想去一下干远郡!”

    “哦。”方诗诗轻轻点了点头。

    两匹铁背马高速冲下山坡,向着向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安昌域北方,便是昌永郡。

    昌永郡的卫营之中,埋着那个可怜的少女。

    当初的她,曾经制作了一个长命牌,默默的为罗晨祈福。

    而最后,她却是死在了罗晨的重剑之下。

    方诗诗之前提起过那个丫头,往日的记忆都又从罗晨记忆深处涌起,那个羞怯可爱的小侍女,罗晨根本无法忘记。

    此地距离干远郡已经不远,到了此地,罗晨心中自然升起了去看一看她的念头。

    昌永郡更早的被纳入了栖霞宗的领地之中,在这次的战争中并未受到波及,城市之内颇为热闹,往日由于罗晨和商枯荣在此大杀大砍而变得有些萧条的城市,如今早已恢复了勃勃生机。

    商氏家族大部分军队都已经杀过了边界,前往昆玉宗领地之内捞取战功去了,留守在城市之内的不过有千余军队,然而今非昔比,纵然只有这千余军队,却再也没人敢反抗商氏家族的统治。

    罗晨噬命百夫长的威名,便是在这干远郡之中传出来的,干远郡内男女老幼,哪个不知道这个少年百夫长的赫赫凶名,罗晨和方诗诗骑着铁背马冲入城市之中,所过之处竟然是一片死寂,根本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直到罗晨的身影消失后,人们这才心有余悸的小声议论起来。

    “噬命百夫长罗晨又回来了!”

    “这个家伙回来,又要杀人了么!”

    干远郡的栖霞铁卫卫营,自从罗晨他们离开之后便一直空着,一大队换防至栖霞城,这里已经是第二大队的防区。

    不过王玉昆直接把大部分人马摆在了安昌域和和稷郡,中间的昌永郡根本没有驻扎栖霞铁卫,如今的卫营之内,只有着商枯荣派出的侍从们负责一些日常事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