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幻觉
    不过王玉昆直接把大部分人马摆在了安昌域和和稷郡,中间的昌永郡根本没有驻扎栖霞铁卫,如今的卫营之内,只有着商枯荣派出的侍从们负责一些日常事务。 更新最快

    “大人!”

    “大人!”

    罗晨和方诗诗策马冲入卫营之内,侍从们连忙围了过来,这些侍从还是金台之变后增加的那一批人,自然都认识罗晨。

    罗晨淡淡点头,和方诗诗一起把战马交给这些侍从照看,然后二人快步走进了当初罗晨的府邸。

    穿过空无一人的大院,走过议事厅小楼,便进入到小小的后院之中。

    高大的月桂树下,有着两个小小的坟墓。

    阳春三月,坟墓上早已长起了凄凄野草,金云霞坟前的月桂木墓碑,也已经微微泛黄,上面的雕刻却依旧是栩栩如生。

    看着墓碑上少女含羞带怯的可爱模样,罗晨的目光微微闪动,心情极为复杂。

    方诗诗知道金氏姐妹埋骨于此,不过这个小院她可是第一次进来,看到墓碑上罗晨亲手雕刻的图案,想起当日干远郡城头之上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方诗诗也是心中黯然。

    罗师兄一点儿都不喜欢她么,为何她死了之后,罗师兄会那么伤心。

    可是若是罗师兄喜欢她…………为什么会看着她撞死在他的重剑之上。

    那个令人悲伤的秋日,距离现在已经半年了,金云霞如扑火的飞蛾般扑向罗师兄重剑的样子,方诗诗永远也无法忘却。

    罗晨站在金云霞的坟墓之前,脸色越来越阴沉,周围的空气,也似乎是变得无比的凝重。

    他的眼角,隐隐现出一丝怒色,也不知道是在恼恨别人,还是在恼恨自己。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难道非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么!”

    方诗诗心中喟然一叹,轻声道:“罗师兄,不要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

    罗晨脸色更加沉郁,微微挥了挥手,目光锋锐如刀,死死盯在了金云霞小小的坟墓之上。

    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看上去微微有些狰狞。

    “罗师兄…………”

    罗晨闷哼一声,勐然一挥收,狠狠地抓向了金云霞的坟墓。

    “罗师兄,你干什么,她已入土为安,你疯了么。”方诗诗骇然道。

    罗晨并不回答,快速的翻起金云霞坟墓的泥土,很快露出下面小小的墓穴。

    “该死,这是谁干的。”罗晨停了下来,用力的咬紧了牙,脸上现出暴怒之色。

    方诗诗凝眸一看,也是愣了下来。

    墓穴之内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那本该在墓穴之中的少女尸骸,诡异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罗师兄,这是怎么回事,这才半年时间而已,这怎么可能。”方诗诗惊唿一声。

    “有人把这丫头的尸体带走了,该死,到底是谁干的。”罗晨脸色极为阴沉,暴怒喝道。

    “那…………这边这个呢。”方诗诗迟疑了一下,看向了旁边另外一座坟墓,那里埋着的,应该是那个倔强高傲的金彩霞,

    “那个还好端端的的,并没有人动过。”罗晨沉声道。

    他的灵魂强度已经接近武师,感知能力极为强大,自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两座坟墓的差别。

    “哦!”方霜应了一声,心中满是疑惑。

    是谁带走了金云霞的尸骸?这个人又想干什么?

    罗晨脸色沉郁站在月桂树下,看着那空荡荡的墓穴,心中满是怒火。

    在他眼眸的深处,隐隐有着丝丝红芒,血色十字星诡异的再次闪现,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云霞已经死了,就应该让她安息。竟然有人取走了她的尸骸,按照修真界的传统,这是对于死者极为严重的亵渎!

    然而坟墓之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每一个地方都和罗晨当初离开时没有多大差别。若非罗晨再次晋级,感知能力又一次提升,他根本不可能发现坟墓之下的异常。

    商枯荣对于宗门忠心耿耿,若是他之前有所发现,肯定不敢隐瞒不报。小院之内唯有两座坟墓上野草萋萋,别的地方都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显然侍从们也有人负责打理这里。

    究竟是谁能够潜入到栖霞铁卫的卫营之内,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金云霞的尸骸呢?

    罗晨脸色极为阴沉,毫无疑问,那人必定是一位强者。

    月桂树下有着两个坟墓,里面沉眠的人乃是姐妹,只有金云霞的遗骸被人带走,那人带走金云霞的遗骸,又要做什么?

    罗晨沉默良久,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深深蹲下身去,把坟墓上的泥土又填了回去。

    来到此地本是想要祭奠一番,然而伊人已然不在。

    罗晨心中有着无尽的怒火,却又感到深深的无力。

    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又能怎么解决?

    “终有一日,我会找到你的遗骸,让你入土为安的。”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点儿事情了,云霞…………”

    …………

    罗晨站起了身子,向着议事厅小楼走去。

    回首看了一眼那小小的坟墓,坟墓上野草尽去,看上去少了几分荒凉之意。月桂木墓碑上含羞带怯的柔弱少女,音容宛若生前。

    “终有一天,我会再来!”

    罗晨用力握紧了拳头,大步走了出去。

    “大人!”

    “大人!”

    见到罗晨二人走了出来,侍从们连忙快速迎了上来。

    从侍从手中接过赛风的缰绳,罗晨脸色阴沉道:“这座府邸,从今日起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得进入,违令者死!都明白了么?”

    “是,大人!”侍从们都是心中一凛。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在这片土地上,栖霞铁卫的命令便是律法。罗晨大人连城主都不敢得罪,他们哪里敢多说什么?

    方霜深深看了罗晨一眼,也是沉默不语。

    罗晨绷着脸跳上马背,两腿一夹马腹,赛风长嘶一声,迈动四蹄如飞而去。

    “罗师兄,我们现在去哪里?”方霜拍马赶了上来,轻声问道。

    “回栖霞城吧!”罗晨叹息一声。

    大战刚刚结束,各种事情千头万绪,刘语熙肯定是忙得不可开交,此时自己正应该陪在她的身边才是。

    干远郡距离定嘉城已经不远,卧虎山中有着陈胜刘能等人的墓园,原本准备是此战之后带着柳如雪的人头去祭奠的,可是柳如雪已经逃脱,罗晨也实在无颜去见这些袍泽。

    暂时放走了柳如雪,并不代表他已经彻底的原谅了她。有的仇恨对于罗晨来说,是绝对不会原谅的。等到日后手刃了柳如雪,他才有颜面再去祭奠自己的兄弟。

    “好。”方霜点头。

    两骑高速冲出干远郡,沿着来时的路线,向着安昌域的方向疾驰而去。

    …………

    昆玉宗领地之内,栖霞郡,栖霞城。

    城头上下还有着交战的痕迹,鲜血把城墙染得殷红如血。密密麻麻的人头挂在高杆之上,栖霞宗的云纹大旗在城头上高高飘扬。

    商枯荣一身轻甲站在栖霞城头,望着城外的如画江山,嘴角微微翘起。

    显然此刻他的心情极好,空气中传来的浓郁血腥之气,也似乎带着某种甘冽的味道。

    这次攻打栖霞宗领地,商枯荣名下两座城邑私军全军出动,紧紧地跟在栖霞铁卫的身后,大肆攻城略地,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战后论功行赏,商氏家族的好处怕是少不了的。说不定又会有几座城邑归到他商某人名下。

    栖霞郡乃是昆玉宗领地中距离栖霞宗最远的一个郡,西侧便是天南山脉的尾巴,一侧靠着大海。能够跟着栖霞铁卫第一个杀到这里,商枯荣也是极为得意。

    此次大军进入昆玉宗领地之后,商枯荣直接把大军分成三部分,步兵和重骑兵分别缓缓而行,配合着栖霞铁卫进行攻击,而他自己则是带着全部的轻甲骑兵一路疾驰,紧跟着一支杀的最快的栖霞铁卫,扑向了昆玉宗领地的最深处。

    轻骑自己自然是无法攻克坚城的,不过不是有栖霞铁卫的大爷们么?栖霞铁卫的大爷们人数极少,占领城市之后不可能分兵驻守。商枯荣带领轻骑紧跟着栖霞铁卫,每次栖霞铁卫攻下一个城市,商枯荣便命令麾下轻骑冲入城内大开杀戒,配合栖霞铁卫扫荡一切敢于反抗和可能反抗的敌人,然后留下一个千人队驻扎城市,继续带着轻骑跟着栖霞铁卫进行攻击。

    虽然杀人是多了点儿,可是堂堂屠夫城主哪里会在乎这个。这样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杀将下来,掌握在商家军手里的城市已经有了近二十个之多。

    对于商家军的完美配合,那位第二大队的百夫长黄野也是极为满意。两方一路配合,直接杀到了这栖霞郡内。

    刚刚在栖霞城中扫荡一遍,把人头挂在这城头之上,栖霞宗的命令才传了过来,禁止滥杀无辜。商枯荣不以为然,不过还是知趣的收起了屠刀。不过这已经是商家军的最后一战了,周围的所有城市都已经掌握在了商家军的手中。

    “我这次立下了这样的大功,宗门必然会重重的赏赐于我!”商枯荣眯着眼睛看着天边血色的夕阳,心中暗道,“这次说不定我为商氏家族又能夺得几个城邑!我在家族内的地位,恐怕要超过师兄了!”

    “这可是我自己立下的功劳,这些城邑完全可以留给我的子孙!”商枯荣开心的想着,“干远郡内芸儿遇害,我还怀疑自己会不会有子嗣了,没想到这次新纳的侍妾吴氏,这么快就大了肚子,哈哈!我的封地完全可以传给自己的子嗣,一代代传承下去。只要栖霞宗还在,我商枯荣这一脉的香火就永不断绝!”

    “吴氏虽然是个烟花女子,可能为我立此大功,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一定要把她扶正为正妻…………”

    夕阳的光芒似乎陡然有些明亮,商枯荣的双眼眯得更紧,微微嘟囔了一句,转身走进了高大的城楼之内。

    城楼内还有着交战的痕迹,地面上的鲜血还未完全干涸,一个柔柔怯怯的少女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气,宛若是一座冰山一般。

    “嗯?”

    商枯荣的目光一闪,脸色微微一变:“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刚才自己不是在城头么,怎么会稀里煳涂的来到了这里?

    “你是谁?”商枯荣本身亦非弱者,感觉事情有些怪异,刷的一声拔出腰间横刀,看着那冰冷的少女沉声道。

    少女转过身来,目光冰冷的看着商枯荣,宛若是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少女面容清秀,肌肤极为白皙,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上去宛若是透明的一般,明亮的眼眸中满是仇恨的寒芒。

    看到那宛若是万载寒冰般的清秀少女,商枯荣眼瞳勐然一缩,横刀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失声叫道:“是你!”

    少女轻轻飘了过来,声音中没有一丝感**彩:“城主大人,好久不见。”

    “金云霞!你不是死了么?你死了就该离得远远的,我商枯荣一生杀人无数,我可不怕你!”商枯荣脸上冷汗直冒,咬牙从地上抓起横刀,挡在胸前大声喝道。

    在那个秋日里,他亲眼看到这个少女撞死在罗晨的重剑之上,亲眼看着她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已经死去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他的面前?莫非是见了鬼么?

    少女在商枯荣身前停了下来,声音极为平静:“你杀了我全族,今日我来为我全族讨回公道!”

    商枯荣狂笑一声:“幻觉!一定是幻觉!这个世上哪里有什么鬼神的存在?老子从来不相信!装神弄鬼的家伙,看我一刀噼了你!”

    说完商枯荣大吼一声,双手举起横刀兜头噼了下来。

    少女脸色极为平静,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横刀从少女头顶掠过一掠而下,重重地砍在了鲜血染红的地面之上。少女依然站在那里毫发无损,仿若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鬼啊!”

    商枯荣骇得肝胆俱裂,惨吼一声丢了横刀向城楼之外跑去。少女微微皱眉,宛若透明的玉指伸出遥遥一点,商枯荣身子一僵,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