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死罪
    “鬼啊!”

    商枯荣骇得肝胆俱裂,惨吼一声丢了横刀向城楼之外跑去。 更新最快少女微微皱眉,宛若透明的玉指伸出遥遥一点,商枯荣身子一僵,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看着少女一步步的飘了过来,商枯荣脸庞急剧扭曲,却是根本无法动弹。

    “城主大人,你就要死了。不过在死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少女看着商枯荣,声音平静冰冷,毫无一丝人间气息。

    商枯荣没有说话,他根本就无法开口。

    “干远郡内姐姐错杀了南宫姨娘,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而是我们父亲的。”

    “南宫姨娘委身于你,不过是为了我金家的骨血而已,可不是因为她喜欢你。”

    商枯荣脸上露出惊容,神色急剧变幻。

    “那件事情,是姐姐做错了。师父说过,你是个无用之人,你根本就不可能留下子嗣。”

    “所以你的那个新的侍妾,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你的。”

    商枯荣眼中露出惊怒之色,身躯急剧颤抖着。

    “安排吴氏嫁给你,然后获得你的信任,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安排一个我金家的远房后裔成为你的侍从,然后在吴氏身上留下种子,也并不是难事。”少女冷冷道,“商枯荣,你安心的去吧!你死了之后,栖霞宗一定会给你极大的赏赐,而所有的这一些,都是要落到我金家的手里。”

    商枯荣眼中寒芒暴闪,此时他终于是明白了什么。然而他想说话,却根本说不出口。

    少女手中寒芒一闪,一道白光掠过商枯荣的脖颈。商枯荣的脑袋与身体分离,在血迹斑斑的地面上到处乱滚。

    “武师…………”这是商枯荣陷入永久的黑暗之中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云霞,该走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少女的耳边响起。

    “是,师父。”

    少女看着那一具无头的尸体,眼眸中现出一丝解脱之色,身躯轻轻一闪,便即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天剑门背倚天南山脉,领地方圆足有两万多里,乃是天南山脉附近两大霸主之一。天南山脉附近的另外一个霸主,便是白光门。

    天剑门和白光门实力不相上下,都是二层宗门,领地内都有着几条不大不小的元石矿脉,各自也有着十几个附庸的一层宗门。

    天剑门楚家和白光门萧家比邻而居,自然也是少不了一些摩擦。一山难容二虎,两大宗门之间也一直是处于敌对状态,彼此之间都是颇为忌惮。

    正是由于彼此实力极为接近,所以两大宗门之间的对抗倒是表现得极为克制,两大宗门领地的边界几百年前已经固定下来,谁也不去轻易开启战端。而对于黎民百姓而言,则是可以轻松穿越两大宗门的边界,并不会受到任何的阻拦。

    就实力而言,其实白光门一直是略高一线的,可是天剑门楚家精于毒药,特别是楚家嫡系子弟的拼命手段噬骨蚀心更是极为恐怖,再加上两大宗门以北还有别的二层宗门虎视眈眈,白光门自然不敢轻易向天剑门发难。这样相对平静的岁月,已经过了几百年之久了。

    天南山脉乃是大陆上有名的险地,天剑门和白光门的山门所在,都并不是在各自领地的中心,而是在距离天南山脉不远的地方。天剑门的山门所在金鳞城,距离天南山脉不过三千余里。

    金鳞城内居住着的大都是楚氏家族的子弟。他们在这里有着最好的修炼条件,享受着最好的修炼资源,他们几乎什么都不用干,唯一的任务便是为家族提供足够多的强者。

    金鳞城中心处一处占地极广的庄园,居住的乃是天剑门楚家真正的嫡系。这座庄园方圆足有百里,能够在这庄园里拥有一席之地的,至少也是武者九层以上的存在。而能够在庄园里住得比较体面的,至少也是一层武师。

    庄园中心处,有着一大片巍峨的楼阁,这里是天剑门门主和其家人居住的区域,也是宗门议事之地。此刻在最为高大的一处楼阁“寒烟阁”之中,数十位天剑门强者坐在其中,目光都是看向了那坐在最高处的中年汉子。

    那汉子看上去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深邃的眼眸中透露出的沧桑之色却表明他绝非是看上去那样年轻。楼阁内的天剑门强者不论年纪冲小,看上去都极为英俊,而这中年汉子正是其中最为英俊的那一个。

    不过他坐上这个位置,可不是靠着自己长得足够英俊。天剑门门主楚亦墨威名赫赫,靠的乃是他足够强悍的实力以及狠辣的手段。纵然是这些天剑门的长老们,看向楚亦墨的目光都是隐隐有着一些畏惧。

    门主的气息,他们任何人都无法看透。有人猜测门主已经成功突破成为了五级武师,不过这个消息谁也无法证实。但是毫无疑问,门主楚亦墨才是天剑门中最强的男人,没有之一。

    “楚亦白和楚亦寒违反门规,私自进入天南以南,执法长老,这件事情,按照门规该如何惩处?”楚亦墨轻轻拍打着座椅的扶手,声音极为平淡。

    一位样貌潇洒的老者站起身来,沉声道:“禀告门主,按照门规,应该处死本人,抄家灭族。不过他们两个如今都已经死了,另外他们两个都是门主您的堂兄…………”

    “本人已死,那就不用处死了。其他的,就按照规矩来。今日之后,他们这两支的后人,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一人。”楚亦墨挥了挥手,淡淡道。

    “…………是!”那执法长老身躯一颤,咬牙道。

    长老们相互看了看,脸上都是现出不忍之色。楚亦白和楚亦寒在宗门内地位甚高,身后都有着庞大的家族,其中不乏天资卓越之辈,乃是宗门未来的希望。这一道命令下来玉石俱焚,所有的人都要完了。

    不过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多说什么,门主大人看似平静,实则已经到了狂暴的边缘,现在谁敢开口求情,唯一的下场那就是人头落地。

    自从近十年前门主的大女儿楚洛灵死在天南以南之后,门主大人就如同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性格变得极为暴躁。

    而之后门主的二女儿楚如萱执意嫁给那柳下惠做续弦,后来又和姐姐的长子柳湃在了一起,更是让门主大人彻底蒙羞。

    在那之后,门主大人便是变得暴虐异常,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往往便能惹起他的滔天怒火。杀人泄愤灭人后裔是常有的事情,死在他手里的长老都有好几个。眼见门主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谁嫌自己的命长敢开口求情?

    楚亦墨轻轻挥了挥手,仿若不过是做了个极为简单的决定一般,目光扫过众人,又道:“我已经说过,不会以任何力量帮助昆玉宗柳家。柳家需要什么物资,可以按照附庸宗门的价格来换取。他们两人居然违反我的禁令,前往天南以南帮助昆玉宗,根本就没把我这个门主放在眼里。今日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诸位都需引以为戒,以后万万不可犯了我的规矩。”

    “是,门主!”

    这几年来长老们早已经训练有素,同时躬身低头,齐声喝道。

    楚亦墨满意的摆了摆手,沉声道:“楚亦白乃是三层武师,楚亦寒更是四级武师,两人带了一千金剑士前往天南以南,结果却是全军覆没。详细情报刚才已经通报过了,这件事情,诸位觉得应该如何应对?”

    长老们相互看了看,都没有说话。现在的长老会完全就是一言堂,别人说什么都是废话,唯有门主大人的话才是最终决定。反正门主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并没有真打算让大家开口。谁自以为是的开口,就等着倒霉吧!

    冷场自然是不可能的,门主大人显然早已有了决定,肯定会告诉大家的。

    果然,片刻的沉默之后,楚亦寒墨色一肃,沉声道:“楚亦白和楚亦寒犯了门规,死不足惜。不过死在栖霞宗手上,我们若是就这么放过他们,未免会让他们以为我天剑门无人!这次老夫一定要狠狠惩戒一番栖霞宗,让他们知道得罪一个二层宗门的下场!”

    长老们凝神静听,谁也没有说话。

    “天南以南乃荒僻之地,我们若是占领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引起别的二层宗门的疑惑。”楚亦墨继续道,“所以这次我准备速战速决,集中人手倾力一击,灭掉栖霞宗之后,再退回来。至于以后那里谁人做主,我们也不用管它。大家以为如何?”

    “门主英明!”长老们齐声大唿。

    “呵呵!”楚亦墨微微一笑,显然对于长老们的知情识趣极为满意。

    一位老者看了一眼众人,终于是大着胆子站了起来,向着楚亦墨深深躬身,轻声道:“门主深谋远虑,英明神武,我等远不及也。不过这次栖霞宗在与昆玉宗、破云宗连番血战之后,依然能够完胜楚亦白和楚亦寒他们,我们恐怕也不能太轻视他们。属下愚钝,不知门主准备派出哪位强者带人前去扫荡这栖霞宗?”

    其他长老也都是同样的想法,连四级武师楚亦寒都栽在了那里,栖霞宗恐怕是羽翼已成,想要灭掉栖霞宗,恐怕要付出一些代价,想要轻易拿下怕是不那么容易。

    楚亦墨冷哼一声站起身来,看着老者道:“三叔,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么?”

    老者身子一颤,连声道:“属下不敢。不过此事确实不能大意,一次损伤一千金剑士,我天剑门也承受不起啊!”

    “一个小小的栖霞宗,便把你们吓破胆子了!三叔,你老人家年纪越大,胆子倒是越来越小了!”楚亦墨寒声道。

    老者恭谨的低下头去,低声道:“楚亦白和楚亦寒都带着噬骨蚀心,却根本没有用噬骨蚀心拼命的机会,对手的强大可想而知。属下以为一定有人在暗中支持栖霞宗,门主,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谨慎!”

    长老们身子都是一震,脸上现出犹疑之色。是,楚家子弟让人畏惧,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噬骨蚀心。楚亦白倒还罢了,楚亦寒却是四级武师!对手击杀楚亦寒,楚亦寒却没有发动噬骨蚀心的机会,那是什么样的对手?

    楚亦墨听了,英俊的脸上现出焦躁之色,冷冷道:“三叔,栖霞宗若有着那等实力,早就打过天南山脉来了,这里哪里还会有我等的立足之地!这两个废物的死,不过是个意外罢了。这次我便亲自带人去一趟,我倒要看看这栖霞宗是何等威风,竟然是吓得我天剑门长老们不敢出手报仇!若是我们就这样算了,我们还有脸在这里立足么?那些附庸宗门又该如何看待我们?”

    宗主大人亲自出手?

    众长老听了,都是吓了一跳。

    那老者听了,脸上现出一丝愧色,低头道:“属下知错了!不过属下也是为了宗门着想…………”

    不管如何,楚亦墨有一句话总是不错的。若是吃了这么大亏却畏首畏尾,那些附庸宗门恐怕有一半都要倒向白光门了。栖霞宗真到了能够轻易灭杀四级武师的实力,那恐怕也不会甘心缩在天南以南不思进取。

    出手惩戒栖霞宗,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大战之前,乱我军心!”

    楚亦墨狠狠瞪了老者一眼,缓缓坐了回去:“三叔,按照门规,你该当何罪?”

    老者垂首不语,心道按照新修改的门规,被扣上这个帽子,可是死罪。

    “死罪!三叔,惑乱军心者死,这个你不明白么?”楚亦墨狠狠瞪着老者,寒声道。

    老者脸色勐然一滞,头颅陡然砰地一声爆裂开来,宛若是下了一场血雨,无头的尸体重重地倒了下去。

    长老们心中大惊,勐然看向楚亦墨。

    门主大人这是什么手段,连目光都能杀人了?

    楚亦墨脸色却是陡然一沉!

    众目睽睽之下,楚亦墨脸色沉郁,缓缓坐了下去。

    他虽然暴躁,可并不昏聩。三叔莫名其妙的被人杀了,而谁出的手他并不清楚,毫无疑问出手之人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